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苹果日报》:《什么是科学精神?》]
严家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
·
2019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五四」給毛澤
·五四百年看儒家文明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王朝循环原因论(严家祺)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香港《苹果日报》严家祺:仁爱和仁政
·
1976 1989 和“六四”
·
·文字 两次天安门事件和两次跨时代飞行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中国共产党秘密定下赵紫阳的30大罪状
·对严家祺“专制政体论”的批判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香港《明报》邓小平毛泽东对话录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八九民运史》纸本新书华盛顿发布会上的讲话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调查报告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邓小平躲避1个月 共产党躲避29年
·打字稿:严家祺39年前为天安门事件翻案旧文
·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两次天安门事件和两次跨时代飞行
·海涛:亲历者谈血腥镇压与中国崛起
·
新宪政运动 联邦中国构想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打字稿: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权力与权利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严家祺批判最高权力终身制舊文部分目录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鲍彤怒揭内幕:邓小平当年为何废除领袖终身制?
·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3月5日报道
· 预告: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严家祺:全国人大的“三院制”结构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苹果日报》:《什么是科学精神?》

“科学精神”就是“修正主义”精神


香港《苹果日报》2013-2-17


严家祺


    人生是乘列车的过程,就像一个人乘火车一样,从一个站台上车後,在车厢中遇到各色各样的人,不同人在不同站台下车。一些人给人们留下了良好印象,下车後,令人怀念;一些人在同一节车厢相遇时,发生了冲突,但一旦下车,再次遇见的机会很少。就是父母,从我们上车时在一起,当他们下车後,往往就再也没有见到。一般来说,家庭成员,构成自己的“第一社圈”,同学、同事、朋友购成“第二社圈”,只有“第一社圈”的人,能够几十年始终在同一节列车上。
    人生还有“第三社圈”,这就是通过电视、广播、报刊、网路为我们间接接触和了解的人。

“人生列车”开向何处?大概我们很多人并不清楚。


    我们上学时的同学,在“人生列车”上,与我们相处也不过几年,很少有人,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是同学。近五十年前,我的同学从“大学”一站下车了,二00九年,同学们决定在北京中关村聚会。有一天,我从纽约打电话给一位上海同学,我觉得他在学校时不关心政治,当他听到我名字後,马上说,“我不能同你通话”。我才知道,政治还是一种“壁垒”,把人与人隔了开来,我没有回中国,当然也没有参加同学聚会。大家决定,在毕业五十年那天,同学们还要在北京中关村聚会。
    我们同学聚会,不仅有对青年时代的美好回忆,而且,对科学的热爱、以及融化在每人血液中的科学精神,把我们每一个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我在北京上的学校,是中国科技大学。五十四年前,我背着行李,穿着布鞋,在北京前门火车站下车。我在家乡,看惯了“大前门”香烟的广告,当我看到真实的大前门时,我第一感觉是,这个大前门,怎么这么矮小破旧?当来到复兴门外玉泉路科技大学时,看到的是绿树成荫的环境和崭新的教学大楼。科技大学是由科学院新建的大学,我是第二届学生。
   《苹果日报》:《什么是科学精神?》

   (图)1962年严家祺在长城
   在谈科学精神前,我要谈一谈当时科大学生的生活。一九五九年,科技大学学生食堂吃饭是敞开的,开饭时,有些学生用筷子向新出笼的馒头“插”去,一“插”就是“一串” 五个。在中国农村,人民公社办起了“大食堂”,吃饭也是敞开的,但时间很短,到一九五九年就不行了,但在北京的各个大学,学生们吃饭仍不受限制。然而,好景不长,第二年开始,学生就定量吃饭了。一九六一、一九六二年,由于肉类食物过少,大家感到十分饥饿,每月每人发点心票和水果糖票,几乎都在月初就去买来,很快吃光。在这饥饿时期,我的一位哈尔滨亲戚给我寄来了一袋黄豆。学校要求大家在下课後尽可能休息,少做体育运动。每周在大礼堂放映香港、苏联和西方电影。三年“困难时期”是科技大学最自由、最轻松的时期。正是在这一时期,我读了维克多•雨果、巴尔扎克、屠格涅夫、托尔斯泰许多小说,学唱外国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美丽的梭罗河》伴随了我一生。
   《苹果日报》:《什么是科学精神?》

   (图)1964年毕业时5911班同学照片
   
   在三年“困难时期”,学校里学习风气很浓,阅览室有许多公共图书,大家都去抢座位。我在阅览室里,就把一本《数学习题集》的上千道题都做了一遍。在那样的环境中,我对政治毫无兴趣。在大礼堂听政治报告,右耳朵进,左耳朵出,只记住郭沫若校长谈访问东南亚国家後创作的一首诗:

