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高洪明
·六四事件今日中共仍欠人民一个真相追责赔偿!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六四抗暴英雄群体,人民不会忘记你!
·高洪明三次重申与北京警方之关系及态度
·今日中国官方为啥不给六四事件平反?
·今年六四事件29周年有感
·LGBT的权利自由SV公民的权利自由
·中国税是国人没有公民权的物化版
·管见:上合青岛峰会,扰民伤财铺张浪费
·站在北京城远望上合青岛峰会
·党领导一切,不好挑肥拣瘦
·平心观光二会,激情支持罢工!
·中国政府对货运劳动者维权行动不可装聋作哑!
·美朝特金新加坡联合声明面面观
·特朗普总统—美国和世界的外交奇人牛人也!
·半岛无核化说说容易,分阶段且同步兑现艰难
·人权高于主权,在难民问题上不那么灵验
·大自然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不可抗拒!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中国直面应对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之我见
·与其向俄罗斯讨水喝,不如遗训后人光复失地
·为美国准备起诉中国网络防火墙点赞!
·评传承红色基因及妄议党的领导
·向遭受地震灾难的大阪人民表示慰问!
·我看美国总统贸易战发飙
·支持中朝建立正常邻国关系,反对建立党国关系
·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我见
·美国是中国人权的半个朋友,是中国统一的致命敌人
·土地公有制是产生强拆恶政暴政的温床
·为人民服务,你在哪里?中国怎么找不到你!
·中国一日不兑现法定自由就一日不是法治国家
·中国维权艰难症结之所在?
·坚决支持镇江退役军人依法维权行为!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对近来国内热点或支持或反对或批评之我见
·与其人民学雷锋不如党和政府学雷锋
·政局臆测:中共二十大习近平铁定连选连任
·神州北极和华夏东极应在中国历史失地库页岛
·中国法律无良条款是权钱的奴婢乃草根的枷锁
·中国南海:自由航行随人便,犯我领海击沉它
·真真假假金正恩与特朗普二次会谈之前瞻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狂妄精英逼迫中国为敌之目标
·走遍世界,一个北京低保户的愿望
·王全璋律师案佐证中国公检法或无能或枉法
·中国人权问题多多,症结在选择性依法治国
·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肢解事件向世界说明什么?
·要求中国政府宣布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则
·中国工会姓工不姓党,维护劳工制衡资本
·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同是普世价值不可或缺构成
·捍卫宗教信仰自由 反对中国基督化叫嚣
·昨天中美不打不相识,今天中美再打再相识
·特朗普们真的反共不反华吗?兼谈中共与中国
·有感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
·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感言
·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好,中美核心矛盾解决不了
·有感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
·忠告司机:遇事停车兼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
·说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江棋生先生,祝你70周岁生日快乐!
·中国特色人权标配:可以吃肉,不许骂娘
·常识之见:新疆安全必须放在第一位
·常识之见:新疆安全必须放在第一位
·中国互联网特色:扫黄打非佯攻,封杀妄议主打
·第一次世界大战与原子弹
·中国军队国家化PK党指挥枪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火灾无情,人类必消防之
·台湾就是台湾,但台湾是中国的台湾!
·台湾自由选举PK大陆黑箱选举
·美国法官杠上美国总统!中国法官敢杠谁?
·台海两岸当下要和平发展,来日要中国统一
·就事论事中美关系阴转晴,若美摊牌中国何惧!
·基因编辑婴儿,好得很!但要国家管控
·公投,人民当家做主的一种制度性保障
·深圳官方为资本站台打压劳工是违宪的愚蠢的
·中美贸易战鸟瞰图
·法国黄背心运动告诉我们自由民主人权是什么?
·美国杠上中国是宿命,中国须挺起脊梁杠对杠!
·基督信仰不自由的新闻在中美两国都发生了
·中国须学美国:少点外交辞令,多点直抒胸臆
·乌克兰:畸形的外交,不幸的国家
·中国第二次改革开放之我见
·律师妻子可剃发无发但法院法官岂能枉法无法
·防止白色污染,人类不要贪图经济实惠
·黑客就是一把枪,违法犯罪谁说了算?
·袁木死了但制造六四事件的谎言还笼罩着中国
·世界性高潮日之我见
·举一样旗帜民间也须服从官方否则打压没商量
·中美之间从无战略误判还是和平竞赛吧!
·元旦有感:言论自由必须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
·大陆与台湾之间政治分歧面面观
·中国台湾和平统一难 民主统一更难 武统也不易
·法国黄背心运动与自由地谈论自由
·金正恩演出借助钟馗打鬼中国须持定力
·美墨边境墙不修也罢!
