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愿你家有株美丽的树/陈士胜]
北京周末诗会
·陈光诚遭毒打细节/吴雨
·没有对专制的恨就没有对民主的爱/王小华
·浙江民营实体经济完了/丁朗父
·织里镇抗税冲突实时录/国亭
·人民冷漠因为不是自己的政府/王小华
·国企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加最坏的资本主义/甄理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丁朗父
·国企人事腐败严重堪称邪恶/啄木鸟
·为什么“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子明
·以色列是个好国家/周孝正
·关于中国的常识/网友讨论会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血统论沉渣泛起只因政治倒行逆施/wutu(网民讨论会)
·关于“血统论”的严肃讨论/网民讨论会
·时代先声张少杰——访谈王自强/楚延庆
·社科院奉献本年贺岁大片/网民拉拉队
·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一)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二)
·就才女——给胥继红一诗致新浪的说明/丁朗父(朱红)
·与毛左谈毛时代农民生活/长津英豪
·青年了解毛时代的线索/网民讨论会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恶魔扮天使的共党面临三大危险/张三一言
·看见地狱后中国网民的反应/网民讨论会
·去他妈的“中国模式”/胡赛萌(qiangnei)
·我为什么给艾未未捐款/王小华
·没有人性的党性会是什么东西/王小华(公民通讯)
·中国绝不能和美国对抗/丁朗父
·我保卫祖国谁保卫我父亲?/寒江月(网文)
·冬夜守望旷野/丁朗父
·人权大于政权/张三一言
·孩子被撞死大人被稳控网友怒了!/挖粪涂墙、它要完蛋了等
·中国家庭必备转基因食品清单/业内良心人士
·特警对付兰州悼念人群之后/集结号
·不争民主我们猪狗不如,孩子/王小华等
·星星一样的眼泪/丁朗父
·孩子,我们向你保证/网友讨论会
·守望者的旷野/楚延庆
·专制是社会矛盾的根/陆祀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司马南大败于90后有感/独自看电影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愿你家有株美丽的树/陈士胜

   
   ——我的北京故事五
   
   (好的。接上回。继续讲述我的北京故事。)
   


   图为我在他的菜市口的家参加主日敬拜时与他的合影。
   穿牛仔外套者是我,穿长袖毛衣者是他。
   我看起来不苍老,他看起来不年轻,就这样过吧。
   
   当然了,作为职业画家,他也有画册给我观摩。他的画作也不错,主攻的方面是国画。其画作有非常强烈的装饰效果,把它们作为家居摆设,悬挂于墙壁上,会蓬筚生辉!
   除此以外,他还是一个造诣非常深厚的圣经学者。
   那一天在他的家参加聚会,大家所分享的【圣经】经文,却是来自于【旧约】的【传道书】。其中11章有一首诗是这样的:
   
    “当将你的粮食撒在水面、因为日久必能得着。”
   
   看到这首诗,当时我也傻了眼,不知是何解。但是,写作【圣经】,是文学家所为。文学家嘛,有时候自不免会有一些闲笔,也不必过于认真。但有些教徒,却非常执着,斤斤计较。其中,便有一个教友问了丁朗父:“丁长老,这句经文说的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把种子撒在水面上。把种子撒在水面上,水是流动的,不是把种水冲走了吗?怎么种田呢?”
   听了教友的提问,便不以为然。按照过往的经验,凡是我无法解答的学问,教会的牧者也都是一知半解的,说不出所以然来的。于是,我等着看丁朗父的好戏,看看他如何支支吾吾,理屈词穷,搪塞了事。
   但,不!丁朗父只是爽朗地大笑着,笑道:“这是跟尼罗河古代的特殊的农业耕作方式有关系的。尼罗河的河水每年会泛滥一次。在古代,它每一次泛滥,就留下一地的淤泥。那些淤泥是很肥沃的,种什么,什么都能生长……”于是,他不厌其烦,把古代埃及人的耕作方式、尼罗河的泛滥周期、河水泛滥的周期率是如何催生古代天文学的、数学的勾股定理如何在尼罗河畔率先应用、丈量淤泥的面积所引发的税收制度、埃及人用莎草纸来书写大衮神的经卷……就这样,他把一大堆涉及到古代埃及文明史的知识教给我们了,仿佛他是一个来自于古埃及的天文学家、地理学家、数学家、占星术士。
   然后,他又爽朗地大笑着,笑道:“你们都没有种过田。种过田就知道了。”于是,他又不厌其烦,手把手地把古代埃及人的种田方式告诉我们。如何耕作、如何播种、如何犁地、如何灌溉、如何保养、如何收割,以及水灾、旱灾、蝗虫、饥荒、传染疾病……等等。就这样,他又把一大堆涉及到古代埃及农业的知识教给我们了,仿佛他是一个来自于古埃及的历史学家、农学家、植物学家、医生。
   听了他的详尽解答以后,我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人们说:“盛名之下,岂有虚士?”丁朗父并没有成名,但却真的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天才横溢、惊才绝艳、才高八斗、才华盖世……这些形容词,都适合用来形容他。
   看着他这样解说学问,就知道他往日里读书不少。而且,他一定是天天做学问,天天搞研究,天天看书的。
   嗯,他是一个大学者。正如那些古代圣贤对大德的心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如雷贯耳,三生有幸;恨不得为青藤门下走狗……正如诗人文天祥的千秋名篇:“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嗯,我也总算是见识过学界巨擘的风彩了,也应该感恩了。
   与之相比,再看看中国当代那些所谓的大学者,就知道他们的粗鄙恶劣了。他们出版一本书,里面的内容和论点全都言之无物,而且错漏百出,真是丢人现眼。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能怪谁呢?中国没有学术自由。于是,当代成名的大学者,全都是一些滥竽充数的大草包。他们不学无术,搞得谬种流传,误人不浅。
   
   这是他们家的杨树。它矗立在蔚蓝的背景天幕里。晴朗的天空把它映衬得如此挺拔,北国那干爽的天气把它打扮得如此生气勃勃。对着它来终老,看着它如何越长越大,这一生,就值回全部票价了。
   你家的花园里,有这么美丽的树吗?
   以上,就是我探访丁朗父所引发的感想。我希望藉此跟大家分享。谢谢大家。
   祝福大家。
   
   
    陈士胜(德胜,Sam Day)
   
    2013,1,18.雅加达。
(2013/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