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城管掐女商贩,给胡春华丢脸]
姜维平文集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城管掐女商贩,给胡春华丢脸

   姜维平
   聚焦的目光,谦和的笑容,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又在两会上大出风头,他一方面感叹相隔十年,广东GDP总量被江苏赶超,追兵越来越近,一方面谈及履新两个月的感受,他说,广东到处郁郁葱葱,“我转来转去,终于转到了一个冬天树叶可以不落的地方”。然后话锋一转,“经过改革开放30年,应该讲珠三角地区发展起来了,但是发展任务仍然很重,粤东西北地区人均生产总值还达不到全国的平均水平。对于广东来讲,我们要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但几乎与此同时,凤凰网转发《南方都市报》一条新闻:2013年3月6日15时40分,广州大道南靠近客村立交处,城管执法试图赶走一带着小孩的女小贩。双方发生口角后,突然一名制服编号X080324的城管执法人员,上去掐住女小贩脖子意图将其放倒。随后,小贩老公到场,发现妻子被警方强行扣押上警车,要求城管下车给出说法,对方不予理睬。同时还配发了一组令人震撼的照片,看来,小胡只重视经济问题,不重视权力的限制,官员的教育,使这些如狼似虎的城管,在关键的时候,打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显然这可不是小康社会,你说,光有绿叶遮荫怎么行,没有法制和人权,老百姓还是没有安全感和幸福感。小胡,我为你感到耻辱。
   官媒的报道说,2002年,全国GDP总量第一名广东与第二名江苏,相差仅1037.7亿元。在2003年的全国两会上,广东团代表曾忧虑“追兵来了”。其后,两省差距逐渐拉大。但最近两年,广东虽仍是GDP总量“排头兵”,可与“追兵”江苏的差距再次缩小,去年缩至3000亿元。因此,连日来,“追兵”再次成为广东团代表们的热议主题。胡春华表示,“我对广东的工作有信心”。信心来自三大优势:30多年积累的改革开放经验,“比如说,广东去年的存款是10万亿元,这是其他任何省份都没有的”;市场化和国际化水平,“去年进出口总额是9800多亿,接近10000亿,占了全国的1/4”;区位优势,“还有一个独特的优势,就是毗邻港澳,为什么进出口能在全国占到这么大的份额,实际上跟毗邻港澳有很大关系”。
   看来,江苏也好,广东也罢,胡春华也好,原来的地方官也罢,都把全部精力放在抓经济上,真是本末倒置。我以前经常去广州,总的感觉是,几乎所有的人都疯了似地拼命赚钱,吃喝玩乐,互相攀比,以至遗忘了生命的有限性和人生的社会意义,小胡也不能脱俗,治理广东只讲“鸡的屁”,不知道权力的鸡嘴,控制不好,会重重地伤人,这不,如同薄熙来2007年上任伊始,就发生一起重庆城管人员打死小贩事件一样,他所辖的羊城,也出了令人愤怒的新闻,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城管就站在大街上,针对一名抱孩子的妇女出了狠手,像对待仇敌一样,从照片上看,这是典型的野蛮执法,其简单粗暴,肆无忌惮,不可一世,令人发指,而且根本不顾及哭喊的小孩,也不在意权力伤害草民时,给儿童心理投下的阴影,更无视国家的未来。
   


