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藏人主张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THOMAS FULLER 报道2013年04月25日 《纽约时报》
   
   越南胡志明市——他的书架上摆满了马克思(Marx)、恩格斯(Engels)及胡志明(Ho Chi Minh)著作集,这是忠诚跟随共产党事业的历程给他留下的印记。然而,77岁的阮福祥(Nguyen Phuoc Tuong)说,他已不再信奉共产主义。阮福祥曾为两位总理做过顾问,但现在,他像许多越南人一样,强烈谴责政府。


   
   他在自己位于胡志明市郊区的公寓中接受采访时说,“现在,我们的体制是一党治国的极权统治,我自己出自这个体制,我了解这个体制的所有缺点、弊端及腐化现象。如果不解决这个体制的问题,它就会灭亡。”
   
   1975年,越南共产党战胜了美国支持的南越武装。但现在,由于经济衰退,越共正面对日益增长的民怨。而且,越共也出现分裂,党内两派针锋相对,一派是传统势力,希望延续越南的社会主义指导原则和越共的绝对权力,而另一派则呼吁体制多元化,并完全接纳资本主义。
   
   最重要的可能是,在越共正在竭力应对的这个社会中,由于新闻及观点绕过了国家控制的媒体,通过网络传播,人们得以了解到了更多信息,也更倾向于批评。
   
   自从38年前统一越南以来,越共历经过考验,既有同中国和柬埔寨的冲突,又有金融危机及内部分裂。卡莱尔·A·塞耶(Carlyle A. Thayer)说,现在的新情况是,对于领导层的批评“已经在全社会爆发开来”。他是国外研究越南问题的主要专家之一。
   
   塞耶说,越南的环境在其他方面都很极权,但党内的分歧实际上有助于鼓励言论自由,原因是各个派系都急于抹黑其他派系。
   
   他说,“在越南有种矛盾的现象,异见越发活跃,与此同时,压制也是如此。”
   
   随着在越南9200万国民中,异见的声音越来越多,政府也试图要进行镇压。法庭将无数博客作者、记者和活动人士判处监禁,但是,批评声,尤其是在网上,似乎有增无减。政府屏蔽了一些网站,但是许多越南人会使用软件或某些网站来设法绕过审查。
   
   作家张辉产(Truong Huy San)说,“比起以前,努力表达自己的观点、批评政府的人多了很多,他们的言辞也更加严厉。”张辉产也是记者及知名博客作者。
   
   张辉产现在正在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参加一项访问学者项目。他著有《获胜方》(The Winning Side)一书,这本书可能是自1975年以来,越南国内人士撰写的第一部具有批判性的、全面的越南历史。这本以辉德(Huy Duc)为笔名写就的两卷本著作,未经政府许可就付印,在越南被广泛阅读。书中描述了清洗不忠诚党员和没收南越企业主资产等举动。
   
   对于一般造访越南的人来说,越南表面上呈现的经济进步,使人很难理解许多越南人所表达的那种深深的悲观。数百万人在10年前只有自行车,现在却能骑着摩托车在工厂和办公大厦旁的道路上飞驰。
   
   改革催生了处于越共严密监控之下的怪异市场经济,随后,越南经济在20世纪90年代蓬勃发展。即便是在现在,越南经济预计仍会以4%到5%的速度增长,部分原因在于越南大量出口大米 、咖啡及其他农产品。
   
   然而房地产市场由于供过于求而陷入停顿,银行坏账负担沉重,报纸上满是失业率提高的文章,越南也被全球腐败观察机构“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列为腐败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在包含176个国家的名单中,越南排名123,排名越靠前,腐败程度越低。)
   
   越南共产党认为自己可以充当资本主义企业的领导者,而越南的商人则抱怨,越共实行的政府监管让他们不堪重负。
   
   尽管这里有难以抑制的奋发热情,人口也很年轻,但许多人说,越南失去了方向。
   
   “我在越南的21年里,从来没有在知识分子和企业家当中,见到过这么严重的对体制的不满,”越南一家投资公司印度支那资本(Indochina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彼得·R·莱德(Peter R. Ryder)表示。“在商业界和党内,都开展了很有意义的辩论,这些人对国家未来的走向异常关切。”
   
   在越南国会经济委员会4月初组织的春季经济论坛(Spring Economic Forum)上,与会者“纷纷争抢在麦克风前发言的机会”,参加论坛的著名经济学家黎登营(Le Dang Doanh)表示。他形容论坛上“争论激烈”。
   
   他说,许多人都批评称,尽管经济结构需要深入调整,“但几乎什么都没有实施”。
   
   黎登营说,“这是信任危机。每年都向公众承诺,情况会更好,但老百姓看不到。”
   
   处于政治风暴中心的是2006年上任的越南总理阮晋勇(Nguyen Tan Dung)。阮晋勇行事风格急躁,还采取了雄心勃勃的计划来推动经济。这打破了党内官僚呆板的形象,最初为他赢得了支持。
   
   但是由于他解散了一个顾问委员会,因而疏远了很多党内人士。该委员会一直是推动改革进程的一股领导力量。委员会成员包括马克思主义学者阮福祥,以及其他许多老党员。
   
   更重要的是,阮晋勇推出的主要政策,即效仿韩国的私营企业集团,大力推动国有企业建设的做法,产生了负面后果。
   
   经济学家表示,掌管这些企业高管与共产党官员关系紧密,通过扩张,这些企业进入了许多自己并没有能力管理的业务,还在股市和房地产市场上进行投机。两家最大的国有企业曾濒临倒闭,现在仍然处在资不抵债的边缘。
   
   马克思主义学者阮福祥表示,共产党内部的紧张局面随着经济状况恶化,已经出现加剧。
   
   2月,他帮助撰写了一份致越共总书记的公开信,敦促对该国的宪法进行改革,从而“确保真正的权力属于人民”。他还没有得到回应。
   
   阮福祥说,他从为武文杰总理(Vo Van Kiet)担任顾问时,就迫切地想要推动变革。武文杰曾帮助在20世纪90年代改革越南经济。
   
   然而现在他感到时间紧迫。他患上了癌症,不过病情似乎正在缓解。他谈道,疾病带来了某种精神解放,促使他讲出了现在心中的真话。
   
   “简单说,马克思是个伟大的思想家,”他说。“但如果没有马克思,那会更好。”
   
   
   翻译:王童鹤、梁英
(2013/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