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尾生诗歌
[主页]->[诗歌]->[尾生诗歌]->[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诗歌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随笔:《重庆日记》(五)
·尾生随笔:《重庆日记》(三、四、五、六)
·尾生诗歌:《岳麓山雨夜访友》
·尾生日记体诗歌:《蛋糕与砖块》
·尾生小诗三首
·尾生随笔:《王蒙来到毛泽东文学院》
·尾生诗歌:《涟漪》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随笔:《曾德旷的终南山》
·尾生诗歌《道德的拾荒者》
·尾生小诗:《命运》
·尾生诗歌:《如果没有蝶变》
·尾生随笔:《房价必须降》
·尾生诗歌:《无题》(献给两个朋友)
·尾生日记体诗歌:《修电脑记》
·尾生诗歌:《成为艾未未的债权人》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随笔:《无耻为最司马南》
·尾生诗歌:《湖南大剧院听马克西姆》(外一首)
·尾生诗评:《北岛诗批判》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上班》
·尾生诗歌:《闲游岳麓书院感》
·尾生诗歌:《老人与海》
·尾生诗歌:《湖南大剧院看朝鲜版“梁山伯与祝英台”感》
·民主宣言
·尾生诗歌:《天会亮的》(给高华)
·尾生随笔:《房价调控与“耍猴”》
·尾生诗歌:《暗河》
·尾生诗歌:《给余杰》
·尾生诗歌:《咏鸭》
·尾生诗歌:《你祈求》
·尾生诗歌:《80后》
·尾生诗歌:《笨鸟》
·尾生诗歌:《无题》
·尾生诗歌:《野蛮与理性》
·尾生诗歌:《理想者》
·尾生诗歌:《晨曦颂》
·尾生日记体诗歌:《我不是代表》
·尾生诗歌:《热水晨景》(最终版)
·尾生哲语:《论痛苦的来源》
·尾生废话诗:《领导电话》
·尾生日记体诗歌:《林昭是谁》
·尾生诗两首
·尾生时论:《我看薄熙来》
·尾生诗歌:《英雄颂》
·尾生诗歌:《致SL》
·尾生随笔:《未来主义》
·尾生随笔:《未来派》
·尾生诗歌:《未来》
·尾生哲语:《谈谈“心”》
·尾生随笔:《商周春秋》(初探)
·尾生诗歌:《求索》
·尾生诗歌:《为五月三十五日干杯》
·尾生诗歌:《写在五月三十五日》
·(转)硬汉李旺阳:总有一些人选择高贵地坚守
·尾生诗歌:《硬汉,李旺阳》
·尾生评论:《论改革
·尾生诗歌:《现实》
·就李旺阳先生死亡等恶性侵权案呼吁
·尾生诗歌3首
·尾生诗歌:《写给未来人的漂流瓶》
·转:一个公民的建议与设
·尾生诗歌:《走出城市》
·尾生诗歌:《矛盾如我》
·尾生诗歌:《写给朱承志》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在热水》
·尾生诗歌:《沉睡兮,醒来》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秋雨的下午》
·尾生诗歌:《普世抒怀》
·尾生诗歌两首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诗歌:《每当我回首》
·尾生诗歌:《我爱木芙蓉》
·尾生诗歌:《石下草》
·尾生诗歌:《醒来》
·尾生诗歌:《鹅城的黎明》
·尾生诗歌:《闻莫言获“诺奖”有感》(外一首)
·尾生诗歌:《欧阳经华——如何能囚禁一颗赤子之心》
·(轉)德国汉学家顾彬:莫言讲的是荒诞离奇的故事
·尾生诗歌:《游侠里的基督徒——李化平》
·尾生诗歌:《无题》
·尾生诗歌:《晨游》
·尾生时评:《改革的画皮》
·尾生诗歌:《无题》
·尾生小诗几首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时论:《开放式革命》
·尾生诗歌三首
·就政治改革致全国人大和中共十八大的公开信
·尾生诗歌:《圆桌上》
·尾生诗歌:《南方可还有周末》
·尾生诗歌:《消除恐惧》
·尾生诗歌:《诗人的见证》
·尾生诗歌:《学会拥抱》
·转:就政治改革致全国人大和中共中央的第二封公开信
·尾生诗歌:《春天来了》
·尾生诗歌:《走向谭嗣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尾生诗歌三首

   尾生诗歌:《冷眼》
   
   冷眼螃蟹太横行
   曲眉腐人满宫廷
   裙带何处是尽头


   一朝得道鸡犬升
   
   2013年3月1日 于长沙
   
   
   尾生诗歌:《帮凶》
   
   平庸是高贵的虚空
   沉默是黑暗的洞
   
   又一个十字路口
   又一个百年轮回
   我问大地,也问英雄
   漫漫的长夜啊
   为什么还没有过去
   
   一个声音,来自
   闪电的光,劈开了苍穹
   
   平庸是高贵的虚空
   沉默是黑暗的洞
   天其实早就亮了
   只是你的眼睛
   还没有睁开
   
   2013年2月28日 于长沙
   
   
   尾生小诗:《偶得》
   
   打开门
   睁开眼睛
   天,就亮了
   
   注:在宪政家园
   与群友聊天偶得
   2013年3月2日 于长沙
(2013/03/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