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秦永敏文集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5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6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7
·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声援乌坎的广州网民欧荣贵“反搬家”取得胜利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8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9(完)
·病重的张林被安徽警方传唤
·金堂监狱将陈卫退回遂宁看守所,王晓燕和公婆等人今天前往会见
·共产党人徐义顺腾讯微博被查封
·侈谈革命不如切实推进转型——评韩寒谈“革命”
·邹巍:传唤归来话稳健——关于王有才先生突然转向激进的访谈录
·张小玉等访民邮寄参加《2012年至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申请书
·李敦勇律师会见朱虞夫
·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8)
·关于荣获《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答谢词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更正和道歉
·致郑酋午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在狱的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喜生贵子 需要帮助
·陈西关在兴义监狱,妻女朋友艰难探监
· 坐牢专业户第四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上twitter辞
·郭洲坝发生上万名退休工人大示威
·中国反腐联盟发起人-楼主马维权被拘已有十天一直下落不明
·中国民主化阶段论
·乌坎改变中国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持续四天
·和平转型建言之2 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在高压下停止
·异议人士石玉林在武汉受骚扰驱赶
·异议人士石玉林被宜昌国宝约谈 宜昌异议人士被广泛微妙警告
·宜昌在汉异议人士石玉林连接三天被约谈
·刘晓波是中国理性反对派的光辉旗帜
·坐牢专业户第五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王有才题字:看那秦永敏多混蛋(电邮三封)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传奇女士野靖环
·通报
·秦永敏紧急声明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一)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一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二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三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四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五号)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上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中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下篇)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六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9号)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王喜凤:高考黑幕及背后的根源浅析
·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王喜凤文之四:离奇的蜜月之旅——“法制学习班”
·王喜凤:启蒙宣传、民运实践和维权运动的三位一体化整合
·王喜凤文之六:言论不自由之现状及公民应对之策
·王喜凤文之七:和平转型下的中国政治改革问题浅探
·王喜凤文之八:今天两次被当局找去的经过
·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王喜凤文之十:艰难的心旅
·王喜凤文十一:改革的式微与公共参与的契机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秦永敏反对浑源当局迫害王喜凤的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1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关于我们的结婚契约和结婚誓词继续有效的共同声明_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
·秦永敏因王喜凤不能返回武汉履行诺言而被迫宣布解除结婚契约的最后声明^^^
·紫苏
·中共当局为阻止秦永敏获法国人权奖将其长期非法拘禁绝食54小时和国保瞿佑平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社会哲学论文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
   
   

    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秦永敏
   
   
   
   正义概念,在当代中国因为其实质被忽视,以致在词典中的解释也含混不清,《现代汉语词典》仅解释为:“公正的,有利于人民的(道理)。”
   如前所述,在我看来,它的本意应该是“使一切人随时随地得其所应得”,或者简单地说是使人永远得到其本分。 而且,这种“应得”的本分必须从人道的角度、从善的角度、从仁爱的角度加以理解。
   怎么理解“得其所应得”?
   我们知道,人是从猿进化来的,也就是从动物进化来的。
   在动物社会里,每一个个体应得的是什么?
