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上海维权网
[主页]->[现实中国]->[上海维权网]->[上海访民毛海秀:亲历“两会”上访潮(一) ]
上海维权网
·上海召开党代会 沈佩兰又被软禁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四)(图)
·中共党员颜芬兰致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公开信
·段惠民家属致中共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的求救公告
·上海人民在“9.30事件”后 不畏强暴,继续进京血战上海帮(一)(图)
·上海丁慧莉致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公开信
·zt感谢记者胡宁撰写此文,说出了“上海维权”的心声
·上海张桂兰致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公开信(图)
·詹荣妹致中共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中共党员幸尧斌致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全体代表公开信
·上海圈地不用“法”台商刚知黑箱作业
·黄菊死了留给上海的……
·黄菊死了郑恩宠活了大快人心
·香港居民沈婷致函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公开信
·“家庭监狱”几时休---郑恩宠律师访谈(上)
·在北京跳金水桥的访民周月珍回上海后“解决”了(图)
·“家庭监狱”几时休---郑恩宠律师访谈
·国家信访局信函曝光----上海访民陈黛莉幸运得到解决(图)
·上海特色:维权送进看守所,监控动用电信局
·在上海帮的黑暗年代是这样的星星之火---(图)
·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沈纯理
·老调新弹----中央政法委8号文件曝光(图)
·现在上海市杨浦区是“最牛”腐败政府!
·上海人民急切呼吁公开信:要人权不要奥运
·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 您们有过这样的体验吗?
·快讯!上海冤民到第一次党代会会址请愿全被抓捕
·上海維權人士到香港禮賓府向中共總書記胡錦濤請願 (图)
·上海维权以上海冤民的名义就上海7.17事件紧急呼吁 (图)
·上海拆迁户丁慧莉遭行政拘留后的控拆书(图)
·zt沪冤民承森抵港诉迫害支持人权圣火抵制奥运
·zt关注:陈小民灭口后接下目标读阳明张翠平田宝成
·审讯笔录曝光——看上海铁窗维权英雄黄浦区戴玉英(图)
·上海法盲吴志明出动特警再拘访民裘美丽等十二人
·造谣、欺骗、讹诈、打压——上海市杨浦区信访办的“看家”本领!
·审讯笔录曝光——看上海铁窗维权英雄黄浦区戴玉英(二)((图)
·“上海市信访办两访民遭暴打!!!”
·审讯笔录曝光——看上海铁窗维权英雄黄浦区戴玉英(三)((图)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上海访民陈恩娟给德国总理梅克尔的求助信(图)
·上海维权特别报告----
· 新一轮上海市杨浦区行政命令暴力强迁又开始了
· 上海教师常雄发被严刑拷打,牢狱煎熬
· 新一轮上海市和杨浦区行政命令暴力强迁可以休矣!
· 惨!上海学者岳海剑遭迫害 两岁女儿竟被割鼻zt
· 上海市民签名呐喊: 抬头问苍天 国法在哪里
· 物权法将实施,上海帮己有对策
·上海85岁高龄的退休教师朱光泽的家园被强拆(图)
·上海访民列车抗暴记 / 维权必须理直气壮(图)
·最近上海市和杨浦区加快实施行政命令暴力强迁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
·上海的暴力强拆在继续 上海人民的心在流血
·高智晟!上海访民理解您!!!
·就“北京8.25上海政府暴力事件”的报告和紧急呼吁(图)
·•8.25上海16人北京上访遭毒打组图(二)(图)
·好了!胡锦涛震怒要抓吴志明、罢免周永康/昭明
·8.25上海16人北京上访遭毒打组图(三)
·zt中纪委反腐败直逼吴志明、江泽民/昭明
·上海杨浦区强迁居民:谁在"闹访"?
·上海黄浦区政府绑架强迁九十二岁老人!!!
·绝版:上海陈小明烈士遗照(慎入)(图)
·上海冤民郭益贵致胡锦涛公开信质疑上海帮十七大代表(一)
·8.25上海16人北京上访遭毒打组图(四)(图)
·惊叹!高智晟律师为上海冤民段惠民发声
·上海74岁老人被拘留(图)
·2007.9.15上海维权简讯:
·上海8.25暴力事件"黑社会化的警察权力普及化及日常化(证据 )(图)
·上海黄浦区区政府挑战《《物权法》》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奥运"灭口"笫一人上海维权烈士陈小明上诉的辩护词(图)
·上海提篮桥监狱死不见尸-----一封无法寄给丈夫的信(一)
·“上海8.25”受害者陈启勇控告上海警察的法西斯暴行(图)
·zt港商上海投资盖大楼 被闪电炸楼
·上海人民感谢你---高智晟给美国国会议员的公开信
·上海访民致联合国峰会领袖公开信
·张翠珠曝上海人权状况:恶警察把60岁老人吊起来拍照(组图1)
·慎入:上海恶警察把60岁老人吊起来拍照(2)/张翠珠(图)
·奥运,乞望您圣火的光辉带给我们人权的改善和保障
·上海冤民郭益贵致特奥会创始人肯尼迪女士公开信(二)
·上海帮不下台天无宁日-----上海冤民徐国阳状告恶警严建国(图)
·韩正不正天无宁日----上海冤民孙宏萍下载博讯暴政网绑架照状告市长韩正(图)
·追踪消息反聩:
·十恶不赦上海帮--上海"段氏兄妹惨案"后段家老父母悲痛欲绝(图)
·慎入:组图-上海卢湾区43街坊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图)
·控诉韩正、张国樑恶行----上海卢湾区43街坊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诊断证据)(图)
·中国万名访民致中共十七大建议书
·快讯:上海著名反腐维权人士傅玉霞到达香港替女儿......
·奥运前上海部分人权状况的报告——致十七大全体代表、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请愿书/上海黄浦区张桂兰致中共十七大代表胡锦涛温家宝
·上海著名反腐维权人士傅玉霞离港平安返家zt
·告知书 (图)—-上海帮陈良宇"非常时期非常手段"的翻版
·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上海冤民刘志明进京上访被送精神病院(人体器官失窃案)(图)
·上海黄浦区区长书记进京开十七大非法绑架92岁老人已达34天zt
·上海冤民王翠弟致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从拆迁看行政、司法腐败(图)
·我的血泪控诉/上海杨浦冤民全伟达致中共十七大 "我有话对党说"
·致十七大全体代表、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奥运前上海部分人权状况的报告
·求救/上海黄浦区75歲老妇香港喊冤,回内地被拘
·上海黄浦冤民常雄发致十七大 “我有话对党说”/救救我们全家人
·上海黄浦区张桂兰女儿龚秀芳致中共十七大公开信
·zt上海市虹口区华神清十六年无房户的求助
·上海虹口冤民林桂玉致中共十七大求救信(图)
·上海虹口三冤民陈宗来、邵满根、吴斐伟致十七大公开信/ 上访北京遭毒打
·中共党员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访民毛海秀:亲历“两会”上访潮(一)

