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宁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小宁文集]->[民主政治随感十一篇]
王小宁文集
·中共高官为了反对中国实行社会主义民主政体不惜歪曲中国历史
·不要给反对在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人以口实
·中共和毛泽东承诺:把中国建成自由民主的中国
·中国八亿农民的悲惨命运并非由于户籍制度
·中国的国防工业科技现状令人担忧
·中国的教育制度为什么培养不出爱因斯坦式的世界一流科学家?
·中国是一党制国家
·中国政党和政治组织法
·王小宁的123封电子邮件
·中国大陆新生的资产阶级善少恶多
·中国申奥成功,被愚顿的中国领导人延误了四到八年
·把中国与中共江泽民等顽固派领导人区分开
·哪个党能够实行二十二条政治纲领,哪个党就能在中国执政
·国家机关不要再制造搞恐怖主义的罪犯了
·中国还需要搞君主立宪制吗?
·中共没有能力解决腐败问题
·事实证明华国锋执政要比邓小平、江泽民好
·中国的工人、农民为什么怀念毛泽东时代?
·相信人民,只有通过人民革命,中国才能实现民主政体
·《时事政治评论》发刊词
·《时事政治评论》中的编者按
·中国宪法(王小宁方案)
·一部完全体现中国民主政体的宪法草案
·一部讨好中共,回避政治的宪法草案
·中国不适于完全的联邦制
·实行邦联制就是中国的分裂
·正确地认识现行宪法,利用宪法推进中国民主政体的实现
·到底谁在犯罪!?
·杨子立、徐伟、靳海科、张宏海是当代青年和知识分子的楷模
·中国的专制独裁者是纸老虎——写在杨子立等四人受审时
·曾庆红在十六大以后还会拥戴江泽民吗?
·劝江泽民不要做傻事,落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一篇见解独特的时评文章
·朱镕基将要执掌中国大权吗?!
·高举社会主义的大旗,坚决支持工人阶级维护自身利益的斗争
·既要重视发展生产力更要重视保护人民的不受残酷压迫、剥削的权利
·要执行《劳动法》,关键何在?
·执政党和政府应允许工人组织工会与资本家和企业领导人进行斗争
·中国还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吗?
·江泽民打着代表全民利益的旗号就是要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
·全国第一篇正面批判“三个代表”论述的文章
·“三个代表”是彻底的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特权资本主义政治纲领
·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资产阶级
·邓文是一篇足以影响中国政局的政治原子弹
·一个顶天立地的真正共产党员
·中共应代表什么人的利益是“七一讲话”的要害
·要警惕专制的军人政权统治中国——读《中国义军政治报告》
·中共左派的反叛使军事政变可能性增大
·对潘岳著《对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思考(部分)》的评论
·对弋戈著《我们纲领》论文大纲的评论
·一篇理论水平政治水平很高的文章
·落入温和而无力的劝说的俗套
·走第三条道路,建立第三政党
·中国第三道路党关于解决三农问题的二十点主张
·中国第三道路党关于实现中国统一大业的十点主张
·中国第三道路党负责人发表谈话
五、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评08宪章的严重不足——一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五十条政治纲领——二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只会重复民主自由的口号,不能提出令人信服的治国之策
·实现民主化的关键何在?反对派大选获胜的关键何在?
·基本政治制度不变,琐碎的、渐进的政治改革作用很小
·对中国政治巨变的分析和预测——六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论中国政治反对派中的左中右派——七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连中国人民都不相信,还搞什么民主?——八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中国的民主化不会引起社会动荡,反而有助于解决中国的经济危机
·红二代在中国政治巨变中将起重要作用——十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在中国,即使在民主化之后,也不可能搞“非毛化”
·政治目标错误是政治反对派最大的失误——十二论中国民主化之路
·某些政治右派是主张民主自由还是主张专制独裁?
·中共不会搞文革、也没有反右,它是打对其统治造成威胁的任何人
六、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不可避免,也不可怕
·中共民族路线政策的失败——二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反对少数民族极端分子的暴力和极端行为,也反对政府对和平抗议行动的镇压
·三十年来中共在民族问题上执行的是极左路线
·坚决反对极左的民族、宗教路线——五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搞好民族团结、稳步推进民族融合——六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允许主张地方独立,允许进行是否独立的住民公决
·西藏问题应如何解决——八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新疆问题应如何解决——九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只有实行宗教自由,才能解决民族问题——十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外国对西藏、新疆问题的影响有限——十一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民族、宗教的宪法、法律规定有待制定和修改——十二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三十年历史的补白和辩正》发刊词
·《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三十年历史的补白和辩正》规则
·回答《公民论坛》“两会”采访提问
·“多人联署”推进中国的民主进程
·坚决要求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全国人大的请愿书
·为什么要再提废除劳教制度的请愿书
·关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两个强烈要求
·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将开启中国政治巨变
·向最高法院提起有关剥夺政治权利的违宪、违法审查的宪法诉讼
·只有政治勇敢者才敢签署的提案
·要求废除劳教制度既要坚决又要可行
·要求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开启中国政治巨变
·有关“剥夺政治权利”的违宪、违法问题
·政治立场不同并不影响共同研究讨论国家大事
·为玷污中共而歪曲中国现代史、当代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政治随感十一篇