·英国必须脱欧,否则国格何在?何颜立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高洪明
   2013年2月12日,博讯网编辑部把贵网记者李方先生采访我的报道《民主党人高洪明,公开在京城的反对者》一文,发表在博讯网《焦点》栏目上,我非常感谢你们。
   贵网记者李方先生文章写得很好,为了让有关方面和有关人士充分了解李方先生和我的笔谈内容,下面我把在skype上李方先生和我的笔谈全部复制下来,实录发表如下:
   [2013-1-31 8:27:34] 高洪明: 高洪明 已与李方分享联系人信息。

   [2013-1-31 19:04:40] 高洪明: 你是什么报的记者
   [2013-1-31 19:04:54] 李方: 博讯新闻网
   [2013-1-31 19:05:22] 李方: 北京的朋友我只采访过胡佳
   [2013-1-31 19:05:36] 高洪明: 你什么时候去的泰国
   [2013-1-31 19:05:54] 李方: 以前不知道您的手机号码,但早就听闻过您的名字
   [2013-1-31 19:06:04] 李方: 2011年7月
   [2013-1-31 19:06:18] 高洪明: 你是哪儿的人
   [2013-1-31 19:06:27] 李方: 陕西安康人
   [2013-1-31 19:06:46] 高洪明: 怎么走的
   [2013-1-31 19:07:20] 李方: 我坐牢时,不懂翻墙,和民运界无联系,当时外界无人知晓,只有陶君出来写了文章
   [2013-1-31 19:07:50] 李方: 陶君当时与我同看守所 ,后一道送去了韶关监狱
   [2013-1-31 19:08:23] 李方: 博讯去年,我发的连载《囚徒的梦想》,做了自己的详细介绍
   [2013-1-31 19:08:30] 李方: 偷渡
   [2013-1-31 19:08:49] 李方: 从越南到柬埔寨,再到泰国
   [2013-1-31 19:09:06] 高洪明: 明天下午1点给我打电话吧。我等你。
   [2013-1-31 19:10:08] 高洪明: 国外生活不易,要多多保重自己才是。
   [2013-1-31 19:10:48] 高洪明: 你年龄多大了
   [2013-1-31 19:11:43] 李方: 好的,不过,我们用skype这样写着聊,效果会更好,您觉得呢?明天下午。
   [2013-1-31 19:11:58] 李方: 我72年的
   [2013-1-31 19:13:36] 高洪明: 如果写着聊,那就下午6点吧,因为这之前我在教会呢
   [2013-1-31 19:14:51] 李方: 写着聊,可以获得更多信息量,双方都会很从容,效果好过电话。
   [2013-1-31 19:15:21] 李方: 好的,那就明天下午六点后。您是基督徒啊
   [2013-1-31 19:15:27] 高洪明: 明天见,不见不散
   [2013-1-31 19:16:50] 高洪明: 我没有受洗,不知算不算
   [2013-1-31 19:18:02] 高洪明: 我下线了。
   [2013-1-31 19:18:28] 李方: 再见,保重
   [2013-2-1 18:51:20] 李方: 高先生,您回家了吗?
   [2013-2-1 18:51:36] 李方: 等您聊谈
   [2013-2-1 23:08:51] 李方: 高先生,怎么这样爽约啊?
   [2013-2-1 23:59:54] 李方: 言而无信也
   [2013-2-2 4:24:31] 李方: 害怕钓鱼吗?我李方,原名李焕明,坐牢时间不比您短,反共之心不比您差。仅仅默默无闻而已。我都信不过,大陆也没有可信之人。冒昧,请原谅。
   [2013-2-2 9:16:01] 高洪明: 非言而无信也,昨日晚归,睡了。现在聊聊不迟。有话请讲。
   [2013-2-2 9:18:27] 高洪明: 你是否不在线上,如在请讲话。
   [2013-2-2 9:21:40] 高洪明: 如果你不在,那就今天下午6点再聊吧。
   [2013-2-2 10:14:40] 李方: 哦,高先生冒昧了,现在有耽误,那就下午6点吧,我电脑前等您,好吗?谢谢
   [2013-2-2 18:03:33] 高洪明: 你上线了吗?我等你讲话。
   [2013-2-2 18:05:13] 高洪明: 如果你有事,可以以后再约。请回话。
   [2013-2-2 18:07:12] 高洪明: 请留言吧!我下线了。
   [2013-2-2 18:17:57] 李方: 我转门赶回来了
   [2013-2-2 18:18:02] 李方: 专门
   [2013-2-2 18:18:35] 李方: 我等你三小时,你等我三分钟就不能?