【视频】上海访民两会天安门高喊〝打倒共产党、还我家园!〞

   

上海访民洪玲玲两会天安门高喊〝打倒共产党、还我家园!〞

   

毛海秀:亲历“两会”上访潮(一)

   (博讯2013年03月16日发表)

    3月5日是北京“两会”开幕第一天。我们上海三位上访者一大早就乘公交来到永定门,下车后只见整条马路人头攒动,排队的人看不到尽头。通往国家信访办的那条胡同早已人满为患,警察在胡同口设卡,瞅见里面有点松动了,就放十几个人进去。胡同口外分成东西两条长龙,人们挤啊嚷啊,前心贴后背,少说也有上万人。我到北京上访十几年来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么大的规模。我们三人赶紧循着西边那支队伍快跑,十几分钟后才找到队尾挨着排上了队,不一会儿,我们背后又长出了长长的“尾巴”。我问前面,才知道好多人凌晨2点就来这儿排队了。

量变必然会质变 人人都是一分子

    今天这里之所以聚集这么多的上访者,是有传言说习近平这两天要来国家信访办视察。很多访民都说习近平上台三把火,今年可有希望了,一盼“关心民生”这把火,解决上访者的实际困难;二盼习近平领导的党中央“老虎苍蝇一起拍”,把猖獗了十几年的官商勾结和行政暴力“拍”下去;三盼新一届政府不尚空谈,不要再拿“幸福感”“和谐社会”之类的伪命题忽悠人……而我对同行的访民说,首先,我们不管有没有国家领导人来视察,作为一个被政府侵权的受害者,维权之路要靠自己走,不屈服不放弃,地方上没人理,我就来北京告状;其次,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权利是靠自己争取来的,政府抢走了老百姓的财产,总有一天要把抢去的财产物归原主,这是社会实现公平正义、执政党想要坐稳江山的必然选择;第三,今年“两会”北京聚集了数万上访者,如此大的数量和规模,发展下去终究逃不脱“从量变到质变”这条铁律,人人都是“量变”的一分子;第四,人民的忍耐度是有限的,何时爆发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因此执政者为自身的长治久安计,必定要遏制腐败和暴力,还利于民、还权于民……

