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你們的狐瘟中央和我們的毛薄領袖]
张三一言
·張三一言:治黨反腐永遠在路上+全面專政與高度自治不矛盾
·張三一言:無自由非祖國
·張三一言:上民主反下民主
·張三一言:自由殖民地專制祖國你要哪一個?
·張三一言:民自由講對抗黨不准講
·張三一言:人性天然右傾
·張三一言 :沒有思想是習近平思想
·張三一言:中國是社會主義還是權貴資本主義?
·張三一言:強迫愛國
·張三一言:華人宗教逆向歧視
·張三一言:信仰和迷信
·天地間沒有不是迷信的信仰
·信仰有礙自由
·转:戏看郭文贵的人生“起点”
·從五月花公約看民主產生條件
·共產黨從哪裏來?
·正議統獨
·轉型之議何以甚囂塵上
·共產黨與“低端人口”為敵
·比較印度低端種姓和中共低端人口
·張冠李戴罵右派
·重新評價“自由競爭”
·山大王毛澤
·中國的演變轉型異化
·狼羊共治羊欄必然是狼治羊
·共統區人民宗教信仰上升因由
·我族統治異族統治的合法非法
·神話中的漢民族精神
·必須懲治顛覆國家政權的黨
·比較六代慈禧光緒康梁
·習帝無限期習思入憲法
·中國的宗教和自由民主
·人民自由民主地選擇了極權專制獨裁制度
·公民意識從何來?+廣
·造反派的初心
·厭惡了,不是我的國!
·儒需造皇方能自適
·用幻想習近平否定真實習近平
·以民粹罪名消解民主
·精英冠民粹十宗罪
·習近喬夫?[+1]
·民本是民主的反動
·惡霸畫紅線 【人民的底線和權力的紅線】
·只有權力才能侵犯言論自由權利
·民主與獨立是一個事實兩個名字
·香港獨立三條件
·自私及人是良心 堅守原則是道德
·香港或回歸中華民國或獨立
·奴才的民主
·港獨-香港復國
·香港民族自信
·為甚麼毛
·爭取港獨與港獨後如何是兩回事
·香港抗普保粵
·香港古時不是中國的領土
·香港近二百年不是中國的領土
·香港民族建立香港民族獨立國
·港獨探源
·共產黨冇法馴服香港人
·港獨意識發皇
·香港圖騰獅子山
·禁獨講獨 官聲鬥民聲
·香港民族追求香港獨立
·共產黨打手追殺香港人
·罵香港學生的黨官都沒有好下場
·查良鏞的粗幹
·曬一曬法學博士梁美芬反港獨的法學知識
·中國利益和香港利益
·出現港獨合情合理
·共產黨用仇恨打殺香港人對香港的愛
·香港蠱主必須撲滅 絕不能養癰為患
·港獨是香港政治主角
·組建廣
·組建廣
·要港人自主的港獨還是要依附黨國的特區?
·香港政治搏鬥中的主決、它決和自決
·香港獨立是唯一出路
·古南越後人要建立獨立香港國
·香港人開明車馬要港獨
·戴耀廷,你何必非中國不可
·香港古代是獨立的南越國
·港獨的科學和歷史理據
·香港復國的條件
·用港獨手段保自由民主
·香港獨立論
·港獨還是反港獨危及公共安全以及憲政秩序?
·為黨說話博士如此論證講獨有罪
·講港獨沒有明顯和立刻的危險
·要審判佔中九子還是要港獨?
·要審判佔中九子還是要港獨?
·黨文官胡錫進屁話反港獨
·人民有妄議憲法的權利
·共產黨打壓港獨會停止嗎?
·共產黨全面管治與香港人港獨對應
·港獨與反獨齊鳴 民言與官說齊飛
·從官史到民史
·民主國家需要用對等原則對待中共國
·港獨是壯大,不是囂張
·獨立是出路 香港青年已經覺醒
·湘獨傳人反港獨
·要做思想警察才可當香港議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們的狐瘟中央和我們的毛薄領袖

