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北京周末诗会
·与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同吠/山狗
·怎样保护我们国家的女演员?/大寒喷嚏
·二零一三年病了/钟道
·宪政梦当从废除劳教开步/丁朗父
·谤不止于街头/丁朗父
·炸掉大坝,恢复河流/丁朗父
·最坏的加最坏的体制/塞鸿秋
·真实就是力量/丁朗父整理
·牢房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续)/丁朗父
·岁月有感/曹思源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一)/丁朗父整理
·夜起迎新/陈天石
·癸巳年春节有感/余习广
·美式革命与俄式革命/丁朗父
·癸巳贺岁/陈宇彤
·致华夏匹夫、欧阳懿/胡石根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仰(二)/丁朗父整理
·存敬畏之心/丁朗父整理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阳光雨水/郭少坤
·一个城市女人在歌唱/丁朗父
·100万的美学/丁朗父
·观黄海/翔云
·观黄海/翔云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紧急关注严正学诗友/丁朗父
·北京基督徒呼吁营救孙文先牧师/莲稻
·祭奠行为艺术先驱大张/严正学
·陈炳焕(树藩)先生子侄/丁朗父
·自人归向神/沙裕光
·段振坤/伍立杨
·最大的根子在这些狗官不是百姓选的/我爱新浪网友
·清明游莽苍苍斋有感/丁朗父
·哀东南万户之膏血/丁朗父
·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一群坚定不移的人/陈士胜
·一个像古拉格那样恐怖的地方
·愿你家有株美丽的树/陈士胜
·请关注我们的孩子/一群反一党专制人士
·神对你们的拣选——写给赵常青太太/綦彦臣
·蝶恋花*人生再历练/曹思源
·穿过迷雾的兄弟/陈士胜
·人远心近/綦彦臣
·探访丁朗父/陈士胜
·深深怀念彭燕郊师/丁朗父
·关于林昭的一些话/綦彦臣
·1989年5月4日阜成门桥/丁朗父(朱红)
·满江红·主复活/蔡卓华
·纪念五一有感/任铭
·歌颂赵红霞的三首诗歌/新浪网友
·忆我的小金鹿牌自行车/丁朗父
·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家小儿/赵常青
·綦彦臣:在国内流亡的情状——台湾版小说《绝育》后记之二
·誓约/老秦人
·第二十四(四首)/丁朗父
·干岸上的人/丁朗父
·一个馒头的权利/丁朗父
·张艺谋电影《活着》观后感/丁朗父
·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小蜡烛/吴倩
·中原教会几幅珍贵照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六月四日夜雷雨大作连书六扇/丁朗父
·六四二十四年所见/周舵
·闵琦又住院啦/丁朗父、萧远
·六四爷雷雨声中连书六扇/丁朗父
·农民工/朗父先生
·歌唱沉默的石头/丁朗父
·《盲流记》之二/丁朗父
·问屈子/老秦人
·叩谢/曹思源
·端午感怀二首/胡石根
·胡石根2013端午感怀三首
·端午节狱中作/郭少坤
·赵常青哺儿图
·山东女访民临产身无分文困北京医院/现场
·守望者群像之陈子明/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沙裕光/丁朗父
·网传胡德华发言的三个要点/文明底
·守望者群像之周舵/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郑酋午
·致有病没钱垂头丧气的闵琦/丁朗父
·读辛亥史兼怀南方友人/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一,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二,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一筐萝卜/丁朗父
·听海哭的声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胡石根/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李海/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严正学/丁朗父
·大陆军迷设计的新国旗
·守望者群像之叶氏兄弟/丁朗父
·周舵应当得和平奖/丁朗父
·股市新歌/闵琦搜集整理
·梅花与半亩草堂/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闵琦/丁朗父
·致某邻居的公开信/北京中原教会朱红
·断水江河图之永定河/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的两个教会/陈士胜

   
   我的北京故事续
   
   好的。接上回。继续讲述我的北京故事。)
   


   丁朗父是一个基督徒,在教会内的地位还是挺高的,也即是牧师和长老的级别吧。位于菜市口的中原教会,就是他来做主持人的。那是一套住宅楼的公寓,是他的其中的一处物业。
   他有多少物业在北京呢?这我可不知道了。因为我是室内设计师,在谈笑之中,他就为他的郊外别墅要求我提供专业的设计和装修的意见了。
   他的郊外别墅在一个画家村里,当然是风景如画,旖旎优美。
   我实话实说,笑道:“有这么美好的地方,不管如何设计和装修,都会很美的。”
   这是他们家的半壁店别墅的大铁门入口。
   漂亮吧。有这样一个家,真的是世外桃源,仿佛做神仙一般快乐。
   