王小宁

(1)四项基本原则是中国民主政体建立的最大障碍

   中国呼吁政治改革者多,提出具体怎么改的少。中共讲政治改革讲了二十年了,但仍然是换汤不换药。关键何在?就在四项基本原则上。这个原则被邓小平讲得很吓人。把它作为中共的基本路线,什么一百年不能变。我希望所有人,如果你们还有自己的思想的话,就应该想一想,斯大林主义不是就是这一套吗,新中国成立后的毛泽东思想不是就是这一套吗?什么四项基本原则,实质就是一项基本原则:共产党的领导。或者叫专制独裁。就是在四项基本原则下,苏联三十年代进行了“大清洗”,上百万人被杀害,几百万人被关进集中营,整个布尔什维克党被斯大林所消灭。就是在四项基本原则下,中国进行了肃反、反右、反右倾、四清、文化大革命、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六四镇压。四项基本原则到底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什么?带来的是巨大的灾难。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国、苏联几十年的实践还不能讲明问题吗?共产党只有代表人民的利益,得到人民的拥护,就能不下台,根本用不着靠四项基本原则给予的特权。这个特权就是:永远的绝对的执政党地位,可以任意滥用职权,任意腐败而不下台的特权。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的有这个规定吗?要保中共的执政党地位,讲到底是要保中共特权阶层的利益,而这个特权阶层只占中国人口的极少数,也就是1%吧。共产党一旦下了台,至少一百万贪官污吏要被送进步监狱,特权阶层数万亿的非法财产将被收归国有和还给民众。

   打着革命的旗号,实际上保护的是一党的私利。而这一党私利并不包括六千万中共党员的多数。中共特权阶层加起来也就是几百万人吧。这些人短期暴富,而广大工人、农民、小商小贩、城市贫民、退休人员呢?等待他们的是失业、破产、穷困潦倒。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由四项基本原则所体现的专制独裁制度。宪法规定:国家一切权利属于人民。而四项基本原则规定:国家的一切权利属于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个人。人民没有权利,所以只能被剥削、被压迫。

   讲到顾准和我,和很多中国的民主派,改革派们所提倡的西方式的民主制度。这有什么不好的呢?这种制度为世界上多数国家所采用,并取得了伟大的成果。世界上所有发达国家和地区都是由于采用了这种制度,而成为了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中国为什么就不能采用这种制度呢?在这种制度下生活的人民,难道不是生活得富裕、幸福、有尊严和快乐吗?

