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牧晨
·游吴哥
·曼谷的雨季
·中元
·幻觉
·评洛杉矶画家撤展
·六四,血的祭奠
·我们常听说的“中国特色”是什么?
·浪游曲(旧作选录)#1
·维权运动观察
·涛声依旧------致李国涛
·浪游曲(选录#2)
·浪游曲(旧作选录#3)
·说神
·浪游曲(选录#4)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家梦魂影(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

   清明时节不清明。

   年年清明,又是清明,欲见清明,何曾清明。

   隔洋西望神州,只见一地鬼气,千山魅影,万川血泪,满天烟霾。

   是哪座坟山、哪块墓碑?牵动着最多、最真、最悲、最苦、最深的目光,聚在她墓前,伏在她墓前,扫描着墓石的每一丝纹理,好像在寻找林昭的手迹----那血写的字迹;好像要寻找林昭的灵魂----那不死的灵魂。

   林昭的身子早已死了,那是1968年4月29日,在桃花盛开的龙华,那沉闷的枪声竟不会沉寂,一直低沉地鸣响着,像是从九州大地传来的回声,一声枪响变成了无数的枪声与呛声,如机枪、如鞭炮、如麻将、如摇滚乐、如老虎机、如碎石机、如翻炒着铜豌豆的铁锅,让人听着闹心、烦心、恶心、揪心、碎心,就如那缤纷的桃花,分明是一颗颗破碎的心,牵着一缕缕伤残的魂,绕着一丝丝凄楚的梦,魂牵梦绕在龙华、在灵岩、在无数山谷山梁山头山脚,在无数林中路边河畔墙前,哪一处不曾枪声震耳血光迷眼?哪一地不曾尸骨重叠冤气冲天?又有哪一处现今还没被污染、没被折腾到死去活来?那些圈地的、强拆的、计生的、维稳的、工商的、城管的、联防的、特警的、国保的、----哪一个不比土匪恶、比强盗凶、比小鬼子狠、比老毛子毒?

   有人说,中国人奴性太重。未必,未必!君不见:万州怒火万人燃、潮汕怒潮卷潮汕、启东官衙被攻占、乌坎民意主乌坎!君不见:玉娇一刺掌声起,明奇三震大地欢!杨佳侠名惊天下,自有鲜花供墓前!中国老百姓不愿落草为寇,未必不愿仗剑行侠!若活不到头、已死到临头,揭竿而起,乃理所当然;到时人人陈胜、个个吴广,女学秋瑾,男效孙文,兴民主之大业,行革命之大义,况有民国法统撑腰、共和原则壮胆,面对那一帮贪官污吏窃国大盗,有何可惧?别看今天好多人唯唯诺诺,一付奴才相,到时翻脸不认人,奴才杀旧主子才是最肯下狠手的。莫说明朝共党杀共党的连台大戏你看不完,就是今天,目不暇接的官场现形记,不是已经刀光剑影杀气逼人了?如今当奴才的,哪一个不是鬼迷心窍财迷心窍色迷心窍官迷心窍,上骗下下骗上,今日奴才明日主,无所不为方为人,共党之信仰唯权力也,哪里还有什么忠义之心诚信之人?从官场到民间,我实在看不出有多少奴隶奴才,只看到一对对令人不寒而栗的目光,射出冷酷、绝望、贪婪、愤怒、仇恨、疯狂的眼神,窥视着仇人的金子、仇人的车子、仇人的房子、仇人的妻子、仇人的儿子;要不到的就骗,骗不到的就偷,偷不到的就抢,就杀。那有何不对?有何不可?共党从成立那天起,不就是这么干的吗?他干得,你我就干不得?他成功了,你我就成不了功?哪有此理?岂有此理!

   清明时节,可以上个坟烧柱香的,已属有幸有福了,多少坟墓已被消灭,挖人祖坟断人风水绝人子孙,共党还有什么坏事干不出来、还有什么恶行没有干过?说共党的运动灭了八千万中国人,有人不信。说共党的计生灭了四万万生灵,有人不信。说共党平坟挖掉了七万万墓穴,你信不信?毛以前说过宁可死一半中国人去打核战争,共军头说过准备让核弹把西安以东炸平,共党说得出做得到,你信不信?共党就是如此这般不择手段舔着血才登基称霸的,光共党杀共党就不下百万,哪里还会对芸芸众生有啥子恻隐之心?共党要你信,你敢不信?共党要你服,你敢不服?以前敢对老毛说不的,难逃一死;如今敢“反党、反国、反族“的,也在喀嚓或锒铛之列,不由你信也不信!

