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藏人主张
·华丽尸袍下的黑暗世界
·薄熙来—被困笼中的老虎
·审判薄熙来
·薄瓜瓜发声明对父母遭遇表达不满
·薄熙来:“审判长,我有话要说”
· 薄案庭审细节存疑
·薄熙来盼完善中国司法未来
·“红二代”与“官二代”
·如何定义“中国人”?
·中国人应该从澳洲大选中反思什么?
·《经济成长的终结》
·“北漂族”难落北京户口
·中共是反人类的凶手
·中國追捕部落客擬似文革批鬥
·普京帮习近平戳老虎窝
·潘晴和一平的建议
·中共決定經濟政策的重大改變
六四运动纪念碑
·【赵紫阳录音回忆录选摘】
·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六四前夕暴力革命主张出台
·美议长佩洛西访华能否改变六四定性?
·民众对六四事件历史回顾
·方励之谈六四运动
·中国二十年思想演进
·中军镇压学生是否属于爱国?
·"六四"?什么"六四"?
·“90后”谈“六四”
·从学生运动到全民运动
·从静思节看六四前景(首发)
·自由文化运动六.四祭辞
·达赖喇嘛最新对六四等表态
·从天安门广场到零八宪章
·加油中国人—为“六四运动”二十周年而作。
·刘晓波:我的自辩
·刘获奖异议人士反应不一
·将无人替刘晓波领诺奖
·达兰萨拉藏人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
·中國民運江湖回望錄
·袁紅冰新書《六四之殤》 出版說明
·出版社《六四之殤》邀請函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首曝白宮密檔六四屠殺人数
·鮑彤:「六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我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沒鬧清
·「六四」之前,胡耀邦主政的十年是中國歷史上的短暫春天
·毛澤
·1989年4月15日下午,胡耀邦的死訊透過各種途徑傳到了北京大學,終於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绿坝”克星“绿色海啸”问世
·遭镇压十周年 法轮功举行纪念活动
台湾以及其它
·马英九回绝达赖喇嘛访台内幕
·马英九没有西藏政策
·“台北和约”和“西姆拉条约”
·吕秀莲要当马英九的特使?
·台湾青年人的西藏情结
·众论达赖喇嘛访台
·达赖喇嘛访台日益政治化
·達賴喇嘛是一面照妖鏡
·达赖喇嘛访台考验两岸政治智慧
·蘇批馬無禮达赖谈好友阿扁
·「一個地球,共同的責任」
·世紀大審 扁案偵審大事記
·一个践踏言论自由的判决
·《台湾大劫难》一书即将震撼出版
·陈水扁如能挺住将成为英雄
·《台湾大劫难》出版说明
·「台灣2012的危機與轉機」座談會
·《台湾大劫难》应验北京即将收复[金马]
·當劫難的烽火升起
·反抗暴政是行使天赋人权
·中国反对台湾与他国签自由贸易协定
·对比台湾十六条和西藏十七条
·《台湾大劫难》日文版近日推出
·袁红冰教授谈《大国策》
·台湾向先文后政方向迈进
·台湾将是下一个西藏
·解密中共对台策略
·五都选举综述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
·纵论中共和台湾前景
·中共的全球扩张战略
·中共扩张的谋略概要
·哲学与人性的悲剧
·袁紅冰警世巨著問世!
