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神童]
点滴人生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童

   我小的時候,曾被人叫作神童。那時大概是在十一、二歲至十四、五歲之間。

   原因是﹕下棋下得好。

   我大約十歲開始學棋。也不是什麼正規的學,只是一個鄰居教我基本的規則和步法

   而已。

   之後我便看人下棋和跟人下棋。

   印象中是和成人下棋,而不是和同學或小朋友。這因為那時同齡的小朋友不多。至

   於同學,那時戰後和平不久,同學大部份年紀都比我大,而且有些大很多。像我這

   個年紀的男同學,一班只有三幾個而已。

   也不知為什麼,那時進步很快。我和成人下棋,最初總是輸,這也是自然不過的事。

   但三兩盤之後,我便反敗為勝,而且永遠勝下去。

   到了後來,整整一個區域,從街頭到街尾,我都是「打遍天下無敵手」,除了一個

   人之外。

   這個人來自廣州,他自稱在廣州時是跟棋王學棋的。我和他交手過三幾盤,總是在

   最關鍵的時候,棋差一著負給他。後來他沒有出現了。現在回想起來,以小人度君

   子之腹,是否他恐怕輸給我這個小子呢?

   每個晚上,當附近的工廠、船廠、石廠的工人放工,吃過晚飯出來找尋娛樂時,就

   到我家開的商店來看我下棋,有時圍了幾重人。我是勝多負少。「神童」之名,便

   是那時有人封給我的。

   我為什麼下棋下得這樣好呢? 我想,小小天聰是有的。但還有一點是,我的鍥而不

   捨的性格。在下完棋的晚上,睡眠之前,我都在床上想棋。尤其是在輸了之後,我

   更要想出是哪一著出了問題。這可能是我迅速進步的原因。(我後來發覺從錯誤中學

   習,是我的性格和習慣。我現在已達古稀之年,仍是如此﹕避免犯錯,但不怕犯錯,

   錯了之後便分析原因,緊緊記著,儘量不再犯,一生都是如此。)

   那時,下棋給了我精神的滿足。我逐漸不安於我的小天地。我有時跑到街外去,看

   一些地攤棋檔,甚而和檔主來兩盤。

   那時有一份小報叫天下日報,其中有一個篇幅不小的專欄叫天下棋壇。我不時買來

   看,參考名家棋藝,並得悉象棋消息。

   中環蓮香茶樓晚上有棋壇,由茶客現場向壇主挑戰,我有時也從筲箕灣乘一個小時

   的電車前往觀戰。但從未落場,一來因為年輕膽怯,二方面也覺得棋藝不到那個水

   平。(壇主都是出了名的棋手,代表香港最高水準。)

   那時有一份日報,好像是天天日報吧,刊有殘棋游戲,而且還舉行公開比賽。參加

   資格是破解若干殘局。(好像是十個殘局要成功破解八個。)我參加了這樣的比賽一

   兩次。

   比賽時,圍觀的棋迷見到我年紀這樣小,都覺得十分有趣。我記得,主持棋壇的李

   志海也曾來觀戰,露出很高興的樣子。

   但這些比賽,我都是在決賽時輸了,從來沒有拿到冠軍。我想我的能力就是這樣,

   十個人之中,我總是排二、三,永遠不會第一。下棋如此,其他也是如此。

   我想,除非那個時候拜師學藝,再下苦功,否則水平便是這樣了。

   然而,那時沒人提點,而自己也沒有想到要再進一步。再者,我所見到的下棋高手,

   都不是什麼值得羨慕的人。那些擺地攤棋檔的人,或那些在公園謀生的棋手,也都

   是衣著猥瑣之輩,並不能給我一個好的示範作用。此外,在蓮香茶樓我也見到一些

   棋王粗口爛舌,令我不喜。

   總之是沒有什麼因素,吸引我在下棋方面發展。

   而到了我十七、八歲再恢復讀書之後,我便和下棋絕緣了。再以後大學畢業後,下

   棋便只能是我業餘的嗜好了。

   香港可能少了一個棋王,但我卻完全滿足於我日後的發展。

(2013/03/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