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轮流强暴马恩之恶果——“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律师专栏
·宛南事变真相
·西安事变真相
·到底是谁领导了抗日救亡战争?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毛泽东再批判
·郭国汀 毛泽东批判
·国民党比共产党好得多,蒋介石比毛泽东高贵得多
·文革是人类历史上最荒唐最愚蠢最无知最残暴之举/郭国汀
·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赫鲁晓夫评论毛泽东
***(31)《孙文传奇》郭国汀译著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有关孙中山评价的争论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的原则性区别
·《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0、孙文革命与华侨和留学生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1、晚清的改革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3、黄花岗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4、保路运动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5、武昌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6、袁世凯趁虚劫权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7、辛亥革命的意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8、捍卫革命精神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1、袁世凯破坏共和体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2、中华革命党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3、袁世凯称帝闹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4、袁世凯众叛亲离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5、张勋复辟帝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6.孙文护宪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7.著书立说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8.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
·29.新文化及五四期间的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2.孙越上海宣言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3.阴差阳错 逼上梁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4.以俄为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5.反帝遵儒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6.关税事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7.国民党一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8.三民主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9.屡战屡北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0.最后岁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1.壮志未酬身先死
·国际权威专家对孙文的客观公正评价
·辛亥革命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
***(32)《还原蒋介石》郭国汀译著
·郭国汀谈论毛泽东和蒋介石
·我为何研究孙文,蒋介石及中华民国史?
·《民族英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身世
·《还原蒋介石》:辛亥革命中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二次革命
·《还原蒋介石》:中华革命党
·《还原蒋介石》:袁世凯称帝与张勋复辟
·《还原蒋介石》:军阀混战
·《还原蒋介石》:南北军政府对抗
·《还原蒋介石》:辞职将军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孝子情深
·《还原蒋介石》:情深义重
·《还原蒋介石》:远见卓识 肝胆相照
·《还原蒋介石》:壮志未酬身先死
·《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还原蒋介石》:中共的由来
·《还原蒋介石》:孙中山的“联俄容共”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还原蒋介石》:篡党夺权
·《还原蒋介石》:‘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骗局
·《还原蒋介石》:蒋介石领导北伐
·《还原蒋介石》:中山舰事件真相
·《还原蒋介石》:北伐雄师所向无敌
·《还原蒋介石》:中共恶意制造南京事件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阴谋操控反蒋运动
·《还原蒋介石》:上海三次起义
·《还原蒋介石》: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还原蒋介石》:四一二清党真相
·《还原蒋介石》:恢复北伐
·《还原蒋介石》:宁汉政府相争
·《民族英雄蒋介石》33、汪精卫武汉政府清共
·《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民族英雄蒋介石》35、蒋介石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36、蒋介石访日
·《民族英雄蒋介石》37、蒋(介石)宋(美玲)联姻
·《民族英雄蒋介石》38、广州暴动国民党与苏联决裂
·《民族英雄蒋介石》40、济南事件
·《民族英雄蒋介石》39、北伐第二阶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轮流强暴马恩之恶果——“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之无产阶级专政辩析

   郭国汀[1]

   

   20世纪末著名社会学家赫伯特史滨塞,是全世界第一个准确预言共产主义必定灭亡的大师。1898年当全球并无一个所谓社会主义国家存在时,他即宣称即将到来的社会主义是“奴役制”,但他坚信社会主义将取得胜利。1905年在接受采访后,他写了一信确认:“尽管来自各方所有的反对,社会主义将不可避免取得胜利;它的建立将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迟早它将被军事暴政终结[2]。除了最后一点不太准确之外,其它各项均惊人地准确。苏联和东欧共产党政权的虽然并非被军事暴政终结,但是所有的共产党政权本身皆变成了实质的军事暴政。俄国马克思主义之父普列汉诺夫于1917年预言:“布尔什维克党之所以有力量,在于其消耗我们的人民和无视我国的社会经济条件。布党将持续多年,我们的人民唯有在蒙受巨大的教训后才会觉悟。然后布党将终结,但是布党灭亡之日仍相当遥远。”[3]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史德华史密斯早在1964年即写了一部类似《共产主义黑皮书》的巨著指出:“共产主义仅是一种完全悖离整个人类进化史的政治意识形态,且由于其实质反人性,它必将在未来无法准确测定之日,被今天仍受其统治的人民抛弃”。[4]

   