·劉珊珊事件的四大問題
·美国前司法部长狱中探视陈水扁
·正在逼近的中國大變局
·序言:探監陳水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中共向世界作出一個承諾:只要國際資本願意用權貴市場經濟規範為紐帶,同中共腐敗的權力形成經濟和政治的命運共同體,中共就給國際資本以暴發戶式的利益回報。顯而易見,這種承諾是一個魔鬼的誘惑。令人遺憾的是,魔鬼的誘惑常比上帝的道德誡律更有吸引力。國際資本在魔鬼的誘惑下,猶如夏日印度的蠅群,鋪天蓋地湧入中國。本來就缺少道德原則的台灣和日本的資本率先把靈魂出賣給中共權貴市場經濟;歐美資本也迅速跟進——新教賦與的“為上帝積累財富”的道德良知枯萎之後,歐美資本的眼睛裏也只剩下貪慾之火。由此一來,國際資本的大量湧入便構成中國經濟瘋狂增長的第三個基本因素。
   純真的少年不願相信美女會有一顆陰毒的蛇蠍之心,許多人也很難相信踐踏理性和良知的罪惡貪慾,會創造經濟發展的奇跡。但是,醜陋的事實就是如此——人類有時就是一堆醜陋的貪慾。不過,即便不再相信人類配與高貴的理想主義一致,我也不相信罪惡貪慾會成為歷史的永恆主題。因此,罪惡貪慾的最現實的經典型式,即中共權貴市場經濟,在創造經濟發展奇跡的同時,也在以相同的速度鍛造割裂社會的仇恨之刀——極端的兩級分化;而且權貴市場經濟發展的速度越快,它所積累的社會危機便越深刻。
   當披著豪華學術外衣的庸俗文人從中共權貴市場經濟中看到種種斑駁陸離的美麗幻像時,我卻感到來自社會大危機的徹骨寒意。我不能確定,社會大危機最終將導致一個壯麗中國的浴血重生,還是把人類推入世界末日的劫難。不過,我可以肯定,人類必將由於背叛道德良知,把靈魂出賣給罪惡的貪慾而付出代價——那是要用血海淚濤來表述的代價。
   西諺有云:上帝欲讓人毀滅,必先使其瘋狂。我説:魔鬼為了毀滅人,必先讓人為物性貪慾而瘋狂。
   
   二
   鄧小平權貴集團應對社會全面危機的原則
   ——極權專制的宿命
   
   仇恨主宰時代的精神,魔鬼都會恐懼得不寒而懍。然而,腐敗入骨的權力和不義的金錢一旦異化為大多數人的幸福、尊嚴和自由的摧殘者,仇恨就會如春天荒原中的野草,蓬勃生長,染綠大地;對不義的金錢和腐敗專制權力的仇恨,乃是人性的自然趨向。當前,中國全面的社會大危機就意味著由地獄之火般的仇恨充實的巨大能量——仇恨往往比愛更強大。
   中國的極權政治、權貴經濟和人口、國土在國際社會中的沉重的存在,使仇恨主導的中國社會大危機的爆發方式,具有震撼人類歷史,甚至主導世界命運的能量。而鄧小平權貴集團如何應對危機,將直接影響中國社會大危機的走向。
   在此使用“鄧小平權貴集團”的概念,專指實行權貴市場經濟之後形成的主導中共權力意志的官僚集團。準確預測一個人的行為方式,首先要對其真實的人格有準確的瞭解;準確預測中共權貴集團的行為模式,則要以對其政治人格的深刻理解為前提。
   中共權貴集團是對東亞大陸各民族犯下重重反人類罪的犯罪集團。無論在毛澤東時代或者鄧小平時代都是如此。有人申辯道,現在的中共權貴不應當為過去的罪惡負責。但是,這種申辯違背法的正義。現在的中共權貴繼承毛澤東和鄧小平時代的政治權力遺產的同時,也應當繼承歷史的政治債務;他們作為中共暴政政治人格的繼承者,當然要對中共全部罪惡承擔法律責任——法的精神拒絕“只繼承權利,不繼承責任”的遺產轉移原則。
   中共建政六十餘年,通過一次又一次大規模軍事屠殺、政治法律迫害,以及製造社會悲劇,導致近億人非正常死亡,中共的凶殘恐怖,納粹德國只能自嘆弗如;中共六十餘年的反人類罪行,超過中世紀千年黑暗的罪惡積累,可謂曠古絕今。一億冤魂日夜都在詛咒這個國度;除非中共暴政的反人類罪行受到正義的審判,中國將在無數鬼魂的怨毒詛咒中,向地獄沉淪,永無超渡之日。
