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姜维平文集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姜维平
   今悉,我的辽宁大学校友,物理系毕业的同学王恩哥接替周其凤,新任北京大学校长,原校长是薄熙来的死党,他曾去重庆肉麻地吹捧薄的“唱红打黑”运动,我相信他退休不仅仅是年龄的问题,而是因为立场不坚定,站错了队,由于习李对官员的处理比较包容,就采取这种软着陆的办法,巧妙地进行人事布局。我是辽大历史系78级学生,与王恩哥当年是一届,在校不相识,但所居学生宿舍很近,虽时过30多年,但还是觉得王恩哥面熟,倍觉亲切。同时,我早在2011年11月14日就发表了题为《北大投靠薄熙来》一稿,对周其凤进行了批评,他及其同僚不听好人言,必得受薄案之牵连。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是也。
   官媒说,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潘立刚今日在北京大学宣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的任免决定,王恩哥担任北京大学校长(副部长级);因年龄原因,周其凤不再担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对其我表示由衷的祝贺。这不仅是因为我的校友新任北大校长,我有一点地方观念和同学情谊,还在于多年来,我对薄熙来十分了解,对其仕途走红充满忧虑,我一贯认为,他一旦上台,将给人民带来“国难”,王立军事发,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2011年11月,堂堂的北大校长,曾讨好巴结薄熙来,助纣为虐,是一件令中国教育界蒙羞丢脸的事。可能原因种种,但周其凤难逃其疚。
   回顾薄王乱法的年代,由于官方封网愚弄老百姓,重庆及全国的媒体,在一段时间内,把善于表演的薄熙来捧上了天,山城的3200万的民众大都把他当成“共富”的大救星,这不奇怪,因为他们远在西南一隅,见识有限,但作为全国最有名的高等学府的校长周其凤,应当消息比较灵通,也有分辨能力,但他却站进了中共保守派,复辟派的行列,并以“孔三骂”为政治传声筒,这令人不可思议。不过,纵观北大“六四”以来的变化,已是满目疮痍,精神废墟,从叫嚣“百分之九十九的访民是偏执型精神障碍”的孙东东,到世袭阴影笼罩下的薄瓜瓜演讲事件,再到“孔三骂”的丢人现眼,焦国标的失去教职,人们普遍的印象是:“北大精神”死了,死得周其凤找不到北。


