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秦永敏文集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九、浩气文章千古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老去英雄斗室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关于眼下的同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四重新评价“六四” 开启转型进程
· 民主斗士刘本琦已经于6.5开庭
·再次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2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3
·民主墙时代非暴力抗争原则的确立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4
· 致姚小光
·答姚晓光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支持曹顺利团队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庄严声明
·答问几则
· 骂倒与骂不倒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5
·强烈谴责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国家安全保卫局 无理强夺干明杨qq
·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
·Cdp人士对《对话》的反应
·无稽之谈,立此存照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6
·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一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7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刘本琦妻子刘英8.4凌晨00:25分来电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8
·秦永敏的汉藏对话
·秦永敏拒绝接受武汉当局要求本人不要赴朋友们举办的六十寿辰晚宴的 声明
·奉和陈俊贤贺花甲,调寄清平乐
·秦永敏六十寿辰小记
·公民议事规则与构建公民社会之道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社会哲学论文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
   
    ——简论社会正义(第四篇)

   
    秦永敏
   
   
   
     社会正义就是让每一个人随时随地得其所应得,因此时刻关乎着每一个社会成员的切身利益,是社会生活的头等大事。
     一个社会的正义状况,是由这个社会的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规范的,首先是由其宏观制度决定的。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规范虽然各成一体,从大时段来说,都是为制度服务的,至少是和制度相吻合、相匹配的。
     如前所述,秩序因制度而形成,正义随着制度的产生而产生,伦理又往往是对制度合法性的说明,因此,从一开始说,人们很难不把制度和正义视为统一体。
     那么,制度能和正义划等号吗?
     制度不能和正义划等号,又怎么处理二者的关系?
     制度不等于正义,我们又能到哪里去寻求正义?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又应该怎么处理制度和正义的关系?
     社会正义时刻关乎着每一个社会成员的利害关系,因此是社会生活的头等大事。如何使每一个社会成员随时随地得其所应得?这当然不是每个社会成员自己所能决定的,只能由他所处的社会和时代决定。这个决定者也不可能是上帝或者“天子”,而只能是社会主宰观念的实体化——法律、道德、风俗习惯尤其是制度。
     也就是说,在一个现实的社会中,每一个人如何“得其所应得”,主要是这个社会的根本制度决定的。
     从轴心时代开始,居主导地位的社会政治伦理观念,决定着一个社会的制度体系,这个制度又被分解到社会生活的每一个环节,形成这个社会一切领域的具体制度。
     制度体系规定权力的来源和权力的体系,决定权力的产生,以及最重要的权力和被支配者的关系,和每一个人在社会中应该遵守些什么准则,享有什么样的生活待遇。
     权力如果和被支配者无关,就会对被支配者无所顾忌,形成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二元对立。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社会的底层大众就只能被动的接受统治者的恩典,也就是只有施舍正义——比如中国古代民众只能“求青天大老爷给我们做主”。也就是说,底层民众所能获得的正义,完全由统治者的施舍决定,其质量之低、数量之少,当然可想而知,也只能在忍气吞声之中度日。
     相应的,专制统治下也不是完全没有正义可言,为了统治具有合法性,统治者是必须为中下层民众“主持公道”的,是必须让民众获得某些基本生存保障的。所以,一个国家再黑暗,也还有它的基本正义存在。例如,满清王朝末年,慈禧太后就亲自为杨乃武与小白菜平反冤案,为此尚裁撤了一百多名大小官员。
     这也就是说,在进入有国家的文明历史后,由制度决定的社会正义只有多寡之分,没有有无之别。这不是要为专制制度辩护,而是要说明,任何最坏的制度为了带来秩序,也都必须给社会以基本的正义。
     当然,一个社会,能给与大众的正义的多寡之分,是否能给与民众这个时代所要求的那些正义,尤其是和其他国家做横向比较能给多少正义,却是区别野蛮与文明、落后与先进、退步与进步的关键。
     法律是社会正义的重要保障,也是硬性保障,但是,任何法律都是为制度服务的,它只能提供制度已经肯定了的社会正义,并且,往往是仅仅对制度肯定了的正义进行保障和补救,正常情况下,它是不能突破制度框架、提供制度所不认可的正义的。所以,原则上说,对社会制度不正义导致的问题寻求法律救助,其实是缘木求鱼、异想天开——除非历史到了转型期,司法系统偶尔走到了历史的前头。