   是物竞天择优胜劣汰。也就是遵守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理所当然。这种应得是与人道、与善、与仁爱无关的,和我们从人道的角度、从善的角度、从仁爱的角度加以理解相去太远。
   只有在从动物社会进化到人类文明社会,出现了国家权力,自然状态转化为社会秩序之后,情况才发生了根本变化。
   丛林法则支配的自然状态下,没有秩序可言,一切都是随机的,自发的,偶然的,没有准则可言,也就没有正义可言。
   国家的产生,使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被超人的社会力量规范,从而形成了社会秩序,这些社会规范规定了每个人在何种情况下应该得到什么待遇,哪怕是最坏的情况下,这种待遇也比动物社会要强,虽然就早期说,最坏的情况也确实比丛林法则主导下差不了多少。须知,人类是从兽类进化过来的,是处于从蒙昧时代、野蛮时代向文明时代进步中的,文明时代也是从原始、低级状态向发达、高级状态进步中的,所以,越往早期去,文明中的野蛮成分越多并不奇怪。这样,文明早期的国家强制力带来的秩序很不公平,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但是,这种不公平的秩序规定,就是当时的正义。
   因为,从正义产生的历史起源上说,并不是公平公正,而是由制度规定的“应得”,
   也就是说,没有由社会强制力给出的制度规定,就没有正义可言。制度规定的实施,一方面产生了秩序,一方面产生了正义。这种制度本身的好坏是一回事,制度的有无是另一回事。正义和制度密不可分,从产生的源头上说,制度就是正义,因为没有制度,就没有秩序,也没有正义。
   制度是人类文明的产物,是社会规范,是全社会公众处理相互关系的准则和行为方式的自我建构。既然是一个建构体系,自然就有规模大小、水平高低、质量优劣之分,就是可以进步、发展、提高、完善的。
   因此,一个社会的制度体系的进步、发展、提高、完善,是这个社会必不可免的历史进程。
   不同社会的制度体系的规模大小、水平高低、质量优劣,则既是必不可免的客观存在,也是能够发生变化、逆转的。
   制度给出的正义对全社会都适用,因此,从它的有效性上说,它是一种普遍正义,与此同时,从它的可实施性上说,这种普遍正义又具有具体性,是具体的普遍正义,其所获得的结果,可以径称具体正义,或者叫实体正义。
   制度给出的正义不公平,就会产生对正义的歧义。也就是说,在各种等级制度下处于中下层尤其最底层的人,往往就会觉得那不仅不是正义,而且是非正义的,因此,就会提出自己的一套和官方对立的正义观念体系,比如古罗马斯巴达克对奴隶制的反叛,比如陈胜吴广起义提出的“帝王将相宁有种乎”。这样,正义就不再仅仅是一种制度规定,而成了人们对理想的制度原则的一种需求。
   在此基础上,正义被理想化了,被观念化了,成为了人们对更高级的甚至是完美的社会应该有的状态的玄想,由此,就产生了完全抽象的普遍正义。
   也就是说,制度给定的正义是具体的普遍正义,它对制度下生存的人理论上说是普遍有效的,和它对应的是理想中的抽象的普遍正义,它没有实际效用,却是人类永恒的追求,是人类社会自我完善的最大动力
   由此可见,正义决不是一个僵化的概念,而是一个成长中的、发展着的、有内在矛盾冲突的范畴,它随着人类文明的产生而产生,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而发展,并且将和人类文明相始终。
   由于人类文明的发展不仅有量变而且有质变,这样,正义范畴也会随之而发生范式更替,形成和从前有本质区别的更加先进的正义观念体系。具体地说,就是从农业文明的正义体系升华到商业文明的正义体系,从等级正义体系转换到平等的正义体系。
   正义本来是一个社会哲学范畴,因此,在一般的社会生活中不宜大词小用,但是,从理论上说到正义的实施,我们就不能不把实施的结果加以定位,这样,一个符合普遍正义的结果,也就是一个具体正义,或者说实体正义。
   任何好的理论观念不有效的转化为具有现实功效的结果就没有意义,普遍正义、制度正义不转化为具体正义就无法实现其意义、价值,因此,应该说,具体正义的普遍实现,正是普遍正义、制度正义的最终目的。
   但是,我们必须明白,具体正义并不是正义体的化生,而仅仅是一个在此时此地符合普遍正义观念的结果,绝不是普遍正义本身。因为正义观念是不断变化发展进步着的,那些在当时符合普遍正义的结果,时过境迁之后未必可以作为一个样板套用到新发生的同类事情上去。所以,具体正义虽然是目的,但是,它们一般而言又不能一般的等同于正义本身。
