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体制纯属欺骗国人的摆设]
郭国汀律师专栏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体制纯属欺骗国人的摆设

   郭国汀编译

   

   

   “政权(国家)就是立法机关。该立法机关是由分为两院的人组成,比如上议院60人和下议院180人。该240人即是政权(国家)。立法机关做什么,国家即做什么。但不必该240人全部同时行动,政权或国家才能行动。在许多情况下,仅其中的多数或超过三分之二多数同意即可通过法律。因此,该160个代表即实质上的政权(国家)”。.[1]这是指上下议院货真价实的国家的情形,亦指明了参众两院代表的真实重要地位。人民选举这些代表,并有权定期决定其去留,客观上迫使议员们必须考虑极力保护选民的正当合法利益。凡是表现不佳的议员,很难在下一次选举中获得足够的选票,这就是人民通过选举代表,间接实现主权在民的政治。中共极权暴政下的所谓全国人大代表纯属摆设旨在欺骗国人与国际社会,真正撑权者是中共中央九个政治局常委。但中共政权即非源于天授也非源于民选,而是基于暴力恐怖欺诈,因而绝对非法。这就是为何中共暴政特别害怕自由媒体,害怕任何组织的力量的原因。

   

   

   “如果披着议会的外衣而行专制独裁实质,其罪孽一点也不少,甚至远比直接了当地行使专制独裁更为恶劣”。[1]中共暴政正是一个披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衣而实质行使共党极权专制独裁的流氓暴政,因此其实际危害远胜于直接了当的专制独裁。因为它麻痹了国人的神经,迷蒙了国人的精神,涣散了国人的斗志;进而使得极权专制暴政倡行无阻,陷国人于超级奴隶实际而不自知。

   

   [1] The Rt. Hon. Lord Hewart of Bury, The New Despotism, at 103.(Benn, 1929) But despotism may be no less sinister, and perhaps even more mischievous,if it acts under the cloak of Parliamentary forms than when it seeks to act indirect opposition to Parliament

   

   

   [1]SalemDutcher,Legislative Despotism, 1 S. L. Rev. (1901-1902) p, 836. The State is the Legislature. TheLegislature is a body of men sitting in two chambers, a Senate, say, of 60members and a House of 180. These 240 men are the State. What the Legislature does the State does. But it is notnecessary that the whole 240 should concur in orderthat the State should act. Statehood lies in even narrower compass. In some ofour commonwealths a majority of all elected, in others a majority of amajority, suffice-the executive concurring-to pass a law. In all, orpractically all, two-thirds of' each house eliminate the executive, so that inthe last analysis, in the case supposed, 40 Senators and 120 Representativesare, quoad the Corporation, incontestably and uncontrollably The State。

   

   

   

   

   中国各级人大并非真实的代议制议会或政治机构,而仅仅是共党用于欺骗国民和国际社会的摆设,其源自苏联;

   

   1,各级人大代表主要是政治上可靠,接受共产党领导的政府官员,干部,知识界人士,工人农民军官,企业总经理主管和少数民族代表;

   2,4/5的立法委员会人员是由前党政军干部转业;全国共有约15万名执业律师,但仅有不过十名律师代表;

   3,证据表明,共党从下到下直至最底层全面撑控一切选举程序,包括侯选人提名,以确保共党可以信任的人当选;仅在城乡镇级代表实行直选,县级以上人大代表全部经所谓间接选举产生,以便确保排除任何共党不乐意看到的人选入选;

   4,70—80%左右的代表为共党党员,五级人大代表共约四百万人,其中33个省级代表共约人3000人,县级代表4万余人;召开人大会议期间成立临时党支部,以便确保共党对大会的全面控制;(143)

   共党与人大的关系乃主仆关系;人大仅仅是执行党的政策的工具,或执行上级指派的中心任务的手段。(144)

   

   世界各国议会约一半左右分上下两院,另有一半实行一院制,举凡大国或国情复杂的国度皆行两院制,中共国是唯一的例外;而小国或民族单一的国家往往是一院制;凡是真正的宪政民主国家,其议员必定是专职且议会人数在十几人至650人不等;世界上最小的国家其议员仅有13人;中共国之人大是唯一超过七百人以上的而且高达三千之众!

