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高洪明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1)
·我和胡石根、贾建英一起学《圣经》
·家庭教会上的胡石根
· 中国自由不难,民主不难,转型不难!
·给中国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拜年啦!
·就安乐死问题致今年全国人大提案书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要求北京市党政领导人为我主持公道
·胡石根:致香港特区政府和警方的公开信
·要求罢免鄂省李鸿忠的党政民职务书
·《国保重点监控人高洪明监控方案》大曝光
· 大家都去上海世博会,看世界好热闹!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 有感 诗二首
·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
·我只能为六.四事件平反昭雪鼓与呼!
·京警告诫:不要让高洪明去上海世博会
·中国互联网状况:有无言论自由之解读
·足球颂:献给第十九届世界杯足球赛
·罢工浪潮迭起,中央应检讨劳资立场
·维权律师是中国正义底线的捍卫者
·支持新疆自治,维护祖国统一
·关于四川当局逮捕刘贤斌先生的声明
·中国网民万岁!万岁!!万万岁!!!
·取消义务兵役制,建设职业化军队
·向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致敬!
·美韩黄海军演-公海自由-中美关系
·《宗教蓝皮书》瞒报宗教信仰不自由
·中国何时能够哀悼死于人祸的人们?
·全人类的北极不能属于任何国家所有
·深圳特区香港化才是中国政改的春天
·中国捍卫并行使钓鱼岛主权,是时候啦!
·五星红旗遮不住的另册真实的中国
·就修改中国国籍法问题致信吴邦国
·儿歌谎言: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中美:愿景互不为敌,竞赛直到永远
·圆梦中国-为了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
·人权高于主权从来是伪命题
·中国要积极主动地行使我钓鱼岛主权!
·爱国,理性与血性哪个更重要?
·关于中国民间保钓反日活动之我见
·中日两国和平友好的前提条件是什么?
·中国保卫钓鱼岛主权非诉诸武力不可
· 保卫钓鱼岛主权PK保卫十八大安全
·实录:中国最牛的导游之导游词
·藏人为何自焚?中央应检讨藏区政策
·美国是个什么东西?
·中国反腐问计专家不如实行民主宪政
·批判《人民日报》的中国第一人
·"让“字改变中国,信不信由你!
·中国访民状况见闻报告
·老毛拉登谁厉害?谁厉害我他妈纹谁!
·中国政治反动派—我的原则立场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提几个要求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自序
·中国民主党河北党部副主席刘金辞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也把中共及其特权关进宪法的笼子
· 要求中国最高法院公审薄熙来案并旁听
·今日博讯网,店大欺客也!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三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拍拍砖灌灌水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四
·中国不可对朝鲜核试验采取绥靖政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五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六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中央七常委敢于面对胡星斗的文章吗?
·中国最没文化的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
·合法不存,非法不在:为公民街头自由辩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七
·提醒法国总统:访华不要见利忘义!
·五一随想:民生总是政治正确的关切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九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八
·抗议逮铺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3公民!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二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三
·危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中国新疆状况之我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四
