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日出江花(节选)]
三鹿毒奶追踪
·反差的中国:国家飞上天人民送医院
·张成觉:温家宝的“遗产”
·陶君:毒奶粉和恶霸李炳灿肆虐河北大地
·何清涟:谁是“中国制造”的真正杀手?
·社会病灶的大显现:中国天上人间的痛苦对照
·叶铭葆:“负面新闻”的积极作用
·胡少江:三鹿事件,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有责任
·刘路:政府当流着什么样的“道德血液”?
·古原:毒奶在“和谐”中横行
·评“律师不得代理奶粉索赔案”
·刘水: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张赞宁:人权是硬道理
·肖雪慧:毒奶粉事件的共犯结构
·天安门屠戮vs石家庄三鹿
·刘晓波:毒害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钟祖康:毒奶食品只是冰山一角
·邵建:石家庄市政府究竟该向谁道歉
·张鸣:石家庄市政府的道歉太有才了
·中国不仅需要新闻监督,还需要进步文学
·王书瑶:凭什么要纳税人为三鹿集团投毒埋单
·魏京生:毒奶粉和政治改革
·铁流:从大跃进到毒奶粉----“三面红旗”五十年祭
·鲍彤:黑幕不灭,人祸不绝!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食品业癌症的标志性事件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门是民族危机凸现的典型案件
·文聿女/毒奶门事件述评:毒奶是颠覆执政党合法性的解构
·朱健国:“地震时代”实质乃“事故造反”
·凌方:出口商誉荡然无存
·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武宜三:除了三聚氰胺外,牛奶里还有什么?
·冯海宁:三鹿赔偿草案应早日公开
·冉云飞:三聚氰胺爱国主义基地
·李大立:判胡春华李长江高强以谢天下
·台湾检出中国产雀巢奶粉含三聚氰胺
·中国最新液态奶抽检无三聚氰胺
·人权组织就毒奶粉事件致函世卫
·毒奶粉究竟有多毒?
·中国有可能会暂时停止所有奶制品出口
·中国将回收所有出口奶粉制品
·毒奶事件惊天下 中制食品全球查
·中国最大豆浆产商“冰泉”:召回豆奶类产品
·广州超市突然下架豆浆产品 疑与三聚氰胺有关
·菲律宾越南在奶制品中发现三聚氰胺
·中国毒奶蔓延 中共中宣部被批罪魁
·又有多国查出含中国毒奶粉食品
·欧洲发现中国产毒糖果
· 无国界记者致函陈冯富珍 呼吁重视新闻透明度
·河北省政府也隐瞒了三聚氰胺
·毒奶事件波及英国华人超市
·俄罗斯禁止千种含奶中国食品进口
·亚洲更多国家地区扣查中国乳制品
·毒奶粉事件扩大马来西亚、新加坡和菲律宾严防中国食品
·奥运后危机 团派受重挫
·加食品检验局警告:更多中国的食品含有毒成分,吁民众不要购买
·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查获2吨中国奶粉
·拉萨巿一间幼儿园十多名儿童患肾结石
·李毅中:鲜奶和奶制品质量检测是目前管理的一个难点
·毒奶索赔法律援助受阻
·河北销毁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300余吨
·日韩再检出含三聚氰胺食品
·搞笑:支持三鹿民族品牌大游行
·搞笑版:三鹿事件是帝国主义反动派射向我民族工业的又一支毒箭!
·搞笑版:三鹿毒奶粉事件:网民称奶牛情绪很稳定
· 饮三鹿 同欢呼(王兆山版)
·搞笑版:三鹿奶粉为奥运宝宝献礼
·三鹿奶粉出问题,拿奶农当替死鬼!!
·石家庄官方找毒奶粉替罪羊 网民炮轰zt
·三鹿奶粉中为什么会有三聚氰胺?
·如此政府,无能管理,请下课!
·山西问责了,河北可以问责吗?
·恭请一窝脑残痛饮三鹿奶粉,增强体质,保卫祖国
·新西兰总理: 河北省官员对召回奶粉要求置若罔闻
·第一个点名曝光三鹿奶粉的记者讲述采访前后内幕
·奶粉事件律师是否受压众说纷纭
·中国和解智库就“毒奶事件”致中国政府书
·别让政府成为“三鹿式政府”
·中国农业部紧急通知 补贴奶农
·毒奶粉事件追追追
·中国媒体:大陆蔬菜也含有三聚氰胺
·中国毒奶风波扩大 更多国家命可疑食品下架
·中国新出产乳粉未查出三聚氰胺
·中国补贴奶农 拉美全面禁止中奶制品入口
·结石儿家长遭冷遇 律师踢爆当局干预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危机远没有结束(上)
·一周新闻聚焦:毒奶粉危机远没有结束(下)
·新疆新增47例问题奶粉患儿 累计报告病例2741例
·中国采取行动希望清除毒牛奶丑闻
·奶农叫屈卖牛求生 毒源何在仍未披露
·VOA听众谈三鹿奶粉事件的影响
·环保组织促美FDA全面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
·英国食品局对大白兔奶糖发出食品安全警告
·被问责官员去处成关注焦点 网友忧问责成“换岗”
·30多名律师因压力退出毒奶粉义务律师团
·再有非洲国家禁止进口中国奶制品
·中国国务院推出乳品安全监管条例
·日本召回从中国进口含有害物食品
·中国民间促健全食品安全检测制度
·奶农:我们也是受害者
· 中国出台《乳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条例》
·毒奶话题被封杀 家长律师受压
·三聚氰胺限量值今公布 禁止人为添加到食品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出江花(节选)