   [2013-2-2 18:27:19] 高洪明: 有话请讲吧
   [2013-2-2 18:28:02] 李方: 现在开始吗
   [2013-2-2 18:28:18] 高洪明: 开始吧
   [2013-2-2 18:28:30] 李方: 了解过您民主党的经历
   [2013-2-2 18:29:15] 李方: 您想对外接他的话题,咱不定,您随意畅所欲言吧
   [2013-2-2 18:29:40] 李方: 我的采访会给您带来麻烦吗
   [2013-2-2 18:30:13] 李方: 对民运竞争等等的看法
   [2013-2-2 18:30:21] 李方: 维权运动的看法
   [2013-2-2 18:30:34] 高洪明: 不会,因为我从来是公开的,没有什么可怕的。
   [2013-2-2 18:30:40] 李方: 您目前所从事的事务
   [2013-2-2 18:30:47] 李方: 都可以谈
   [2013-2-2 18:31:09] 李方: 我目的是为国内民主派做宣传
   [2013-2-2 18:31:24] 高洪明: 一个一个问吧,我一个一个回答。
   [2013-2-2 18:31:25] 李方: 您公开民主党的身份
   [2013-2-2 18:31:41] 李方: 他们不找您麻烦吗
   [2013-2-2 18:32:26] 高洪明: 他们经常找麻烦,我习惯了。
   [2013-2-2 18:32:29] 李方: 主要你来谈,我听,纪录
   [2013-2-2 18:32:47] 李方: 您认识李志友吧
   [2013-2-2 18:33:31] 高洪明: 我和他见过一面,不大了解。
   [2013-2-2 18:33:34] 李方: 我们是好朋友
   [2013-2-2 18:33:43] 李方: 在曼谷
   [2013-2-2 18:34:03] 高洪明: 那么我俩也是好朋友。
   [2013-2-2 18:34:11] 李方: 没错
   [2013-2-2 18:34:28] 李方: 不过,我加入的是全委会,都一家人
   [2013-2-2 18:35:00] 高洪明: 民主党都是一家人。完全正确。
   [2013-2-2 18:35:05] 李方: 国保们怎样找麻烦
   [2013-2-2 18:36:10] 高洪明: 无非是重要日子约我谈谈话,或带我出京。
   [2013-2-2 18:37:09] 高洪明: 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他们一般不会怎样我。
   [2013-2-2 18:37:12] 李方: 您和吕洪来也熟吧
   [2013-2-2 18:38:09] 高洪明: 我和他比李要熟悉些
   [2013-2-2 18:38:13] 李方: 我和他在曼谷见过几次面,现在好像去了旧金山
   [2013-2-2 18:38:42] 李方: 您的的经历可以谈谈吗
   [2013-2-2 18:38:54] 高洪明: 可以
   [2013-2-2 18:39:17] 李方: 我们交换一下经历,先交个朋友
   [2013-2-2 18:39:32] 高洪明: 那一段,
   [2013-2-2 18:39:47] 李方: 年轻时代开始吧,呵呵
   [2013-2-2 18:47:18] 高洪明: 年轻时参加文化大革命,走南闯北,后上山下乡,去黑龙江兵团十年,79年回北京,干过临时工,后进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工作,94年为要求平反六四事件到天安门广场撒纸钱被劳动教养二年,98年参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判刑8年,出狱后坚持民运。
   [2013-2-2 18:47:40] 李方: 我生于72年,陕西人,93-96在陕西坐了三年,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最。第二次在广东,深圳判的,韶关监狱服刑,9年,煽颠罪。我和民主党无联系,不会翻墙,外人不知
   [2013-2-2 18:47:54] 李方: 我在听,您继续
   [2013-2-2 18:48:19] 李方: 你认识陶君吗
   [2013-2-2 18:48:36] 高洪明: 不认识
   [2013-2-2 18:49:01] 李方: 他当时和我同看守所,同监狱,现在去了洛杉矶
   [2013-2-2 18:49:34] 李方: 您坐了10年啊
   [2013-2-2 18:49:50] 高洪明: 你是年轻有为,我已年过花甲,只能看你们年轻人了。
   [2013-2-2 18:50:15] 李方: 早在国内认识您们就好了,我就会是您们的战友了
