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政法委在贵州暴力横行 ]
贵州公民论坛
·贵州地方政府实施武力强行征地酿流血事件
·贵州官商勾结动用警力征地置农民于死地
·雍志明:从贵阳市菜价怪异现象看中国底层民众的生活
·声援秦永敏,支持秦永敏——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
·年迈的老人盼儿归/黔西南州贞丰县谢安珍
·贵州贞丰旅游景区“双乳峰”前血泪多!
·我的公开遗书-卢勇祥(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
·茉莉花开祭“六四”
·国保公安任意践踏人权非法扣人/吴玉琴
·王藏: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强烈抗议贵州公安对李任科先生的伤害!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迫害廖双元!
·迟到的“6、4”22周年祭——贵州人权研讨会
·大纪元:贵州民主人士举行迟到的“六四”悼念活动
·卢勇祥:“六四”周年“坐宾馆”经历
·贵州人权研究会热烈祝贺胡佳先生即将出狱
·王藏: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王藏:高原勇士廖双元再遭黑帮黑拳头
·贵州人权研讨会多位人士失踪
·自由亚洲电台:中共生日民主人士失自由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7、1”被失踪说明了什么?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姚立法先生遭到政治迫害的强烈抗议
·贵州人权研讨会部分成员7月再次被失踪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旅游” 浙江民主党人续被传唤
·雍志明: 贵阳上访新动态(图)
·冉文波——我 的 控 诉
·工人的正当权利不容侵犯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共对冉云飞及王荔蕻的逮捕和关押
·黄燕明——隔着铁幕的人权对话
·名贵茅台酒浸着的是老百姓的血和泪
·贵州信访处强悍处长要找访民单挑
·贵阳“民权橱窗”发起人糜崇标等人被国保抓走(图)
·贵阳七旬糜崇标展'人权橱窗'遭国保挤出大肠和大便
·贵州糜崇标宣传动态网 遭折磨失禁脱肛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谴责贵阳警方对糜崇标先生的人身迫害!
·贵州人权研讨会对利比亚局势的看法
·吴玉琴——社会不稳定因素来源于中共腐败下的上行下效
·吴玉琴——疯狂的打压,不屈的抗争
·民族运动会召开被强制旅游 贵州民主人士抗议打压
·敬请关注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的廖祖笙夫妇
·吴玉琴——荒唐的维稳 非法的软禁
·贵州公民第七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建开明社会风气 不畏强权参与竞选
·贵州民主人士给 “花瓶党” 送去花瓶(图)
·贵阳访民向市委书记反映诉求被非法关押13天(图)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谴责中共贵州公安没收孙中山画像的行为(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贵州人权研讨会:抗议贵阳警方胡作非为
·贵阳人大参选人连番遭打压 陈西被警抄家拘押
·陈树庆:抓陈西再一次戳破中共当局人权方面“巨大成就”的谎言
·秦永敏——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虽被排除仍将积极参选
·敬请关注因病住院的王国齐、黎小龙二先生/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4名独立候选人被抓 8日选举难定夺
·贵阳独立参选人吴玉琴等多人被限制自由(图)
·选举结束,贵州人权捍卫者陆续获自由
·“民权橱窗”比生命还重要——记在中共高压下的贵州人权捍卫者(图)
·警方阻止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集会(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祝陈光诚先生生日快乐!(图)
·强烈抗议当局再次迫害民主党人秦永敏(图)
·贵州公民糜崇标递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控告(图)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黄燕明——挑战“选举法”的独立参选人
· 吴玉琴——我的参选经历
·黄燕明——被操控的投票——贵阳独立参选人参选遭遇
·一个残疾人妻子的控诉/贵州省毕节廖沾英
·官员欺压百姓,依法上访反被拘留/贵州毕节胡银珍
·贵州着名人权人士陈西再次被强制“失踪”
·贵州陈西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已被神速移交法院
·贵州人权研讨会第7届2号公告:告全省公民书(图)
·廖祖笙:中共再次自认是非法组织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严格监控部分被旅游(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强烈抗议贵阳国保施行政治迫害抓捕陈西(图)
·陈西“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庭审实况(组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案庭审中律师与陈西的辩护均多次被打断(图)
·糜崇标 ——我与陈西同“罪”
·紫电——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吴玉琴——严冬过后春色妍——当局取缔“贵州人权研讨会”之我见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判决书(图)
·卢勇祥——陈西何罪之有
·张善光:陈西—— 一个在冬天里要拥抱太阳的公民
2012年贵州民权活动
·张群选:我为我有陈西这样的丈夫感到骄傲
·卢勇祥——苦难历程,豪迈人生
·欧阳懿——红朝大战陈西
·贵阳异议人士 “寻找陈西”,陈西关押地点成谜(图)
·欧阳小戎——若为自由
·陈西被送到贵州黔西南州兴义监狱服刑
·砸碎黑暗的枷锁,迎接黎明的太阳
·陈西母亲因思念儿子而生病住院
·黄燕明——悲哀的中国 苦难一生的父亲
·贵州卢勇祥创作《自由在召唤》声援陈西
·多名贵州异议人士受打压
·贵州人权研讨会特别致贺秦永敏先生喜结良缘
·中国民主党人胡明君先生即将出狱
·“六四”临近,贵州民众要求停止政治迫害释放陈西(组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纪念六四、勿忘六四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雍志民因拍摄纪念“六四”活动被带走抄家
·六四前夕,多名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抄家传唤
·吴玉琴——闪光的历程,不朽的丰碑——记陈西与贵州人权研讨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法委在贵州暴力横行

