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澳洲游记三]
平中要
·一把铁锨
·广告、身体和未来
·学而时习之
·八月的最后一天
·路在何方
·刀片的随想
·“活埋”与“陆沉”之间的选择——《活埋》观后感
·摇荡旧生涯——《闲趣》及其他
·邮箱的忧思
·真相比炮弹更强
·诗与散文
·病中“七发”——颁奖典礼致词读后感
·遭遇“被删帖”
·应知一纸动乾坤——《七律再题》读后感
·遍插茱萸
·徐、庾二人作品小谈
·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去日招魂无纸灰——《七律一首抒怀》读后感
·举头寒尽到年关——《蹬缝纫机》读后感
·迟到的审判与记忆的钉子
·伤多注酒勤——《初冬抒怀》读后感
·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从价值到文化——关于普世价值的思想片段
·无由遭此世——《咏流浪狗》读后感
·对此照人羞——《咏爱犬》读后感
·飞尘随我到天涯——《七古》读后感
·推倒那一道墙——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一周年
·反抗者——《乌鸦维森特》读后感
·1%的人
·白之先生二三事
·美与思的边界
·墨羽销金铁——《临江仙》读后感
·可待一年春——《咏天通苑之秋》读后感
·穷困晚宵多——《咏天通苑街边小吃》读后感
·人为才偏瘦——《秋情》读后感
·可叹千年二三子——《七律——报道有感》读后感
·秋坟听取楚鞭声——《七律》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游记三

澳洲游记三
   去堪培拉
   
   我们入住的旅馆临街又是二层,正好可以将悉尼的一条街景收入眼中。黎明时分街道已经醒来,走入我的耳中,这是这座城市的心跳和旋律。在餐厅吃饭的时候,看着城市天空,昨夜的城市之梦驾云而来,梦褪去后,云彩却还未散。
   今天去澳洲的首都堪培拉参观,早就耳闻堪培拉是一座寂寞的城市,作为澳洲的首都,它的功能仅仅是维持政治的运作,而它的人口才三十多万,不像悉尼和墨尔本,堪培拉的城市功能让它天然地远离消费和娱乐,不过,这也为教育和学术留下了一片环境的沃壤,堪培拉大学和澳大利亚图书馆就在这个有些寂寥的地方。

   从悉尼到堪培拉大约有400公里的路程,车从悉尼的意大利人聚居区经过,看着街道两旁的门面,是否保持了移民们故乡的风貌呢?路途还远,还有时间爬梳一下堪培拉的历史。
   堪培拉是一座仅有百多年历史的城市,相较悉尼和墨尔本年轻得多。在18世纪20年代有移民在这里建立牧场,到了40年代发展成为一个小镇。1901年,澳洲联邦成立,于是,建立一个澳洲的首都成为国家上层建筑的必要内容,而两个最有力的竞争者就是悉尼和墨尔本。在此之前,墨尔本作为临时首都担任着首都的功能。悉尼和墨尔本在谁是首都的问题上争执了将近十年没有定论,直到1911年,联邦政府通过决议,在两个城市之间寻觅一处风水宝地作为澳洲的首都。很显然,这一折中的方式是唯一平息争执的途径。早在3年前,联邦就开始了对首都所在地的勘察,从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之间的23个地区作为首都的候选。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本来最初的选择是在维州的某地,本来这是维州或者说墨尔本的光彩,在首都争夺战的意义上来说,是墨尔本胜出,不巧的是,那年此地区遭遇大洪水,联邦政府不得不重新选择首都的地址,而这一次,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的堪培拉胜出,于是,联邦政府将堪培拉地区从新州划出,成立了首都特区。结果上看,似乎是新州和悉尼笑到最后。
   对于首都的建设,澳洲选择了公开招标的方式,1912年,联邦政府面向世界征求城市设计方案,国会从世界建筑设计师投稿的137份作品中,相中了美国设计师——当时年仅36岁的芝加哥人——沃尔特•格里芬的设计方案。设计图是设计师和画在一块棉布上的,这份未来澳洲首都的蓝图,现在珍藏在澳大利亚国家档案馆内。首都从1913年开始破土动工,其中经历了一战的停顿,花了14年,直到1927年建成。从此,墨尔本作为澳洲临时首都的光荣使命可以息肩,澳洲政府在是年迁都于此。
   至于在首都的命名上,联邦政府开始时也未能达成统一,一种方案提出,从六个省的名字中选出一个字母拼成新首都的名字。在我看来这方案有些不伦不类,最后,还是历史的智慧为问题提供了解决的方案——堪培拉,在土著人的词汇表中,堪培拉的意思是“相聚之地”。这个词的意义之于首都,可谓不二之选。
   车行了一半,似乎我们已经置身于悉尼的风云笼罩之外,那些我来时脱帽问候的牧场,再次露出晴朗的微笑,在山丘和草场之间洋溢着阳光遍照下的脉脉温情。
   一块不起眼的标志牌向经过它的人们和视线提示,从这里就进入了堪培拉特区,我们在一个有些炎热的正午走进这个国家的首都,不同于悉尼和墨尔本的市区的摩肩接踵,堪培拉市中心几乎见不到人,唯一可以标志人迹的就是停车场上排列的汽车。
   我们在一个路口停车等候,看到有两座一模一样的建筑,一座写着“悉尼大厦”,另一座写着“墨尔本大厦”——我估计是两座城市于此的办事处吧。由于当年两座城市在争夺首都上的当仁不让,于是,这两座建筑在外观上没有任何分别,若此,是否能弥合当年的间隙呢?当然,这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在这里我看到的不仅是人与自然之间的融洽相处,也是人与人之间的质朴友善的关系。即使对于像我这样短暂观光的游客也依然如是。
   昨晚回到旅店,我打算到街上走走,于是,拿着一份地图就出门了,本来也没有打算去哪里,就是在街上四处走走,偶尔看看手中的地图。就在这时,一位外国中年女人就走过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我想她是看我异国的面孔又拿着地图彷徨于路的样子,猜我是迷路了。我被这不期而至的好意弄得有些窘迫,告诉她我没有迷路,只是在这里随便逛逛。那女人就微笑着离开了。对我而言,这大概是一种意外的收获,但是,对于当地人而言,这无非是一种生活的常态罢了。
   
