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澳洲游记四]
平中要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游记四

澳洲游记四
   Featherdale 野生动物园
   
   
   昨晚旅馆的隔壁住进了新客人,虽然没有见面,感觉是一个家庭,夫妻两人带着小孩子——不止一个;好像澳洲的建筑砖混结构的很少——这里也少见高楼大厦,一般民居都不准超过两层——多为木结构,也许是因为木材的成本更为低廉吧,毕竟这是一个森林覆盖率很高的国家。只是,木结构的建筑,隔音就差一些,比如,走廊上有人说话,屋里的人就是不自觉的听众。我听见两个孩子在走廊上兴奋地跑着,有一个孩子还调皮地敲了敲我们的房门,用英语问道:“这里有人吗?”话音未落就被她的母亲制止了,我本来想打开门向这位小朋友问好,不过,他们一家似乎也进了房间,走廊中又变得安静下来。

   悉尼与墨尔本的天气有相似之处,早晚温差大。白天像是我刚刚经历的夏天,晚上则像是我来时故乡的瑟瑟秋意。窗帘上写着悉尼市区夜晚的灯影细语,在房间里零落成亮词的片断。那些跳跃的流光是否成为今夜梦中的蝴蝶,在我脑海的秘境之上翩翩起舞?
   天色熹微的时候,隔壁的那家就出门了,小朋友在走廊中留下同样欢快的声音,这让我不禁在想,这个家庭要去的地方,是否会如我要去的地方同样有趣呢?如果风景不殊,我倒很羡慕小朋友的热情,似乎小朋友永远不知道失望和疲倦为何物。
   今天的第一站是“Featherdale野生动物园”,车子在路上遇到了堵塞,这也是我在悉尼唯一遇到的一次塞车。
   “Featherdale野生动物园”与我故乡的动物园相比小得多,这当然是我在游玩之后才知道的。不过,所谓“水不在深”,在这个动物园里有澳洲独有的动物,比如,一进动物园的门,就有一只“青蛙嘴鸟”在静静等待游人的光临。
   这种鸟有着类似青蛙一样的阔嘴,虽然看上去样子有些不近人情,不过,只有在近处才能了解“青蛙嘴鸟”的可爱,这种鸟见到人既不飞也不叫,甚至不逃不走,只是用显得有些愤怒的眼睛盯着原来的地方,我依照导游的建议,将“青蛙嘴鸟”抱起来,感觉从它的羽毛透露的柔软,带给我一种哺乳动物才有的温暖。在我看来,“青蛙嘴鸟”也许比一般的宠物还要安静,只是没有看到它飞行的样子,不过,我猜这种安静的鸟,大概不擅长飞翔吧?
   既然来到澳洲,怎么能没有看到考拉呢?这座动物园自然也有考拉,为了方便游人照相,动物园有工作人员专门负责将考拉从笼子里抱到一棵桉树上,供游人合影留念。这样的场景一共有三个,在这些场景前,是长长的等待的队伍。也许我可以先去看看袋鼠,它们就在不远的地方。
   Featherdale动物园为游人提供了专门喂动物的饲料,游人投一元硬币,就可以用类似于冰激凌托的杯子盛上一杯,然后去喂动物。不像故乡的动物园,这里的动物——除了不得不关在笼子里的鸟和那些有危险性的动物——几乎游人都可以与之亲密接触。
   小孩子们拿了饲料去喂袋鼠,这里的袋鼠与我想象中的不一样,不是那种硕大的大袋鼠(大赤袋鼠),而是另外一个品种,世界上有150多种袋鼠,都分布在澳洲和南美洲地区,我在这里看到的袋鼠只是其中一种。这种袋鼠即使成年身高也不足一米。澳洲的袋鼠,除了动物园里的,都是野生的,因此,这些被特意选择生养在动物园里的袋鼠,我估计更符合游人欣赏的口味。这里的袋鼠已经对游人和食物处变不惊,一个小女孩儿刚刚将食物举到一只袋鼠的面前,袋鼠就凑上前来专注地吃着食物,小女孩儿用手抚摸袋鼠的皮毛,他的父母亲在给她照相。
