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国“两会”的“两不会”——一堂中共“十八大”用过的残渣剩宴 ]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国矿难频发的黑色警示
·馬銘:北約全球化的對比閱讀-兼談有關中國發展的對立觀點
·牟传珩 :苦菜花——写在铁窗下
·牟传珩:“思想自由”是自由文化的灵魂 ——对中国文化历程的灾难性反思
·牟传珩:人脑圆通与思维圆和
·牟传珩:中华主流文化走向堕落——时代呼唤新文明批判
·牟传珩:不枯的种子
·牟传珩:“网络实名制”的法理追问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牟传珩: 圣诞的礼物——贺燕鹏就读神学院
·牟传珩:走出剧本的足印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政改更需勇气还是更需时间
·牟传珩: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牟传珩:“胡温版政改”走向探索
·牟传珩:深秋视角(外一首)
·牟传珩:2003前的几篇文章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 牟传珩: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国“两会”的“两不会”——一堂中共“十八大”用过的残渣剩宴

    中共“十八大”已经为今后中国权力布局设好了餐宴座席名单,而“十八大”报告,更是确定了习近平时代继续坚持“中共特色社会主义”不走普世价值道路(“邪路”)的僵化立场,即“确保党的绝对领导权永世不可动摇”的主题大餐,这就为已经拉开序幕的全国人大、政协“两会”议题规定了“食谱”。而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二中全会所确定的人事任免名单与机构改革方案两道主菜被再次咀嚼成末。眼下,党所能给“两会”这个所谓全国最高权力机关的代表、委员们品尝的残宴,仅仅就是吐出的唾液与废渣——只能举手与鼓掌了。
   
   
   
    最近以来,仍有一些鼓吹“习新政”会“政改”的泡沫泛滥。然而,中共十八届二中全会的带头大哥会议所确定的国家各机构领导人名单及《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即所谓“大部制改革”这两大主菜,只提“政企分开”,拒绝“党政分开”,绝不会允许任何对他们所谓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反思批判;绝不会允许有任何分割一党绝对领导权的“政改”议题出现。因此本文称今年全国“两会”是“两不会”。


   
    一堂权贵集团祝寿留下的饕餮残宴
   
    中共十八大是什么人来开会?是中共特权利益集团共同体的人开大会!据官方公布人大代表中官员占34.88%、工农占13.42%,然而当媒体追问、要求公布哪些代表是官员、哪些代表是工农,为何北京55个代表中官员就有28个时,官方却拒绝解释。其实不管这些代表、委员穿什么“马甲”,下身护卫的命根子都是“档中央”。
   
    中国人大、政协代表、委员一向被当作“政治荣誉”,一向是由组织内定的党官僚和“听党话,跟党走”的劳模与御用专家、学者及歌功颂德的各界明星,现在又外加了嘴上被抹了油的农民工。这种伪议会制度,彻底割断了人民与主权的关系,剥夺了人民真正当家做主的权利。正是由于这种“中国特色”的代表、委员产生的“钦定”原因,所以代表、委员们的“参政议政”只能是歌功颂德,而不会反思、批判,更谈不上监督、批评,甚至弹劾政府领导。因此,中国人大、政协“两会”也就必然出现听从党召唤的“只决不议”,或“只议不否”,舔食党咀嚼后吐出的唾液与残渣局面。如此中国“两会”,实在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一堂权贵祝寿留下的残宴,遭到一群乞丐哄抢的画面。
   
    中国的“两会”从来没有“不起立、不鼓掌”群体。
   
    美国自1966年以来,在总统每发表咨文后,反对议员便会在电视上质疑、反驳。例如,1970年,民主党员就在一个电视节目上对尼克松发表的咨文进行反驳;1973年,美国电视又播出了对尼克松发表的国情咨文的反驳稿;总统里根于1982和1985年发表国情咨文之后也遭到了议员的公开批判。美国总统奥巴马履职后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尽管充分展示了雄辩的才华,但获得的掌声却并不多。在美国国会中,永远有一群不起立、不鼓掌的人。他们中既有必须保持公正姿态的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也有反对派的议员。他们都是用自己独立的方式向政府表态。这就是美国议会政治中极其可贵的永远“不起立、不鼓掌”群体。美国国会算是批判大脑与批判喉舌,但却从来都颠覆不了国家制度,反而成为美国不断创新的国家精神的代表。
   
