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我看六四]
东方安澜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看六四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文/东方安澜
   
   谈六四运动,我总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六四是民众对共产党认识的一个拐点,是历史的关隘也是历史的机运。六四之前,民众特别是知识群体,对它还抱有希望,认为它还有自净的能力,所以提出的基本的诉求还是限于“反腐败、反官倒”,包遵信在纠正香港记者提问时也说“民主改革、清除腐败”,避谈“推翻政府”;六四之后,鲜血擦亮了所有人的眼睛,共产党就剩下灭亡一途。虽然大部分知识分子恐惧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是,汉娜•阿伦特说过,“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是准确地知道过去是什么,同事承受这种知道,并因而期待和守望着所有从这知道和承受中到来的事物”。


   
   对于六四和共产党之间,用不靠谱的譬喻,“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如果当年能够谈判妥协,中国有可能开出新的机运。到如今,用胡锦涛的话只能是“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有兴必有亡,这是自然规律。共产党灭亡,不是谁能消灭共产党。共产党小脑发达,它的管控技术手段无可企及,简直到了丝丝入扣无孔不入的程度。但它无法克服自身的惰性和僵化,正是它自身的僵化和缺乏再生能力,这种体制的结构性弊端,使共产党成为共产党的掘墓人。从这个角度来分析,八九一年,和相隔四百年前的万历十五年有高度的相似性。极权帝国的崩溃有其共性。万历十五年虽然平淡,但帝国的腐朽已经积弊难返,走向终结,是早晚的事。六四轰轰烈烈,其悲剧性的收尾,让民众看到了一个政权的僵硬和颟顸,一种病入膏肓无可救药的颟顸。尔后的二十年,竭泽而渔式的掠夺,成为了僵尸政权表演的必备桥段,其自身再也无法克服自身的有限性和局限性。
   
   因为“被辞职”,新年前后读完了包遵信先生《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一书。为包先生的义肝侠胆所感动,斯人已逝,很想写点文字纪念一下。包先生在书中流露出一种“苍天一声笑,泪在心中流”的感慨和无奈。这种心曲,只有经历过大痛的人才会有。六四烽火,先生已过知天命岁序,但仍然不畏惧艰险奔走呼号,走在运动的前沿。在我认识里,知识分子一向喜欢躲在书斋里说大话说空话,事实上也是,六四时期能像先生一样挺身而出的,也寥寥无几。敏于言敏于行,这是先生令我尊敬的地方。往者可矣,来者可追。先生用自己圣徒般的热情和精神,激励着新公民运动的后来者们。
   
   历史沧桑,到头来什么也剩不下。永生的愿望随同历史的波涛一样消失在我们的目光尽头。往前半步是先知,跨前一步是先烈。如果人类还要存续,先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先烈和先知。他不属于他所在的世纪,却照耀后人。正像空气和阳光,是人类生存的必要条件。先生说六四是未完成的涅槃。可是假如六四达到了民主诉求的目的,到今天的政治格局会是什么样的呢?还是共产党托拉斯,最有可能的会是类似于日本自民党的格局。先生在书中后段对民主的反思中也说,在知识群体和学生群体中,很多人口中说得是民主宪政,但落实到行为上,却是我们司空见惯的专制那一套。知识分子无法形成合力,民主意识无法落实在行为上,对六四运动没有更高的理论支撑,等等的因素,导致了六四的流产。在我看来,尽人事而听天命,包先生们已经做的足够好,对推动六四运动,尽了最大的努力,在人事上无可指摘。从民主事业点燃烽火,到一个社会民主的普及和完善;从六四到现在新公民运动,都在孜孜矻矻朝这个方向努力着,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和局限,从这一点上说,何来“未完成”三字。世间事,很少有“功德圆满”四个字。
   
