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昂首走在邪路上]
东方安澜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首走在邪路上

              昂首走在邪路上

   新年,有同乡的文学青年知道我薄有虚名,要见我一下,跟我认识。老实说,我不热心,顾虑重重。为文十几年,我身上积累了太多的坏东西,我怕对他们产生负面影响。他们应该循着一条正统的文学之路,县作协——地市作协——省作协——中国作协副主席——然后诺贝尔文学奖,这是一条金光大道。

   而我的文学路走得不伦不类,从县级作协退出来以后,像孤魂野鬼。哪儿都不待见。随兴而为,率性而文。说得托大一点,哪儿也不尿,谁也不巴结。这样的直接后果是把文学之路走成了酸楚和痛苦。自己慢慢变成个半吊子文学的浪荡客。这就是把文学当成了毕生信仰的严重后果。后果很严重,事情很清楚,因为四十岁以后,人生能回旋的余地极小,能做好一件事已属不易。我的文学,属于邪路。我能把失败的文学之路介绍给我的同乡后学吗,不能,我绝对不能害人家。

   我们走的是绝然不同的两条文学之路,殊途更不同归。同乡见面,坐在一起叙谈,谈金融谈投资,我一窍不通;谈文学,我的文学理念与正统派们又格格不入。唯一可以谈的,不外乎今天天气哈哈哈。而蛇年新春的天气,又实在无可一说。剩下的,大概只能闷头喝茶嗑瓜子了。

   我有经验,如果实在见了面,发现对面的人,也不过是一个吃喝拉撒的俗人,看了好酒要贪杯,见了美女要流口水,耳闻称赞要激动,观点不同要吵架,整个儿是一个文学怪胎。初次见面,还有客气的成分,当面不好说什么,背地里一定后悔,这也是绝大多数仰慕者见光死的原因。有多少期待,就有多少失望。

   对于生活中失意失败的文学怪胎而言,用国宝杨队的观点,是好逸恶劳。他说顾义民好逸恶劳,其实我也属于好逸恶劳一族。杨队顾全我面子,没有当面说我。我明白,自己对号入座准没错。我当时跟他打哈哈,赞扬他口才堪比于丹,但心里反问,人为什么不可以好逸恶劳呢。在满足日常生存的条件下,分出一部分精力,从事自己喜爱的精神活动。人难得来这个人世一回,为什么不能根据自己的意愿生活?好逸恶劳又何妨?!为什么要用一元的价值观规范这个社会呢? 杨队说好逸恶劳当然有杨队的目的,希望把大家捆绑在物质和金钱的战车上,人人闷声大发财,他们才能高枕无忧,这样两相无事,岂不和谐。但是,在公民运动过程中就是要把属于自己的精神找回来,把属于精神的自由思考灵魂灵性的东西找回来,精神是一种人性的本能。文学不过是精神产品中的一个品类。文学青年从出生到成长,都是在不正常的社会里,吸收的全部知识都是像杨队这种貌似实际,貌似句句在理,究其实质,不过是养猪定理,或者说是养猪逻辑,把人往猪的方向赶。使一代又一代的人,失去明辨是非的能力。一个写作者,连明辨是非的能力也没有,呵呵,何谈文学。文学最低限度要有对人性的揭露,如果一个精神的侏儒,一味只知道谄媚马屁跟风巴结的写作者,能写出文学?当然,矮子里也能出诺奖,这是事实证明了的。矮子文学现在正风头飒飒,扛着文学正途的大旗,况且矮子里的诺奖又安全又光鲜,如此一来,我就更害怕坑害同乡后学了。

   反正我是草包脾气,每个写作者都有自己的文学,这个大家按各自的意念写下去。相比之下,我的文学路来的荆棘和狭窄,为了避免影响别人,特别是前途光明的同乡小伙子,我更不想把自己的坏毛病带给别人,拖累于人。之于我个人,我愿意继续昂首阔步走在自己的邪路上,毕竟,这条邪路属于自己。

                              中华民国102年2月14日

(2013/0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