   从菜市口地铁站出来,进入牛街,就可以到达中原教会了。中原教会的成员,大多是从雅歌教会和圣爱教会里转投过来的。雅歌教会和圣爱教会,也是家庭教会,他们很早就开始办了。在刚刚改革开放的初期,有个受尽压制的老牧师李克,看到政治环境变得宽松了,立即着手传福音的工作。结果,那些生活苦闷、信仰崩溃、绝望无依的人,立即成为了李克牧师的牧养对象。随后,雅歌教会和圣爱教会的聚会人数逐年增加,已经无法应付北京市民对真理的向往了,于是,必须分裂出去,以便让教会继续壮大。这样一分裂,历尽数次的整合,逐渐地,中原教会就出现了。
   这样一来,北京市最具特色的两个家庭教会,就浮出水面了。那就是守望教会和中原教会。
   守望教会的最大特色是,它是一个流浪的教会。由于北京市政府不允许它拥有圣堂,无数次要打压它,于是,它就吉卜赛人一般,在北京到处流浪。它的成员流离失所,时常回北京聚会,又时常在外地聚会。
   它的聚会地点也时常在流浪。仿佛是一群民国时期的地下党员要躲过搜捕,于是,他们的团契小组时常每个月都挪窝,以便可以正常地进行聚会,避免警察老是上门打断他们的祷告。
   它的管理层,七个牧师和长老,全被软禁。而且,软禁了三年了,一步也不准出门。于是,守望教会除了有流浪的特色以外,群龙无首也是它最大的特色。这是一个完全无人管理的家庭教会。所有的牧师和长老都无法对教友展开牧养。唯一的办法是,把全体基督徒交给耶稣去牧养。
   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上帝还是挺眷顾守望教会的。守望教会不会崩溃,而且在继续壮大着!每一个季度,都有一大批慕道者进入守望教会。而且,总有20多人领洗。他们明知道聚会点的门外就守着一大群警察,他们明知道会被登记,但他们毅然决定在守望教会领洗。
   每逢过年过节,警察就进入守望教会的各个团契小组的聚会点,要求那些小组的组长作出交待:“这个假期你们有什么活动?”然后,他们会严厉地警告:“只要是共产党的国家,守望教会就永远不会翻身,你们永远就不可以变天。”但那些小组长却笑着回答:“变不变天,是上帝的事,我管不了。但目前这种情况,我们都非常感恩。感谢主。我们只想顺服主的安排。”通常的情况是,守望教会的成员一说到耶稣,警察就吓得掩耳而逃了。他们可受不了这样的精神轰炸。于是,警察大多时候想避开守望教会,以免老是受到精神虐待。
   这种精神轰炸对他们而言,不啻是一种精神折磨,不啻是一种精神虐待,他们如何受得了呢?于是,胜利的一方始终是守望教会。
   
   而中原教会,它最大的特色又是什么?不说你不信,说出来,你包保会吓一大跳!中原教会的最大特色,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猛士如云,死士如烟。
   组成中原教会的基本骨干和积极分子,大多来自全国各地,而且都是在北京参加过1989年的六四事件。当年,他们有些人就是北京的大学生,是当年的一个叫做“北京高校自治联合会”的组织(简称“北高联”)的成员;他们有些人,却是外地的大学生,是当年的一个叫做“外地高校自治联合会”的组织(简称“外高联”)的成员。正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怕过谁呢?
   当年,他们还是十多岁的时候,已经可以把国务院总理李鹏逼迫得团团乱转,焦头烂额。一会儿,他们进入了人民大会堂,跟那些高官共商国事。一会儿,他们又走近中南海,要求党中央满足他们的政治诉求。多年过去了,如今,他们之中的某些人,已经进入国家的政府部门里,成为执掌权柄的高官了。这些高官,也从来没有忘记他们年少时的梦想。他们随时会反水。正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怕过谁呢?
   当年,连隆隆轰鸣的坦克的履带,他们也敢钻进去;连子弹横飞的街头所织成的鲜血一般瓢泼滂沱的雨幕,他们也敢冲进去;什么刀山火海,他们也敢闯;什么枪林弹雨,他们没试过?正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怕过谁呢?
   多年过去了,这些人渴求变天的心志从来就没有衰减过;只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人结婚了,有了孩子了,感情也变得更加成熟和理智了。他们仍然没有放弃梦想,仍然在坚定不移地奋斗着。他们的名字,成了中南海、中国国安部、中国公安部、美国白宫、美国国务院、联合国人权组织、纽约时报、美国六十分钟时事杂志、香港【争鸣】杂志……的档案库里的常见名字。他们的事迹,常常令到全球的摄影记者震惊和着迷。
   他们的人生,常常一言九鼎。逢年过节,中国政府就会派人登门,问候他们:“你们需要什么生活上的帮助吗?”而世界各国的人权组织,也会打电话和发邮件给他们:“没人欺负你们吧?如果有哪个流氓敢欺负你们,你们跟我说说,我把他们捅到白宫里,要求美国的国会召开听证会,还要求美国总统在下个月的全球峰会里提出谴责。”
   哇!这些人怎么这样了不起?动不动就要找美国总统出面来撑腰!我只知道,历史上有个特洛伊战争,为了争夺天下第一美人海伦,两个国家大打出手,倾国力来拚命。为女人打架,这是人类最正常的行为了。谁知,如今这个世界变成这样了。美国会为了几个贫穷的中国人,要跟中国开战!
   美国大骂道:“你咋的又要欺负基督徒了?”中国也大骂道:“关你屁事!这是我们中国人之间的事!你管得着吗?”美国又大骂道:“有种的你放马过来,我们打一架。欺负平民百姓,不是英雄好汉。”中国也大骂道:“有种的你也放马过来,我们打一架。我什么时候欺负过平民百姓了,你哪一只眼睛见到了?在中国坐牢的,都是刑事犯,没有政治犯。”美国一听,又大骂道:“你骗人!”中国一听,也大骂道:“骗你是小狗!”……骂着,骂着,双方就磨掌擦拳,要大打出手。
   所幸的是,他们现在打的是贸易战、外交战、谈判战、经济战,还没有打到核战的这一份上。他们现在大多是耍嘴皮,在口头上叫骂一会儿,也就算了。
   就这样,中原教会的这些教友,都是世界著名的名人。随便在互联网上键入他们的名字,就有他们的事迹。他们的事迹非常辉煌,令人过目难忘。他们的一些人会因为颠覆国家罪,坐了10年以上的牢。他们都有组织地下党的经验,真真正正地反抗过。这一群落草的绿林大盗,成了刑事案件的惯犯,常常是三进宫。于是,长年追踪草莾侠客的衙门捕快,也都跟他们交上朋友了。
   (未完待续。3.)
(2013/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