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宁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小宁文集]->[中共没有能力解决腐败问题]
王小宁文集
·相信人民,只有通过人民革命,中国才能实现民主政体
·《时事政治评论》发刊词
·《时事政治评论》中的编者按
·中国宪法(王小宁方案)
·一部完全体现中国民主政体的宪法草案
·一部讨好中共,回避政治的宪法草案
·中国不适于完全的联邦制
·实行邦联制就是中国的分裂
·正确地认识现行宪法,利用宪法推进中国民主政体的实现
·到底谁在犯罪!?
·杨子立、徐伟、靳海科、张宏海是当代青年和知识分子的楷模
·中国的专制独裁者是纸老虎——写在杨子立等四人受审时
·曾庆红在十六大以后还会拥戴江泽民吗?
·劝江泽民不要做傻事,落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一篇见解独特的时评文章
·朱镕基将要执掌中国大权吗?!
·高举社会主义的大旗,坚决支持工人阶级维护自身利益的斗争
·既要重视发展生产力更要重视保护人民的不受残酷压迫、剥削的权利
·要执行《劳动法》,关键何在?
·执政党和政府应允许工人组织工会与资本家和企业领导人进行斗争
·中国还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吗?
·江泽民打着代表全民利益的旗号就是要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
·全国第一篇正面批判“三个代表”论述的文章
·“三个代表”是彻底的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特权资本主义政治纲领
·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资产阶级
·邓文是一篇足以影响中国政局的政治原子弹
·一个顶天立地的真正共产党员
·中共应代表什么人的利益是“七一讲话”的要害
·要警惕专制的军人政权统治中国——读《中国义军政治报告》
·中共左派的反叛使军事政变可能性增大
·对潘岳著《对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思考(部分)》的评论
·对弋戈著《我们纲领》论文大纲的评论
·一篇理论水平政治水平很高的文章
·落入温和而无力的劝说的俗套
·走第三条道路,建立第三政党
·中国第三道路党关于解决三农问题的二十点主张
·中国第三道路党关于实现中国统一大业的十点主张
·中国第三道路党负责人发表谈话
五、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评08宪章的严重不足——一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五十条政治纲领——二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只会重复民主自由的口号,不能提出令人信服的治国之策
·实现民主化的关键何在?反对派大选获胜的关键何在?
·基本政治制度不变,琐碎的、渐进的政治改革作用很小
·对中国政治巨变的分析和预测——六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论中国政治反对派中的左中右派——七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连中国人民都不相信,还搞什么民主?——八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中国的民主化不会引起社会动荡,反而有助于解决中国的经济危机
·红二代在中国政治巨变中将起重要作用——十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在中国,即使在民主化之后,也不可能搞“非毛化”
·政治目标错误是政治反对派最大的失误——十二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某些政治右派是主张民主自由还是主张专制独裁?
·中共不会搞文革、也没有反右,它是打对其统治造成威胁的任何人
六、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不可避免,也不可怕
·中共民族路线政策的失败——二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反对少数民族极端分子的暴力和极端行为,也反对政府对和平抗议行动的镇压
·三十年来中共在民族问题上执行的是极左路线
·坚决反对极左的民族、宗教路线——五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搞好民族团结、稳步推进民族融合——六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允许主张地方独立,允许进行是否独立的住民公决
·西藏问题应如何解决——八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新疆问题应如何解决——九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只有实行宗教自由,才能解决民族问题——十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外国对西藏、新疆问题的影响有限——十一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民族、宗教的宪法、法律规定有待制定和修改——十二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三十年历史的补白和辩正》发刊词
·《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三十年历史的补白和辩正》规则
·回答《公民论坛》“两会”采访提问
·“多人联署”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
·坚决要求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全国人大的请愿书
·为什么要再提废除劳教制度的请愿书
·关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两个强烈要求
·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将开启中国政治巨变
·向最高法院提起有关剥夺政治权利的违宪、违法审查的宪法诉讼
·只有政治勇敢者才敢签署的提案
·要求废除劳教制度既要坚决又要可行
·要求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开启中国政治巨变
·有关“剥夺政治权利”的违宪、违法问题
·政治立场不同并不影响共同研究讨论国家大事
·为玷污中共而歪曲中国现代史、当代史
·毛泽东是功高过亦大的伟大的政治家,不是终日沉湎于女色的无道昏君
·编造谎言和恶毒攻击无法改变历史对周恩来的高度评价
·对评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一文回复的答复
·茅于轼对毛泽东、中共进行造谣诽谤、恶毒的攻击
·一段刻意编造的伪历史:国军52军参加二战著名的诺曼第登陆战
·对民主不要叶公好龙
·鼓动藏人到联合国、白宫、欧盟去自焚的张朴们,为什么自己不去这些地方自焚
·爱护《民主社会主义连线》而不要毁坏《民主社会主义连线》
·关于全民大选的设想
·迫使中共公正地审理薄熙来案件将极大地打击中国的专制独裁政治制度
·评编造的《2014政变计划书》
·薄熙来案,证据不足,应判无罪
·薄熙来被中共逼成中国的叶利钦?
·中国三农问题如何解决?——兼评淮生的《农夫的呼号(1~10)》
·六四事件军队打死不超过300人
·省级的行政区的改划
·北京市行政区域改划
·对改变节假日休假的设想
·评《周恩来对大饥荒推波助澜 卖粮食换黄金》一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没有能力解决腐败问题

