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三问王力雄]
藏人主张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荆陵就赎回选票行动答刘飞跃问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陈独秀班房风流
·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刘连对峙孔诺斯杀
·劉的光芒照亮中共自慰
·高智晟的心声
·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老王谈老胡遇上了邓牌
·中国是否茉莉花开花?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天方有茉莉
·中國為何尚未發生「茉莉花革命」
·卡扎菲和本拉登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胡锦涛回答中共先烈
·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研究中共从党民对立谈起
·中国模式--新奴隶制对抗普世价值
·美国议员希望组团探访陈光诚
·多方建议提名陈光诚为诺奖候选人
·中共“恐怖法”无法阻挡民主浪潮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胡温“鸡鸭模式”怎么解?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中共将如何国亡政熄?
·薄熙来事件有望推动依法治国
·印度将试验射程5000公里导弹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温倒薄扼杀中共党内派别多元化和民主改革
·美国国务院官员介绍陈光诚的状况
·北京“倒薄”遭遇意识形态陷阱
·胡温政府对华裔投了一枚炸弹
·中国亿万富豪分布图
·温家宝、薄熙来恩怨内幕
·中国文人是否为金钱服务?
·薄熙来是否打开中国巨变的钥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问王力雄

   王力雄先生大鑒:
   
   日前拜讀您於《陽光時務週刊》第036期上發表的〈不自焚,能怎麼做?〉(以下簡稱〈不〉文),對您一心為西藏和平自由事業勉力為文,深感佩服。只是有三件事不明,想請教於您。
   
   第一, 您2009年5月在台北出版的《聽說西藏》一書中,談到〈西藏獨立的條件正在齊備〉,您說藏人「一人拼命,十人難敵」,您說即使是人數相當的中國軍警,都很難擺平五六百萬的藏人,因此西藏民族獨立之路充滿希望;可是一到了〈不〉文中,您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認為「西藏獨立的障礙會擴大到十數億漢人」、「漢藏力量相差之懸殊」,「即使付出重大犧牲,可能仍然實現不了獨立」?2009年到2012年之間,不過相差三年,這前後矛盾,所為何來?


   
   第二, 您認為村莊自治乃是西藏走出困境的起步,並以廣東烏坎的成功來勉勵藏族。可是最近(2012年11月14日)中共黃南州委辦公室發出通知,禁止探視自焚者親屬,其中也對村「兩委」作出特別規定,只要黨支部書記、村長帶頭參與探視,就會被撤換並追究相關責任,還要派駐紀檢組織、公安、審計等部門對該村開展嚴打整治徹查違法亂紀行為。假如探視死者親屬都屬於違法亂紀,必須被當局嚴懲,在這種情形下,請教您,您所說村莊自治應該要從什麼方面開始進行,才能順利推展,又獲得中國廣大民眾的支持?是人權嗎(例如:「藏族有主張獨立的自由」)?還是宗教嗎(例如:「藏族有信仰達賴喇嘛的自由」)?
   
   第三, 您在〈不〉文中,提到「境內藏人最需要的,是經過充分研究和論證的理論,是經過仔細推演和實驗的成熟方法」等等,其實這些您無一不具備,坐而言不如起而行,為什麼您不親自參與、幫助實踐?您既有方法,又有知識,還有媒體,甚至也得國際支持,只要您起頭,相信一定是一呼百應,眾人奮勇仿效,境內藏人困境獲得紓解不說,境外藏人一定更為感佩,說不定達賴喇嘛作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將您的義行推薦給挪威諾獎委員會,您就是下一任的諾貝爾獎的得主?為中國的諾貝爾獎得獎再添佳績?成為全體中國人的驕傲,不,甚至成為世界級的大明星?
   
   以上三點想法,望您一一予以作答為盼。
   
   
   
   桑珍 次多 Chopathar W. Mache 米那娃之梟 台灣懸鉤子等拜上
   
   ______
   
   〈不自焚,能怎麼做?〉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12/blog-post_28.html
(2013/0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