     道德是伦理观念为达到制度体系所设立的目标而提出的柔性辅助系统。当然,道德原则和人类文明与生俱来而且发端于野蛮时代,其基本要素应该是有益于人类的物种保存和物种进步的。但是,在国家形成后,道德必然地受到伦理观念和制度原则的钳制,成为制度的柔性辅助系统。它表现为确立一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观念和行为模式,并建立在社会成员普遍接受而且自觉遵守也世代传承的基础上。当然,道德和社会制度毕竟有一些距离,而和人类的日常生活有着更普遍、更直接的联系,因此,和普遍福祉的联系更多,和直接的社会利益冲突导致的正义问题关系较少。这样,道德也有着很大独立性,其中的很多内容有着很大超时代的可传承性。
     风俗习惯是人类社会生活智慧定型的历史积淀,具有很强的约定俗成特征和经验特征,一般有助于社会的凝聚、社会的团结、社会的和睦。直接地说,风俗习惯往往和正义与邪恶无关,但是,由于一方之人有一方的风俗习惯,外来人员如果顺从之,就是对当地民众的尊重,因此符合正义准则,蓄意破坏,则伤害了当地人的感情,往往构成了邪恶。风俗习惯是很地方化的,很根深蒂固的,也就是很难改变的,这样,在社会进步日新月异的时代,就很容易成为时代进步的障碍,必须进行移风易俗。但是,移风易俗不能是暴风骤雨式的,不应该是强制式的,因为通常的风俗习惯不会对社会有大危害,完全可以让过时的风俗习惯自行演变,如果以强制手段推行,则因为使当事人受到不正义的精神压制,而更加不符合在自觉自愿的基础上得其所应得的原则。
     综上所述,法律、道德、风俗习惯都和正义相关,因为他们都是人类文明的产物,都对社会秩序的形成起着重大的甚至是必不可少的作用。与此同时,他们又在一些特定情况下、尤其是在社会历史迅速前进的前况下可能起着阻碍社会进步的作用。这样,它们和正义的关系显然不那么简单,有时和正义很吻合,有时又站到了正义的对立面。
     概括地说,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代以来,就必须借助制定制度、法律、道德和约定俗成的风俗习惯来形成秩序,因此,总体上说,制度、法律、道德和约定俗成的风俗习惯毫无疑问和正义有正相关。
     其次,问题则是,制度、法律、道德和约定俗成的风俗习惯在产生之初就是等级制的,甚至就是为统治者的特权利益服务的,有的甚至对下层民众非常残忍,不公平的现象更十分普遍,因此,这些方面要么从一开始就不正义,要么随着时代的进步,逐步表现出其不正义的问题。
     第三,从伦理到制度 、法律、道德再到风俗习惯,都有一个范式更替的问题,也即是说,当社会进步到了大飞跃的时代,从前的所有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恐怕都得在不同程度上彻底转化,更新,升华,这样,旧的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都必须扬弃,也就是保留一部分具有可延续性的精华,然后和创新性内容整合到一起,成为新的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在这种情况下,旧的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和正义的相关性就丧失了,新的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则和正义则有着很大的相关性。
     第四,任何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都是会被打破的,那么,是否能说,因为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通常和正义有高度的相关性,因此打破它们一概是坏事,或者说,一概是非正义的,甚至是邪恶的?
     这个问题值得多说一说。
     我们知道,通常,正在实行的制度和法律如果被打破,就一定会受惩罚,正在实行的道德和风俗习惯被打破则会受到谴责,甚至遭到维护者的严重攻击。
     这方面,二战后对纳粹德国的纽伦堡审判很能说明问题,当时纳粹战犯以一切行为依法进行为护身符,对此,审判庭颇感棘手,然而,法学家提出了“更高法”概念,那就是人类的良知和正义高于一切法律!正因此,对纳粹战犯的审理才得以顺利进行。
     由此可见,一方面,理论上说,撇开对制度、法律的滥用不论,一个时代的制度、法律,是这个时代所能提供的正义的基本表现,违反这些制度法律是必须受到制裁的非正义行为,另一方面,对这些制度、法律的打破,则也可能来自比制度、法律更有正义性的人类良知。
     因此,打破制度、法律,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从恶的方面打破制度、法律,这种情况下,制度和法律确实代表了一个国家一个时代的秩序需要,因此,对它们的打破确实是必须惩罚的非正义行为,比如一般情况下对强奸、抢劫、杀人、放火的刑罚规定都是如此。
     另一种是从善的方面打破制度、法律,这种情况下,制度和法律本身就违反了时代的秩序需要,因此,对它们的打破即使会遭到惩罚,也是完全正当的行为,历史会给这些行为以客观公正的崇高评价,比如印度的甘地、南非的曼德拉,就是从善的方面打破制度、法律的代表。
     道德和风俗习惯也同样如此,一般来说,道德和风俗习惯是应该遵守的,这是常态,但是,在有些情况下,特别是在时代发生大变迁的过程中,打破传统的道德和风俗习惯反而成了社会进步的需要,成了完全正义的行为。
     所以,概括地说,对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打破和正义的关系,要看是为了为善而打破,还是为了为恶而打破,是为了人类社会的进步而打破,为了社会福祉而打破,还是为了损人利己而打破。
     正义作为每个人随时随地“得其所应得”,其具体内容是经常变化发展的,是随着时代的文明进步——包括物质生活进步和精神生活进步尤其是人道进步、人权进步——而进步的,制度、法律、道德、风俗习惯却是从前的产物,因此,它们和当前的社会生活相比常常有一定的滞后性,这样,在其和当前的进步情况有很大差距,甚至成为人道进步、人权进步的阻力时,就不仅不再是正义的,而且是非正义的了。
     最后,我们再回到伦理、制度和正义的关系上来。
     由于古代中国与世界隔绝,因此,我们总把儒学伦理当做世界上唯一的伦理,把儒学为中国农业文明制定的制度当做唯一的制度,而且是和正义划等号的制度。与此同时,一个国家的正义的现实状况是由制度决定的,这样,制度和普遍正义确实具有一定的关联性。但是,欧风东渐后,我们才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不同的伦理学说,以及很多不同的制度,尤其是欧洲文艺复兴以来开创的商业文明的社会政治伦理,已经打破了传统的、和儒家一样的、建立在等级体系基础上的制度体系,确立了一种一切人权利平等的制度体系。这种体系的最高形式,就是宪政民主制。
     关于宪政民主制,我们在最后会有专门解读,这里只需指出,确确实实,人类文明产生之初把制度视为普遍正义本身,其实并不完全错误,只是我们当时并没有找到能和普遍正义相吻合的制度而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