   
   那么,我的同学履新之后,会有改变吗?先来看看官方发表的个人简历:王恩哥,男,汉族,1957年1月出生于沈阳,籍贯上海,1982年2月入党,1975年8月参加工作,理学博士,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美国物理学会会士(APS Fellow),英国物理学会会士(IOP Fellow)。北京大学党委常委、校长。全面领导学校行政工作。由此看来,从中共用人标准论之,他是品学兼优的人材。我们这一届是1982年秋天毕业的,他在走向社会前就积极要求入党,表明了他的政治态度,这正是校方能留他当教师的原因之一,当然,熟悉他的同学都赞扬他学业优秀,为人善良,这些也在校领导的考量之内。较之王东明高就四川省委书记,王恩哥荣升北大校长,是副部级,也令辽大同学们惊叹。
   不过,他受到上级的重用,可能与其的知青经历有关,现在,中央决策层已是知青布局的半个天下,既然“一朝天子一朝臣”,那么,习李的下乡经历,就难免对组织部任免干部的选择标准产生一定的影响。报道说,王恩哥1975年至1978年,是辽宁省辽中县乌伯牛公社知识青年。1978年至1985年辽宁大学物理系本科生、硕士研究生。1985年至1987年辽宁大学物理系教师,期间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交流学习。1987年至1990年北京大学物理系博士研究生。1990年至1991年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博士后。1991年至1995年法国里尔表面与界面实验室和美国休斯顿大学博士后、副研究员。1995年至2009年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期间任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所长(1999-2007);北京凝聚态物理国家实验室(筹)主任(2004-2009);中央党校中青班学员(2006-2007);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2008-2009)。2009年至今北京大学教授,期间任北京大学研究生院院长、物理学院院长(2009-2011);北京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教务长(2011-2012);北京大学党委常委、常务副校长、教务长(2012-2013)。2013年3月任北京大学党委常委、校长。
   因此,王恩哥不仅在美国,法国,英国等都有专业学习和研究的奇特经历,享誉海外同界,而且,2011年11月,他没出现在重庆官媒的报道中,当时的新闻说,履新不久的北大党委书记朱善璐以及校长周其凤、常务副校长吴志攀等校领导,一个不少地出现在重庆的会议现场。不过,如果王恩哥是北大校友,说不定也去凑个热闹,但不论如何,王副校长没参合这件“投靠薄熙来”的事件,也是天意和万幸,要知道,辽大毕业怎么能和北大相比呢,真是人事难料啊。假如薄熙来阴谋得逞,王恩哥就只有靠边站,而周其凤的笑脸就一掷千金了。我料定王同学一定没想到今天这个位置,这叫“无为而治”吧。
   报道还说,王恩哥的足迹遍及许多国家:2001年至今任日本东北大学JSPS访问教授、德国马普研究所AvH访问教授、美国斯坦福大学GCEP访问教授、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问教授,美国加州大学圣他巴巴拉分校KITP访问教授,意大利国际理论物理中心ICTP访问教授。故此,我想,王同学一定在钻研物理科学的时候,也读过一些社科著作,他去各国访问的同时,也体会了西方议会民主和三权分立的利弊,比对中国的专制制度,不知这位同学有何感想?
   他过去仅仅是一个教授,我们不必对其求全责备,但现在一朝大权在握,却应有雅量,静听学友一不恭的诤言:现在的北大,远不及蔡元培的时代,政治的狂热或麻木,学术的造假和抄袭,道德的堕落或变异,人材的浪费和夭折,名声的恶劣与扭曲,都令外界叹为观止,当然,北大绝非一无是处,大部分的教职员工还是勤勉而博学的,我的大学同班同学,著名世界史专家,北大历史系教授许平,在2009年2月4日,敢于帮助我办理赴加签证,并一直把我护送到北京机场,就说明北大的知识分子并非人人都趋炎附势,如今,王恩哥的低调睿智能取代周其凤的高调和献媚,也是一例。
   我在《北大投靠薄熙来》一文中说:在我看来,虽然中南海的两派实质都是维护党天下,但共青团派较之太子党派,在治国理念上比较温和,理性,并有政改的意向,特别是温家宝,汪洋等人更加开明,因而也得到了老百姓和体制内官员,以及大部份知识分子的支持,但是,自从“习李体制”确定以来,下派重庆的薄熙来一直不服气,他想把这个“未来接班式”改为“习薄体制”,目前,他一切的肆意妄为都是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所以,把北大校友会邀请到山城召开,就是为了调动北大的30万校友,遍及世界的力量给自己造势加分。
   
   如今看来,薄熙来的“分”没加上,手上却戴上了铁铐,这不仅铐住的是一个野心家,而是“二次文革”复辟的噩梦,这正是我为之欣喜的原因,而北大校长的人事变更,是中共高层新一轮人事布局的亮点,也是教育界的希望,愿王恩哥校长有所改变,切莫引导学生“一切向钱看”,应当引导他们实现习近平所倡的“宪政梦”,而梦的第一个组成部分就应当是言论自由,我的老同学应当有所作为,首先大胆地让老师学生喊出自己的心声,驱散久积的北大沉闷的学术风气,把未名湖畔办成思想自由的乐园。
   
   2013年3月23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网站『www.jiangweiping.com』4月12日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
   
    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即将出版,已汇款的读者请耐心等待,尚未汇款的不要再汇,等新的销售方式确定再议,作者联系方式,邮箱:
   Jiang Wei Ping
   5576 Yonge Street
   PO BOX 10024 Yonge & Finch PO
   North York ON m2n 0B6
   电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电话647---763--6898
   

此文于2013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