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0)]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0)

中國之命運
   
   ——————————————————————————–
   
   ——中華民國三十二年三月發表——

   
   第一章 中華民族的成長與發展
   
   第二章 國恥的由來與革命的起源
   
   第三章 不平等條約影響之深刻化
   
   第四章 由北伐到抗戰
   
   第五章 平等互惠新約的內容與今後建國工作之重心
   
   第六章 革命建國的根本問題
   
   第七章 中國革命建國的動脈及其命運決定的關頭
   
   第八章 中國的命運與世界的前途
   
   結 論
   
   附 錄
   
   ——————————————————————————–
   
   第一章 中華民族的成長與發展
   
   ——————————————————————————–
   
   內容來源:卷四 專著
   
   隸屬章節:專著\中國之命運
   
   版面原件:第1頁,第2頁,第3頁,第4頁,第5頁,第6頁,第7頁
   
   〔第1頁〕
   
   我中華民族建國於亞洲大陸,已經有五千年之久了。世界上五千年的古國,到現在多成了歷史的陳蹟,惟有我們中國,不獨巍然獨存,且正與世界上愛好和平反侵略各國,為世界的正義公理,為人類的自由解放,共同努力於歷史上空前的戰爭,並正向光榮的勝利與永久的和平之大道邁進。
   我們知道:民族是自然成長的,國家是群力造成的。我們中華民族在自然成長的過程中,由於共禦外侮以保障其生存,集中群力以締造其國家。中華民族因其宗支不斷的融和而其人口亦逐漸繁殖,乃至於強大,於是國家的領域亦相隨擴張,然而中華民族從來沒有超越其自然成長所要求的界限,亦從沒有向外伸張其國家武力的時候。如有外來侵略的武力,擊破我們國家的防線,佔據我們民族生存所要求的〔第2頁〕領域,則我們中華民族,迫不得已,激於他所受的恥辱和他生存的要求,乃必起而誓圖恢復,達成其復興的目的。
   就民族成長的歷史來說:我們中華民族是多數宗族融和而成的。融和於中華民族的宗族,歷代都有增加,但融和的動力是文化而不是武力,融和的方法是同化而不是征服。在三千年前,我們黃河、長江、黑龍江、珠江諸流域,有多數宗族分佈於其間。自五帝以後,文字記載軟多,宗族的組織,更班班可考。四海之內,各地的宗族,若非同源於一個始祖,即是相結以累世的婚姻。詩經上說:「文王孫子,本支百世」,就是說同一血統的大小宗支。詩經上又說:「豈伊異人,昆弟甥舅」,就是說各宗族之間,血統相維之外,還有婚姻的繫屬。古代中國的民族就是這樣構成的。所以在這個時候,中國全體的國民,都有他「四海之內皆兄弟也」的崇高的倫理觀念,與博大的仁愛精神,決不是徒託空言的。
   秦漢時代,中國的武力彪炳於史冊,而跡其武功,在北方則是為民族生存求保障,在南方則是為民族生活求開發。中國西北沙漠草原地帶的宗族,往往向中原農業地帶流徙,引起或大或小的戰爭,當時政府對於這些遊牧宗族,於其侵犯則禦以武力,於其歸順則施以文治。所以這個時期,中國北方的領域,北度沙漠,東至遼東,西達於蔥嶺。同時,逐漸開發東南的農業,因之而西南的高原地帶,與中原的經濟已有密切的聯鎖。所以這個時期,中國南方的領域,南至於南海,東至於吳越,西南至於交趾。由於生活的互賴,與文化的交流,各地的多數宗族,到此早已融和為一個中華大民族了。