   我看到了小袋鼠钻进袋鼠妈妈的育儿袋,在我看来,那只小袋鼠也已经个头不小了,还是可以进出育儿袋,从袋子里露出小小的脑袋,样子可爱极了。
   除了袋鼠,还有一种在澳洲国徽上现身的动物——鸸鹋,做为澳洲的特产和国鸟,这种鸸鹋科的鸟类是此科的唯一物种,在我看来,这种唯一性是颠覆动物分类法则的钥匙,不过我的兴趣不在此,我选机会将一只袋鼠和一只鸸鹋放进了同一张照片,看起来要比做为国徽的它们生动得多。
   沿着路走,就看见了企鹅,这里的企鹅要比海洋馆里的企鹅近人,它们站直身体聚在一起仰首企望,是在等待游人手中的食物,还是照相机的打量?它们胖胖的身体和微微翘起的翅膀,让我希望它们可以动作一下,让我可以目睹它们走路的样子,可是,它们似乎更喜欢静止不动。
   虽然时间有限,做为自己的小小爱好,我还是去到猛禽区参观了一番,并且试着如何让镜头突破铁笼的藩篱,将天空的行者,收藏在屏息的瞬间。对于鹰而言,这无非是莫大的讽刺和污辱,每当见到关在笼中的鹰,我都感到这是人类对伟大品质至少是对美感的犯罪。
   挽回我失意的是白孔雀,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在我印象中仅仅出没或栖身于传说深处和宗教神坛上的动物,在现实中与之遭遇,让我感到一阵错愕和惊奇。白孔雀并非某一独立物种,而是蓝孔雀的变异,这种将蓝天洗净为白云之后的羽毛,成为了品种和审美中的异端,让旁边怒放羽目的蓝孔雀相形见绌。让我感到遗憾的是,在白孔雀开屏的时候,未能留下一张满意的照片。
   我想现在可以去和考拉拍照了,果然,刚才一波的游人离开后,继续支撑门面的考拉只剩下一只,似乎仅仅是和游人照相,对于它们来说也已经是非常艰难的工作,工作人员将睡着的考拉抱回笼子里,像是抱着睡着的婴儿。考拉一天要睡18个小时,这种以桉树叶为食的动物,需要长时间的睡眠来分离桉树叶中的有毒物质,因此,能看到睁开眼睛活动的考拉,也是一件难得的事情。除了这只布景考拉,其他的考拉都在睡觉,考拉睡着的样子也很可爱,它们是在树上睡觉的高手,在树杈上团成一团,我猜如果有梦,它们会梦见一个长满桉树的世界。
   Featherdale动物园的门票很有特色,门票做成一本护照的样子,打开折页,一侧是公园的地图,标示着各种动物的位置;而另一侧是六个主要的参观景点,有袋鼠、考拉、爬行馆和蝙蝠馆等等,游人可以在这些景点处用动物园准备的图章为自己的动物园护照盖章,如果将这些景点全部游遍,那么,就会得到一本完整的Featherdale动物园护照。这一游园创意被广泛应用在大小的参观展览中,听说,几年前的上海世博会上,也采用了这一“护照”创意,不过,也有人以收集各馆的图章为乐;为此,动物园也考虑周到,在某处将六枚图章集中在一起,专门为那些时间急迫的游人一次性将图章盖满。
   在我们准备离开动物园的时候,一个小学校的学生也来这里游玩,看他们兴奋的样子,希望他们比我们这些匆匆的游人有更多的收获。
   
   蓝山
   澳洲的国树是桉树,据说,澳洲的桉树种类有699种,作为澳洲的国树,这的确是桉树的骄傲和自豪。我们要去的蓝山(blue mountains)也与桉树有着密切的联系,桉树遍生在蓝山上,桉树的树脂释放出一种绿色的烟雾,而在远处观望,就形成了蓝色的自然景观。而蓝山的名字就是这样得来的。从地理上看,蓝山是悉尼的西侧屏障,同时,它也是大分水岭的南段的山系之一,蓝山将南太平洋的暖湿空气截留在大分水岭的东侧,给悉尼保留了充分的降水。