   中共權貴集團是中國萬年歷史中最陰毒的賣國賊集團,它背叛文化的祖國,出賣精神的故鄉,用斬殺文化之魂的方式,摧毀中國的國家命脈;它用鐵血權力將西方極權主義文化推上精神之王的寶座,使東亞大陸淪為德國猶太人馬克思和共產主義的文化殖民地。中共實施的文化性種族滅絕政策,不僅意味著大規模精神虐殺,而且是由血海屍山來表述的生命犧牲——犧牲的是各民族中最高貴、勇敢、自由而美麗的靈魂;活下來的,絕大部分可以歸類為行屍走肉。
   人的本質在於精神;文化是精神的外化,心靈的展現。因此,文化性種族滅絕是比生理性種族滅絕更深重的罪惡——它從本質上否定人,否定民族與國家的存在。“海可枯,石可爛”,中共權貴集團滅絕文化祖國之罪,不可寬恕;如果中國文化從此魂銷魄散,灰飛煙滅,萬劫不復,那就只有不停的風,在荒野間為中國文化之殤作萬古悲歎。但是,只要中國還有文化復國的一日,重建精神家園的慶典,必定也是對中共賣國賊集團進行末日審判的法庭。
   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利用腐敗權力攫取社會財富,然後把罪惡的金錢轉化為驕奢淫逸的生活——這是鄧小平權貴集團政治胎記。每個官員都把其控制的權力視為財富的來源,權錢交易已經成為所有官員正常的生活方式。正由於無官不貪,無吏不腐,整肅貪腐便異化為打擊權力競爭對手的常規措施,而絲毫也不證明廉政的努力;近千萬妓女每夜都在遍佈中國的十萬夜總會中,供貪官污吏和奸商惡賈淫樂,乃是中共腐敗的經典寫照。
   有人講,作中共官員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幸福”的職業;對於物慾化的生命,腐敗權力就意味著幸福。然而,無論怎樣幸福,畢竟也作賊心虛;如何避免罪惡的財富將來受到人民審判的清算,是鄧小平權貴集團,這個人類有史以來最龐大、最無恥、最猖獗的貪污犯罪集團的普遍焦慮——從中國民眾普遍“仇富”心態的鋒芒間,貪官污吏早已意識到,銳利的危險正冰冷地抵在他們的腰際。
   兇殘至極的反人類罪犯罪集團,背叛文化祖國的賣國賊集團,腐爛入骨的貪污犯罪集團——鄧小平權貴集團的每一項政治人格,都在預言同一種可能性:命運的盡頭,審判臺在等待他們;審判臺後面或許還有斷頭臺。審判後被絞殺的薩達姆、像受傷的公豬一樣關在鐵籠中受審的穆巴拉克,不僅讓鄧小平權貴集團有物傷其類之悲,而且更是怵目驚心的警示。規避被審判的命運由此形成鄧小平權貴集團的共識。
   權貴專制體系是托起中共千萬貪官污吏的政治、經濟、法律、文化、社會特權的魔鬼之臂;失去極權專制,貪官污吏將喪失一切。上帝或許可以寬恕所有的罪惡,法律卻不能如此。中共暴政犯下的違背天理人倫的罪行就不能寬恕。鄧小平權貴完全清楚,極權政治構成他們免受審判的唯一的保護傘;極權體制的命運同他們的命運休戚與共,生死相依。
   鄧小平權貴集團中的絕大多數成員,都在海外銀行設立私人賬戶,以策其罪惡金錢的安全。此次茉莉花革命中出現的一種現象,最令中共貪官污吏痛不欲生——在關鍵時刻,海外的金融機構,包括號稱最安全的瑞士銀行,竟紛紛宣布凍結獨裁者家族的資產。痛心疾首之餘,鄧小平權貴明白了一個真理:失去專制權力,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安全的銀行;極權政治是他們罪惡金錢的唯一的庇護所。
   同極權專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決定,面對日漸逼近的中國社會全面危機,鄧小平權貴集團勢必把千方百計強化極權專制,作為主要的政治意志。
