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中國的突變、巨變和突破]
张三一言
·港獨將在香港翻倒一黨專政的天 [+2]
·港獨將在香港翻倒一黨專政的天 [+2]
·繪香港政治版圖 寫香港民國歷史
·張三一言正告
·張三一言正告
·709案件周世锋等当事人家属否认“联合声明”
·離開講胡漢話的俄國
·弱小的港獨有罪 強大的港獨有理
·百越民族獨立建國
·民主新功能
·寄希望習新君絕對集權走向民主
·奴才必定反對自決與獨立
·港獨不寄希望不求恩賜只靠港人 [3篇]
·港獨不寄希望不求恩賜只靠港人 [3篇]
·港獨不寄希望不求恩賜只靠港人 [3篇]
·共產黨創立港獨之理 製造港獨之實
·答反港獨者言
·虛港獨實港獨反港獨
·港獨者言 香港要自決更要獨立
·曾淵滄:港獨沒有言論自由
·一黨專政冇兩制有港獨 港獨有明天
·香港前途取決於民主與港獨結合
·港獨是消解一黨專政利器
·搜狐謬理反港獨
·惡鬼台前反港獨 明報張圭陽從反面提供港獨理由
·古香港是南越國 今香港是待獨立的共產黨殖民地
·港獨愛中國 港獨走上不歸路
·到了南越復族復國的時候+港獨潛力無窮無盡
·與王振民談港獨
·革命源於不平等
·知識人的選擇:做人做豬做狗
·香港政治焦點+評析鄭赤琰的反港獨說辭
·不是向共產黨要民主,是滅共後民主
·老丘八反新兵酋
·港獨不是分裂中國領土+港獨是港人的一條生路
·矯枉過正的“地主是民族精英”
·支那可變貶為褒 + 港獨同意旺獨嗎?
·不聽精英指教的是民粹
·維護湘獨 反對港獨
·中國和平轉型=0
·政改已死 港獨當行
·《成報》疑雲
·《成報》的兩個共產黨 + 港獨是中國大統一的第一步
·有誰見過一元民主?
·從美國製憲會議反民主說開去
·御用文人梁美芬、鄭赤琰咬港獨
·荒誕:辛子陵以蔣經國比習近平
·美國國父們要建立選舉出來的君主國
·是民主還是選主
·是民主還是選主 (《從美國製憲會議反民主說開去》之三)
·是民主還是選主 (《從美國製憲會議反民主說開去》之三)
·是民主還是選主 (《從美國製憲會議反民主說開去》之三)
·對美國國父反民主的理解諒解和批判 (《從美國製憲會議反民主說開去》之四)
·彭定康促民主反港獨
·知識精英兼權官李國章
·不滿是真情緒 港獨是真命題
·彭定康欲當香港千古罪人乎?
·從沒有一個可以取代秦始皇的力量說起
·知識精英如何控制民眾?
·團結次要敵人泛民打擊主要敵人港獨
·看着王振民反民主反港獨失敗
·領袖越偉大人民越渺小
·今日中國:主人必須服務公僕
·正本清源:香港人是被漢化的南越民族
·黨人治港是共產黨的實然初衷
·極權屬下地方爭民主與爭獨立是同一回事
·董建華懵懂說民主
·鄺保羅發甚麼噏風?
·飯桶謀士的武統臺灣戰略原則
·對轉型迷史伏初世界形勢預測的評議
·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宗教信仰!
·迷:習近平集權主導民主轉型?
·認識黨奴中的偏激派
·習近平能否公平對待毛獨和港獨?
·是賤族還是貴族?
·變敵為友是共產黨懵了還是泛民邪了?
·言論自由包含發謬論權利
·排外才能保權益
·好嘢:總統和媒體打架
·特郎普打壓媒體是政治常態
·港獨有出路+胡平茉莉的偽善論有理
·國際刑警發紅色通緝令 追捕逃美華商郭文貴
·“恩人”眼中的郭文贵--马建有话说
·中国反腐败决不容境外势力设置议题
·習共民主轉型=太陽西出
·
·
·最中國的廣
·我看劉曉波
·到了另組民主聯合國的時候了
·張曉明對港人三個不容許是高山滾鼓
·錯責滔天的劉曉波+沒有敵人論的奠文
·劉曉波之死證明劉曉波有敵人
·胡平胡理
·從鄭板橋善待強盜想起一位女子
·把劉曉波“我沒有敵人”這句話頂回去
·普世價值散議
·暴力反抗與非暴力抗爭齊飛+極權不會自行民主改革
·雜碎四則
·對劉曉波封聖與捧殺+有敵人無敵人是真問題
·共產黨對自由人洗腦+共產黨洗腦洗出本土港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的突變、巨變和突破

   
   
   
   張三一言
   


   
   [一] 中國必將發生突變
   
   巨變是指重大的改變;突變是指忽起的變化;突破是指打开一個缺口。三者都有“變”的意思。突變一般指不在人意志控制之下突然發生的變化;巨變可在人們控制之下(或之外),但是着重其變的過成和結果;突破一般指人們意志作為的結果。
   
   在國事時政評論中,一般地,突變是指共產黨控制之外的急劇變化;共產黨極怕突變。因為中國政治之突變,最大可能就是一場由極權轉進民主之革命性巨變;對共產黨來說是災難性、覆沒性的變化:喪失特權和財產。突破則是在共產黨控制之下的變化。共產黨的突破只是微變,不會是巨變。
   