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缘分还是存在的。江泽民同志身上就有着这种缘分的潜在力量。他不只是与同辈即站在同一水平线的人有缘,在工厂几年的磨炼,表明他与普通人有缘,在以后的岁月中,他和上面的人——那些领导他的人也有缘。这个“缘”字不是前世所修,而是他自身品德的凝聚。
   
   江泽民同志与汪道涵,或者说汪道涵与江泽民同志的关系,就是这个“缘”字的展现。
   
   1949年,汪道涵任华东工业部部长,已经是一位崭露头角的领导人物。9月的一天,他到益民食品一厂视察。益民食品一厂是他的夫人戴锡可任总经理的益民工业公司所属的一个厂。在视察中,汪道涵看到厂房虽然破旧,但生产却井然有序,到处散发着食品和冰激凌的乳香味。更重要的是,他发现了一个很有潜力的年轻人。

   
   在厂的会议室里,江泽民同志代表工厂向汪道涵作了汇报。在汇报中,江泽民同志谈了新的商业策略。那时已经离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之日不远,工厂面临着原材料及产品销售的困难,江泽民同志向汪道涵提供了一份有关获取原材料和商品销售新思路的详细报告,其中就包括创造光明品牌、用光明牌冰激凌和美国的美女牌冰激凌竞争的过程。汪道涵听得津津有味,两眼发光,感受到“江泽民充满了活力”。直到几年之后,回忆初见江泽民同志的时候,汪道涵还说:“他是党员,而且给人一种值得信赖的感觉,我觉得他前途无量。”
   
   汇报结束后,江泽民同志和厂里的其他领导陪同汪道涵参观了生产线,益民食品一厂先进的生产设备,给汪道涵留下了深刻印象,汪道涵回忆说:“当时,江泽民就干劲十足,精力充沛,是一个工作勤奋的专家型厂长,很熟悉生产。”
   
   对汪道涵来说,这次来益民食品一厂视察有着更深一层意义的收获,就是看到了革命烈士遗孤——江泽民同志。
   
   几十年后,汪道涵接受美国作家库恩采访时,回忆这段往事,说:“因为江泽民是厂里的高级管理人员,是我妻子的下属,我们也就越来越熟,江泽民成了我家的常客。我的妻子比江泽民大九岁,我们始终把他当小弟弟看待,除了谈工作,我们也谈其他事情,比如说我们的家庭。江泽民的身世非同一般:他是江上青烈士的儿子。”
   
   江泽民同志祖籍安徽婺源(后划为江西),到祖父石溪(绍岳)这一代已居江苏省江都县仙女镇。居家是一座带有天井的传统中式大院,房子上有精美石刻。江石溪在行医的同时,商业上也有成就,可谓医商结合,但两者皆与儒相通,加之他能诗并擅长音乐,爱好收藏古籍字画,颇有儒家风范。江泽民同志小时候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江石溪的儿子江冠千(世俊)即江泽民同志的父亲。江泽民同志的六叔江上青(世侯)无子,只有女泽玲、泽慧,由江泽民同志承祧江上青。因为江泽民同志排行老三,故泽玲、泽慧以三哥称之。中国传统的承祧,不是名分上的过继,而是和亲生儿子一样,一起生活,是有继承权的,所以江泽民同志也就成为六房名正言顺的子弟,江上青牺牲,江泽民同志也就成了烈士遗孤了。
   
