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曾节明文集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去年年底,王岐山出人意料地解禁和推介胡锦涛时代的禁书——《旧制度与大革命》,有人认为王岐山此举是要吓阻中南海内的开明派搞政治改革。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旧制度与大革命》中展示的革命前法国社会状况,与当前中国惊人相似,这部书在当今中国,只会引起广泛的联想和共鸣,提高反抗者的信心,鼓舞他们的斗志,从而大大增加政治改革的倒逼压力,如果王岐山真要延阻政治改革,就会象胡锦涛那样继续禁止这本书。
   
     继续禁书只能收一时之功,高压或许可以延缓崩溃,却注定使崩溃来得更彻底:女真殖民统治者爱新觉罗家以鬼头刀对抗立宪改良,结果把把满清彻底送进博物馆当中,而主动求变的日皇、泰王今天仍坐在御座上。只有象胡锦涛这种崇拜朝鲜古巴的脑残才会相信,只要滴水不漏地镇压(美其名曰“维稳”),就可以胡混到八宝山,什么改革都不需要。


   
     王岐山毕竟不是胡锦涛。以他的过去来看,他在“太子党”中算得上开明务实者、精明强干者,而且有着管理经济的丰富经验。王岐山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答案就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书中。
     法国人托克维尔在书中慧眼独到地归纳出:改革刚刚开始的时候,是改革最危险的时候。这个抽象的归纳,成为王岐山吓阻政改说的论据,至于为什么“改革刚刚开始的时候,是改革最危险的时候”?法国路易十六在改革中弄错了什么,以致于引爆了大革命?托克维尔在书中说得明白而又详细而又深刻,但在这个节骨眼上,胡评者们再次中国人惯有的笼统化思维惰性病发作,不去深究了。
   
     其实,法国大革命之所以爆发,是因为改革失控。法国大革命前的改革,与两百多年后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改革一样,都失了控,只不过,导致失控的原因完全不同:
     戈尔巴乔夫推行的是彻底的宪政民主改革,但戈氏在大刀阔斧的体制改革当中步子过快过大,没能抓牢权力防范政敌,引发了顽固派的“819”反扑,继而让叶利钦摘了果子,自己不得不黯然下台。虽然个人失去了权力,但戈尔巴乔夫的宪政改革至少一定程度(在叶利钦时期)地成功了。
   
     路易十六革命前推行的改革,却是一场很不彻底的改革,而且改革的方向和结构都搞错了:
   
     法国大革命前的社会危机有三条主线:
     一是与英国大不同,法国贵族经济上享有很大的特权(如免税),而且法国的贵族名额是开放的,可以捐得,贵族阶层象癌细胞一样滋长,这就造成第三等级不堪重负(与中国现状何其相似乃尔!),以及政府的财政紧张,法国在“七年战争”中战败,以及无偿为美国独立对英国开战,加剧了财政危机;
     二,随着王权对封建权的打压,贵族日益退出政府系统,政治责任越来越少的贵族阶层,仍然把持着诸多经济特权,犹如寄生阶层,这就激起了第三等级的更大仇恨。
     三,是法国资产阶级随着工商业的发展而迅速壮大,成为越来越重要的税源,但新兴资产阶级却因无代表权不愿纳税,他们强烈要求政权参与,为此而反对君主专制、要求宪政。
   
     对此,路易十六的改革却是:
     一,不敢大刀阔斧地削减贵族经济特权、控制贵族名额,以缓解财政危机燃眉之急;但另一方面,却渐进式地扩大任用资产阶级新贵族(捐得的贵族),排挤旧贵族,这就导致大多数贵族与国王离心离德;
     二,不愿实施宪政,拒绝英美式的地方自治,反而以扩大王权的专断方式,推进近代化制度改革、和工商业的发展,这就招致资产阶级和贵族阶层共同不满(与朱镕基的改革何其相似乃尔!);
     三,因经济危机,路易十六于1789年五月不得不召集“三级会议”的时候,错误地采取“三院制”议会组织形式——由天主教高官组成第一等级院,由贵族组成的第二等级院,由工商业主、律师、教师等中产阶级组成的第三等级院,由于每个等级院只有一票,因此第一、第二等级院可以联合起来,轻易否决第三等级院的议案,第三等级院遂沦为摆设,第三等级参政和宪政也就成了泡影。
   
     路易十六如此设计议会,无非是想拖着不愿实施宪政;欺骗性的“三院制”议会组织形式,终于成为引爆大革命的导火索。
     大革命前,卢梭的极端民主主义思想已风靡法国(与张三一言先生的思想多么相像啊),因此暴动起来如火借风势,一发而不可收拾——连巴黎的近卫军都倒戈了,可见路易十六是何等孤立情形!路易十六的孤家寡人境地,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戈尔巴乔夫果断而勇敢的改革,至少部分成功了(国家和平演变),自己也全身而退;路易十六优柔寡断而错乱的改革,不仅彻底失败,还把法国误得血流成河、自己也身首异处。
     至此可以得出:王岐山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一是警告高层和官僚系统,旧制度不改不行;二是提醒习近平,改革既要彻底也要谨防失控,优柔寡断的错误改革最危险!
     希望习近平、王岐山能够汲取路易十六的教训,在路易十六和戈尔巴乔夫之外,成功走通第三条路。
   
   曾节明 作于2013年二月二十九日凌晨于雪融纽约州
(2013/03/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