   
   贵州人权研讨会
   
   
   2007年薄熙来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调任重庆,从此西南数省在周永康、薄熙来等人的经营下,“政法委”变成了一个黑社会组织,肆暴横行,使政治环境发生了明显变化——贵州即是受害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


   
   2007年,贵州民间人权活动人士议定举行第三届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贵州政法委授意警方大肆进行封锁、围堵、威胁、监控,并在“国际人权活动周”非法对参与人士实行绑架、软禁……自此警方不断对人权活动进行暴力镇压,其无法律授权,却一味表示是受政法委的旨意,是执行“上级命令”、“上面的指示”,并且公开宣称“共产党就是法”、“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贵州第三届人权研讨会的活动原预定的时间并不长,地点是在杜和平家中,定期进行学习讨论。但是杜和平却受到国保的警告与威胁,迫使其不能提供活动场地,否则就断绝他的生活来源(杜和平天生残疾,生活来源全靠出租一间祖传门面)。从此,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活动就被迫走向街头和其它公共场所。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开活动的地点多在河滨公园,每周定期讨论,参与人数逐次增多,讨论议题内容范围也不断扩展。而警方也不断加强监控,从公园治安派出所逐步升级到地区河滨派出所、南明公安分局、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但贵阳警方始料不及的是,我们的公开活动受到各界人士的关注和赞扬,自愿参加的人越来越多,参与者的热情和讨论也越来越热烈。于是贵州省公安厅派员亲临现场监视,并下令警方镇压,绑架、软禁参与研讨活动的人。
   
   从此,贵州省、贵阳市政法委相互配合,以维稳之名,用黑社会的方式对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士大打出手,实行残酷迫害镇压。
   
   2008年6月,贵州“瓮安事件”后,时任省委书记石宗源道出了真相:“瓮安事件是长期非法动用警力的结果”。因为石宗源说了实话,因此石宗源以及省长林树森不久即遭整肃。于是贵州政法委更加猖獗,打压贵州人权研讨会的事项成为其日常工作。
   
   2010年10月,刘晓波获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这是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对中国人民争取普世价值的高度肯定。但是,贵州政法委却如临大敌,命令警方对贵州的“零八宪章”签署者和人权研讨会的所有人员实施所谓的“12∙10”行动,即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期间对他们全部实行非法拘禁,其间许多人受到暴力对待。
   
   “12∙10”后,贵阳市国保警察的面目越来越狰狞,暴力程度也越来越没有底线,例如:
   