   江上青少年时代分别在扬州和南通读书,十六岁秘密参加中共青年组织共青团,十七岁参加学运曾被当地国民政府逮捕,出狱后干脆正式加入了共产党。1929年他考取了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系,成为地下党的有名才子,颇有诗名。江石溪逝世,江上青未能参加送葬,写了一首《哭父》五言长律,诗中有云“自幼沫遗风,友于亲手足;兄志继家声,弟云誓不辱”,反映了他们家族的处世之道。
   
   可能是因祖籍安徽,抗日战争爆发后,江上青被派往安徽做统战工作,打入国民党安徽省第六行政区任督察专员、公署秘书并兼第五战区第五游击区司令部政治部主任,在党内则是“皖东北特派员”,是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创始人之一。而此时,根据江上青的要求,由上海地下党派的一批城市地下党员,被充实在第六行政区所属的县里任党政职务,其中就有汪道涵,被委任为中共嘉山县委书记。江上青又说服盛子瑾,给了汪道涵一纸县长委任状。安徽嘉山县是汪道涵的故乡。
   
   江上青的夫人王者兰,出自上海名门,能诗擅文,有较高的文学修养。江上青逝世后,王者兰曾作悼亡诗三首,其中一首七律中有“十年壮志山河动,一片丹心日月明”,堪为佳句,而“誓抚遗孤承素志,尽除奸慝报深情”两句,更是道出了王者兰作为烈士遗孀尽心抚育江泽民同志和他的两个妹妹的责任感。江泽民同志的生母姓吴名月卿,江泽民同志叫她“妈妈”,对王者兰以亲母事之,更亲切地叫她“娘”,一直把她带在身边,生活在一起。在江泽民同志工作过的单位里,人们都称赞他是个孝子。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江泽民同志调往北京工作,他担心娘的寂寞与孤独,委托原上海单位的朋友经常去看望。
   
   江泽民同志的这个背景让我们知道:他是革命烈士的后代。
   
   1949年12月,江泽民同志与青梅竹马的女朋友结婚,新娘正是那位有时到粮服实验工厂去找江泽民同志玩的大眼睛姑娘王冶坪同志。王冶坪同志是王者兰的侄女。这是中国式的“姑表亲”,本来是姑妈的王者兰此时变成婆婆,本来是表哥的江泽民同志变成了丈夫,同样,本来是小表妹的王冶坪同志变成了妻子。美国作家库恩在采访江泽慧时,她回忆三哥与表姐的恋爱,说:“三哥从南京转到上海交大以后,他经常去看望我的外婆——也就是我母亲的母亲,和我的舅舅——也就是王冶坪的父亲。我外婆和舅舅都非常喜欢三哥。1949年,当我母亲搬到上海时,她欣喜地看到三哥和她的侄女正在谈恋爱。”
   
   他们的婚礼是在当时四马路上的杏花楼举行的。杏花楼是百年老店,是广东人开的,行广帮菜,但江泽民同志和王冶坪同志的宴席不是广帮菜,而是很朴素地准备了一些茶点。参加婚礼的除了有几个特别要好的交大同学,主要是男女双方的亲友。
   
   当年参加过江泽民、王冶坪同志婚礼的王慧炯回忆说:“按照传统,每个宾客都送一个装钱的小纸包,有些还装在红纸包内。当然,宾客送的钱抵不上婚礼的开销。我和江泽民同志都参加了对方的婚礼。江泽民同志请我当他们婚礼的证婚人。”谈起自己会被请做证婚人的原因,王慧炯笑着来了一番猜测:“也许因为我们是交大同窗好友,也许因为我曾经是班长,也许因为我平时比较注重仪表,站在那儿证婚还算像样吧。我和江泽民同志至今都是无话不说的朋友。”
   
