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我看微博]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看微博

               我看微博

   操,微博又被封了,早几天G+上就在议论,斯巴达以后微博趋向严紧,事实证明谣言遥遥领先。8过,微博混的久,转世也容易,噼里啪啦注册上去,看见熟悉的@猛加一通,直到系统歇菜。

   年龄大混微博的时间长,基本上对熟悉的@闻闻气味,就知道是不是同路人。就是闻不出味道,闭了眼瞎点,基本上也八九不离十,除了毛左,不会加错加五毛。现如今,就是染香吴法天张宏良等毛左,也很少有人去关注了。网络舆情现在已经一面倒,用“合肥泼妇男”的说法,“现在不缺思想,独缺枪”。这个话有点危险,但好玩的是小秘书没删。这话的含义不言自明,用国歌里说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一点不为过份。

   03年胡温刚上台的时候,网络上有流传普遍一句话,叫“苦逼不能怪政府”。曾经有抱怨政府者被网络红卫兵围剿,最后狼狈退出。胡温粉丝们还祭出个“什锦八宝饭”的噱头,但不久萨斯来袭,随即就销声匿迹了。舔菊党没有市场,自此可见一斑。胡温十年,把好好的粉丝玩成了僵尸,化民望为腐朽,也算真本领。

   十年里,因为上上下下认真落实了科学发展观,维稳强拆狼烟四起,鸡飞狗跳不说,民怨沸腾,使社会处在一种普遍焦虑和烦躁不满状态。今年一三年,上海访民金什么的在天安门广场上喊出了“打到共产党”的口号。我印象里,以前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现在网上网下都对这个体制有了一锅端的认识,六十年来一直耍无赖,从来没学好。看来就是再多的国宝,也无法扼止人心向背。

   微博的情绪也大致反映出社会的情绪。网络的群体心理已普遍趋于一致,被失望绝望的悲观感无力感所笼罩,人心思变。习近平王岐山说的抢时间一点没错。网民之中已经没有左中右,人群当中也只剩下上网的和不敢上网的两拨人。网民,如果从人心的层面来说,已经完成了组织动员,缺的,就是走上街头表达诉求的勇气,都处在想搭顺风车的观望状态。在互联网中,微博是完成动员和集合的有效平台,难怪斯巴达以后从严从紧是顺理成章的事。

   要预见明天,在今天的细节中就有迹可寻。03年到13年这个十年,是把社会割裂成底层和既得利益阶层两个阵营,壁垒分明,也不可调和。这样的社会形态是无法持久的。到这个地步,现在唯一能做的,人人都在等待,等待那根神奇的稻草。不要跟我说不会有稻草。随着技术的进步,信息传播的迅捷,公共表达的畅通和低成本,公众普遍情绪的不满和法不责众的低代价,我完全可以预料,有一天的某一时刻,一觉醒来,方塔街上一遍狼藉,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还不知道是谁干的。最不好的结果是出现类似于如此的群氓运动。如果真的是这样,也不是末日。当一个制造危机的体制无法自我转型为一个解决危机的体制时,革命式的潮流不可避免也不可阻挡。

                            中华民国102年3月26日

(2013/03/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