·一张壹圆人民币纸币:法轮功宣传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五
·从许志永案看宪法虚设自由实为禁区
·莫管日本修宪,只管光复中国钓鱼岛
·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不应成为禁区
·习总海洋新方针自相矛盾误国误民
·美国政界对中国人权状况判断不正确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六
·从8.15日本投降纪念日想到的
·高洪明朝阳出入境接待大厅“碰壁”记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七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八
·无法定自由,王功权公民公益行为无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高洪明
   2013年2月12日,博讯网编辑部把贵网记者李方先生采访我的报道《民主党人高洪明,公开在京城的反对者》一文,发表在博讯网《焦点》栏目上,我非常感谢你们。
   贵网记者李方先生文章写得很好,为了让有关方面和有关人士充分了解李方先生和我的笔谈内容,下面我把在skype上李方先生和我的笔谈全部复制下来,实录发表如下:
   [2013-1-31 8:27:34] 高洪明: 高洪明 已与李方分享联系人信息。

   [2013-1-31 19:04:40] 高洪明: 你是什么报的记者
   [2013-1-31 19:04:54] 李方: 博讯新闻网
   [2013-1-31 19:05:22] 李方: 北京的朋友我只采访过胡佳
   [2013-1-31 19:05:36] 高洪明: 你什么时候去的泰国
   [2013-1-31 19:05:54] 李方: 以前不知道您的手机号码,但早就听闻过您的名字
   [2013-1-31 19:06:04] 李方: 2011年7月
   [2013-1-31 19:06:18] 高洪明: 你是哪儿的人
   [2013-1-31 19:06:27] 李方: 陕西安康人
   [2013-1-31 19:06:46] 高洪明: 怎么走的
   [2013-1-31 19:07:20] 李方: 我坐牢时,不懂翻墙,和民运界无联系,当时外界无人知晓,只有陶君出来写了文章
   [2013-1-31 19:07:50] 李方: 陶君当时与我同看守所 ,后一道送去了韶关监狱
   [2013-1-31 19:08:23] 李方: 博讯去年,我发的连载《囚徒的梦想》,做了自己的详细介绍
   [2013-1-31 19:08:30] 李方: 偷渡
   [2013-1-31 19:08:49] 李方: 从越南到柬埔寨,再到泰国
   [2013-1-31 19:09:06] 高洪明: 明天下午1点给我打电话吧。我等你。
   [2013-1-31 19:10:08] 高洪明: 国外生活不易,要多多保重自己才是。
   [2013-1-31 19:10:48] 高洪明: 你年龄多大了
   [2013-1-31 19:11:43] 李方: 好的,不过,我们用skype这样写着聊,效果会更好,您觉得呢?明天下午。
   [2013-1-31 19:11:58] 李方: 我72年的
   [2013-1-31 19:13:36] 高洪明: 如果写着聊,那就下午6点吧,因为这之前我在教会呢
   [2013-1-31 19:14:51] 李方: 写着聊,可以获得更多信息量,双方都会很从容,效果好过电话。
   [2013-1-31 19:15:21] 李方: 好的,那就明天下午六点后。您是基督徒啊
   [2013-1-31 19:15:27] 高洪明: 明天见,不见不散
   [2013-1-31 19:16:50] 高洪明: 我没有受洗,不知算不算
   [2013-1-31 19:18:02] 高洪明: 我下线了。
   [2013-1-31 19:18:28] 李方: 再见,保重
   [2013-2-1 18:51:20] 李方: 高先生,您回家了吗?
   [2013-2-1 18:51:36] 李方: 等您聊谈
   [2013-2-1 23:08:51] 李方: 高先生,怎么这样爽约啊?
   [2013-2-1 23:59:54] 李方: 言而无信也
   [2013-2-2 4:24:31] 李方: 害怕钓鱼吗?我李方,原名李焕明,坐牢时间不比您短,反共之心不比您差。仅仅默默无闻而已。我都信不过,大陆也没有可信之人。冒昧,请原谅。
   [2013-2-2 9:16:01] 高洪明: 非言而无信也,昨日晚归,睡了。现在聊聊不迟。有话请讲。
   [2013-2-2 9:18:27] 高洪明: 你是否不在线上,如在请讲话。
   [2013-2-2 9:21:40] 高洪明: 如果你不在,那就今天下午6点再聊吧。
   [2013-2-2 10:14:40] 李方: 哦,高先生冒昧了,现在有耽误,那就下午6点吧,我电脑前等您,好吗?谢谢
   [2013-2-2 18:03:33] 高洪明: 你上线了吗?我等你讲话。
   [2013-2-2 18:05:13] 高洪明: 如果你有事,可以以后再约。请回话。
   [2013-2-2 18:07:12] 高洪明: 请留言吧!我下线了。
   [2013-2-2 18:17:57] 李方: 我转门赶回来了
   [2013-2-2 18:18:02] 李方: 专门
   [2013-2-2 18:18:35] 李方: 我等你三小时,你等我三分钟就不能?