   汪道涵和戴锡可并没有参加江泽民同志和王冶坪同志的婚礼。但我们知道江泽民同志和汪道涵的友情并不只是革命情缘,他们有着很多个人间的共同话语。他们同为安徽人,又先后为交通大学学生,汪道涵读的是机械专业,江泽民同志读的是电机专业,两人又都是学生运动中的佼佼者,又都是在学生时代就参加了中共地下党,再有两人又都好读书。这样,除了革命情缘外,又增加了一层知识分子的那种惺惺相惜的缘分。而且,江泽民同志和汪道涵的夫人戴锡可也有故人之缘。还是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江上青已经是皖东北根据地的领导成员,主持过革命青年训练班,戴锡可就是训练班的学员,江上青则是她的老师。因此,戴锡可对老师的儿子——江泽民同志,总是以大姐姐的身份对他关怀和爱护。
   
   汪道涵此行,无论是对江泽民同志或益民食品一厂都是一个鼓舞和推动,生产的势头越来越好,经过进一步的整顿和建设,不但恢复了老产品的生产,还开发出一些新产品。特别是在抗美援朝的推动下,益民一厂的食品生产进入高潮。但与此同时,国内镇压反革命工作也开始了。
   
   朝鲜战争爆发后,反革命分子活动明显地猖獗起来。特别是美军在仁川登陆,他们以为第三次世界大战要爆发,蒋介石也认为反攻大陆的时机已到,许多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纷纷冒出来,在各地进行破坏活动,社会不得安宁。1950年7月23日,政务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1950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针对镇反运动中存在的右倾倾向,进一步作出了《关于纠正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的指示》。这时离10月8日毛泽东下达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命令,相隔只有两天。1951年2月20日,又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在毛泽东起草的镇反运动的五项规定中,有这样的两条:“谨慎地清理旧人员及新知识分子中暗藏的反革命分子”、“谨慎地清理侵入党内的反革命分子”。
   
   益民食品一厂的领导层中知识分子多,留用人员多,地下党员也有几位,有不少人都被列为审查对象,其中包括厂长张学元及副厂长江泽民同志。
   
   美国作家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在《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一书中写到益民厂在镇反运动中的清查工作,他是这样写的:
   
   不久以后,政府掀起了一轮揪坏人的运动,把目标指向了“敌特、反革命分子和政治流氓”。上海市政府下令,所有的前地下党员都必须接受一段时期的“整训”,旨在彻底消除他们任何旧思想。“整训”的方式包括密集的讯问,以挖出国民党特务和暴露有资产阶级思想的人。
   
   过去六年以来,江泽民一直冒着极大的个人风险支持共产主义事业,他对接受这样的“整训”深感羞辱,并为由此中断他在厂里的工作而不快。当人们正在忍饥挨饿的时候,食品生产却要受到耽误。
   
   库恩在记述了这个过程之后,又进一步分析说,“中国企业都建立了双重的管理机制:一重是党的领导;另一重是行政或业务领导”,“党的领导体系掌握着大部分的权力”,“作为益民的党支部第一把手,江有效地控制了企业”,“这为他以后在党内晋升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对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崛起的江泽民等‘第三代’领导人来说,在工厂的工作经历被证明是他们提升的关键”。
   
   江泽民同志担任益民食品一厂党支部书记的时间,为1950年4月至1951年10月。1951年10月4日,中共益民工业公司食品一厂第一届委员会成立,严琦任党委书记,梁志斌任副书记,江泽民、徐永强、方易、周金生为党委委员。1951年12月3日,江泽民同志担任上海益民食品一厂副厂长。
   
   益民食品一厂在上海工业战线占有重要地位。1952年春天,戴锡可曾带刚从苏联回来的毛泽东前夫人贺子珍来参观上海益民食品一厂。据说是有关领导部门想安排她任副厂长。但后来贺子珍并没有上任。
   
   2006年4月17日,在益民食品一厂老人座谈会上,江泽民同志也回忆说:“我记得,我在益民食品厂,工务科长当过,电务工场主任当过,动力车间主任当过,支部书记当过,第一副厂长当过。”对于担任党支部书记这一职务,江泽民同志带着无限的回味说:“我什么时候当支部书记呢?记得,1950年4月份以后,党的组织公开,当时厂里的党员也不多,原来由老区来的一位叫解幸生的同志担任厂党支部书记,后来党的组织一公开,我担任党支部书记。当时,党支部书记管的事还是比较多的。解放初期治安也不是很平稳,我经常和公安局的同志联系。这时,解幸生同志还在厂里。后来,大约半年以后,他离开了。解幸生是个好同志,人也老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