   再说制度正义虽然是一种普遍正义,但是,它作为制度给定的正义是具体的普遍正义,它对制度下生存的人理论上说是普遍有效的。与此同时,制度在实施中不可能不打折扣。另外,社会生活中的个人不仅受到制度的约束,更多情况下,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交往也会造成一方对他方的侵害,甚至有很多社会集团包括黑社会集团,都会对许多个人或者社会群体的利益造成影响,这种影响常常是伤害性的,对一些当事人甚至是毁灭性的。也就是说,社会生活本身会制造出大量的非正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和制度就不仅必须提供一次性的普遍正义,而且必须提供补充正义。
   应该说,刑法体系就是社会提供补充正义的最好例子。刑法体系的作用,就是为一些人对他人和社会造成了伤害加以惩罚,从而为被害的他人和社会讨回公道,并且以此来维护社会稳定,避免发生冤冤相报无了时的乱象。那么这种补充是什么性质的补充?其实并不是一般的补充,而只是制度所提供的正义体系的补充,法律是为制度服务的,也只为制度规定的正义所受到的破坏提供补充。因此,法律体系,具体地说司法体系,作为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其实只是为现存制度体系提供的正义的一种补充,它并不能在此之外提供更多的东西。
   相应的,我们说,在等级制度下社会底层大众常常会有一些和官方相对立的正义观念,应该说,在一定程度上后者,也是一种补充正义。
    人类工作的有效性,建立在符合科学的方式方法上,越是高度复杂的活动越是如此。这样,在各种求取实体正义所需要的场合,人们不能不按一定的有效程序进行。就像有时候大胆的猜测更能径直获得正确的结果,但那仅仅是例外一样,为了确保始终能获得正确的结果,在科学工作中我们还是不能不严守科学工作规范,按照严格的程序开展工作。同样的,在求取实体正义过程中,为了确保其结果的有效性和可信度,我们不能不遵守普遍认可的过程,这些过程的正规化、规范化和有效性,使它们本身就具有了正当性和正义性,以此形成了一个特别的领域,那就是过程正义。
   过程正义之中,程序正义广为世人关注,无论中国的一些人把科学概念叫得多么响亮,中国恰恰是个缺乏科学精神的国家,也就更加缺乏程序正义观念。自古以来中国是一个人治国家,故“人存政举人亡政息”,很多事情,完全看当事人的能力和德行,社会也指望德高望重者来领导,却从来不注重制度建设,不懂得良好的正义生成机制和依靠个人的德、能来判定正义和提供正义的价值不可同日而语。程序正义已经是当代正义体系里的一个重要方面,尽管经过客观公正的正当程序产生出来的结果并不能百分之百确保为实体正义,但是,和不经过正当程序比起来,不仅能取得高得多的实体正义的比例,而且,由于具有无可争议的权威性而足以定纷止争——因为在社会生活中有些利害关系的矛盾纠纷是无法理清的,这种情况下,以一个合理的权威给出决断并且定纷止争,就成了最有利于当事人和整个社会的最好办法,其结果也就符合从好的、从善的方面让相关方和整个社会得其所应得的最高准则。
   在今日中国,还有一个属于过程正义的重要概念,那就是转型正义。
   人类社会是处于发展进步中的,这种发展进步在一定条件下因为社会生活范式的全面转变而会发生质变。就当前来说,中国社会正好处于从等级身份制社会向平等公民社会的关节点上,由于历史的原因,碰巧成为最后的等级身份制的既得利益者不择手段的顽固的维护既得利益,就和最后的等级身份制的严重受害者之间产生了难以调和的矛盾,一边要镇压,一边要清算。在这种情况下,就只有高张转型正义大旗,才能既弄清历史真相,还给等级身份制的受害者以全部公道,又要以历史的主人公态度,对最后的等级身份制的既得利益者给予“第一次宽恕”,从而结束历史,共创未来。
   由正义概念派生出来的相关概念还有很多,在此没必要也不可能全面列举。
   这里我们把本文涉及的有关方面一一加以简说。
   1 正义的基本概念:正义就是本分,就是从善的方面,从人性、人道的方面说使人得其所应得。
   2 制度正义:正义由制度产生,所以从起源而论制度就是正义。但是,由于早期的制度是等级制的,因此,社会下层常常会尊奉另一套不同的正义体系,制度本身不仅会包含不正义的东西,而且落后的制度本身就可能成为非正义。但是,无论何时,从宏观看,正义问题永远离不开制度。而且,人类的历史行程就是要使制度无限的趋向正义。
   3 普遍正义:制度正义是一种普遍正义,这是针对在制度适用范围内具有普遍有效性而言。但是,更重要的是,正义和真善美一样,已经升华为一种完美的社会理想,从这种意义上说,普遍正义是一种冀望一切人随时随地都能得其所应得的永远可望而不可及的美好观念。
   4 具体正义或者实体正义:指人们在具体的社会生活中得到了本分。由于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得到本分是常态,这样,真正使用这个概念时,往往把它用于例外情况。即用在人们得到不公正、甚至严重的邪恶的侵害、造成了重大损伤甚至死亡的情况下,由正面的力量,政府的力量,尤其是指来自司法的力量给予的补充正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