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刘逸明文集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2月5日和6日这两天,接连出现了两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一是十名来自河南禹州的截访人员因非法拘禁他人被北京朝阳区法院判处半年到两年不等徒刑,他们曾在北京暴力拘押上访者;二是云南、广东等省区决定,将在今年暂停或停止劳教审批,云南省委常委孟苏铁特别强调,从现在起,该省对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缠访闹访、丑化领导人形象等三种行为的劳教审批统一停止。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上访就成为中国社会司空见惯的现象,因为有上访,越级上访令地方政府十分挠头,为了自己在上级政府眼中的形象不至于“丑化”,随之就出现了截访。经过了接近二十年的发展,中国的上访群体日益庞大,访民数量可能达到了几百万之巨,而截访大军也令人叹为观止。
   
   因为访民群体的异军突起,截访市场悄然形成,在首都北京,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形成了截访产业链,一些保安公司在收取了地方政府的钱财后,不遗余力地非法抓捕和关押访民,然后把访民交给地方政府,有的是在北京转交,有的甚至是送“货”上门,直接押送到地方交由地方政府处理。


   
   截访的事情虽然早已存在,并为民间的维权网站和海外媒体广泛报道,但是,中国官方在先前一直不愿意正视这种事实,而中国国内媒体也对上访和截访情况讳莫如深。不过,这种舆论禁区逐渐被突破,《新京报》、《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北京青年报》等比较敢言的媒体均大胆报道相关消息。安元鼎等黑保安公司非法拘押访民的黑幕被曝光后,上访与截访的事情对于中国媒体而言不再敏感。不过,“自己的和尚不念自己的经”,地方媒体对于当地的上访与截访情况依然不敢有只言片语的报道。
   
   毫无疑问,上访是合法的,而截访是非法的,所以截访行为按照中国的法律都涉嫌非法拘禁,河南禹州这10名截访人员并非禹州政府的工作人员,而是常在北京以截访为业的黑保安公司老板和雇员,对于他们而言,有奶就是娘,哪个地方政府给钱,他们就为谁干非法羁押访民的脏活。
   
   黑保安公司的工作人员获刑,这对于很多人而言都是欢天喜地的好事,然而,这些黑保安公司的截访人员只是受雇于地方政府,稍具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些人虽然罪有应得,但那些雇佣他们的人同样不能逍遥法外,因为属于共同犯罪,只处理爪牙,不处理雇主,显然不符合现代法治精神。
   
   其实,此案在去年12月初就曾引起舆论的关注,当时《北京青年报》的一篇报道称,朝阳区法院对十名河南截访人员判处几个月到一年半徒刑。但第二天,《中国日报》援引朝阳区法院一位发言人的话称这条消息是“假新闻”,法院只是举行了听证,并没有作出判决。2月5日,此案终于尘埃落定,多家中国媒体均对此进行了报道。虽然截访人员被判刑前无古人,但是,这一判决并未获得相关受害访民的认可,他们认为该案量刑过轻,赔偿过低,而且没有追究主谋的责任。
   
   不仅受害访民不认可上述判决,关注访民的北京律师刘晓原也认为判决的量刑较轻。刘晓原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这样的判决只能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但不能从根本上消除暴力截访,他也认为截访是政府行为,截访人员都是地方政府、司法或行政机关派出去的,或者他们雇用的,如果现在仅仅只判了几个截访者,对地方政府官员没有任何处置,并不能起到震慑作用。从网上的网民反应看,持与刘晓原相同看法的人占据主流地位。
   
   法院追究非法拘禁访民的法律责任仅仅止于截访者,显然是非常不够,且难以获得高分贝掌声与欢呼声的。虽然截访的情况持续了这么多年,时至今日未能停止,但截访人员被判刑却仅此一例,绝大多数截访人员都逍遥法外,甚至还在干着非法拘禁访民的脏活。由此可见,中共当局只是希望把这一案例作为展示人权状况“进步”的标本而已,骨子里依然在默许截访行为。不难预料的是,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访民依然无法摆脱遭非法拘禁的命运。
   
   从诸多维权网站所披露的消息看,不计其数的访民在被截回地方后,都被送进了劳教所劳动教养。劳教制度建立的初衷或许真是为了教育不遵纪守法却行为又够不上违法的民众,但是,如今的劳教制度已经彻底变质,教育是假,要你劳动和限制你的人身自由是真,访民等各类政治不正确的人士已经成为了这一制度的最大受害者。
   
   据《南方日报》报道,1月28日,广东省人大会议列席人员、省司法厅厅长严植婵告诉记者,根据目前公布的信息,劳教改革方案将按照程序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如果审议通过,广东将按照方案以及中央政法委、司法部的要求推进改革,有可能在今年适时停止劳教制度。而《云南信息报》则在2月6日引述云南省委常委孟苏铁的话称,从现在起,云南省对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缠访闹访、丑化领导人形象等三种行为的劳教审批统一停止。
   
   其实,民间一直在推动中共当局废除劳教制度,虽然呼声很高,但一直不见效果。直到出现了唐慧案、任建宇案、彭洪案等一系列守法民众遭遇劳教,其事例成为公共事件后,是否废除劳教制度才成为司法机关以及高层的议题。如今,从各方面的消息看,中央政法委和高层似乎已经有心废除劳教制度,而广东和云南两省也已经开始行动,废除劳教制度应该是指日可待了。
   
   将截访人员绳之以法和废除劳教制度显然还无法让中国成为法治国家,而只能是让中国不断向法治国家靠近。事实上,即使没有截访,没有劳教制度,在现存的中国法律当中,还有不少跟《宪法》相冲突的地方,而《宪法》本身也有很多内容不符合宪政民主的要求,所以,中国要真正实现法治,实现宪政民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3年2月6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3/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