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习新政”打响控网第一枪 ——哪里有“法外之地”,哪里就有党的领]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习新政”打响控网第一枪 ——哪里有“法外之地”,哪里就有党的领

      
    二○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習近平參觀《復興之路》展覽,發表「空談誤國,實幹興邦」和「中國夢」後,特別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十二月四日召開會議,審議關於改進工作作風、密切聯繫群眾的八項規定新聞一出,官方媒體紛紛從歌頌「胡錦濤十年輝煌」,轉向鼓吹「習近平新政」。
   
   網絡舉報點擊中南海
      


    近期網絡舉報導致腐敗官員紛紛落馬,而且級別越來越高,甚至直指新當選的政治局委員。差不多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官員「中槍」,至少有十五名官員被紀檢部門停職並調查,涉及重慶、廣東、四川、山西、山東、新疆等省區。在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中央編譯局局長衣俊卿被舉報涉貪腐問題之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李建國也被舉報涉嫌任人唯親。舉報李建國的韓寵光十八日更被公安拘押,其新浪微博賬戶被刪除。
      
    正是在網絡舉報點擊中南海高官這一背景下,中國官方媒體《人民日報》十二月十八日在頭版發表短評《網絡不是法外之地》,呼籲加強網絡監管。文章說,互聯網帶來便利的同時,也給人帶來許多困擾,商業欺詐、惡意攻擊、造謠傳謠,等等。該文在中共宣傳系統統一協調下,被各主流媒體紛紛轉載,中央電視台權威的《新聞聯播》欄目更是高調渲染。同一天,新華網發表文章《網絡反腐:「爆料者狂歡」需制度作保障》,一方面承認網絡反腐在現階段具有重要作用,一方面又呼籲對「炒作式反腐、虛假爆料、利用爆料牟利」等現象進行打擊。第二天的《人民日報》整版刊發了其駐歐美各地記者的組合報道《互聯網:依法監管是各國慣例》,主要傾向是支持網絡實名制監管,強調嚴控網絡政治言論等並非中國獨創。新華社、《人民日報》和《光明日報》都在頭版重要位置發表了同樣的文章,如:《個人信息泄露網絡是重災區》、《互聯網管理亟須高等級立法》等等。大陸門戶網站新浪、搜狐、網易等也紛紛轉載,還開設了網頁專欄,題目都叫「加強網絡法制建設」。這種密集表態已經明確了「習新政」籌劃加強網絡管制的決心。
   
   網絡輿論一片沸騰,惡評如潮
      
    十二月十九日,國務院法制辦官方網站發佈了由新聞出版總署草擬的《網絡出版服務管理辦法》(修訂徵求意見稿),這部規章草案多處強調了對網絡出版的監管。網絡出版服務單位實行編輯責任制度,內容審核責任制度,保障出版質量和內容合法。該「辦法」規定不得含有的內容包括:「反對憲法確定的基本原則的」;「泄露國家秘密、危害國家安全或者損害國家榮譽和利益的」;「散佈謠言,擾亂社會秩序,破壞社會穩定的」;以及「危害社會公德或者民族優秀文化傳統的」等。
      
    由此可見,一場為網絡管制升級造勢的宣傳攻勢似乎正在展開。輿論普遍視之為官方最近要網絡反腐熱潮降溫、並與之切割,應該是「習新政」打響治網第一槍。為此,網絡輿論一片沸騰,網民惡評如潮。不少網友調侃《人民日報》當前更應該發表的文章是:《官員財產公開是各國慣例》、《官場不是法外之地》。中國法學教授何兵在微博指出:矛頭指向網民,其實官府才是網路法外之人。網民發貼被拘被捕,所在多有,向來不是法外之人。
   
   哪裡有「法外之地」,哪裡有黨的領導
      
    記得,二○一一年三月三日,外交部發言人姜瑜主持例行記者會上,當有人問記者為何挨警察打時,姜瑜跟人講法律;等人家真跟她講法律時,她又說「不要拿法律當擋箭牌」,赤裸裸地顯出一種「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勁頭。當下,國內被「以言治罪」侵權違憲判刑的多如牛毛。網絡最流行的一句話,就是黨說「不要拿法律當擋箭牌」。其實在黨絕對領導下的中國,哪裡有「法外之地」,哪裡就有黨的領導。
      
    中南海第五代保守「維穩」,仍把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銬鎖在「共和國」的牢獄裡。在十二月十日這個世界人權日,中國官方不僅對國際社會關於呼籲釋放劉曉波的請求置之不理,也拒絕外界對其監控劉曉波妻子劉霞的批評。外交部發言人洪磊日前強硬回應,劉曉波是罪犯,並說,不清楚劉霞被軟禁,且公開說謊:「中國公民的合法權利,都受到法律保護」。由此可見,「習近平新政」哪裡還有真話?哪裡還有法治可言?
   
   加強管控與封殺網絡的信號
      
    中國社會科學院最新的調查顯示,中國民眾對官方反腐和解決貧富分化的信心連續五年處於最低點,和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相比,民眾更願意相信互聯網微博的信息。中國社科院發佈最新的《二○一二年中國城市居民生活質量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居民感到最不安全的社會問題是食品藥品安全、社會治安和假冒偽劣商品。
      
    記得二○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新加坡《聯合早報》發表佛學院助理教授紀贇題為《中國政治前途面臨艱難抉擇》一文稱,「看看網絡上的言論,無論是各大門戶網站、論壇、博客或者微博,任何只要與政府、官員、富人、權勢這幾個關鍵詞相關的新聞之下,都會是海水一樣泛濫的憤怒留言。如果這些洶湧澎湃的留言代表民意的話,那無疑中國就像一座等待噴發的火山口。」其實,在中國特色的過濾、封鎖監管之下,網絡輿論能展示出的真實民意僅僅是冰山一角。為此,二○一一年九月二日以「柯緹祖」名義,最先在《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了《網絡輿論:民意的「自由市場」?》文章,向社會傳達官方及其強烈的要加強管控與封殺網絡的信號。該文赤裸地高喊「對於歪曲事實、傳播謠言、惡意攻擊的,要及時澄清、有力回擊;對網上涉嫌違法、侵權、侮辱、謾罵、造謠、誹謗等不文明的言論,應當封堵、刪除,堅決反對網絡輿論向偏激、極端、畸形的方向發展。」
      
    現在這種加強管控與封殺網絡的信號,又在「習新政」開局年發出了。
   
   最害怕網上曝光的是腐敗勢力
      
    目前,國內微博上的言論仍然被打壓、被刪貼、被封號、被警告等。網易訪談李莊揭露重慶打黑內幕的直播,節目未完便遭刪除。同時,財新網「依法治國與重慶教訓」專題座談會上李莊的演講,也在新浪微博上遭到封殺,自由派異見人士依然被嚴控。
     
    在當今中國,當權者奢望要依舊黑箱作業。最惱怒、害怕網上曝光的就是腐敗權貴集團。而那些違逆民意潮流而動的「腐敗主流聲音」,無一不面臨著來自社會急劇轉型與無國界網絡媒體迅速崛起時代民眾網上衝浪,拒絕被洗腦、被污染的局面。當此之時,中共喉舌人民網的御用「專家」認為,中共十八大之後網絡反腐勢頭過猛,非理性情緒、謠言和網絡水軍「惡意報復」現象日趨增加,因此需要「權威」媒體進行輿論對沖。於是,「習新政」控網第一槍應聲而響了。
   
    本文来源:争鸣
(2013/0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