   多年法学翻译实践经验告诉我,中共控制下的政治法律领域所有的重要文献的翻译,克意误译比比皆是,仅举“无产阶级专政”一例。“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其中之“无产阶级”和“专政”均明显是错译。因为工薪阶级决不等同于无产阶级,1840年代美国熟练工人日薪高达1。25美元,可买上好土地一英亩(等于六亩)!因此工薪阶级决不等同于一文不名的流氓无产阶级!原文唯有“独裁”而没有“专政”之意,专政与专制同义,与独裁并不属同义词;独裁是一种源自古代罗马共和时代的宪政制度,有相当合法性,在法定范围内在既定期限内(六个月)由授权之公民为公共目的例如国家安全和秩序,行使绝对权力;而专制(专政)往往是暴政,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不受任何法律制约,纯为一党或少数人的私利,无限期对全社会全体人民实行专制,因而专政或专制完全非法。

   

   

   "The Dictatorship ofThe Proletariat"中共克意误译之为“无产阶级专政”经考查马克思原著语境,吾以为应当还原为“工薪阶级独裁”,因为马克思认为现代资本主义大生产将产生大量产业工人队级,其人数将占人口总数的绝大多数,马指的独裁是指这些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产业工人阶级,并非所谓“无产阶级”,因为工人阶级与无产阶级并非同一概念。是因为无论苏联还是中国革命夺权实质上皆非产业工人阶级的努力,苏联是极左权欲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布尔什维克党,发动政变夺权;而中共则主要是利用农民,两者皆几乎没有产业工人阶级介入革命。“Proletariat”原意并非“无产者”而是领工薪者,包括工人,及所有领薪职业者,例如律师,教师。更值一提的是“专政”实质与“专制”同义,而“独裁”与“专制”有重大原则性区别:专制没有任合法性,不受任何法律限制制约,专制者法遵守法律宪法任意为私利统治;而独裁在某种意义上有相当合法性,独裁者必须在法定范围内经合法授权在法定期内为公共利益行使绝对的权力。因此,本文以“工薪阶级独裁”,取代中共译之“无产阶级专政”。

   ‘proletariat’(工薪阶级)术语的含义?早期,它从其产业工人扩展包括手工业工匠群众;后来,服务业阶级或商业工人亦包括时通常之工薪劳工群体,其利益与资本家冲突。因此工人阶级之社会群体,根据上下文,包括许多不同的成份。新出现的中产群体,及在法国和德国的农民。该词马克思的本意肯定不是所谓“无产阶级”而是产业工人阶级,特别是制造业工人阶级。尽管后来该词含义有所扩大,但无论如何并非指流氓无产者阶级,[5]而各国共产革命最主要的力量正是流氓无产者。毛泽东指出贫雇农最革命,而毛氏革命的含义,实质上即抢劫和杀害富人,这早已为中共的罪恶史实所证实。流氓无产者一无所有,唯有命有一条,拼死一博,或许还能荣华富贵,这正是所有的共产党政权均痛恨知识分子而亲流氓无赖的根源。无论在土地改革运动中,还是在所谓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农民中最活跃者大多是当地的地疲流氓无赖二流子之流演变成“贫下中农积极分子”,成为中共暴政的农村基础。

   一、独裁一词的原始含义

   英语之独裁‘dictatorship’源于古代罗马共和国之“dictatura”是一种宪政制度,由元老院选举产生的两位执政官特别授权某公民(将军)在限制期间内(六个月)为限定目的行使紧急状况下的绝对权力,旨在为公共利益,外抗强敌,内平暴乱,以维护共和;但苏拉是第一个滥用该制度者,他于公元前89年令其同谋提议了一项法律,授权苏拉为“永久的独裁者”;随后公元前44年凯撒亦学样,利用权势通过立法宣布自已为永久的独裁者,最终毁灭了共和变成罗马帝国[6]。古代罗马的独裁制度与现代之诫严法制度相似。其有三项显著特征:基于宪政法制,不是暴政,是临时措施且是有限的。值得一提的是,独裁者一词在许多情况下甚至是中性词,因为其具有相当的合法性。例如,1862年在美国内战期间,国会授权总统范围极广的绝对权力,因此国会使得林肯几乎成为“独裁者”.[7] 而二战期间,罗斯福总统亦曾被称作“独裁者“。

   二、1848年前后“独裁”术语的基本含义

   

   在1848年革命期间,“独裁”的基本含义,可以从临时政府左派布朗克的说法得以佐证,即便右派领导人拉曼提纳也自称他自已和其同僚为独裁者。布朗克为推迟选举,延长独裁期限辩护,以便有教育民众的期间;十年后他仍为临时政府应视他们自已作为革命指定的独裁者辩护;直至各方面条件准备完成后再行普选。他还主张应将巴黎独裁推广到全法国。[8]

   

   