印尼三千岛


缅甸百万塔


岛岛倒倒倒


塔塔塌塌塌


    我所在的系是应用数学和电子计算机系。六十年代初,学校里有一台计算机,也就是电脑,有几个房间大,进入机房,为保证干净,每人要穿白大褂。我的专业是基本粒子物理。科学院数学所的关肇直教我们微分几何、集合论、泛函分析,张宗燧教我们热力学、统计物理、电动力学、相对论、量子场论。关肇直教学有两个特点,一是理论联系实际,特别把数学与解释各种自然现象联系起来;二是常常引用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讲数学和自然现象的“辩证法”。张宗燧与关肇直很不相同,对什么“辩证法”和任何哲学都嗤之以鼻,以纯粹的科学精神教学,教了一学期的热力学和统计物理,到下一学期,在头两、三节课,用几页纸的数学公式就概括了前一学期的所有知识。他讲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也简单明白。我清楚地知道,理解透彻的知识,是无需记忆的,五十多年後的今天,我都能准确地讲述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基本原理。
   科技大学的五年学习,我们每个同学都形成了对科学和科学精神根深蒂固的观念。这就是,任何科学理论都是为了解释现实世界中的现象的,当原有的科学理论不能解释新现象时,原有的科学理论就要得到修改,新的理论就出现了。对科学来说,旧的理论不能解释新发现的事实,这不是科学的危机,而是科学获得新进展的起点,科学就是在不断的修正中这样进化的,科学精神”就是“修正主义”精神。
   科技大学五年的学习也使我坚信,任何现象,包括千变万化的政治,都可以找出它的合理解释。我的“座右铭”是:“要理解一切不理解的事物和现象,要找出对周围世界统一性的理解”。当一九六三年学校里让大家学习“反修”文章时,我总弄不清“修正主义”怎么能与“帝国主义”“并立在一起”。我想不通的是,“修正主义”就是科学精神,怎么能反对呢?我对当时大跃进、人民公社都看不清、想不通,自此开始,我决心要用科学精神来思考我长期来想不通的政治问题。
    在当时科技大学学生总的来说是不关心政治的,我却想转行研究政治,我以为读马克思恩格斯著作是“转行”的一个途径。我对“自然辩证法”感兴趣,完全是关肇直教学的结果。关肇直在讲恩格斯《自然辩证法》中一篇批判《神灵世界的自然科学》时说到,蚂蚁是“二维空间”的动物,我们人类生活在“三维空间”中。如果一个人生活在“四维空间”里,这个人可以随意穿过“三维空间”的墙,通行无阻,正像我们人类是“三维空间”的动物,可以不受“二维空间”的限制而行动一样。也许是这堂课,改变了我的注意力,我开始对哲学、对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大感兴趣。
    由于受关肇直老师的影响,我为了弄懂“自然辩证法”,一九六三年暑假期间,我没有回江苏老家,仔细读了苏联出版的《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原理》,写了一篇《二阶图形的辩证法》,很快在《数学通报》上发表了。接着,又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自然的东西和人造的东西》一文。一九六四年毕业分配时,我们系的所有同学都继续从事数学、自然科学、工程技术方面的工作,而只有我一人放弃了自然科学,成为哲学研究所于光远、龚育之“自然辩证法”研究生。
    我的毕业论文是研究基本粒子“色散关系”的,从头到尾都是数学公式,没有任何哲学语言,张宗燧老师通过了我的毕业论文。当张宗燧知道我要报考哲学所研究生时,他说,哲学里面都是一些糊里糊涂的东西,学物理又搞什么哲学,量子场论、基本粒子物理全都白学了。
    张宗燧是张东荪的儿子。张东荪对北平和平解放有很大功劳,他作为傅作义的代表与中共代表秘密谈判,促使北平和平解放得以实现。张宗燧是一位杰出的理论物理学家,我始终敬仰他、相信他说的话。文革期间,张东荪被关进秦城监狱,张宗燧在中关村科学院受到多次批斗後自杀了,我是事后很久才知道的。张宗燧对哲学的看法影响了我一生,大学毕业後,我在哲学研究所,始终没有忘记张宗燧老师对哲学的看法,我认为那种模棱两可、似是而非哲学是骗人的东西,在“文革”和“反修”的大环境中,在对哲学这种看法下,我在哲学所十八年,包括“文革”十年在内,对哲学的研究一无所成。
   
(2013/0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