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东方安澜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射雕英雄传》
·致瑞士诺华的一封维权信
·致瑞士联邦委员会的一封维权信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一)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二)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三)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四)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五)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六)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七)
·原乡人——兼和大雪的《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散文中》
·沉痛悼念酒友马晋
·别了,何村
·福临福山聚福气
·回家种种(散文)
·院子(散文)
·上午去见一个人(散文)
·在浦阳江畔,误入《诗经》(散文)
·浅读《额尔古纳河右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我的办学简介

    2008年与相邻的陈某结识,后交谈中陈某因担忧其女儿师范毕业后工作难于落实,他经考证认为,在常熟民工子弟学校的发展空间教大,希望与我合作,我经考察发现常熟现有民工子弟学校存在两大问题:1;办学者均非专业出身;2师资较差;而在这方面则有优势,可整合资源;且觉的办学是正当之事;遂欣然接受。

   于是由陈某出面操办,在常熟虹桥区新造村租到了一所厂房,经装修后便开办了培英学校,开始虽遇到些阻力但还是在08年9月顺利开学;而至12月时陈某提出一方面因女儿已出国留学,另一方面无法承受各方压力,希望退出;因此09年1月我开始接手,同时各种压力也随之而来,车辆被扣、因遭胁迫房东要解约退租、开学时几名教师也被胁迫而退出、教科书被退订、警方上门约谈,期末开学教育局都会加强骚扰,但学生人数每学期都会增加,往往会因接送能力而不得不回掉一些。

   尤其随着另一家民办学校(育才)搬到相邻之处后,压力猛然升高,2010年1月20日常熟市教育局以接到电话举报为由,作出了一份撤销非法举办的“培英学校”的处罚决定书。

   25日我与分管局长王某交流,王表示:“你在原地办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后经沟通给出了两个方案:1;与另一家学校(也属无证)合并;2;另外选址。

    我当时表示,培英目前已有四百多名师生,非仓促之间所能完成,需有一年时间来准备。王局随即表示:你送一份申请报告上来。三日后,我向其当面递交了书面申请。

    而到了3月23日南平校园凶杀案的发生后,顿时风云突变,4月28日教育局即向法院审请强制撤销“培英学校”。

    常熟法院于2010年6月月2日作出了准予撤销“培英学校”的(2010)熟非行审字第(0008)号行政裁定书。 6月22日法院执行法官及教育局的胡某等数人来校执行;当时,全校师生群情激愤,胡某代表教育局承诺,培英学校的全体人员都会妥善安置;(事后有录音确认) 一直拖至8月下旬也未有安置方案,并对房东施压解除租约,最后在法院协调下由教育局对学校资产损失作部分赔偿(人民币八万元整);因临近开学,无奈之下与另一家民办学校(聚英)协商后,由其接受了大部分师生。

    当年11月份,聚英学校的朱某告知我,接到房东的通知学校租赁的房屋面临拆迁,希望我能帮其寻找到合适的房屋,并提出与我合作。

    经多方寻找洽谈,在虹桥区景龙村找到一合适的地方,于2011年3月16日由我出面与房东签定了租赁合同,预付两年租金,房屋则安要求建成后即租给我们使用。

    房屋一直至2012年1月通过验收并交付,但聚英学校原房东提出拆迁停止了,原合同可以履行完毕;在此情况下,考虑长距离接送的困难,因此决定新学期原聚英学校的学生在原址(大义合丰村)上学,而我则将当初由其接受的学生带到新址(虹桥区景龙村)上学,等到其原址的合同到期后再一齐合并。

    新学期于2012年2月7日开学,2月9日教育局联合数个部门几十人上门找到我,以该教学点未经审批要求我在11日前关闭并搬离;我拒绝并指出:1;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以及苏州市教育局的文件规定,即便如此也是可以补办手续的;2;当初撤销“培英学校”是借校园凶杀案后的整顿之风,为扶持另一家而有选择的打压,属滥用公权。3;何况这两年多来你们未尽到当初承诺的安置义务,属遗留问题;在这里工作的人,都是这几年毕业而失业的师范生,教育局领导的子女有几人失业的,09年你们局领导有五名子女同时进编,其中就有胡科的儿子,进编时既非师范毕业也无教师资格证。

    2月12日星期天早上8点多,在家休息的我接到去学校送货的司机王某的电话称:有数十名城管在校内搬科桌等物。我当即赶往学校,到达时发现早已人去屋空,教室内一片狼籍,电线被剪断,水管被拔断;打听后方知,当天凌晨虹桥管理区的城管在校内无一人的情况下撬门而入。我随后打110报警,并在虹桥派出所作了笔录。到下午时分,虹桥区两名工作人员送来一份扣押清单,我要他提供法律依据,两人迅即离去。 按抗震八级建造,汶川大地震也未必能震塌的学校,却在城管的偷袭下而无法使用。

    为了不影响学生的学业,第二天我们将学生全部送回大义的原址上学。

    随后我找到虹桥区的主任李强,要求其接通水电,他则要求我未经审批前不要将学生带回乃由聚英学校接受,我同意会向教育局提出申请,为了不影响其他租户的使用,作了书面保证。

    2月15日我们一行三人到常熟市教育局向于春明科长递交了办学申请一份;于提出,要我先向虞山镇教育科申请,如虞山镇同意的话,他们也会同意的。在与于科的交流中,我向他表示,不过是想以自已的所学之长为民工子弟提供一个价廉物美的平民教育;而于某对他所声称为“低端人群”的学生的鄙夷之情则逸溢言表,毫不掩饰;并不断暗示今后会对这类学校提高标准,而此类学校的开设对他们而言,不仅无益唯有麻烦;由此不难看出,这国何以会有千万留守儿童。

    虽知其推诿,我还是向虞山镇教育科递交了办学申请一份,虞山镇教育科的答复的是:学校的审批属教育局。

    随后我们商定,如教育局不与答复,我们则视为默认;先把新址的房屋租给他人,到13年4月原址合同到期时则全部搬到新址。

    然而没有想到在贵溪校车车祸发生后,教育局迅即出手,12月26日接到聚英学校朱伟的电话称:房东突然收回房屋。房东也坦言:因政府施压。300多名学生被提前一月放假(祥见12月31日《扬子晚报》的报道) 常熟民办学校的几个怪现象

   1;龙华学校和创新湖桥学校至今有十多年,虽屡经整改都未能通过苏州市教育局的验收而属无证,却安然无恙。培英、聚英却不给整改期即寻机斩杀,与相关法律严重背离。

   2;李闸路的创新学校的房屋是数十年前的旧校舍非框架结构,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据称苏州市教育局于数年前曾要求其原地必须关闭,但常熟教育局至今却置若罔闻。

   3;2012年3月23日早上,江苏常熟市育才学校的一辆校车,在驶离学校时在校园内将一名8岁学生撞倒至死;校方有管理疏忽之责,该校虽系民办,但主管部门迅即掩盖,并赔偿百万巨款,与甘肃校车事故中对校方的处理悬如天地。

    4;一方面以严苛的标准提高门槛以及布局调整来防止竟争,对现有的学校则划区而形成垄断,鼓励其通过高收费来赶走所谓的“低端人群”,在权力保护下的民工子弟学校呈现的是收费高昂而质量下降,既失去市场的公平性根本不具起码公益性。

(2013/0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