   鄧小平權貴集團強化極權專制的首要之舉,便是強化腐敗的權力、骯髒的金錢和墮落的知識,這三個最具社會能量的要素之間的罪惡聯盟。在現象世界中,表述即存在,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鄧小平權貴集團構建罪惡聯盟的根本目的,就在於全面壓抑社會危機中蘊涵的對腐敗權力和骯髒金錢的仇恨,使之難於形成政治反抗運動的表述方式——不能升華為政治反抗形式的社會危機,不會對極權專制造成致命威脅。
   上述罪惡聯盟由腐敗權力的生命形式,即中共貪官污吏主導。貪官污吏用政治特權和物慾的極度滿足收買墮落的知識——使知識分子淪為權力和金錢的雙重奴僕,同時,中共也為骯髒的金錢轉化成政治特權修筑了一條“快速通道”——在江澤民主政時期,中共,這個理論上的無產階級政黨,竟宣布允許資本家入黨。有人據此聲稱中共已經背棄了共產主義。然而,這種聲稱所表達的至少是庸人學者的愚腐之見。因為,中共理論上的某些修正,目的在於維護共產主義的核心價值,即極權專制政治,使之能夠渡過全面社會危機。從本質來審視,中共不僅沒有背棄極權主義,反而表現出對於共產主義的不擇手段的忠誠。
   什麽是共產主義?現實存在的共產主義就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創建的一系列共產帝國,以及與之如影隨形的社會大悲劇。有些腦殘的文人試圖證明,共產主義罪惡的政治實踐之外,還存在另外一種美好的共產主義理論。但是,歷史不相信這類腦殘文人的證明,就如同不相信孕育出無數魔鬼的靈魂會屬於天使。而中共暴政,這個馬克思理論在東方的政治代理人,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堅守西方極權文化傳統的核心價值。
   通過對心靈的控制達到對人的命運的控制權,而控制了人的命運,也就獲得了對世界的所有權——這是西方極權主義的基本邏輯,也是中共的統治邏輯。所以,強化思想控制必定成為中共強化極權專制的題中之意。不過,鄧小平權貴集團對思想的極權控制也顯示出相應的時代特征。鄧小平通過讓中國人的心靈在物慾中腐爛的方式,抹去歷史對於天安門血案的記憶——人的心腐爛了,歷史也就失去記住罪惡的良知。這個過程中,率先腐爛的,而且腐爛入骨的,便是千萬貪官污吏。從腐爛的權力中分泌出的思想控制方式,便是墮落至極的黑手黨政治。另一方面,由於政治道德的破產,中共已經難於進行有效的理想主義的思想欺騙,鄧小平權貴集團只能越來越依賴猥瑣污穢至極的專制方式,即秘密警察統治,來實現普遍的思想控制。
   利用黑手黨政治原則和秘密警察統治,構建關押政治反抗精神的思想鐵牢,同時,又把國家恐怖主義的暴力發揮到極致,讓普遍的恐懼充當看守思想鐵牢的獄卒。於是,鄧小平權貴的中國展示出極為怪誕的現象,即極端自由和極端不自由的疊加:人可以找到在物慾中縱情無羈地墮落的自由,而無須任何道德的顧忌,同時,政治自由和精神自由卻被吊在鐵鑄的絞索上示眾。
   鄧小平權貴集團強化極權專制的另一個戰略舉措,便是把腐敗權力、骯髒金錢和墮落知識結成罪惡同盟的經驗,推進到國際領域;他們“對外開放”政策的核心便在於收買並腐化全世界——同國際資本、知識精英和強有力的政客結成利益共同體。鄧小平權貴集團顯然有一個精明的計算:如果全世界都在物慾中腐爛,都狂熱地傾聽物性功利主義的流行音樂,內在於中國社會危機的追求正義的理想,便難以找到強有力的國際支持。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