上访者势如潮涌 截访者逡巡不前

    我挤在队伍里,隔着车流眺望马路对面,那里的人也是黑压压的一大片,绝大多数是壮年男子。他们面朝我们,目露凶光,像狼群一样徘徊着,逡巡不前。他们就是全国各地前来截访的政府工作人员及其打手,据说一个当官的身边,一般要雇五、六个专业打手跟着,否则很难完成以暴力为特色的截访任务。然而今年不像以往,北京警察时不时地驱赶那些前来截访的人,叫他们离开这儿,这些人只好无奈地站到马路对面去了。面对看不见尽头的各地访民,截访者们灰头土脸,没有谁敢强行把自己辖区的上访者拉上黑车,更不敢动手打人了。这些年来,我曾亲眼目睹好几起截访者围殴、绑架访民的事件,这类暴行天天发生在光天化日的皇城根下,而首善之都的警察、保安和“红袖章”们对此熟视无睹。网上有人估计,这几天到北京来上访的人约有三四万,截访者有几颗脑袋敢乱来激起民愤?

中国最出名的死胡同

    要是有人问:中国最出名的死胡同在哪儿?访民多半会抢答:北京永定门内西街甲一号。在这条胡同里,原有国务院信访办和全国人大信访办,因为一门两牌,故称“两办”,后来又多了个中纪委信访办,于是有人干脆把这里叫“三办胡同”,国家信访办就在胡同尽头。各地上访者潮水般地往这条胡同里挤,目的只有一个:讨公道求生存。

    我在胡同外排上队约莫是上午8点半,等到警察放我进胡同时已近正午。在永定路上排队的三个小时中,我不断听到周围有人轻声嘀咕尿急,排了两小时队后我也憋得不行,但又不敢离开。队伍的宽度为两至三个人,两边全是铁栅栏,高约1米5,即使想法爬出去,附近也找不到公厕,大家宁可憋尿也不出去,生怕出去后进不来,又得重新排队。绵延不断的队伍,人贴人,没一点儿空隙,后面的人总是想着法子往前挤,哪怕是能挤上半个位置也好,来这里最遭罪的是憋死和挤死。

白发老太告御状 社会不公遍地灾

    不知什么时候,我身后多出了两位白发苍苍的外地老太太,一问才知道她们原本排在队伍前面,渐渐地被挤到后面来了,河南的那位76岁,湖北的那位81岁。排队的人紧挨着挤啊挤的,每个人都东倒西歪。突然间,76岁的河南老太冲着81岁的湖北老太发脾气:“你干吗?咋老拉着我!我也是老太婆,经不起你拉呀,你被挤得倒下来,我也会被你拉得倒下来的!”81岁老太听了不吭声,无奈地松开手。这时前面胡同口又放人了,整个队伍一阵骚动,后面的人又一次拼命朝前挤,我身后的81岁老太一个趔趄,一把抱住了我,我回头一看,她那哀求的眼光差点让我掉下泪来,我马上托住她的手臂,让她能环抱住我的腰:“阿婆,你抱紧我。”说着我又扭头对76岁老太说:“阿婆,你也拉住我的手臂,咱就这样一起往前挤。”两个老太点点头,眼睛里充满了感激,我的泪水也淌了下来,我想起了我的婆婆,三年前我还陪她来北京上访,去年她在弥留之际,特意关照我们要坚持维权讨回公道……

    快到胡同口时,队伍更加拥挤,本来只能站两、三个人的地方,此时已经挤了四、五个人,挤得我实在透不过气来。这时76岁老太突然大笑起来说:“哈哈哈!我今天遇上了好心的上海小妹,哈哈哈!今天我们碰到了好心肠的上海小妹……”她不断地笑,她说她熬不住就是要笑,渐渐的笑声里带着哭腔,我回头去看81岁老太,那干瘪的眼眶里也噙着泪珠。此刻我心里难受极了,真想放声大哭……与我同行的两个访民见我吃力地拖着两个老太太,只能弃我往前挤。我带着俩老太挤呀挤,终于在中午11点半左右进了“三办胡同”,俩老太放开我说:“上海小妹,你到前面排队去吧,不用管我们了,我们累死了,想在这儿歇一会。”我撂下她们,直奔厕所……

