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独往独来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中国畸形社会造就了赵本山——揭秘赵本山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吴闻:无耻的〝文胆〞 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
·张洞生:习大在欧洲公开吹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是打肿脸充胖子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中国恶邻俄罗斯
·铁流:毛泽东最后向隅而泣的凄楚日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张洞生 2.26.2013
   
   《前言》。鼎鼎大名的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在去年年底凤凰网和凤凰卫视主办的“财经峰会”的闭门午餐上,这位曾在2006年发表一篇《民主是个好东西》而引人注目的体制内官员兼学者,讲了一番“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的话,再次语惊四座。然而在“凤凰网”所登出的文稿中,俞可平这番话是这样讲的—— “谁都知道现在改革到了一个新阶段,进入了深水区,需要突破。我们现在谁都不想突变,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但唯有突破才能避免突变。如果在有些问题上不突破,代价将不可估计”。
   

   《1》。俞可平所说‘民主是个好东西’绕来绕去到最后,还是‘需要时间’‘寻找符合中国国情的民主模式’,就是说,中共可死抱着石头在河里玩而死不过河。
   时代变了,中共和以前苏共等近1个世纪的‘反人民、反人类、反天理’的专制独裁制度所造成的的罄竹难书的罪行,在自由民主国家社会的对比之下,已遭到全世界广大人民的唾弃。为了对抗世界民主潮流,中共需要几个‘软民主’的说教者与中共的‘反民主’的歌德派学子们演双簧,一方面为中共装门面,逗大家玩,一方面挑起大陆媒体左右各派的口水战,以转移中共掠夺镇压人民和‘闷声发大财’的视线。
    俞可平的前上司衣俊卿努力为中共高层打鸡血,要中共‘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俞可平则向人民喊话,‘民主是个好东西’,但尋找符合中國國情的民主模式,需要时间;‘ 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二者上下左右配合,调子有高有低,合起来就是在演永保中共‘一党专政’不倒的双簧。
   被視為胡錦濤的智囊文膽,加上他中共中央編譯局副局長的體制內身份,和身為大陸中央級官員的俞可平虽然说出了‘民主是个好东西’,俞的话也就是「說歸說,卻做不到」的画饼充饥之类的忽悠。但是俞不敢说‘反民主’的中共是个坏东西,或者中共反民主就是坏东西。于是绕了一圈后,又回到中共‘马列毛和特色社会主义’的怀抱,不走‘邪路’。他認為中國大陸的民主改革應該是「中國式」的,既保存當代馬克思主義的思想,又符合中國需求。中國大陸政治改革問題非全面移植西方民主價值觀能解決的,改革太急衝擊穩定,改革太緩,積弊難消。尋找符合中國國情的民主模式,需要時間。其用意不过是中共需要的时间让中国人民甚至全世界永远受中共的奴役。
   请问当代的俞可平先生,‘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已被欧洲美洲前苏联东欧甚至朝鲜所抛弃,为什么只有一个中国还在拍马屁?什么是当代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如果有,那有没有当代的孔子思想?当代的老子思想?当代的释迦摩尼、耶稣思想?当代的苏格拉底、柏拉图思想?有没有当代的秦始皇、拿破仑、希特勒、戈贝尔思想?
   
   《2》。俞可平以既装作代表人民又替中共建言的姿态来迷惑民众
   俞可平说:“谁都知道现在改革到了一个新阶段,进入了深水区,需要突破。”俞在这里故意装糊涂来忽悠人民。请不要玩弄什么‘新阶段’‘深水区’新名词来‘故弄玄虚’。现在中共是‘日暮途穷,气息奄奄,朝不保夕’的垂死阶段,中共世袭制、特权、垄断、裸官、贪腐5毒俱全,已是癌症末期。比前苏共和一大批东欧共产党垮台前的病症严重得多,有过之而无不及。苏联垮台前夕的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总理雷日科夫总结得最明白清楚:“我们监守自盗,行贿受贿,无论是在报纸上,还是在新闻上,还是在讲台上,都是谎话连篇。我们一方面沉溺于自己的谎言,一方面为彼此佩戴勋章,所有人都这么干,从上到下,从下到上!” 苏联的昨天不就是中共今天的写照吗?苏联那时还没有像中共现在被‘人人痛恨’的‘世袭制’和‘裸官’吧!
   俞当然更不敢对中共说,西方2~3百年前已经造好了‘自由民主’的大铁桥,蒋经国南韩早就顺利地过去了,伊拉克在美国的帮助下过去之后,人民走上了‘自由民主和平幸福’的生活,引起了中东北非人民的羡慕,和对本国专制独裁者的痛恨,因此从2011年初期起,爆发了茉莉花革命,于是本•阿里、穆巴拉克、卡扎菲等专制独裁者迅速倒台。现在缅甸正在自由民主的大桥上顺利前进。俞可平既不敢说出中共权贵高层有桥不过,也无胆量如实告诉中国人民实情,装作对中共和人民双方都拉响了警报。于是高声吓唬人民说:“我们现在谁都不想突变,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但唯有突破才能避免突变。如果在有些问题上不突破,代价将不可估计。”
   