   

王小宁

   看了这个题目,有人以为我们在贬低中共。不是的。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党都不可能在权力不受制约的情况下,不腐败;也不可能在权力不受制约的情况下解决腐败问题;中共也不例外。有人会举两个中国的例子来反驳我们。其一,毛周时代的中共为什么不腐败,其二,极端腐败的国民党到了台湾后,为什么能够遏制腐败。

   毛周时代的中共确实是个廉洁的政党。它靠的是:一、阶级斗争为纲,政治运动不断,对干部大搞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二、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以身作则,党的第一代、第二代领导干部保持了一个工人、农民政党的良好作风。而今天,第一条已不可能做到。今天不可能再以阶级斗争为纲,没完没了地搞政治运动了。特别是不能对干部搞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了。第二条要做到,也是不可能的。

   中共本来是个很好的党,出了像周恩来、刘少奇、朱德、张闻天、任弼时、彭德怀、胡耀邦等非常优秀的领导人,出了焦裕禄、孔繁森等克己奉公的好干部。即使毛泽东,虽然犯了不可饶恕的严重错误,但是生活上是简朴的,对反腐败是坚决的。中共的第一代人,第二代人是从流血牺牲、艰难困苦中走过来的,他们对工人、农民有无比深厚的感情,他们忘不了牺牲的革命烈士,所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始终保持着革命的精神,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但是在和平环境里,在等级特权制度下成长起来的中共第三代人,第四代人是不可能天然地继承上一代的好的思想作风的。

   国民党曾经是个极端腐败的政党,正因为如此,它在大陆失败了。如果不是美国的保护,跑到台湾的国民党和中华民国早就不存在了。到了台湾以后,国民党发生了很大变化,遏制了严重的腐败。其原因有三条:一是大失败。国民党到了台湾总结了失败的教训,其中之一就是极端腐败。因此痛下决心,铲除腐败。其中之二是换领导人。蒋经国全面接班,蒋介石退居二线,整个领导层大换班。其中之三就是大小蒋(蒋介石和蒋经国)并不腐败。蒋经国甚至非常廉洁。而这三点,今天的共产党是做不到的,除非共产党下了台。

   为什么在短短的几年、十几年的时间里,本来很廉洁的中共成了个极端腐败的政党了呢?道理其实很简单。人是有私欲的,共产党员也是人,他们在金钱的诱惑下很难拒绝腐败。只有极少数人能够使自己的品质高尚,遇污泥而不染。说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那是指战争年代,艰难困苦、流血牺牲是天然的拒腐剂。而今天的共产党员,与其他人并无区别,有的甚至比群众更会钻营,更加贪婪。所以不能仅靠说服教育、自觉、自律,高薪养廉,而要靠权力的制约。中共腐败的根本原因,就是它拥有绝对的权力,使它无所顾忌。如果中国实行了民主大选,执政党要依靠人民的选择,执政党怕下台,在野党想上台,它们都需要以廉政换取人民的拥护,那么政党还会搞腐败吗?