三办胡同五道关 只为发张登记表

    在马路上排队几小时后,凭身份证进入“三办胡同”算是过了第一道关。多数访民进得胡同来后的第一要务是“解手”,都憋了几个小时啊!接着还是排队,再熬几个小时方可进得信访办大门,那是第二关;进入大门后你首先必须通过安检,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到窗口前排队,凭本人身份证、上访材料和相关法律文书,领取国家信访局用红色油墨印制的《来访人员登记表》,这是第三关;表格拿到手后,你必须去寄包处排队寄包,手机、相机、录音笔等物品一律不允许带进去,都得留存在寄包处,这是第四关;寄包后再排队进入信访办大厅,你还得接受乘飞机般的安检:所有人一律脱去外套和鞋子,全身上下让电子扫描过个遍,人称“拍X光片”,这是第五关;最后才能来到窗口前排队递交《来访人员登记表》和自己的上访信、身份证,整个信访过程算是完成。

五道关,一张表!

    要是这是一张选票多好!要是老百姓攥着选票,挺直腰杆,还用得着这张表么?腐败和掠夺还敢像现在这么明目张胆么!

千米长队似龟爬 骚乱骤起人踩人

    “三办胡同”很深,大约有200来米,胡同尽头是国家信访办。潮水般的全国访民无法一溜排开,于是被折叠、压缩、收纳进九曲回肠一般的不锈钢隔离栏中,这种热门景点常见的栏杆高约1米3,两侧间仅容一个半人通行,千米长队就这样缓慢地向前移动、拐弯、再挪一段、再拐弯……不断有人瞅个空儿在拐弯处加塞。“两会”期间警力都到别处去了,胡同里没有警察和保安来维持秩序。下午2点多,我所处的隔离栏距信访办大门只有10米左右,但插队的人不断强行攀爬进来,任凭前面的访民推啊骂啊,他们就是腆着脸不吭声。队伍慢得像乌龟爬,直至下午4点左右,我离信访办大门依然还有7、8米距离,队伍像死水般地停滞了,这可把后面的人急坏了:信访办一般在下午4点半停止发放《来访人员登记表》,倘若拿不到这张表,今天的队就白排了,明天从头再来。

    突然间,人群骚动了,一开始是几个中年男子一跃而起,踩着栏杆从人缝中和别人的头顶上跨过去,直冲信访办大门,转瞬间又有一百多人攀上栏杆,甚至踩着别人的肩膀从后面跳过来插队,耳边只听得女人尖叫老人惨叫小孩哭叫,场面一片混乱,却没有一个保安或警察前来维护秩序。一个60多岁的上海男访民在跨栏时,被我前面的外地女访民一把扯住,这个男的身体失衡一屁股坐在我的肩膀上,要不是栏杆内人贴人,我早就倒地不起了,这个男的一边连声向我道歉,一边还是朝前攀爬,我被挤得披头散发,心头怦怦乱跳。终于访民们开始自发维持秩序了,有人喊话:“大家别乱,前面有人晕倒了,这样下去要出人命的!”……渐渐的,这场持续了15分钟左右的骚乱才告平息。

    下午5点半左右,我终于进了国家信访办大门,领到了那张《来访人员登记表》,但被告知今天收信访材料的窗口已经关闭,此表七天有效,凭这张编有号码盖了方印的表格,胡同口的警察就会放行,让我直接进入信访大楼里的寄包处排队。我松了一口气:过了前三关,这次来北京的任务只算完成一半,明天将填好的登记表和信访材料一并送来,就不用再排一天的队了。

眼泪再次夺框而出

    我出门往胡同口赶,又看见了上午被我拖着走的俩老太,她们颤颤巍巍地站在队中央,吃力地扶着栏杆,白发蓬乱憔悴无比,恐怕她们今天领不到表格了。忽然间我喉咙哽咽,眼泪又一次夺框而出……

    胡同口,还有七、八十个人在两侧排队。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3/201303161437.shtml)

(2013/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