   三國時代,中原雖陷於割據分爭,然而三國政府仍各為民族的生存,繼兩漢的餘緒,或整頓邊陲,〔第3頁〕或開發荒僻。西晉遭五胡之亂,漢族南渡,黃河流域為匈奴鮮卑諸族所割據。然而此諸宗族,皆漸趨於漢化。故苻秦與元魏,雖統一黃河流域的時間有短有長,莫不襲中國的衣冠,行中國的政教。隋唐大統一的局面,實為魏晉南北朝四百年間民族融和的總收穫。這個時期,民族之內,宗支之繁多,文化之豐盛,舉蔥嶺以東,黃海以西,沙漠以南,南海以北,所有全領域的宗教、哲理、文學、藝術、天文、術數、法律、制度、風俗、民情,亦已網羅綜合而冶於一爐。
   宋代的國防,不足以保障民族生存的領域。契丹(遼)與女真(金)都是中國北部與東北方面生活未能完全同化的宗族。他們乘宋代民風委靡,政治紛亂,軍事衰頹之際,併吞四鄰各宗族而成為強悍的勢力。他們雖先後入據中原,然他們仍先後浸潤於中原的文化之中。蒙古的興起,與契丹女真,事同一例。成吉斯汗馬蹄踐踏的版圖,超越了中華民族生存所要求的領域以外,然而自忽必烈稱帝以後,中國固有領域以外的部分即與中國的國家組織分離,因而忽必烈以下的宗支,獨同化於中華民族之內。滿族入據中原,其宗族的同化,與金代相同。故辛亥革命以後,滿族與漢族,實已融為一體,更沒有歧異的痕跡。
   由於上述,可知中華民族意識的堅強,民族力量的彈韌,民族文化的悠久博大,使中華民族不受侵侮,亦不侵侮他族。惟其不受侵侮,故遇有異族入據中原,中華民族必共同起而驅除之,以光復我固有的河山。惟其不侵侮他族,故中華民族於解除他互相軋轢互相侵陵的痛苦與禍患的同時,能以我悠久博大的文化,融和四鄰的宗族,成為我們整個民族裏面的宗支。簡言之,我們中華民族對於異族,抵抗其武力,而不施以武力,吸收其文化,而廣被以文化。這是我們民族生存與發展過程裏面最為顯?的特質〔第4頁〕與特徵。
   就民族生存的領域來說:我們中國國家的領域,以民族生存所要求為界限,亦即以民族文化所維繫為界限。故我們中國在百年以前的版圖,一千幾百萬方公里之內,沒有一個區域,不是中華民族生存之所必需,亦沒有一個區域不是中國文化之所浸潤。版圖破碎,即為民族生存的割裂,亦即為民族文化的衰落。故全國國民必引為國恥,非至於河山光復,不能停止其雪恥救亡的運動。
   在中國領域之內,各宗族的習俗,各區域的生活,互有不同。然而合各民族的習俗,以構成中國的民族文化,合各區域的生活,以構成中國的民族生存,為中國歷史上顯明的事實。這個顯明的事實,基於地理的環境,基於經濟的組織,基於國防的需要,基於歷史上命運的共同,而並不是全出於政治的要求。
   以地理的環境而論,中國的山脈河流,自成完整的系統。試由西向東,加以鳥瞰:由亞洲屋脊之帕米爾高原,北路沿天山阿爾泰山脈以至於東三省,中路沿崑崙山脈以至於東南平原,南路沿喜馬拉亞山,以至於中南半島。在三大山脈之間,有黑龍江、黃河、淮河、長江、珠江諸流域。中華民族的生存發展,即在這幾個流域之間,沒有一個區域可以割裂,可以隔離,故亦沒有一個區域可以自成一個獨立的局面。
   以經濟的組織而論,在上述的完整山河系統之下,各個區域各有其特殊的資源與特有的土壤,所以各區域的生活,或為狩獵,或事遊牧,或進於農工,或宜於礦冶,或專於魚鹽;其分工基於自然的條件,其交易出於生活的必需。故遠在鐵路輪船發明使用之前,彼此之間,商業往,即至為繁密。此經濟共同生活,亦即為政治統一以至於民族融和的基礎。
   
