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论新兴行业]
半空堂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新兴行业

   

   ——王亚法

   

   旧时,论到行业,有三百六十行之说,然而进入“改革开放”时代就不同了,三百六十行也一同开放,到底膨胀了多少,说不清。

   “改革开放”,有一个“放”字,不过放出来的东西,有良莠之分,爱因斯坦爸爸的那根管子,放出了一个科学家;曹雪芹爸爸的那根管子,放出了一个大文豪;希特勒老子的那根管子,放出了一个杀人狂;那个头顶瓜皮帽,腋下夹着算盘收账的毛顺生,不知修了几世道恩,管子里放出了一个红太阳,太阳之毒,烤得五洲大地,生灵涂炭,人妖颠倒,苦不堪言……

   回头还说“改革开放”的新行业吧。

   据在下这些年初略见闻的新行业有:

   城管,亦称协管:这是一支专门打着治理城市容貌,帮昏官欺压下层贫民的扫荡队伍,我在中国许多地方,亲眼目睹这批流氓作恶,踢打摊主,抢夺小贩生财器具,拳脚凶横,态度蛮横,绝对超过《沙家浜》中的刁小三,这批家伙本是社会败类,却为时下所用,一旦得到“合法执照”,更是有恃无恐。

   洗脚妹,洗脚店在中国遍地开花,许多洗脚店还兼营色情,这不能不说是腐败文化的衍生,清朝晚年,访遍北京八大胡同,听不到有洗脚店一词,可新中国有了,而且此行业蓬蓬勃勃,已经发展到了海外,区区走访美国,以及在居住国澳洲,到处都能看到,不能不说这是中国腐败文化对世界文明的腐触。

   烟酒礼品中介:在中国有一个奇怪的中介行业,中介者专门去官员家中收购烟酒、礼品,然后转手倒卖,因为不少官员收的礼太多,一家人来不及消费,于是此等行业便应运而生。你走在街上,不时会见到“高价收购名酒名烟”之类的广告。区区听一位中介说,生意好时,一年有上百万元的进帐,可谓生意兴隆。

   色情中介:如果你傍晚驾车进入东莞、长安等南方城市,路灯下不时会有人向你招手,你若愿意,他会带你去所谓的娱乐场所,并向你保证,那家会所和公安局有关系,绝对安全。你若不允,他也照常彬彬有礼,似乎受过专业训练,也讲职业道德。

   医托:操此职业者,常在大城市的火车站、医院附近游荡,物色顾客,只要得知你是来治病的,讲定收费,他就为你一条龙服务,帮你寻找医院,介绍医生,私下约定送红包分寸,甚至为你叫车买药,请务工……

   贪官代理:我一位搞建筑的朋友,因为要向某机关申请盖章,拜访领导,几次未成,结果那位领导传下话来,找某某人处理即可,后来得知这位某某人,并非该机关人员,只是那位领导的“托儿”。我朋友烧过纸钱,事情很快办妥,她告诉我此事,咬牙切齿道:“他妈的,我要告,也找不到门!”

   海关代理:我的另一位朋友,是做进出口生意的,他告诉我,有时候通关碰到麻烦,若去办公室要求解决,一定难以谈成,但出得大门,往往会有一个陌生人尾随而来,主动招呼你,你若愿意付“服务费”,此人保证帮你消灾免祸。我听完朋友的叙述,想起苏联解体前有一篇小说,叫《说悄悄话的人》,故事说的就是这个行业,不过小说出版后不久,苏联就垮台了。

   据说还有“跑官”的托儿,这些人神通广大,只要你肯出钱,保证你官运亨通,明码标价,决无欺诈,可惜我与中共官场中人素未往来,所知不多,望知情人,为本文添续篇。

   猪民:据网上报道,最近在嘉兴地区又冒出一个新兴行业,区区暂时为其冠名为“猪民”,因为此间河浜中死猪日益增多,流入黄浦江遭上海方面谴责,当地政府将原本打鱼的渔民改行捞死猪,每日付给一百至一百五的工资。呜呼,此等行业颇为发噱,日后传给子孙知晓,将作如何解答。

   

   “改革开放”,神和撒旦一同来到世上,犹如《水浒》开篇所述,洪太尉掘开石碑,放出妖孽,其中有天罡地煞,也有高俅蔡京,此举对政权的兴废,还得静观以待。

   

   二〇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

(2013/03/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