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艾鸽文集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
   
   


   天风露重伴着云舟微雨,披在这座古老而年轻的城市上。她在黄河之东漂泊了不知多少年代,而风韵犹存。鸿燕城的题名据说是依清代黄景仁《稚存从新安归作此寄之》诗:“来鸿去燕江干路,露宿风飞各朝暮。”作为新兴的城市,算是有点人文环境了。可人们的感觉却没有诗那么风雅。
   
   鸿燕城最富有的资源是男人和女人,一抓一大把。男人们层出不穷的,疾风暴雨的,洪水猛兽般地存在着。女人们后来居上的,独占风骚的,细皮嫩肉地存在着。在鸿燕城里,你无论睁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都会有男人或女人环绕着你,充实着你的生活。鸿燕城不可想象在一瞬间内没有男人或没有女人。
   
   鸿燕城最缺乏的资源是男人和女人。男人们四处寻觅的,孤身寡情的,欲哭无泪地存在着。女人们孤芳自赏的,难中下怀的,自生自灭地存在着。鸿燕城没有一瞬间不弥漫着情荒。男人和女人们都在起跑线上,却没有几个人能跑到终点。当中太多的奇怡,诡异和梦呓。
   人们常道:“鸿燕城里凤凰多。”可说者非凤凰,安知凤凰苦乐?
   
                 第一章:田荒 情更荒
   鸿燕城里有好几座凤凰楼,其中有一座是住客自封的。两情相悦者以凤凰自居,那单身者如朱哥虾妹的,却只是单称“凤”或“凰”。虾妹长得面色红润,手臂也泛着红光,人们就称她为“虾妹”。
   朱哥钟意虾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却一直怀疑虾妹是“鸡妹”。缘由一天半夜,他听到门前猫叫,便突发奇想去赶猫。无意间路过虾妹的窗前,他听到女孩的呻吟声,那韵味简直就是仙乐。他实在不明白,好像也是单身的虾妹,怎么会夜半发出呻吟声来,是做爱还是在自慰?朱哥听不明白,爬二楼窗户去看,他没这个胆量。只好憋在心中。
   
   可那妞太迷人了,每每从朱哥身边走过,腰肢摇曳,臀部摆动,看得朱哥身心骚动不已。一天,他终于大起胆子向虾妹示爱。谁知虾妹摇摇头:“看你穷得叮当响,挣够钱再来找我吧!”
   朱哥钱还没挣多少,家里父母来信道:“田荒了,快回来种地吧!”可他出来一趟,要么带钱回去,要么带个媳妇回去,才有脸面。其实,朱哥家中有地有房子,就是没老婆,看着人家一个个从外地娶亲回家,他也想打这主意。好不容易发现目标,可这虾妹却嫌他穷。他觉得我穷你也富不到哪里去,否则,就不会住进这廉价的凤凰楼。孤男寡女的,何必靠自慰过日子呢?
   
   他确实没见到过虾妹带男人回凤凰楼,可那神秘的呻吟声令人费解。或许,人家约会好自己来的?凤凰楼每天出出进进上百人,没准有虾妹的相好呢?如果虾妹确实在守身如玉,那对眼前的爱情何必视而不见呢?朱哥人长得还不赖,就是看上去穷酸一点。美女配帅哥,本来很好的一对,而虾妹就是长期不理人。又有一天夜里,朱哥竟然真的故意跑去虾妹的楼下“听窗”,可不,那虾妹摄人的呻吟声又浮现,听得朱哥真想跳进去“安慰”虾妹,可这是绝对隐私,朱哥哪里敢让虾妹知道自己曾经在“听窗”呢?朱哥猜想虾妹也有七情六欲,或许正需要男朋友。可第二天,他去找虾妹套近乎,虾妹对他冷若冰霜。好像对男人根本就没兴趣。朱哥试探地:“虾妹,你18岁了吧?没想过谈恋爱?”
   虾妹瞥了他一眼:“那个人还没出现。”
   朱哥嫉妒地:“要求太高了吧?”
   虾妹:“哪里?”
   朱哥:“守空房何如将就找一个。”
   虾妹:“找谁呀!”
   朱哥整理衣袖:“你看我怎么样?”
   虾妹:“不怎么样。”
   朱哥故意靠近他:“可我毕竟是个男人呀!”
   虾妹呆望着他,好像真的发现他是个男人了。可嘴上依然说:“天下男人太多了,好男人又太少了。” 朱哥总是得不到青睐,心中恨恨然:“装得一本正经,谁知道你半夜里搞的什么鬼名堂?”但转念一想:“人家或许还是处女呢!”
   
    ---未完待出版---
(2013/0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