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与刘再复对话]
薛明德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2)
·作品欣赏——荒原系列2006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3》
·荒原系列2008(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4)(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7)(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8)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9)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0)(11)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2)_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4)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 (13)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5)
·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16)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55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刘再复对话

    匿名卡 | 彩虹炫 | 编辑 删除 举报 xuemingde 2小时前
   刘再复当年是中国社会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是这里的最高长官,他应该是自由的,他可以对下属发号施令,他进出有司机接送,他住高干楼,高薪待遇,优先获取西方引进的文史哲译著,这些叫做特权,特权内政治的和官僚特权经济的干扰你自由吗?你受制于中共专制文化的干扰,比我们这些热爱文学艺术的人拥有绝大的自由,你只须告诉公安局,此人的文章或者画图是资产阶级的,反动的,那么专制文化的铁拳决不手软.李少言是这样说的,你不是.
   不管怎么说,你还算有读书人的良心,所以最后关头,你选择了流亡西方,因为西方是自由的地方.可是你在西方,有人感叹说:"获得了天空、失去了土地''.至少你的语言干扰了你,你在西方这个英语自由的世界,你不自由.
   一个李泽厚,社科院哲学研究所所长,一个刘再复,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这二位学者在西方发表了<<告别革命>>的宣言,以为这样就成为了自由人,你们自由了吗?李泽厚因为吃饭哲学而回去中国,象范曾一样去享受中国式的自由,在专制文化下去获取奴才的自由.
   那些高唱"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刘再复宣扬的不就是这种论调吗?雅昌这里太多的文化人跟着刘再复有样学样,心灵的鸡汤滋润后,你们就成自由人了,刘再复如是说.


   
   
   
   

此文于2013年01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