   《3》。‘突变’有2种相反变化方向和可能性
    1*。一种是在进步的‘突变’后,进化为新结构的新生事物。
   当某一事物的原结构的原事物经过(突变 + 量变发展)后,就进化发展成‘大突变’,而变成为本质不同的新结构的新生事物。比如物种的进化;人类社会从农业社会进入(转变为)工业社会;科学技术的从工业化发展到信息化;一个人的思想认识进步的质变等等。
    历史上的一些大革命运动往往是推动社会巨大进步的‘大突变’。比如美国和法国的大革命,中国的辛亥革命,现在的茉莉花革命等。美国打败德国希特勒和日本军国主义然后占领德国和日本,使其法西斯制度解体而建立起自由民主制度,这是人类历史上巨大的进步、革命和成就的‘大突变’,这是大好事。
   2*。另一种是在退化的‘突变’后,变质为腐朽事物甚至直到解体消亡。
   当某一事物的原结构的原事物经过(突变 + 量变发展)后,就退化衰弱成‘大突变’,而变成为本质不同的落后结构的腐朽事物,甚至直到解体消亡。比如任何一个生物的自然死亡;物种的退化消失;反动的反革命政变;苏共和中共革命夺权是社会历史的大倒退,虽然有过某些局部的发展,但最终会被历史淘汰;一个原来积极向上的人到官场后变为巨贪巨腐,直到进牢狱,甚至被执行死刑。
   还有一种灾难性的‘突变’,使一个个体突然被击中而解体消亡。比如一个人在汽车或飞机的事故中死亡;动物被人宰杀;羊被狼吃掉;小行星袭击地球,使恐龙和许许多多动植物灭绝;苏共因反革命政变而突然倒台;突尼斯本•阿里因小贩自焚而突然倒台等。
    在宇宙中,无论就一个个个体而言,或者是就诸多群体而言,总是进化的‘突变’和退化的‘突变’,即发展与衰减、新生与死亡同时发生的。这是与宇宙内或者某一个较孤立的区域内,总物质能量信息不灭和平衡的原理的表现。试想,假如地球上任何一种物种只生不死,那不就是毁灭性的大灾难吗?
    任何一个事物,在其生长期,是以进化发展的‘突变’为主,退化衰败的‘突变’次之。而在其衰亡期,则以退化衰败的‘突变’为主,进化发展的‘突变’次之。但在其中间有一个成熟期,进化发展的‘突变’和退化衰败的‘突变’达到了动态的平衡。
    中共现在处在衰亡期,则以退化衰亡的‘突变’为主,它已过度腐朽,无药可治。
   
   《4》。现在来回答道貌岸然的俞可平的关于‘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问题
   请别拿‘突变是灾难’来吓唬人。这是伪历史。首先,看看我们地球的进化和演化的过程。45亿年前刚诞生时,是一个崖石质的行星。从无生物到碳氢化合物,到有机物,到动植物,动物进化到晡乳动物,再到灵长类而进化成人类。每一步微小的进步和大转变都是靠‘突变’来进行和完成的。因此,没有‘突变’,就没有由低级向高级的进化发展,就没有人类。社会的生产、经济、政治制度和文明也是因‘突变’由低级向高级的进化和发展的。人类所有科学技术的发明都是‘突变’,只有其推广、发展、扩大再生产才是‘量变’。因此,只有‘突变’才是一切进步的根源。在这进化和发展过程中,同时也会出现‘不适应环境而退化、无法生存、或者被强大物种所毁灭’的物种和个体,而走向消亡。 6千万年前的小行星撞击地球,使地球上恐龙和2/3的物种灭绝。诺亚方舟时代的大洪水几乎使人类灭绝。据学者们研究,地球上人类最少时只剩下非洲约2000人。现在发展变异到许多种族的70多亿人。
   每个人来到世界上,都是他爸爸的一个精子‘突破’他妈的一个卵子后,经过无数多的‘突变’,才能偶活在这个世界上。这是不是灾难,就看这个人在世上的所作所为是有害于人还是有益于人。显然,毛顺昌的一个精子偶然‘突破’了文素勤的一个卵子,‘突变’后生下来一个恶魔毛泽东,这才是俞可平所说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
   这证明了‘突变’同时并存着2种发展方向。合乎‘适者生存’、天理和自然社会发展规律的‘突变’就是进步的、会蓬勃发展成新生事物,这不仅不是灾难,而是大好事。而那些不适应‘适者生存’、天理和自然社会发展规律的‘突变’就是倒退的、反动的腐朽事物,最后必然被淘汰和消失,这也不是坏事。
   一个人得了癌症,癌细胞在体内大量繁殖,这种‘突变’对患者来说当然是大灾难,但对癌细胞来说,它们可能会欢欣鼓舞。苏共垮了,萨达姆卡扎菲金正日死了,普天人民拍手称快,中共头目和张召忠等就如丧考妣。君记否,金正日死后,胡锦涛带领中共9政治局常委到朝鲜大使馆吊唁时的悲痛状,真令人恶心。不知胡锦涛父亲在1978年被整死时,胡是什么样的悲痛心情和表现。
   中共的官员和御用文人开口闭口就擅自代表人民、国家、民族,中共内部统计90%以上的中央委员都是裸官,薄熙来就是彻头彻尾的裸官,要不是王立军跑了一趟美国领事馆,他现在就是中共的后补总书记了,连习近平就要被他代表了。俞可平说,‘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他可能又妄用中共权贵高层的灾难来代表民族了。其实,他们的大小灾难正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必要条件。薄熙来的灾难使中华民族暂时免去了2次文革的灾难。
   
   《5》。可见,改变政治制度的‘大突变’就是革命,改良是‘小突变’。如果它是顺应历史规律、世界潮流和人心所向,就是大好事,很难得成为社会的大灾难。只不过会有维护旧制度的一小撮既得利益集团和个人的捣乱和反抗而已。柏林墙倒了,苏联东欧共产党政权垮台了,台湾南韩民主化了,缅甸正走在民主化的正路上。齐奥塞斯库卡扎菲萨达姆因反抗屠杀人民而被杀了,这些国家都很快变好了,人民过着‘自由民主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就是说,在这全球化信息化时代,专制独裁国家在向民主化的‘突变’过程中,即使有一些小的灾难,也会很快地被克服。因为这是时代潮流,人心所向,‘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