   中国的政治改革,只有一条路,没有第二条路。这就是孙中山所提出,周恩来、张闻天所倡导,胡耀邦、赵紫阳所力图实行,顾准等先进知识分子所论述的,一代又一代民主战士付出了流血牺牲的道路;是反对斯大林主义,反对毛泽东的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思想的道路;是全人类所共同要走的民主主义政治制度的道路。

(2)中国好像在走向对劳动人民是地狱的早期的资本主义

   一个叫公明的人说:“站在新世纪的门槛前,我们羞愧难当。”我也有同感。

   一个世纪了,中国人民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前五十年袁世凯、蒋介石统治的年代,是连年的战争。好不容易了,国家大陆统一了,不打仗了,又是五十年的专制独裁统治。虽然中国有所发展,但人民还是这样的穷,国家还是这样的落后。

   中国的人均产值只有区区800美元,在世界上一百几十个国家,排在最后的二、三十位。现在中国人民不但受到压迫,而且部分人还受到剥削。改革开放很好,我对此欢心鼓舞。但是搞着搞着,我觉得变了味。为什么?

   邓小平许诺到2050年,人均产值可到5000美元。是否能达到,很难说。大约现在活着的人,二十岁以上的人是看不到的。邓把这说成是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是骗人。因为就是现在,5000美元也只是较富裕的发展国家的水平,更何况50年以后呢?其他国家总不会不发展吧。50年后,人均产值5000美元仍是贫困国家水平。

   如果胡耀邦、赵紫阳政治改革成功,如果在八十年代初建立了民主政体,现在应是人均产值2000美元;如果九十年代初建立了民主政体,现在应是人均产值3000美元。而不是可怜的800美元。有人不相信我所说,那么请问,如果没有“六四”以后,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经济的大衰退,中国现在的国民经济总产值应是多少?如果没有国有企业,非正常的,大规模的大破产,中国现在的国民经济总产值应是多少?如果没有几百万中共特权阶层对国家财产,人民财产的疯狂侵吞和挥霍,中国现在的国民经济总产值又应是多少?每一项损失都高达数万亿元。

   现实比平均的统计数字更为严酷。中国至少有二亿多人,年人均收入只有356美元这个国际公认的贫困线以下。相对比,中国在十年里,产生了约一百多万人是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贫富差别悬殊,必然造成中国社会的大动荡。我真怀疑中国是不是在走向早期的,充满了血腥的压迫和剥削,对劳动人民是地狱的早期的资本主义。

   什么发展是硬道理,这样搞下去,中国能发展吗?只有民主政体的建立,才能保住中国的社会主义,才能缓解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今天政治改革对中国是至关重要的。

(3)“颠覆国家政权罪”不是“恶毒攻击中共罪”

   有个警察,经常在网上发表言论。他恶毒攻击(此为中共最喜欢使用的语言)“民主、自由、平等”原则,却又口口声声说要执行宪法和法律。这位警察肤浅到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所表达的基本原则就是“自由、民主、平等”都不知道。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宪法都贯彻了“民主、自由、平等”原则。反对“自由、民主、平等”就是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我们对此感到可笑(也许更可悲)。报纸上经常说,中国的公检法干部队伍素质低,没有想到竟低到如此程度。我告诉你,执行中国共产党党章上的“四项基本原则”才是反对“自由、民主、平等”原则的。不过全国大多数人民不是中共党员,不需要执行中国共产党党章。

   在《刑法》中,有两个罪种:“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是公检法一些人最常用的,对付中共的政治反对党和反对派的罪种。以前刑法中有“反革命罪”,后来被取消了。于是他们就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来代替“反革命罪”。