   共党者,官党也,权党也,军党也,匪党也。中共与共产主义相距太远,与社会主义相距太远,与马恩共党相距太远,与无产阶级相距太远,远得简直不可相提并论。远则反,共党与法西斯太近,与纳粹太近,与契卡、克格勃太近,与波尔布特太近,近得亲如一家骨肉难分;这是一个嗜血的家族,每个成员都必须提着血淋淋的投名状方得入籍,谁说共党爱人民救人民,先得数一下门口堆了多少头领!

   林昭被害已45年,若她在世,已是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想象她坐在灵岩山畔,瞧着人们络绎不绝地去朝拜一坐空坟,她会如何想?也许,她很高兴,因为林昭永远那么年轻美丽,永远是那么天真直率;永远是那么可敬可爱。

   但也许她会遗憾,会迷惑:年轻人,你们还在等什么?黑白是非早已分明,你们还要研究、探讨什么?生死抉择就那么简单,你们还要犹豫、斟酌什么?难道与杀人犯还有什么交情可拉?难道与窃国贼还有什么交易可做?难道与恐怖集团还有什么大义可晓?难道与专制魔王还有什么道理可讲?共党怕的只是打打打,你们为何只求谈谈谈!林昭那时无奈只有写写写,她可不像你们老是只会玩玩玩!

   林昭盼望的不会是几柱香烛,她期盼的当然是连天火炬、燎原烽烟!

   清明香火满地燃,不求神灵不拜仙,但愿幽魂化利剑,报我仇恨雪我冤!

   癸巳清明。遥祭林昭。以笔代剑。明志于天。===========================================================================附件

   近有人问我在给秦的信里到底想说什么,怎么看网文中文理不通思路不明。我无奈,不想多说,仅将原文出示在下。

   永敏兄大鉴:来函已拜读。

   我一直钦佩你锲而不舍的精神,也为你的遭遇深感痛心。我们这一类人的命运既已和祖国连在一起,痛苦就是如影随形的主题变奏曲,因为从记事时期开始,我们的祖国就是一个痛苦的梦,犹如一个幽灵,随时都会在一堆宏伟的废墟上站起来向我们注视,提醒我们看清自己一无所有的亡国奴身份。

   从“民主墙”时期到现在,我都未曾放弃“和平的民主改革”之愿望,一如期望中乐透彩票的头奖;那是十几亿人的幸运,也是全世界的幸运。但这种希望实在太渺茫,其实现的机会好比基督徒的祈祷显灵,好比外星人组成的解放军占领了中国。也好比你的“良性互动”居然会成功。

   因此,当93年我拿到了“和平宪章”后,就写了“和平宪章之我见”一文。我明确地反对你提出的“良性互动”,因为我们从事的民主运动是政治行为,不可以拿童话般的设想作为政纲去误导别人。我们如果把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凶恶的敌人当作无私的善人,那么我们就是在犯混,而且让其他朋友跟着倒霉。我的文章发出后,有两位民运人士因传阅我的文章而入狱,说明“良性互动”等于黑色幽默。

   今天,很多人又对习李投下了赌注。但也有人冷眼相对,包括陈光诚,几天前他表示“对习李没有失望,因为从没抱过希望”。一位盲人,比许多精英看得清楚多了。

   我一直强调: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个一不中华、二不人民、三不共和的中共特权专制国。我认定这个国家不合法,中共政权不合法,六十余年来的首脑,从毛华邓江胡到习,没有一个合法。非但如此,中共集团一直非常自觉、明确地坚持的就是坚决维护专制、彻底消灭民主。

   就好比一个强盗,绝对不会和被劫者讲道理。

   我们是被劫者。我们唯一的出路是想方设法团结起来壮大自己的力量,采用有效的功法打败强盗。中共首脑也非常明白其中道理,他们要么就继续做强盗,要么就上被告席。他们的选择从不含糊。

   为此,我的主张就是“组织起来”。国内民众需要组织起来,国外民主力量更需要组织成一个统一行动的政治机器。中国面临的只有一个前景:革命。

   行文至此,我想已经够了。

   我不会支持什么“对话平台”。我准备支持一个对打的政治舞台。那是一场翻天覆地的生死搏斗,我愿意为它而死。

   敬祝健康!

   林牧晨

(2013/04/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