   江泽民总喜欢说,腐败古今中外都有,世界各国都有。以此来为在自己领导下的中国走向严重腐败开脱。其实,世界上很多国家,包括以华人为主的新加坡,中国的台湾、香港在内,腐败都被有效地遏制了,甚至官员是非常廉洁的。中国之所以出现如此严重的腐败,是由于中国的政治制度有问题。我们今天仍需要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以身作则,需要执政党有工人、农民政党的良好作风。只有政治民主制度能做到这一点。人民或党员肯定选择廉洁奉公的人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选择以人民和国家的利益为自己的利益,没有一党私利的政党为执政党。

   把两个时代做个比较,毛周时代,领导干部克己奉公蔚然成风。克己奉公的干部占90%以上,贪污腐化的干部不到1%,多吃多占的干部不到7、8%.而邓小平、江泽民时代的领导干部,贪官污吏,已触犯刑律的占20-30%,克己奉公的干部不会超过5%,其余是多吃多占的干部,约65-75%.一旦中共下台,或更换领导人,实行民主政体,被抓出来的贪官污吏将是现在的十倍以上,几十万人以上;被追回的国有财产将达数万亿(只是被侵吞的一部分)。但再拖个几年就很难说了。贪官污吏、中共特权阶层、新生资产阶级中的违法分子不是傻瓜,他们会销毁证据,也会隐藏、挥霍资产,还会把资金向国外转移。很多人都知道,每年光转移出国的资金就达几百亿美元之多。中国的民主政体越早实现,国家和人民的财产就可以越少损失。如果等把社会主义吃光分光了,像前苏联那样,就会几十年也翻不过身来。中国将长期只能做二流、三流国家。

   六四以后,中共说,中共的事不用外人说三道四,中共能管好自己的事。十二年过去了,中共在人民群众的骂声中,从不那么腐败走到了极端腐败。现在连共产党都不相信自己能解决腐败问题。一个政党腐败到如此程度,是不可能解决已经病入膏肓的腐败问题的。如果能解决,它也绝不可能腐败到如此程度。从去年开始,中共搞严刑峻法,杀了一些贪官污吏,在上层起了一点作用,但没有用。整个国家的腐败状态没有明显的改变,只不过更隐蔽了,更群体化了,也更急迫了。

   有人感到很奇怪,为什么作恶多端的江泽民、李鹏总也不倒。道理很简单,就是他们把自己的权力看得比什么都重,为此不惜危害国家和人民。长期以来就有一种说法:不反腐败亡国,反腐败亡党。江泽民等中共顽固派为了能稳固自己的专制独裁的统治,就要收买各级官员,为此对他们的腐败就包庇和纵容。为了让高官们听自己的话,就要把这些高官的小辫子抓在手里。如果都不腐败,谁还有小辫子呀?江泽民无德无能,没有任何像样的功绩,为什么很多高官明明知道他在胡作非为,而不敢反对,就是因为小辫子抓在江泽民的手里。江泽民靠包庇腐败来笼络当官的人心,靠纵容腐败来控制中共上层,中共能不加速腐败吗?

   为什么说只有靠制度,而不能靠明君清官呢?因为即使存在明君清官,他们在专制独裁的制度下也很难上台。即使上了台,也很难对抗远比他们强大的贪官污吏群体。其实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除了江泽民、李鹏两个人,其他五个人都是干净或比较干净的。但是没有多少用,因为大权在江泽民、李鹏手里。在专制独裁的政治制度下,不是少数服从多数,而是作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拥有绝对的权力。

   中国要遏制腐败,只有靠民主政治制度的建立;靠在法治和民主的基础上,发动群众进行坚决的反腐败斗争;靠一系列反对和防止腐败的制度的建立和切实实行。

   (此文是王小宁撰写,署名“中国社会民主党理论研究室”,发表在《时事政治评论》二十四期(2001年10月14日)上)

(2013/0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