   为了制止陈西参加人权活动,十几名彪形大汉闯入陈西家中实行绑架,不由分说地将其扭翻在地,强行塞进警车。
   
   为了强行将李任科从家中带离软禁,警察竟残暴地将李任科从三楼推滚至二楼,以致砸倒一老妇人,使其腿骨被压断,李本人的软肋骨也严重受伤。
   
   
   为了软禁黄燕明,派出所警察闯入其家中,黄燕明被逼迫到四楼窗台上抗议。警方人员竟对黄燕明的妻子大打出手,致使她整个头部淤肿近月余,造成其店面停业二十多天。
   
   廖双元被强制拘禁在山庄时,市国保警察竟对其进行殴打、虐待,不仅从头往下浇泼冰水,还用过敏性的植物抽打其身体裸露部分,致使其全身奇痒、疼痛难忍。
   
   为了阻止糜崇骠在街头宣传“世界人权宣言”,警察竟光天化日之下强行绑架七十多岁的糜崇骠,将其拖入警车内的地板上,并唆使雇佣的无业人员堵其口鼻,而后多人用膝盖强压糜的胸腹,导致糜崇骠的直肠涨出。
   
   在非法拘禁卢勇祥和田祖湘期间,警方虐待卢勇祥,致使其昏迷跌倒,并不予救治,以致卢的病情恶化,至今仍然卧病在床……
   
   这些年来,贵州省政法委推行恐怖政策,对“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的非法迫害到了令人惊恐的程度,骚扰、监控、传唤、拘禁、虐待、殴打、抄家的频繁度和力度节节上升,随意便关押个三五天、十天半月;非法收押手机电脑、断网断电更是家常便饭。当地一些莫名其妙的大小会议以及一些商业活动都成了拘禁、软禁人权人士的借口,并且警方还对受害人家属美其名曰:旅游!
   
   2011年初,有的人权人士被非法关押的时间一次就达24天,而且此次非法拘禁结束时,公安部门还要强迫受害者签署“告诫书”,并全程录影上报。
   
   贵州政法委在“维稳”、“综合治理”的幌子下,学习重庆公安街头办公的先进经验,2010年下半年开始,在贵阳市各街头路口设立“公安卡点”,实行全社会严格监控管理。“重庆模式”在贵州全面推广。
   
   
   推广“重庆模式”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黑打”。贵州的黑打案例多多,例如:取缔“贵州人权研讨会”案;“陈西煽动颠覆”案;“贵州黎庆洪”案……。2011年11月,周永康到贵州视察,特别指示:取缔贵州人权研讨会,抓紧处理相关人员。贵州政法委获旨立行,公、检、法三家通力合作,成立专案组:立即逮捕陈西,发文取缔“贵州人权研讨会”。
   
   根据高层政法委的要求,陈西先生被以“煽动颠覆罪”判刑10年,后来当局对此居然宣称“贵阳市维稳工作取得决定性的成果”。政法委倒行逆施,在贵州形成了“大公安,小法院”的局面,例如警方抄陈西家时没收的“罪证”至今仍然滞留在国保手中,一件也没有移交法院;陈西先生从看守所被送往监狱时,也未经司法程序,省司法局、劳改局均不知情,政法委直接安排国保将陈送到监狱,并且数月后方通知家属;之后家属到监狱探视也都由国保全程“护送”。
   
   贵州省、贵阳市政法委在各种会议上都称贵州人权研讨会是“国内反动势力”,凡是参与活动者受到残酷的打击迫害,如上访人士王某某、郭某某、路某某被强制劳教,另外一些人则是频繁地被非法监控、关押、软禁,非法被实行监视居住。
   
   贵州人权研讨会在“‘六四’二十三周年祭”时,呼吁释放著名的人权捍卫者、人权研讨会召集人陈西,糜崇骠老先生在公众云集的广场上高呼:“人民万岁!民主万岁!打倒独裁!”这也是贵州政法委称之为的“贵州2012.5.28事件”。事件之后,相关人士受到非法抄家、没收财物,并被非法审讯、软禁、关押近两月;糜崇骠老先生更是被软禁至今,关押地点无从知晓。
   
   2012年的“两会”、“5∙28”、“六四”、“十八大”期间,贵州人权活动人士被非法秘密关押时间普遍近达半年之久;即使在他们(包括家属)未关押期间,也受到非法监视居住、贴身跟踪、禁止朋友之间交往等等,这些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虽然贵州目前的政治生态环境异常险恶,但贵州人权研讨会为建立民主法治、公平公正的公民社会的努力依然坚持着。我们坚信中国社会必须也必然要走向法治、走向宪政。
   
   
    2013-2-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98期 2013年2月8日—2月21日)
(2013/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