   [2013-2-2 18:50:25] 李方: 您贵庚
   [2013-2-2 18:50:52] 高洪明: 现在为时不晚。我今年63岁。
   [2013-2-2 18:51:06] 李方: 老大哥了
   [2013-2-2 18:51:16] 李方: 您目前处于什么状况呢
   [2013-2-2 18:51:54] 李方: 生活怎样
   [2013-2-2 18:53:07] 高洪明: 我目前是养精蓄锐,写写文章,与同志们聚餐聊天,没有进行什么组织活动。
   [2013-2-2 18:54:11] 高洪明: 我吃低保,主要靠妻女养活。
   [2013-2-2 18:54:20] 李方: 何德普,查建国,胡石根等先生,杨子立,都公开的吗
   [2013-2-2 18:54:30] 李方: 哦,吃低保啊
   [2013-2-2 18:54:43] 李方: 生活会很困难吧
   [2013-2-2 18:54:58] 李方: 低保一月多少?冒昧
   [2013-2-2 18:56:00] 高洪明: 我、查建国、何德普是公开的。低保一月580元
   [2013-2-2 18:56:05] 李方: 北京也有同城饭醉吗
   [2013-2-2 18:57:21] 高洪明: 有,但是国宝不让我参加,非民主党人可以
   [2013-2-2 18:57:29] 李方: 这是个非常好的聚集形式
   [2013-2-2 18:57:54] 李方: 那就是说,北京的民主党人是谁他们都知道
   [2013-2-2 18:58:12] 高洪明: 当然了。
   [2013-2-2 18:58:34] 李方: 我能问大概多少人吗
   [2013-2-2 18:58:49] 李方: 您可以不回答
   [2013-2-2 18:59:33] 高洪明: 过去有几十人,现在公开的人只有几个。
   [2013-2-2 18:59:52] 李方: 我们力量微弱啊
   [2013-2-2 19:00:13] 高洪明: 国宝都知道,没有秘密可言。
   [2013-2-2 19:00:38] 李方: 这些人应该也都坐了牢
   [2013-2-2 19:01:06] 李方: 都惩罚过了
   [2013-2-2 19:01:14] 高洪明: 骨干都坐牢了。
   [2013-2-2 19:01:47] 高洪明: 现在都是公开的。
   [2013-2-2 19:02:07] 李方: 也许共产党也不忍再教您们坐牢了
   [2013-2-2 19:02:35] 高洪明: 不是的。是我们不怕坐牢。
   [2013-2-2 19:02:47] 李方: 您认为中国怎样才能实现民主
   [2013-2-2 19:03:20] 李方: 如果有100万人无惧坐牢,也许就成了
   [2013-2-2 19:03:41] 李方: 您可以充分的谈
   [2013-2-2 19:04:41] 高洪明: 这个问题太大,我回答不了。现在只能跟着民运形势走,直到民主成功。
   [2013-2-2 19:04:56] 李方: 起码有您的看法啊
   [2013-2-2 19:06:29] 高洪明: 以上就是我的看法。这是很具体的回答,说多了更空洞。
   [2013-2-2 19:06:50] 李方: 对
   [2013-2-2 19:07:18] 李方: 可以谈谈您对目前国内民运情况、维权情况的看法吗
   [2013-2-2 19:08:43] 高洪明: 国内民运,现在是各自为政,各自为战,有联系但不多。
   [2013-2-2 19:11:01] 高洪明: 维权情况,主要是拆迁户占地户维权,其他维权的人知道的不多。
   [2013-2-2 19:11:14] 李方: 我在听
   [2013-2-2 19:11:23] 李方: 主要您谈
   [2013-2-2 19:12:09] 高洪明: 我这个人不健谈,一问一答最好。
   [2013-2-2 19:12:33] 李方: 您多谈,我猜有东西写啊,呵呵
   [2013-2-2 19:13:11] 李方: 否则就像审讯笔录了,呵呵,请谅解
   [2013-2-2 19:14:28] 高洪明: 我总认为我没有什么好谈的,就那么点事,不值一谈。
   [2013-2-2 19:15:11] 李方: 您谦虚了,看您文章大篇大篇的
   [2013-2-2 19:16:47] 高洪明: 我是闲的无事,写写开心,也可做做宣传,否则无事可做。
   [2013-2-2 19:17:23] 李方: 目前政治气候,可以谈谈看法吗
   [2013-2-2 19:19:27] 高洪明: 我没有什么不可以谈的东西。目前政治气候不暖还寒。
   [2013-2-2 19:21:01] 高洪明: 民运空间极小,可以生存,发展不易,但要坚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