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编辑]
藏人主张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经济学人》眼中的新疆:种族隔离上建立的警察国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编辑

    《藏区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袁紅冰


   
   
   
   “異教徒”在火刑柱上燃燒的身體,照亮了中世紀的千年黑暗。二零一二年以來,數十位藏人男女,點燃他們英俊秀麗的生命,為自由的真理而獻祭;那一團團在悲風中狂舞的金色烈焰,照亮了當代東亞大陸中共極權鐵幕下的黑暗。
   
   
   
   藏人抗爭中共暴政,追求自由的當代英雄史詩已歷半個世紀。知識分子神聖的天職之一,就是用思想使追求自由的英雄史詩,升華為自由的哲理和政治意志,升華為一個民族的魂魄。《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一書證明,她的創作者承擔起了藏民族知識分子的天職。書的作者筆名學懂。
   
   《藏区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的原名曾叫作《開天闢地》。其意在於,二零零八年藏區高山大岭、草原河川之間如火如荼的抗爭暴政運動,是一次精神意義上的“開天闢地”。反抗的藏人不僅展現出對自由、民主和人權生死熱戀,而且把吐蕃復國的意志刻在時代的額頭之上。這意味著,從此之後,自由西藏運動不僅以宗教信仰自由為訴求,而且將在更廣闊的精神價值領域中,表述藏人對自由的理解。
   
   任何反抗暴政的現實運動,如果不能升華為自由的哲理和政治意志,將很快被歷史遺忘。在中共暴政試圖用專制鐵幕和豪華的謊言埋葬事實真相的情況下,就更是如此。學懂則承擔起為自由西藏運動鑄造生命哲理與政治意志,鑄造復國之魂的天職。就此而言,學懂堪稱當代藏人的智者,也無愧於民族智慧之鏡的稱謂;《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則是關於藏人自由命運的智者之書。
   
   西藏流亡政府原總理桑東仁波切留下兩項消極的政治遺產。這兩項政治遺產使死於中共暴政的百萬藏人冤魂黯然神傷,欲哭無淚。
   
   首先,桑東仁波切為藏人的反抗運動設立了一個荒謬的限制,即“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內,尋求真正自治”。超越半個世紀,數十萬藏人翻越雲際之上的喜馬拉雅,走上流亡之路;百萬藏人為反抗暴政的文化性種族滅絕政策而作生命的血祭,根本原因就在於以憲法為法律之王的中共專制惡法之內,只有奴役,沒有自由。桑東仁波切卻要在極權專制的法律鐵牢中,尋求以自治的方式獲得自由,豈非與虎謀皮,水中撈月。
   
   中共暴政把國家恐怖主義發揮到極致,對境內藏人的反抗實施殘酷鎮壓。桑東仁波切卻把同中共暴政的談判視為最重要的政治活動,相當程度上忽略了對境內藏人反抗暴政運動的支持和援助。桑東仁波切顯然不懂一個常識:沒有人民對暴政的抗爭,就沒有自由;自由從來不會來自於暴政的恩賜。
   
   桑東仁波切的第二項消極政治遺產表現為,在他離職前的安排下,西藏流亡政府改稱“行政中心”。稱謂的改變意味著重大的政治退化——西藏流亡政府由此從領導全體藏人追求民族自由的政治組織,退化為只管理流亡藏人行政事務的機構,最多只能算一個人權團體。
   
   在追求自由的藏人心目中,無論他們死於刑場上,還是凋殘於鐵牢布滿血鏽的陰影下,或者消失於苦役犯的命運之路上,西藏流亡政府的存在,都是他們心中希望的聖火。然而,桑東仁波切不顧普遍的反對,在西藏自由命運艱難時刻,親手熄滅了希望的聖火。他為什麼這樣冷酷?
   
   然而,天祐藏人。就在桑東仁波切的消極的政治遺產,使“自由西藏”運動走入困境的時刻,學懂的著作《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卻開啓了通向另一片廣闊天地的思想之門。這個事實也表明,無論桑東仁波切這些遠離西藏的人如何思想和行為——我在這裏所說的“遠離”是思想和心靈意義上的,而不是指肉體;肉體即使遠離故國萬里,心靈也可以同故國同呼吸共命運——雪域高原上反抗暴政的運動,都將同自由的風一起,日夜浩盪,直至西藏自由理想的實現。因為,西藏境內的藏人已經有了自己的智者和智者之書。
   
   半個世紀前,達賴喇嘛尊者引領藏人走上流亡之路,開創了自由西藏運動。這條艱難困苦而又勇敢高貴的命運之路,既是走出中共暴政的政治法律鐵牢的自由之路,也是回歸心靈的神聖之路。達賴喇嘛尊者可稱為當代的摩西,無論對於藏人、漢人,或者全人類,都是如此。因為,中共暴政不僅奴役藏人,而且奴役中國人,同時,也正以極權主義的全球擴張,威脅人類的自由命運——中共暴政是當代世界的萬惡之源。
   
   二零一一年,達賴喇嘛尊者宣布放棄政治權力,從而走下權力之巔。千古之時,佛走下王座,贏得了真理,成為聖者。當代,中共千萬貪官污吏都在為獲得和保住權力而日夜焦慮,并生活在血腥陰謀中,達賴喇嘛尊者卻離開了權力。尊者走出權力殿堂的腳步,同釋迦牟尼走下王座的腳步一樣,都通向不朽的宇宙精神。
   
   達賴喇嘛是藏傳佛教的聖者,而藏傳佛教又是藏人心靈的歸依;達賴喇嘛尊者將守護藏人聖潔而高貴的心靈,他是藏人的民族之魂。以學懂為象征的當代西藏智者——我願把他們視為一個群體,會成為藏人自由意志和政治戰略的表述者,藏人反抗暴政的史詩將在充滿智慧的自由意志和政治戰略引導下,贏得未來的祝福。

此文于2013年04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