   對中國無可避免將會發生的巨變,共產黨的開明派祈以開創性作為,以突破除突變,俞可平語驚四座的“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俞曰:“誰都知道現在改革到了一個新階段,進入了深水區,需要突破。我們現在誰都不想突變,突變是一個民族的災難,但唯有突破才能避免突變。如果在有些問題上不突破,代價將不可估計”),是開明派代表性觀點。頑固派則保守固舊,以維穩壓突變;維穩就是維護共產黨一黨專政特權,壓,就是以軍警管的暴力鐵血高壓消除所有民間反抗力量。其中最主要的是嚴控訊息,以謊言統治;嚴禁結社集會、以專政工具鎮壓一切民間反抗力量,尤其是有形組織。政治實情是共產黨頑固派占絕對優,不論是薄毛極左派還是胡毛形右實極左派都是一黨專政的頑固派,有人妄圖把薄毛極左派強辯成為社會民主派,是騙不了人的低級愚蠢謊言。開明派,大概是有的,只是,要放大後才能看到。
   
   要中國突變,不可以寄希望於統治集團內部出戈爾把喬夫的幻想;只能寄希望於民間,以民間力量作革命性運作結束極權建立民主。在革命壓力足夠強大之下,或許可圓改良夢──千萬千萬要記住:改良是統治者主導的運作;民間進行改良是作白日夢。還必須指出沒有革命壓力下的民間鼓吹改良話語,統治者是不願聽也聽不懂的;只有革命高壓統治者才聽得明白;革命高壓下的改良才有現實意義。現在有些改良派反革命,這是改良派自殺理論和行為。
   
   
   [二] 中國必將出現突變的根據
   
   突變的事實根據。
   
   中國有政治社會突變可能嗎?有何事實根據?
   
   俞可平的“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是中國必將會發生突變的事實判斷──如果中國不具備突變條件,俞可平就不可能得出“必有突变”的憑空判斷。
   
   根據兩個強有力的事實作出突變判斷。
   
   其一,小突變。
   
   拉薩流血衝突、楊佳襲警、烏魯木齊暴力事件、石首事件、鄧玉嬌事件、通鋼事件,都是缺失正義情況下政治局衝突事件,這些都是小突變的預演。文昭:《中國政治突變進行時 不可免不可怕》網文指出,現在出現了很多小突變。『…一起起新聞事件所展示出來的、民眾意識層面的“突變”。2011年的“7-23”動車事故後,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就女童小依依獲救發表評論,說這是“生命的奇跡”,有記者當場大聲反駁“這不是奇跡”!筆者一直都記得王勇平當時的表情——他瞪大了眼睛,瞠目結舌,不敢相信居然有記者敢“現場造反”,嗆聲政府發言人!在王勇平眼中,這未嘗不是一場“突變”;當四川什邡的青年打出標語“我們是90後、我們可以犧牲”的時候,對於習慣了百姓們低眉順眼的官老爺來講,未嘗不是一場“突變”;當廣州的青年們聚集在《南周》編輯部外聲援,並且在外媒的鏡頭前侃侃而談、絲毫沒有表現出怯懦的時候,對於習慣於說一不二的中宣部來講未嘗不是一場“突變”。這些小“突變”毫無疑問都具有政治意義,並且直接推動著根本政治環境的大變局。這樣的“突變”來得越多、來得越快,中國的前景就越光明。』現在每時每刻都發生這些小突變。
   
   
   這些小突變既是根本性大突變的預示,也是根本性大突變力量聚集。
   
   其二,民眾經濟性、社會性、政治性騷亂、暴動;這些騷亂暴動被共產黨真理部褒美成“群體事件”。有關資料願顯示:『群体性事件13年增10倍,且规模不断扩大。据统计,中国大陆的群体性事件从1993年的8,700起、1999年超过3.2万起、2003年6万起、2004年7.4万起到2005年8.7万起(包括妨碍公务、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斗殴、滋事等),13年增加10倍(于建嵘「中国骚乱事件和管治危机,2007.10;中共公安部网站,2006.5;2005年中国社会蓝皮书),平均每6分钟就发生1起。而据中共国家统计 局2007年12月公布的「2006年社会统计年度数据」显示,2006年公安机关受理「扰乱单位秩序」、「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滋事」、「阻碍执行职 务」等4类案件有59万9,392起,查处的亦达58万3,180起,群体性事件发生的频率呈现爆炸性的成长。』
   
   其三,政界、學界、思想界的反應證明大突變即將來臨。
   
   維穩本身就是必會發生根本性突變的鐵證。沒有變,尤其是不會突變,要維穩來做甚麼?共產黨一黨專政路綫從未作過絲毫改變,現在習黨魁突然強調不能走邪路,這不就是說黨路有突變成邪路的可能了嗎?共產黨的所謂邪路,就是普世人民走的普世價值的自由民主人權憲政的正路。
   
   黨官學三位一體的俞可平的“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也是即將有大突變的鐵證。
   
   另外的佐證就是如何處置中國政治轉型後的問題,已經成了不少政界和學者都熱心討論的議題。
   
   
   [三] 請御用文人不要高興得太早
   
   有共產黨學者譏諷說,你們不知道說過多少次共產黨垮台覆沒的預言了,可有一次兌現的?
   
   我的回答是,人類幾千年來造反都是改朝換代,沒有帶來民主;可是,在今天,時代不同了,除非你不革命造反,一反結果必然出現民主。人類幾千年來總是新專制獨裁取代舊專制獨裁,可是在今天,共產黨除非不倒台,一倒台,絕大部分都斷子絕孫,沒有翻身之日。這是近二三十年來的政治演變的事實證明了的。
   
   最後,告知共產黨及其御用文人,今天還沒有突變,並不證明明天突變不會出現!
   共產黨今天還沒有因革命而崩潰,誰也不能保證明天不會因民主革命而崩潰!
   
   20130214 香港
(2013/0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