   

   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体制复制自苏联,其特点是代表人数巨大,不具有实际可操作性,兼职且不分上下院,于是通过共党完全撑控之常委会,便于共党幕后操控,因此纯属共党用于欺骗公众和国际社会的一种花摆设。理论上全国人大是国家最高立法机关,依中共宪法规定,全国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人大常委会有颁布和修改和解释法律权,其成员,理论上由人大选举产生,实际上皆为共党政高官或忠诚于共党之可靠的专业人士,由中共政治局指任而非由民选。中共党国体制下的法律解释权,分为立法解释,司法解释和行政解释,分别由人大(实为其常委员),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国务院,但所有的解释必须获中共政治局批准!(174)拥有法律解释权者在很大程度上实际上是立法者。西方自由宪政国家一般立法权与司法权和法律解释权分别由不同的部门行使,以确保法律的公正客观和正义的本质。通常高级法院以上的法院判例(英美共同法系)或最高法院(罗马法大陆法系)才有法律解释权,唯独中共党国体制下,最高法院既无法律解释权,也没有宪法适用和解释权,而有权解释宪法的人大却从未有过任何宪法解释!

   

   西方自由宪政民主国家,公民个人及法人有权对任何违宪违法事项提起宪法诉讼,而且法院必须受理。最高法院或宪法法院有权判决任何违宪的法律无效。中共党国体制下的伪宪法未规定对任何违宪或违法事项公民质疑合宪性或合法性司法救济之任何法律机制或程序,因此,中共暴政下,公民或法人无法提起任何违宪或违法的司法审查之诉,而法院则一概拒绝受理任何此类诉讼。

   

   中共党国体制下,全国人大每五年间接选举一次,每年召开一次人大会议,为期十天,批准法律,法规,任命政府官员,因此由中共党政高官把持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几乎可以随心所欲地干任何其想干的任何事,无需听取人大代表的意见。世界各国的上下两院代表,实质上即是国家主权的具体代表者,直观地说甚至可以说该上下两院七百名代表就是国家。中共党国体制下,全国人大三千名代表仅具有花瓶地位,而完全由共党撑控之人大常委会约150名人员实质上即是行使国家主权者。

   

   社会上的小偷骗子不过盗骗个人钱财,却人人痛恨,而中共这个盗国窃政的巨盗和巨骗,既盗窃国库为党库,又骗政权及国家主权,国人却长期容忍之甚至崇拜之?!共党高官实质上不过是一群毫无道德不学无术的强盗骗子匪帮却不模狗样横行霸道如入无入之境。共党为何每年于全国人大会议之前召开其党代会?因为中共政治局为避开人大代表的意见而独裁决定任何重大事项,然后令其完全撑控之人大常委会批准之。

   

   中共政治局通过撑控全国人大主席团,控制政治任命权和提名权。所有国家机关的重要职位,诸如人大委员长付委员长,国家主席,付主席,国务院总理和各部部长,国家军委主席,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长,公安部长,国安部长,表面上依宪法规定由人大选任,然而,提名权在人大手中,而事实上共党政治局在其先期召开之党代会上业已决定所有人选。依人大组织法,主席团侯选人名单,由人大常委会事先向人大提出,而实际上却是由中共政治局事前决定后,交给人大常委会。150余位主席团名单在人大代表进入大会堂前已印就,参加大会预备会之前,大会主席团名单通常于开会前几分钟才提交。因此,中共政治局操控所有关健国家领导人提名并控制大会的政治议程。(175)人大代表仅是对这些侯选人及议程投票,万一某侯选人因票数未过半而落选,由主席团补建议另一侯选人,若其再落选,主席团提议第三侯选人,若其又落选,该职位即空缺。各部长将由人大第二次会议或由人大常委会决定,中共政治局通过此种办法确保其提名之侯选人“当选”!

   

   中共宣称人大代表是由公民选举产生。然而实践中,代表们并非经直选产生,而是由34个选举单位,分四类一是三十一个省区人大选举;二是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各军种,国防科技委员会,国防大学;三是台湾爱国选举委员会;四是港澳选举委员会。人大常委员会决定各选举单位的代表名额,最终由中共政治局批准。(176)依宪法和选举法,人大代表侯选人由上述四类选举单位提名和程序决定,意味着除了选举单位,没有人可提名侯选人,而若中共政治局不放心某个侯选人在某选举单位当选,可安排其到另一选举单位作为侯选人。若政治局不喜欢某人当选,则可轻易地让其消失于侯选人名单。全国各地全部人大代表侯选人官方名单皆由中央委员会秘书处决定,中组部,中央统战部,及各省党委和各民主党派均有一定名额,虽然由十名以上省人大代表亦可提名数量十分有限的侯选人。因此,3000名人大代表很大程度上事先已由党国权力中心在开会前已确定;因此中共完全操控提名程序,可随心所欲做任何事,而根本无需考虑人大代表的意愿。

(2013/03/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