   表了一篇令其闻名欧洲的论独裁的演说:基于智能权和剑权,(国家政府)权力属于资产阶级,至于(政权)合法性,“当合法性足够时,那么法制;当它不足时,独裁;”当然他承认”独裁“是个可怕的字眼,但是”革命是所有令人恐怖的词当中最可怕的“。既然都是独裁,问题在于是大众暴乱独裁还是政府独裁?因此,问题仅是选择下流社会的独裁还是上流社会的独裁?或是支持剑的统治还是匕首的统治?他宁愿选择上流社会和剑的统治,因为其高贵“。他说"全世界最大的独裁者在英国,因为英国议会有权决定任何事项,有谁的权力比它更大?他还说:“甚至上帝也是独裁者”。[9]其演说迅捷被译成各国文字广为人知。

   政治是实力的较量,政治与道德密切相关,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时期,政治权力依赖国家暴力支持。但纯属依赖暴力支持的政治权力注定不可能长久;因为合法性是政治权力最牢靠的资源,一个非法政府随时处于风雨漂摇之中;正常社会总是首先依法治解决社会争议,政治问题政治解决,政治解决即公开争辩依道德、伦理、理性、知识的力量赢得民众,征服对手;政治争议法律解决,是政治文明发展的趋势。而政治争端战争解决,则是当权者彻底堵死一切合法合理理性解决政治争议,推行暴政的必然结果,记得一位哲人(应当是洛克)指出:国与国,民族与民族之间的争端,唯有通过合约和战争两途,若合约之途被堵死,唯有战争。因此,暴力政治权争,责任在当权集团而非归于反对派,因为当权者才撑控国家暴力,反对派唯有思想理论与理性,而且反对派选择暴力权争,是当局施行暴政的必然结果。

   1850年LorenzvonStein写了一本有关工人阶级斗争与独裁的专著:“社会独裁”成为工人阶级的口号,而“民众代表”则成为民主和财主的口号;布朗克的“社会民主”的追随者们可以决定推翻政府,代之以排他的社会民主,建立工人阶级的统治,大众主权的社会民主观念,变成临时政府应当坚持独裁直至其实施完成全部其认为必要的措施,为控制国家的阶级斗争在此得以构建”。[10]

   1848年至1850年前后欧洲革命时代各色人等对“独裁”各有主张,例如著名流亡德国工运活动家魏特林自称是弥赛亚式的独裁者,马克思则公开批评魏特林此种说法,巴古宁宣称其目标旨在建立一个“无限独裁权力的政府”,“所有的意志将服从于一个独裁的权威

   .”[11]巴氏一生中提出过多个版本的秘密的独裁。亦即工人阶级独裁(更不用说无产阶级专政)也非马克思首创,而是当时共产主义运动中相当普遍的说法。

   工人阶级独裁“的术语,不是马克思首创,而是1793年法国大革命失败后,巴贝夫的副手布纳罗缔最早提出,他写了一部雅格滨共产主义政治的小册子,引导共产主义运动的布朗基左派。布氏在书中讨论了夺权后过渡的革命政府,他明确主张革命政府应当由少数革命功臣独裁,其责任在于教育人民达到最终能够实行民主的层次。[12]亦即他首创“训政”概念。完全不涉及工人阶级专政的问题因为被推翻的剥削社会已污染之。因此必须由革命者实行理想的独裁,期限则不能确定,但至少需一代人。布朗基及布朗基主义者信奉的独裁概念。布氏主张应将巴黎公社的独裁推广到全国,亦即工人阶级应当对农民和手工业者实行专政。因为大革命期间,各省农民未示支持是否意味着他们反对革命?因此,以人民的名义,革命的救世主将为捍卫革命而专政人民。[13]西方学界迄今对马克思及恩格斯本人并无多少贬意,原因正在于他们并非始作俑者,且动机出发点良好,马恩确实出于同情劳动人民的悲惨处境立志消灭剥削而投身共产主义运动。然而,极度自私自利的中共暴政当权犯罪集团为一已之私长期克意隐匿,歪曲,误导真实的共运史,以便继续独占全部国家权力,达到以权谋利的根本目的。

   三、马克思著作中通常使用“独裁”的语境

   马克思与上述人等使用“独裁”一词的概念相类,他甚至经常用“暴政”在“独裁”相似意义上形容某些现象。例如他用“阶级暴政”批判资产阶级民主共和,用“议会暴政”描述资产阶级政权,以“工业暴政”形容工厂,用“对财产权力的暴力进攻”称赞工人的国家。因此,1850年代马克思常用之“阶级暴政”实质上是“阶级独裁”的变种。[14] “despotism”是指不遵守法律违背宪法的独裁者,因而指暴政或暴君,不具有合法性;而‘dictatorship’仅指独裁者,并不一定违反法律,有时可能具有合法性。马克思混淆使用两词,可能他不了解该两词的性质区别,如果他明知暴政与独裁的性质不同,而克意滥用之,表明马并不是严肃认真负责的学者,而是怀个人偏见或为实现个人政治野心的政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