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姜维平文集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姜维平
   内地官媒3月19日的一篇报道说,《人民日报》记者徐隽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聂树斌案目前仍在依法核查中。该案案情复杂,涉案证据材料较多,一些证据材料时间跨度大,对相关证人证言的核查比较复杂,核查工作虽已取得一定进展,但案件核查工作整体难度较大,仍需依法继续核查。对此,我仔细阅读了相关报道与视频,得出结论:难在何处?不在程序和细节,而在现有的僵化而不合理的司法体制,早在2011年9月14日,就有60名律师呼吁再审聂树斌冤杀案,至今河北省高院置若罔闻,习近平应当指令有关部门立即启动再审程序,并拘捕河北省高院院长。
   
   这不叫官员干预司法,这是习李上任后,得到“依法治国”承诺的老百姓的期待,针对目前中国冤案遍地,堆积如山的现状,必须采取果断的措施,先抓一批媒体关注度较高的冤假错案,指令地方或最高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并拿出让人民信服的结果,像聂树斌这样的冤杀案,是由河北高法判决的,它自己能打自已的耳光吗?它判处聂的死刑只用了一年的时间,但等它自我纠偏,就成了老牛破车,至今离律师的集会,时间已经过去两年多,难道60个律师的见解不能推翻十几个公安和法官的定论吗?中国的刑事诉讼法是怎么写的,有关期限的内容是什么?为什么“有法不依”呢?什么“案情复杂”,“涉及证据材料多”,“时间跨度大”,“对证据证言的核查难”,这通通都是借口和谎言,如果聂树斌是河北省委书记的儿子,此案能就久拖不决吗?


   
   