   世界各国对“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解释都是以暴力手段破坏国家政权,推翻合法政府(或者叫民选政府)。例如前苏联,1991年苏共的一些领导人发动军事政变,推翻戈尔巴乔夫总统,就是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还有韩国的保安司令全斗唤把他的上司,总参谋长抓了起来,逼总统下台,也是搞军事政变,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所有依照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用民主和和平的方式,要求执政党和现政府下台的行为,不但不是犯罪行为,而且是国家政治生活中正常的行为。国家的一切权利属于人民,人民有权选择执政党和领导人,也有权罢免领导人,更迭政府。

   在民主国家,很少有人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因为在这些国家很少出现军事政变。比如美国就从来没有发生过军事政变。就是在非民主国家,也不是平民百姓可以犯得起这两个罪的,因为他们手无寸枪,想颠覆也颠覆不了。而在中国,好像人人都可以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因此这种犯罪非常地多。最近四川就在审判一个网站负责人。罪名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你仔细一分析,就会发现,其实这些人最多也就是“恶毒攻击”中共,要中共下台而已。我真搞不明白了,全国人大当初立法时,为什么不设一个“恶毒攻击中共罪”,省得现在公检法人员,张冠李戴胡乱定罪。

   作为警察、检察官、法官,应该遵守宪法和法律,应该拒绝执行违反宪法和法律的任何上级命令。不符合“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要件,就不能对人治罪。否则将因违法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文化大革命中一些公检法人员(包括到公检法的军管人员),违反宪法和法律,对政治异议人员进行了残酷的迫害,(例如对张志新等人的残酷的迫害)在一些当权者的包庇下,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是完全错误的。历史不会重演。将来,执行上级违反宪法和法律的命令的公检法人员,最低将被开除公职。

   我们看到了时代的进步,对中共的政治反对派、反对党的迫害已经不得人心了。至少中国任何一个领导人都不敢在全世界面前承认中国有政治犯、思想犯。去年南斯拉夫大选,南斯拉夫社会党大选失利,米洛舍维奇总统曾要求军队和警察镇压反对派,遭到了拒绝。中国的军队和警察也应站在人民一边,拒绝违反宪法和法律的命令。

(4)为什么中共领导人告诉人民西方国家如何不好,却又拼命地把自己的子女往美国等西方国家送

   中国人民的觉悟确实大大提高了。有一个人在文章中说:“我并不是完全被西化,只不过是书读多了有了些自己的想法罢了,我想每个人都是如此,包括研究政治经济学几十年的老教授。”一个正常的人,应该有自己的思想,而不要痴迷。政治痴迷远比宗教痴迷对社会危害大。在社会上就有那么不多的一些人,被中共精神控制了,相信了那些歪理邪说。文化大革命中最为典型。

   实际上中共的很多中、高级领导人(以邓小平为首)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嘴上说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如何不好,却又拼命地把自己的子女往美国等西方国家送。如果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民主,真的像邓小平所教导的,是对资产阶级民主,对人民的专政的话,那么首先应对中共领导人的子女进行政治迫害呀(“六四事件”时,邓小平、江泽民的一些子女都在美国)。而苏联曾对蒋介石的儿子蒋经国进行过政治迫害。这些领导人心里明白,只不过不告诉人民,于是就有一些痴迷者相信了。

   看来,西方国家的民主确实是全民的民主,在这样的国家,人民(包括外国人)不用担心受到政治迫害。而在中国,反右斗争中,有55万知识分子被抓了右派,文化大革命中有一亿人受到了政治迫害,一直到今天,中国还有很多人被定为政治犯、思想犯,或者被监视和骚扰,人民不敢讲实话,人民没有起码的政治权利和民主权利。因此我说,中国的民主才是少数人的民主,是假民主。

   中国建立了民主政体,绝不会对中共成员进行政治迫害,更不要说杀共产党员了。但是如果触犯了刑法,将被判刑。至少会有一百万贪官污吏将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比如,受贿113万元的徐鹏航,受贿65万元的吴文英将不只是被留党查看,而是要被判徒刑。说来说去,中共怕的不是政治迫害,而是怕大量官员因腐败进监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