    然而,在可悲的中国“两会”,从来就没有“不起立、不鼓掌”群体。记得前年全国“两会”期间,财新网报道,记者采访来自基层的代表,认为他们会因熟悉民情说出实话,但结果他们说:“我们是来学习的。我们在会场上认真听领导说,回去做好总结传达,把事情做好就够了。”而已故中共僵化元老王震之子、曾任中信集团董事长多年的太子党王军委员,则在被凤凰网记者问到所关注的问题时说“我啊,我是来听一听,来学习的。”全国政协委员倪萍更是在接受中广和网易采访时说自己参加两会“从不添乱”。她以“爱国”为理由,媚态百出地说:“在会议举手表决时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或弃权过”。
   
    今年新当选的政协委员、一度被热捧的诺奖获得者莫言,被问及有何提案时表示:“没话说”,因此媒体称之为“不苟言笑,惜字如金、谨言慎行”——真乃“两会莫言”耳。而另一位新委员宋丹丹则表示“还不懂,来学习”,导演陈凯歌面对提问更简洁:“没准备提案,先吃饭!”。而今年83岁的“从不投反对票”的老妪申纪兰,连续12届再次“当选”代表,即遭万民唾弃。由此可见,中国“两会”已经沦为赤裸裸的侮辱民智的乞丐大餐了。
   
    “大部制改革”注定无功而返的宿命
   
    “两会”所谓“行政体制改革”议题,不过是在“三个自信”的中共体制内做加减。多年来,“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利益集团化”,导致中共政府运行成本太高,效率太低,甚至把部门利益凌驾于公众利益之上。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政府,与其浪费、腐败、不受民主监督等问题密切相关。然而,从中共“转变政府职能”的机构改革史看,“大部制”的组织架构设想并非是机制上的创新。其实早在上世纪50年代,已有国家经委这样的大部委设立,“文革”中又将政府的数十个部归并为几个大组,或者以“口”划权,比如农林口、工交口等;2003年国家设立商务部,也是将原外经贸部、国内贸易部以及原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的部分职能整合组建而成。
   
    近几年来,“大部制”无非是又一次大架构设想轮回。当今中国在没有党政分开和宪政分权大前提下,所谓政府内“大部制”改革只能是将“小部”进行大拼盘,将原来的“部”降格为“司”,但权力的格局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依然还要与执政党的机构设置相对接,用党的领导一揽子统领。
   
    当今中国“政改”的关键问题是要建立起民主宪政分权机制。而这样的改革岂能由党主政府自我操作,排斥“公众主导”和“体制外参与”?如此“改革”,很难形成一种利益多元化的讨价还价博弈机制。在眼下没有中共之外的相关政治大系统的互动与回应,国务院试图想搞“独善其身”式的纯技术性改革,注定难逃以往6次行政机构改革一再陷于“精简——膨胀——再精简——再膨胀”怪圈的轮回宿命。
   
    民众调侃与唾弃“两会”舆论踢爆网络
   
    国家权力机关的使命是什么?是要角逐选票、不断变革,解决执政正当性与有效性。然而,只要习近平继续拒绝民选,不放弃自造合法性——不放弃自我神化“代表性”,就不可能发生敬畏人民的根本性执政意识转变,中国“两会”侮辱民智的乞丐大餐定性就无法改变,其虚假性政治制度就无法自圆其说。
   
    日前,《人民日报》在被纳入正式评论中共十八大的文章中写道:“分配焦虑、环境恐慌,拼爹时代、屌丝心态,极端事件、群体抗议,百姓、社会、市场、政府的关系进入敏感期。”
   
    如今,中国人大、政协“两会”政治制度的虚假性,已经成为人们街头巷尾诟病的话题。“两会”代表、委员“不会督政、不会改政”的性无能表现,一直是社会的广泛共识,并成为舆论抨击的众矢之的。今年83岁申纪兰连续12届“当选人大代表”被引入网络搜索,便可看到民众纷纷调侃与唾弃“两会”的舆论踢爆网络。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
(2013/03/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