   〔第5頁〕
   
   以國防的需要而論,上述的完整山河系統,如有一個區域受異族的佔據,則全民族全國家,即失其自衛上天然的屏障。河淮江漢之間,無一處可以作鞏固的邊防,所以臺灣、澎湖、東北四省、內外蒙古、新疆、西藏,無一處不是保衛民族生存的要塞。這些地方的割裂,即為中國國防的撤除。更由立國的資源來說,東北的煤鐵與農產,西北的馬匹與羊毛,東南的鋼鐵,西南的鎢錫,無一種不是保衛民族生存的要素。這些資源的喪失,亦即為國基的毀損。
   至於各宗族歷史上共同的命運之造成,則由於我們中國固有的德性,足以維繫各宗族內向的感情,足以感化各宗族固有的特性。四鄰的「朝貢」,中國常答以優厚的賜與,從沒有經濟侵略的企圖。四鄰的戰爭,中國常保持「繼絕世,舉廢國」的大義,從沒有乘人之危以併吞其領土的政策。所以四鄰各宗族,其入據中原部分,則感受同化。其和平相處的部分,則由朝貢而藩屬,由藩屬而自治,各以其生活的需要與文化的程度為準衡。並且每一藩屬內附與同化的過程,常各有長期的歷史。即如蒙古,由周代的玁狁,秦漢的匈奴,已開內附與同化之端。自此以後,突厥之在初唐,契丹之在晚唐與兩宋,蒙古之在明清,皆迭有內附與同化的歷史。新疆則春秋時代,秦國稱霸西戎,繼之以漢代之通西域,唐代之定天山,而成之以元清兩代的開拓。這兩個區域,歸化中國的期間,皆綿互至二千餘年之久。西藏則自吐藩改宗佛教,內向隋唐以來,元代則隸於宣政院,清代則隸於理藩院,其向化亦超過一千三百年以上。至於東北,則比其他邊區之內向更早,肅慎的內附,始於周代。漢族的開發,盛於兩漢。中經隋唐宋元明,都是漢族與東胡共存的區域。迄於清代,則農工商業的經營,更全賴漢族的努力,即滿族亦同化於〔第6頁〕中華民族之中。臺灣、澎湖列島本是漢人開發的區域,屹峙東南,久為我們中國的屏藩,迄至明末,乃為荷蘭人所侵據,而終為我鄭成功所收復,其事蹟真可歌可泣。中國對於中南半島各宗族關係更深。存亡繼絕的義師,濟弱扶傾的戰役,真可謂「史不絕書」。總之,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即為各宗族共同的命運的記錄。此共同之記錄,構成了各宗族融合為中華民族,更由中華民族,為共禦外侮以保障其生存而造成中國國家悠久的歷史。
   這一部悠久的歷史,基於中華民族固有的德性,復發揚中華民族崇高的文化。我們知道:中國國民道德的教條,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而中國立國的綱維,為禮義廉恥。在這八德和四維薰陶之下,中華民族,立己則盡分而不渝,愛人則推己而不爭。義之所在,則當仁不讓,利之所在,則纖介無私。不畏強梁,不欺弱小。積五千年的治亂興亡,以成就我民族明廉知恥,忍辱負重的德性。惟其明廉,故能循分,惟其知恥,故能自強。循分故不陵侮異族。自強故不受異族的陵侮。惟其忍辱,故民族的力量是內蘊的而不是外著的。惟其負重,故民族的志氣是持久的而不是偶發的。由此種德性的推演,故中華民族的各守派及其國民皆能為大群犧牲小體,為他人犧牲自我,而養成其自衛則堅忍,處世則和平,更進而以「存亡繼絕,濟弱扶傾」的仁愛之心,行「己立立人,己達達人」的忠恕之道。所以五千年來,東南亞各民族或內附而同化,或相依而共保,或獨立而自存,各順其民志民心,各隨其國情民俗,各發展其文化之所長,以貢獻於人類共同的進步。
   近百年來,中國國勢陵夷,民氣消沉,開五千年從來未有的變局。中華民族生存所要求的領域既忍〔第7頁〕受割裂的痛苦,而不平等條約的束縛與壓迫,更斲喪我國家民族的生機。縱觀我五千年悠久的歷史記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