   蓝山距离悉尼一百多公里,赶到蓝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我们在一座街心公园小憩,街道四周有一些看上去很古老的建筑,街道上非常安静,不见人也没有过往的车辆,甚至连公园里的鸟雀也显得孤零,我坐在公园的秋千上,欣赏着公园里葱茏的草木,感觉这小小的公园,也拥有一种值得耐心欣赏的美。
   三姐妹峰(three sisters)是蓝山的著名景点,传说是这样的:一位父亲有三个漂亮的女儿,魔鬼看上了三姐妹要把她们纳为己有,老父亲无奈之下,用魔法将三姐妹变成了三座山峰。我们将在蓝山乘坐三段缆车,在空中亲近三姐妹峰的迷人风貌。
   我们在缆车售票处等待,在售票处门口,有几座铜像将传说故事用黄铜的质地赋形于刹那:魔鬼是一个干瘦老人的造型,看样子他在追逐三姐妹;而三姐妹除了面孔相似外,做着不同的仓皇奔走的动作。我估计那之后,就是三姐妹变做山峰的故事高潮了。有游客与铜像合影,我环顾了一下四周,不光能我们这一行人,还有许多当地与异国的游客来这里游玩。
   缆车的第一段是从一处山峰下降到对面一座山的半山腰地带,我得以俯视蓝山的山谷,整片山谷都被茂密的植被覆盖,除了桉树还有其他的树种,结成浓稠的绿色,若是在远处观望,那笼罩在树冠上的氤氲是否摇曳成著名的蓝色呢?
   三姐妹峰在阳光下清晰可见,在我看来,山峰要比外面的铜像优美。这大概也就是让想象保持美感的前提,将抽象的事物具象化,无论多么高明的手段,都会让抽象的身体变得沉重,那些神话的悠远、传说的动听、哲思的精致,甚至是乌托邦的美好,都会从永生变成凡人血肉,经历人间的喜怒哀乐。这是大胆但注定失望的尝试,涉及艺术范畴的无非是引发关于美感的争执;比如:把三姐妹峰做成塑像。而那些关于制度的创举,就很可能把人间变成炼狱。
   下了缆车还要步行一段路,这个地方曾经是一个煤矿,如今煤矿关闭,开辟成了国家公园。小路是从山间草创而成,身边都是深沉的古树,苍老的树干上缠绕着藤蔓如蛇,在木板铺成的小路两侧,有展板介绍沿途的树木,我随着人群匆匆地走,没有时间仔细看那些树木的介绍。阳光被层层枝叶切削剁碎,成为幽暗树林中的光源背景;前几天下过雨,让山中的溪水从蛰伏中跳动脉搏,在那些肉眼无法辨识的河床里,轻声低唱成蓝山透明的血液。风在山中好像迷了路,在无法预料的方位悄声掠过人们的身旁。
   旧时的煤矿入口如今也被保留下来,成为了一道供游人拍照的景观。我们即将乘坐的缆车线路,就是当年煤矿用来运煤的矿车旧道。这一段缆车是直上直下的路程,坐在当年运煤的翻斗车中的滋味别有洞天。我被重力和速度摆布,几乎快从座椅上起身而去;沿路还有许多工人在悬崖的岩架上施工,似乎在继续着未完成的高空作业。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两分钟,但是,却像没有终点的行程,就在我快要失去重心和耐性的时候,缆车终于停止下来,跨出缆车座位的时候,我望了一下自己上车的地方,垂直高度有几百米,不知道同行人是否和我一样感到头晕目眩。
   最后一段缆车是从山谷这边到对面去,这段缆车在底部有窗口设计,可以在高空俯视整片山谷。来自世界各地的乘客在缆车大厅等待,工作人员发放写着不同语言的游览宣传单。从我站的地方,可以看到山谷在阳光下摊开绿色的身躯,在更远的地方,山脉呈现出一抹浅浅的蓝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