   
   报道说,承认自己强奸杀人的“真凶”王书金,至今也没有拿到他的终审判决书,案件已经严重超过了法律规定的审理期限。这就是说,一个被杀的受害者,却出现两个凶手,谁真谁假,河北高院面临着尴尬的难题,我认为,或者王书金撒谎,或者当地公安枉法,二者必居其一,别想把此事拖黄,把证人,犯罪嫌疑人和蒙冤的聂树斌亲友身体拖垮。由河北高院一再耽误审理期限看,法院院长已经违法,上级部门应立即对其“双规”,这难道不是典型的官员渎职大案吗?
   据报道,1994年9月23日下午,在石家庄市电化厂宿舍区,原鹿泉市综合职业技校校办工厂聂树斌,因被怀疑强奸杀害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而被抓。1995年3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并判决聂树斌极刑,不久聂树斌被执行死刑。2005年1月18日,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干警,抓获河北省公安厅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王书金供述其曾经多次强奸、杀人,其中一起是1994年8月强奸杀害康某。2007年,被判处死刑的王书金上诉,其上诉理由之一是“检察院未诉其强奸杀害康某的罪行,从而导致无辜者聂树斌蒙冤。”
   在笔者看来,这一案件没什么复杂的,既然是强奸,一定证据链是完整的,就是不仅要有犯罪嫌疑人的口供,而且要有证人证言,还得有书证,物证,像聂树斌这样的强奸杀人恶性案件,没有被害人阴道里的提取物,与聂的精液比对,就不能定罪。我假定这是有的,也先假定当地公检法人员是懂法,守法而重证据,然后,再只做一件事:你王树金不是不打自招了吗,提取他一管精液,去医院化验一下,比对死者阴道里的残留物,请法医做出结论,不就真相大白了吗?同时,再让王书金进一步描述做案过程,比对聂在高压下的情节供述笔录,比对犯罪地点的一些细节,就更加明晰了。如此简单的核查,三五个月就足以搞定,为什么久拖不判,难在何处呢?一言之,难在司法上的“一言堂”,为了破案立功,政法委一个令,公安有罪推定,屈打成招,检察院和法院走过场,杀人如看戏,“公检法”既然穿了一条裤子,再叫它脱了很难,这是没有制约和监督造成的悲剧。
   我在监狱里与许多强奸犯,杀人犯打过交道,据我的经验,一般能强奸杀人的罪犯必有凶残的本性,但据聂母称他儿子连鸡都不敢杀,他母亲有关事发前一段故事的举例可信,『见风凰卫视的相关报道』,像聂树斌这样的正值青春期的男孩,由于性心理的躁动,有可能挑戏,非礼女人,但强奸的可能性极小,更没有必要奸后勒死,除非不是初识,而是以前有仇,或是图财害命,因为现代青年,在普法教育深入的情况下受害人,既使文化素质不高,也知道强奸事败不会判处死刑,很少会因强奸而害命。
   我推断,当地警方可能基于女尸已腐烂,在没有阴道提取物或鉴定报告的情况下,只依据当地人的议论,和聂树斌个人违心的供述而定罪,据我切身体会,几乎所有的身陷看守所的人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刑讯逼供,生不如死的生存环境和难以承受的心理压力,必将出现按照办案人员要求而自证其罪的陈述,如果检察院和法院,不能坚持原则,认真听取和接受律师的辩护意见,就一定会出现冤假错案。依据我的分析,整个入狱坐牢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一是罪有应得,三分之一是枉法追诉,三分之一是轻罪重判或重罪轻判。聂树斌案很可能是一个后果严重的冤案。
   报道说,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奔波于河北、北京多年,令他想不通的是,此案二审已经整整四年了,居然没有任何结果。“从2007年7月30日二审开庭至今,王书金强奸、杀人案件至今没有结论和说法。已经严重超过了法律规定审理期限。”他说,多次与主审法官联系,法官没有任何解释,“只是含蓄地表示,此案不是合议庭能够决定判决结果的。”朱律师还说,王书金还在押,但是他多次要求会见受阻,而且他确定王书金认罪态度坚决,“他不希望别人给自己背黑锅。”
   这清楚地表明,王书金不是为了活命或收取聂的亲友钱财而代人受过的,而是伏法前的良心发现,因为聂的家人是贫穷的农民,没钱打通关系,不存在造假的问题;律师是法律援助的,完全是无私奉献,不必和河北公检法过不去,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参与冤案的公检法想蒙混过关,否则不必力阻律师会见王书金,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应当指令有关方面,把王书金调往安全的地点和处所关押,并指令,除河北省之外的其他地方法院重审此案,如果聂宣告无罪后,应当立即拘捕枉法追诉的公职人员,予以重判。
   官媒的报道表示,60名以杨金柱为首的一批律师,通过代理聂树斌申诉案的律师及王书金的辩护人对案件的介绍,通过研讨经披露的该案相关材料,全体人员都认为,王书金对其实施强奸、杀人的情节供认不讳,其供述及指认与聂树斌案强奸杀人的证据材料高度吻合,该证据足以表明聂树斌案在事实和证据上存在重大疑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04条第(一)、(二)项之规定,完全符合启动刑事再审程序的条件。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长时间不予启动再审程序,严重损害人民法院公正司法的形象,严重损害人民群众对人民法院的信任。
   我想,法院迟迟不作为,在胡温时代,可能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而跨越到了习李时代,是不是应当有所改变呢?当下中国最大的腐败是司法腐败,其包括徇私枉法和发现问题不作为,好在习近平感同身受,父辈即饱受冤狱之苦,刚结束的“两会”上,中南海高层对人民均有承诺。为此,我郑重呼吁:人民法院立即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对本案及相关的王书金案进行全面、公正地审查检讨,依法作出正确判决,以践行“依法治国”的理念,兑现“司法为民”的承诺。让冤死的年轻人在九泉下合眼,让活着的聂母得到经济上的赔偿和精神上的抚慰,让践踏法律的人受到严厉的惩罚,让公平正义的阳光照亮最偏远的乡村及每一寸土地。
   2013年5月22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香港《开放》杂志2013年4月号首发
   姜维平网站『www.jiangweiping.com』4月2日转发,转发请注明出处。
   
   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即将出版,已汇款的读者请耐心等待,尚未汇款的不要再汇,等新的销售方式确定再议,作者联系方式,邮箱:
   Jiang Wei Ping
   5576 Yonge Street
   PO BOX 10024 Yonge & Finch PO
   North York ON m2n 0B6
   电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电话647---763--6898
   

此文于2013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