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曾节明文集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由于海外法轮功媒体的优势宣传,目前江泽民的形象远远差过胡锦涛,似乎江泽民真的是一个邪恶万倍、十恶不赦的罪人,而胡锦涛则有几分良知未泯的“老实”,这其实与事实有很大出入,因为法轮功之反江,既非真为“反迫害”(法轮功高层对国内法轮功信徒漠不关心、对藏人等其他受害群体漠不关心就是证明)、更不是为了反专制,而纯粹是为了派系复仇。按照他们偏狭的标准,连“六四”屠夫李鹏、陈希同都不是“血债帮”,只有迫害过法轮功的才是“血债帮”...从他们十年来不遗余力吹捧、力挺远比江泽民落后和邪恶的西藏屠夫胡锦涛可以看出:只要对他们派系有利,他们随时可以捧金(正日、正恩)打江。
     要客观评价江泽民、胡锦涛,就必须客观评价江、胡各自的主要产品:
     江泽民的主要产品有二,一是发起镇压法轮功,二是“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


     江泽民发起镇压法轮功构成大错,是公认事实,因为既无必要(帮李大师一伙得名得利得绿卡),又自背政治包袱和人权罪责,令六四杀人犯李月月鸟和西藏杀人犯胡锦涛偷笑窃喜。
     但江泽民的私货——“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就不应简单的否定和人云亦云了,请再看“三个代表”是什么东东。“三个代表”即:
     “中国共产党始终代表先进文化;始终代表先进生产力;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客观地说:“三个代表”有内容、有新意。马克思主义专政试验在全球的失败,证明了马克思社会主义文化、生产力不是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共产党不能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什么样的政党才能代表先进文化、代表先进生产力、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只有宪政体制下的全民党才能代表得了。换句话说。中共如果真的做到了代表先进文化、代表先进生产力、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中共就不是共产党了,而是社会党或社会MZ党了。
     因此,江泽民“三个代表”蕴含着变共产党为全民党的和平演变寓意,这不能不说是突破性的意义,难怪“三个代表”出笼后,宋平、邓力群等左棍元老及大批新老左派切齿痛恨,大张挞伐,连当时仅为浙江省委书记的“张北韩”德江同志也一度左倾盲动,声讨“三个代表修正主义垃圾思想”......
     但三个代表的最大缺陷是含糊不清:这三个“代表”到底是指“已经代表”,还是指“必须代表”、“应该代表”,语焉不详:
     如果“始终代表”是指“始终代表着”,则“三个代表”是不要选票的强行代表,这是赤裸裸地强奸民意;
     如果“始终代表”是指“必须代表”,那么江泽民“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就是正确的,就是中国共产党和平演变的纲领和旗帜。
     
     比照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则非常空洞苍白,什么就可以往里塞。从管理社会到发展经济,什么是科学的?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而且科学的,并不见得是正确的。试问:中医针灸很不科学,但谁能否定中医针灸对治疗诸多慢性病的好效果,西医很科学,但西医却对这些病束手无措...在共产党专制体制下,“科学发展观”就必然变成“唯上发展观”,对大大小小的胡紧套们来说,合老子的意就是“科学的”,不合老子的意就是“不科学的”,甚至是“政治不正确的”;胡锦涛一伙把经济上搞倒退——阻塞市场化大搞国进民退当作实践“科学发展观”,把民企当作“落后生产力”横加打压,“腾笼换鸟”...甚至把劳民伤财大搞腐败的“和谐号动车大跃进”也当作“科学发展”,都说明了这一点。因此,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在实施中,必然蜕变为“马屁发展观”、“媚上发展观”。
   
     综上所述,江泽民“三个代表”不容全盘否定,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完全是倒退垃圾。江、胡二人的施政区别也反映了这一点:江泽民除镇压法轮功之外,对言论、出版、民运、异议、维权的打压远较胡锦涛为宽松,江在任时,对民营出版业也打马虎眼;江泽民统治时期,其大力推进市场经济、引进互联网、普及私人电话、崇美亲美“不怕当最大的亲美派”...这些进步举措都不容否定。
     而胡锦涛主政的十年,对包括法轮功在内的民运、异议、维权、信仰人士全面镇压,其严密与阴狠,超过“六四”屠杀戒严时期,胡锦涛治下的十年,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共国人权最为恶劣的时期,是公务员最猖狂的时期、也是是房价疯长通货膨胀空前、假冒伪劣毒大泛滥、社会道德大滑坡老百姓空前痛苦的时期。胡锦涛上台后没有任何开明、进步举措,有的只是倒退,而且是变本加厉的倒退,连火车票、菜刀也要“实名制”的大倒退!
     习近平推进政治改革,可以修正和借助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但是必要把胡锦涛的混账发展观抛进垃圾堆!
   
   曾节明 写于2013年二月四日晚
(2013/0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