   [2013-2-2 18:27:19] 高洪明: 有话请讲吧
   [2013-2-2 18:28:02] 李方: 现在开始吗
   [2013-2-2 18:28:18] 高洪明: 开始吧
   [2013-2-2 18:28:30] 李方: 了解过您民主党的经历
   [2013-2-2 18:29:15] 李方: 您想对外接他的话题,咱不定,您随意畅所欲言吧
   [2013-2-2 18:29:40] 李方: 我的采访会给您带来麻烦吗
   [2013-2-2 18:30:13] 李方: 对民运竞争等等的看法
   [2013-2-2 18:30:21] 李方: 维权运动的看法
   [2013-2-2 18:30:34] 高洪明: 不会,因为我从来是公开的,没有什么可怕的。
   [2013-2-2 18:30:40] 李方: 您目前所从事的事务
   [2013-2-2 18:30:47] 李方: 都可以谈
   [2013-2-2 18:31:09] 李方: 我目的是为国内民主派做宣传
   [2013-2-2 18:31:24] 高洪明: 一个一个问吧,我一个一个回答。
   [2013-2-2 18:31:25] 李方: 您公开民主党的身份
   [2013-2-2 18:31:41] 李方: 他们不找您麻烦吗
   [2013-2-2 18:32:26] 高洪明: 他们经常找麻烦,我习惯了。
   [2013-2-2 18:32:29] 李方: 主要你来谈,我听,纪录
   [2013-2-2 18:32:47] 李方: 您认识李志友吧
   [2013-2-2 18:33:31] 高洪明: 我和他见过一面,不大了解。
   [2013-2-2 18:33:34] 李方: 我们是好朋友
   [2013-2-2 18:33:43] 李方: 在曼谷
   [2013-2-2 18:34:03] 高洪明: 那么我俩也是好朋友。
   [2013-2-2 18:34:11] 李方: 没错
   [2013-2-2 18:34:28] 李方: 不过,我加入的是全委会,都一家人
   [2013-2-2 18:35:00] 高洪明: 民主党都是一家人。完全正确。
   [2013-2-2 18:35:05] 李方: 国保们怎样找麻烦
   [2013-2-2 18:36:10] 高洪明: 无非是重要日子约我谈谈话,或带我出京。
   [2013-2-2 18:37:09] 高洪明: 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他们一般不会怎样我。
   [2013-2-2 18:37:12] 李方: 您和吕洪来也熟吧
   [2013-2-2 18:38:09] 高洪明: 我和他比李要熟悉些
   [2013-2-2 18:38:13] 李方: 我和他在曼谷见过几次面,现在好像去了旧金山
   [2013-2-2 18:38:42] 李方: 您的的经历可以谈谈吗
   [2013-2-2 18:38:54] 高洪明: 可以
   [2013-2-2 18:39:17] 李方: 我们交换一下经历,先交个朋友
   [2013-2-2 18:39:32] 高洪明: 那一段,
   [2013-2-2 18:39:47] 李方: 年轻时代开始吧,呵呵
   [2013-2-2 18:47:18] 高洪明: 年轻时参加文化大革命,走南闯北,后上山下乡,去黑龙江兵团十年,79年回北京,干过临时工,后进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工作,94年为要求平反六四事件到天安门广场撒纸钱被劳动教养二年,98年参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判刑8年,出狱后坚持民运。
   [2013-2-2 18:47:40] 李方: 我生于72年,陕西人,93-96在陕西坐了三年,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最。第二次在广东,深圳判的,韶关监狱服刑,9年,煽颠罪。我和民主党无联系,不会翻墙,外人不知
   [2013-2-2 18:47:54] 李方: 我在听,您继续
   [2013-2-2 18:48:19] 李方: 你认识陶君吗
   [2013-2-2 18:48:36] 高洪明: 不认识
   [2013-2-2 18:49:01] 李方: 他当时和我同看守所,同监狱,现在去了洛杉矶
   [2013-2-2 18:49:34] 李方: 您坐了10年啊
   [2013-2-2 18:49:50] 高洪明: 你是年轻有为,我已年过花甲,只能看你们年轻人了。
   [2013-2-2 18:50:15] 李方: 早在国内认识您们就好了,我就会是您们的战友了
