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雾霾锁潍坊中的真实与思考]
石三生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雾霾锁潍坊中的真实与思考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人生杂谈•之一
   
   站在平台上,城市仍陷在雾霾与清晨的昏暗中。春天就要来了,可春天也像极了这城市,陷在雾霾与昏暗中,明知近在咫尺,却无法感受到。
   


   站了许久,也想了许多。此刻,虽然看不到潍坊市政府巍峨的大楼。但我知道,天晴时、从这里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想起自己曾经好奇地跑到远处的高楼上眺望自己的小楼,却怎么也找不到。就忽然想起那句有名的“站的高看得远”来,当真站的高、就看的远吗?在雾霾笼罩的地方,只怕那是市长大人站到楼顶,也未必就比我看的更远吧?
   
   又想起自己与潍坊市政府争讼,至今已经折腾了足足六年。再有两年、自己就可以坚持到抗战胜利了!一桩不足200万的纠纷,竟然能把统辖八百万人口的许立全市长牵涉进来。这至今都让自己匪夷所思---为什么?吾师顾晓军先生责怪我跟高官打交道本身就不对。可那土地证的颁证机关就是潍坊市政府,市政府的法人代表就是市长。我不想跟他打交道,可能吗?
   
   人家把陷阱做的一个套一个。我有得选择吗?什么他马的合同!我与买方签订的合同竟然在国土局与房管局的变更登记、确权中连个影儿都没露。1月30 签合同,国土局2月1日就迫不及待地根据伪造的合同进入了变更登记程序。房管局根据市政府颁发的土地证做了颠倒时空的确权之后,买家立刻又将房产到典当行做了最高额抵押。最后,典当行又串通奎文法院做好了假案。
   
   正因为有了这一个个精心布置的陷阱,中院违法延迟的民事判决虽然判我胜诉,却成了又一个陷阱---我若要求法院强制执行,根据典当抵押优先的原则,执行所得将首先用于偿还典当行。履行判决的结果,将让我一无所有。
   
   此时,请问世人,你们谁还有什么良策吗?反正啊,我当时的心态:当真此房不保,我必与王八蛋们同归于尽!生命固然宝贵。但人生一世,哪能什么气都能忍受得了呢?
   
   没有办法,不敢要求强制执行民事判决。就只能回头去找政府算账----是你们违法变更登记、确权才造成的。
   
   自古民不与官斗啊。但当你剩下了最后一颗稻草可抓时,你抓还是不抓?还有的选择吗?
   
   第一次告政府,当真是凶险无比,包括法院的法官都对我胜诉不看好。世人啊,你们觉得呢?是否地球人都认为我死定了?
   
   就好比一个弱女子被一帮土匪劫上山,将面临被奸的命运。周围全都是土匪的地盘、还有一些土匪治下的百姓。土匪很人道---允许女子反抗,也允许她说话。反抗,难免被奸的命运;向百姓及其中良知未泯的土匪诉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因为土匪也不想让大家都知道自己是要强奸,他们也很想做成順奸的样子。
   
   世人啊,你们说,那弱女子是该反抗呢?还是应该告诉世人真相?女子若不肯说。你们觉得众人会清楚她将要被强奸吗?
   
   实际上,我觉得自己六年来的经历,就像这个弱女子。没有其他的选择!面对一个套一个的陷阱,想前进、就只有揭开所有的陷阱,才会避免自己被陷进去的命运!
   
   当今中国,当所谓的法律都里倒外斜之后,没有什么路子是正的。法律之外的途径,也随着信访主任上访与钱明奇们的爆炸声,证明了更是一条野路子!
   
   这么说吧,如果没有第一次胜诉。也许自己早成了钱明奇第二了!生,很不易;死,有时只是一闪念!
   
   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被封杀来:2011年那次,正好是自己起诉国土局要求国家赔偿之时。一直都没想明白中宣部会荒唐到因一句“若要富贵花不发 须叫钱云会死明白”就又是秘密警察审讯备案、又是博客中国封杀的,到底为了什么?
   
   如果中宣部2011年的封杀是明的,这一次、为何又在我将要开庭之时,大陆的网站几乎都不放行自己的文了呢?这算是低调封杀吗?为推荐、为赔偿,还是兼而有之?
   
   但春天是必定要来了的,雾霾也终会散去,昏暗也将被黎明代替的吧。
   
   【石三生 2013年2月26日星期二 06:15 中国•潍坊】
(2013/0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