   六四流产,这在预料之外,更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是八十年代民间的声浪一波接一波,最后只能于血腥的屠杀作为收场,这让心怀善良的所有人难过和失望。情理之中是一个专制政权用鲜血来回答民众要求变革的呼声,自古皆然、海内皆然,所谓不到黄河心不死,到了黄河泪汪汪。好像齐尔赛斯库在被枪决的那一刻,还向士兵跪地求饶。某种程度上,人性的弱点就是政权的弱点。这实质是赌徒心态,不到输掉最后一条短裤,他不会退出赌场。在一个没有妥协和谈判的文化系统里,讲究的是赢家通吃那一套。我们现在参与和推动新公民运动,不但要净化自己从专制系统中出来的价值观念,提升自己的素养,要清楚的认识,有集权,就不可能诞生新公民。新公民必然是从集权的阵痛中分娩出来的。这需要几代人的付出和牺牲。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能一蹴而就的事情,又往往蕴含着风险。
   
   六四的发生和流产,是善良的民众对现政权认识上的模糊。虽然经历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四清反右文革等历次运动,民众一次次看到灾难把不幸者的残骸堆到残骸上,但民众以一己之力,如何斗得过执政机器,只能逆来顺受,加上和人性中向往善良光明的一面互相促进,加上文革后胡赵的开明风气,又为这个政权蒙上了一层或许变好的改良面纱。这是人心的局限、时代的局限。六四的悲剧,是共产党的极权制度造成机会变成灾难的主因。即使是胡赵,也是好人政治或曰道德政治的昙花一现,不可能持久。离开了司法独立,政治无法找到平衡自身的稳定性。有人讨论,如果把宪法都落实了,好像就万事OK了。其实这是一知半解的误会。宪法之上,还有“四项基本原则”的紧箍咒罩在那儿,落实宪法精神只能是一厢情愿的幻想。“四项基本原则”,实质上是保证一小撮人吃独食的问题,是独乐乐和众乐乐的问题,所以才有老人政治才有垂帘听政才有十八大常委晚到一小时的内斗。
   
   南方朔说,六四本质上还是一场从启蒙到街头的反腐运功。六四运动也是摸索的过程,从自发的反腐到对政治体制改革的诉求到要李鹏下台到声讨老人政治,我们不妨把六四看成对中国民主诉求走向街头的第一波。六四之后,意识形态先一步而瓦解,共产党早已沦落为一个利益集团,沉疴日深积弊丛生,使所有社会机能发生萎缩。某公说,现行体制的特征是自利性和排他性的,体制本身处在危机之中,不具备调整的空间和能够选择放弃的利益,当变化指向它本身存在的可能性时,政治改革不可能发生。割自己的肉,那是很疼的,这是三岁娃娃都知道的道理。
   
   今天口口声声的维稳,实际上是堵漏,避重就轻回避解决实际问题,弱化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只要事关抢夺和权力,任何借口都不会显得太荒唐、太虚伪。这样的肌体,更不要奢望靠其自身会产生自我更新的动力。现在,启蒙已经过了成熟期,民主宪政的理念毋庸置疑到了落地的时候。新公民运动,是一次祛魅的过程。六四运动和新公民运动,把时间上的先后相继,转变成空间中的并列关系。近年,从维权抗争到街头举牌,越来越多觉醒的公民达成了共识——那就是走向街头,表达诉求。在走向街头的讨论中,有人假设后红色时代怎么办,我要告诫诸位,毛泽东有句话,“别怕死了张屠夫,要吃混毛猪”。有位先生说得好,现在就算你有几百万传给子女,将来脸孔一边,抄家充公乃至狂发货币把你的钱稀释掉,什么做不出来。我们不可能启蒙所有人,民众有麻木不仁和忘恩负义的特点,既是群盲也是群氓,不可能奢望等所有人都启蒙了齐心协力,各种利益诉求只有和新公民运动结合起来,小部分人的牺牲,才会换来所有人在街头抗争中受益。当我有一天必须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留下一个更好的世界比自己仅仅做一个好人有意义的多。教皇约翰二十三世说过一句,“每一天都宜于诞生,每一天都宜于死亡”。纵览当今中国,一场摧枯拉朽的阵痛无可避免。
   
   
                           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中华民国102年3月14日
   
   

此文于2013年03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