   [2013-2-2 18:50:25] 李方: 您贵庚
   [2013-2-2 18:50:52] 高洪明: 现在为时不晚。我今年63岁。
   [2013-2-2 18:51:06] 李方: 老大哥了
   [2013-2-2 18:51:16] 李方: 您目前处于什么状况呢
   [2013-2-2 18:51:54] 李方: 生活怎样
   [2013-2-2 18:53:07] 高洪明: 我目前是养精蓄锐,写写文章,与同志们聚餐聊天,没有进行什么组织活动。
   [2013-2-2 18:54:11] 高洪明: 我吃低保,主要靠妻女养活。
   [2013-2-2 18:54:20] 李方: 何德普,查建国,胡石根等先生,杨子立,都公开的吗
   [2013-2-2 18:54:30] 李方: 哦,吃低保啊
   [2013-2-2 18:54:43] 李方: 生活会很困难吧
   [2013-2-2 18:54:58] 李方: 低保一月多少?冒昧
   [2013-2-2 18:56:00] 高洪明: 我、查建国、何德普是公开的。低保一月580元
   [2013-2-2 18:56:05] 李方: 北京也有同城饭醉吗
   [2013-2-2 18:57:21] 高洪明: 有,但是国宝不让我参加,非民主党人可以
   [2013-2-2 18:57:29] 李方: 这是个非常好的聚集形式
   [2013-2-2 18:57:54] 李方: 那就是说,北京的民主党人是谁他们都知道
   [2013-2-2 18:58:12] 高洪明: 当然了。
   [2013-2-2 18:58:34] 李方: 我能问大概多少人吗
   [2013-2-2 18:58:49] 李方: 您可以不回答
   [2013-2-2 18:59:33] 高洪明: 过去有几十人,现在公开的人只有几个。
   [2013-2-2 18:59:52] 李方: 我们力量微弱啊
   [2013-2-2 19:00:13] 高洪明: 国宝都知道,没有秘密可言。
   [2013-2-2 19:00:38] 李方: 这些人应该也都坐了牢
   [2013-2-2 19:01:06] 李方: 都惩罚过了
   [2013-2-2 19:01:14] 高洪明: 骨干都坐牢了。
   [2013-2-2 19:01:47] 高洪明: 现在都是公开的。
   [2013-2-2 19:02:07] 李方: 也许共产党也不忍再教您们坐牢了
   [2013-2-2 19:02:35] 高洪明: 不是的。是我们不怕坐牢。
   [2013-2-2 19:02:47] 李方: 您认为中国怎样才能实现民主
   [2013-2-2 19:03:20] 李方: 如果有100万人无惧坐牢,也许就成了
   [2013-2-2 19:03:41] 李方: 您可以充分的谈
   [2013-2-2 19:04:41] 高洪明: 这个问题太大,我回答不了。现在只能跟着民运形势走,直到民主成功。
   [2013-2-2 19:04:56] 李方: 起码有您的看法啊
   [2013-2-2 19:06:29] 高洪明: 以上就是我的看法。这是很具体的回答,说多了更空洞。
   [2013-2-2 19:06:50] 李方: 对
   [2013-2-2 19:07:18] 李方: 可以谈谈您对目前国内民运情况、维权情况的看法吗
   [2013-2-2 19:08:43] 高洪明: 国内民运,现在是各自为政,各自为战,有联系但不多。
   [2013-2-2 19:11:01] 高洪明: 维权情况,主要是拆迁户占地户维权,其他维权的人知道的不多。
   [2013-2-2 19:11:14] 李方: 我在听
   [2013-2-2 19:11:23] 李方: 主要您谈
   [2013-2-2 19:12:09] 高洪明: 我这个人不健谈,一问一答最好。
   [2013-2-2 19:12:33] 李方: 您多谈,我猜有东西写啊,呵呵
   [2013-2-2 19:13:11] 李方: 否则就像审讯笔录了,呵呵,请谅解
   [2013-2-2 19:14:28] 高洪明: 我总认为我没有什么好谈的,就那么点事,不值一谈。
   [2013-2-2 19:15:11] 李方: 您谦虚了,看您文章大篇大篇的
   [2013-2-2 19:16:47] 高洪明: 我是闲的无事,写写开心,也可做做宣传,否则无事可做。
   [2013-2-2 19:17:23] 李方: 目前政治气候,可以谈谈看法吗
   [2013-2-2 19:19:27] 高洪明: 我没有什么不可以谈的东西。目前政治气候不暖还寒。
   [2013-2-2 19:21:01] 高洪明: 民运空间极小,可以生存,发展不易,但要坚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