   官媒的报道说,只要我们努力,广东会建设得更好。胡春华认为。这一句话道出了执政党最大的失误,只引导人民赚钱,不思政治上的改革,只利用官员维持表面的繁荣,不体恤弱势群体的艰辛,还是汪洋有时讲一点人话,一再提议建设“幸福广东”,想必人民没有幸福感吧。我很想不通,一个国家有公检法司,还要“城管”干什么,官员多如牛毛,机构床上架床,城管有屁用?什么“大部制”,“小部制”的改革,换汤不换药,别玩太极拳了,你先把“城管”废了再说。城管近年来的恶行不断,以管理城市为名,敲诈勒索,徇私枉法,比比皆是,动辄因为打人骂人引发群体性事件,不绝如缕,早已臭名昭著,沈阳的一名城管不就是被姓夏的小伙子杀了吗?到现在官司还没完呢。我形容它是中国城市肌体上的“毒瘤”,也是广东不幸福的原因之一,必铲除之而大快。胡春华如果想真的有一番作用,我看应当首先拿城建开刀,眼下的事件就是一个有利的契机。
   当然,我并不反对政府对城市的管理,但执法者必须在法律和法规的框架里活动,也就是说,城管面对商贩,应当知道彼此地位是平等的,知道权力是怎么来的,是包括商贩在内的纳税人花钱雇佣了官员来管理市场秩序的,而不是相反,支付重金请一个打手来恐吓和威胁商贩,这是什么道理?无疑地,个体商贩不顾城市的有关规定,胡乱地摆摊设点,不仅有碍观瞻,而且干扰正常的同业经营,不管不行,问题首先是,胡春华及其领导的政府,应当多给老百姓创造就业糊口的机会,少设一些无用的搞事生非的部门,把节省下来的开支,用于穷人的就业培训和补助,这样一来,带着小孩找饭吃的人,就会变得越来越少,戴大盖帽的官员也越来越轻松,真的是两全齐美啊,其次,既使商贩不服管理,有不礼貌的举动,城管也要摆正位置,带着对人民的爱心,好言劝说而引导他们,特别是不能动手动脚的,吓着未成年的小童,这是做人最起码的道德品质,何况还自称“三个代表”,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呢。
   胡春华说,对于广东来讲,我们要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他觉得仍然是一个很重的任务。我认为这句话没错,但首要的任务是吏治,像广州街头留下的不愉快的暴力执法的一幕,就是官员乱法造成的,以前无数起群体性事件有力地证明,官员越多,社会越乱,官员管得越多,民众生活越不安定,现在广东的“富二代”和“官二代”,大都来到西方读书,我在学院里经常碰到,他们都耳闻目睹了加拿大的街头,秩序井然,很少有小商小贩,也从未有城管打人骂人的事,因为人家靠民主与法制管理国家和人民,这经验,可惜不会被他们的孩子带回国内,如同全国一样,贪官只想转移财产,让自己的后代丰衣足食,却不愿学习加拿大,更不想帮助上述被抓脖子的穷人,这一点正是中国社会最大的悲哀与隐患。我预料,未来国势之变,必起于某一个看似偶发,微小的事件,如同台湾的“二二八”起义一样。
   面对上述照片,我想起自己苦难的童年,也念及胡春华的个人坎坷的经历,但愿小胡别当了封疆大吏而思想变质,他说,他对广东的工作很有信心,信心来自三大优势:30多年积累的改革开放经验;市场化和国际化水平;区位优势,毗邻港澳。但我认为这未必都是优势,我建议他多上网看看批评政府或骂他的文章,找找老百姓的出路,他如能从善如流,才是找到真正的优势,人们在羊城可以收看港澳电视新闻,是件好事,胡春华一定要少听下级官员对自己的奉承,秉弃那些骗人的“鸡的屁”,多想想自己少年时代走过的山路,他也曾是类似商贩子女一样的苦孩子啊。你看,那孩子注视妈妈被捆绑,被押上警车的目光,多么令人心碎,里边有泪水,有怒火,却没有中国的未来,当她这一代人长大的时候,你胡春华还能再风光于政坛吗?
   2013年3月7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2013年3月7日首发。
   
   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即将出版,已汇款的读者请耐心等待,尚未汇款的不要再汇,等新的销售方式确定再议,作者联系方式,邮箱:
   Jiang Wei Ping
   5576 Yonge Street
   PO BOX 10024 Yonge & Finch PO
   North York ON m2n 0B6
   电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电话647---763--6898
   

此文于2013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