   
   
   
   張三一言
   


   
   “你們的狐瘟中央”和“我們的薄領袖”是薄毛極左派最近熱唱的時代曲。
   
   薄毛極左派自己置身為共產黨狗咬狗的惡鬥其中一方的一隻狗。為了心理平衡和狗作人狀,竭盡所能把所有人,特別是持打狗棒,打兩邊狗的人都拉進鬥狗場,讓他們成為鬥狗中的一方狗。你不小心上當加入狗鬥,在鬥狗場裡,最低限度,大家鬥中之狗,都同係咁高同係咁大,彼此彼此;於是你和他們都是人中之狗;他們還可以伺機升級為狗中之人。這就是網上網下“你們的胡瘟”、“我們的薄領袖”之爭的原由。
   
   把手持打狗棒狠打大小惡狗者說成是狗中一狗,這是明目張膽誣貶栽贓自由民主派(也就是薄毛極左派口中的“右派”)。
   
   甚麼是“挺薄”?挺薄就是薄派自家狗為被薄之同宗大惡狗一棍子打死的薄熙來領袖鳴冤叫屈,舉幡招魂;百分之一百是薄毛派“民眾”與其領袖個人的關係。所謂薄熙來獲得的民意“如日中天”,就是薄毛派認同薄在重慶的意識型態狂熱表現;為其領袖薄熙來鳴冤叫屈,舉幡招魂惡聲泛起的景像。
   
   所請薄熙來的路線及其在重慶的探索符合他們的利益和國家的長遠發展利益。這是絕頂謊言。名重慶探索,實屬復辟毛天下,是數千萬人賠命的毛時代;是人類史上最黑暗、最殘暴的時代(起碼是之一)。這個時代現在還有探索的必要嗎?所謂探索,就是極權者拿數千萬無辜民眾生命作代價玩的政治遊戲。
   
   現在一些極左先鋒不是已經叫出為甚麼你們右派可以翻天,我們左派不可以復辟的叫聲了嗎?我倒讚賞這些赤裸裸的極左派,你們本事你們就復辟吧,我樂於冷眼觀戲;只是,當你們被你們的法統正宗傳承毛派胡習烹煮大食時,請認命,不要呼天嗆地就好了。當你們被時代和民眾徹底邊緣化甚麼消失時,請認命就可以了。
   
   所謂薄毛派並不是指認識或和毛薄有交情的人,而是指認同毛薄意思型態者流們。用挺薄者流們並沒有幾人認識薄熙來,更沒有幾人與薄沾親帶故,以否定其薄毛派“民眾”與薄領袖的個人關係是的信口開河,沒有說服力。請問在毛狂時代,有多少個毛狂分子是認識毛澤東或與毛有交情的?
   
   極左派說:挺薄是人們呼喚的民主!
   
   這可兩睇。薄本質就是毛本質,毛本質就是反民主,所以挺薄就是挺反民主。薄反民主必要條件是“有權在手”現在薄無權在手,他(們)要成為反民主也沒有那個資本和能力了。現在挺薄者高叫民主,就其主觀而言是假,民主只是薄毛重新掌權的包裝;是現時隨手可取用的方便工具而已。但是,就客觀而言,其民主則可能為真,若其民主旗號和言論構成薄毛一派同時相應出現反薄毛另派,到其掌權(或還不能掌權)時成騎虎難下、你吃不了我,我滅不了你之勢,民主就客觀地真實存在了。所以,現在應雙手並用:既批判毛薄反民主歷史事實和反民主極左本質,又支持他們用民主手段爭取權利。
   
   但是,就中國國情而言,寄希望於薄胡或薄習鬥出民主,是夢囈、可能性幾近於零。所以,我強調提出,寄託薄胡或薄習之間相爭出民主是愚蠢的;是會失望告終的。或許,可寄希望的是民與共產黨鬥出個民主來;最應寄希望的是民革黨的命,革出個民主來。
   
   20130203 香港
(2013/0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