   
   格里芬湖
   格里芬湖是堪培拉的著名景观,这座人工湖是为了纪念堪培拉的设计者格里芬而命名的。格里芬湖的南面是以国会山为中心辐射的行政区;湖的北面以城市广场为核心,联通学校、商业区和住宅区,将首都的功能泾渭分明地分开。不仅如此,在格里芬湖的左右两侧,各有一座大桥,左边的叫联邦大桥,右边的叫国王大桥。两座大桥将城市南北连为一体。
   晴朗的天气将格里芬湖衬托得分外美丽,所谓水天一色,并不适用于这里的天空与湖水,它们有着彼此的色谱与分野,而正是两者之间的分别,让各种蓝色游曳在天水之间的无限天地里。格里芬湖的中是一眼喷泉,在我到达湖边的时候,喷泉正向天空怒放。这眼喷泉名为“库克喷泉”是为了纪念澳洲的发现者库克船长而得名。喷泉最高可达130多米,与格里芬湖可谓双璧相映。
   格里芬湖不仅可以供人们划船,还可以在这里游泳、垂钓。我们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的湖面上小船缓缓地漂浮。围绕格里芬湖是一片翠绿的草坪,游人在草坪上漫步,欣赏湖水和喷泉。
   我站在岸边欣赏着湖光美景,不禁在想:这就是澳洲的首都,一个行使其政治功能的地方,而我却难以将这样的风光和政治联系在一起,也许是制度和文化传统的缘故,让我忽略了:政治原本是可以美丽的。
   
   参观国会
   不能说我对西方政治体制一无所知,但是,仅仅止于理论,比如我知道宪政政体中国会的功能和作用,也知道两院制中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区别,但是让这些词或概念常常流露笔端形诸文字的人,却没见过概念的实体,就有些许讽刺的意味在其中了。
   国会建在国会山顶上,整体外观为白色,建筑设计避免了高塔式样的设计,而采用了平阔开拓的样式。我猜测这与澳洲政府对权力的认知和来源有关系。一般而言,高塔式样的建筑往往与集权有关,象征权力的从天而降和俯视众生;而平阔样式与分权有关,意味着权力和合法性来自于人民的认可和授予。
   进入国会的程序类似于机场的安检,因为皮带扣的缘故,我被再次检查才允许进入国会大厦。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国会的宴会大厅。空空的大厅没有桌椅和餐具,看来,我们并非它名单上的客人。大厅的正面墙壁上挂着世界上最大的羊毛织毯画,其篇幅令人瞠目,至于内容大概是抽象派吧,我这个外行不明其意,只是觉得画的内容没有画布壮观——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观点。
   我们从国会的左侧进入,先来到众议院。有趣的是,就在我们参观的时候,一群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也来参观。老师在向他们提问,学生们也在踊跃回答,我猜这是当地小学生们的“公民课”,让人们从小就认识到自己国家的政体和实际运作,即使,在他们还未透彻理解那些概念之前,先让他们对概念的实体有一感性的认知,在我看来,置身于国会之内,坐在众议院的旁听席位上,学习关于三权分立和两院制的知识,是最好不过的教学环境。
   也许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也许是在这样的一个距离上,让我感觉政治并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甚至让我觉得这其中的无趣:如果我是这个国家的公民,我所愿做的仅仅是到投票这个层次(在澳洲公民是被强制投票的),我可不愿成为一名议员,把政治当成终身的职业。在一个政治不是问题的环境中,还有许多事情值得探索……老师带着小学生们离开了,剩下我们这些观光客留影拍照了。保守地说,这有可能是我们距离民主政体最近的一次,至于未来如何,恐怕就得看我们自己了。
   参议院除了整体颜色外,与众议院没什么区别,除了正中那把椅子,据说,那是专门为女皇保留的专座。实际上,一座建筑的功能在于使用这建筑的人所发挥的作用,这就是故宫与白宫的区别,虽然,在祖国的一些县市不乏媲美甚至超过白宫的建筑,但是,那顶多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故宫而已。
   在国会的走廊上,也为艺术留下了一席之地,在这里我看到了宴会厅里那幅画的原作,只是尺寸就正常得多了。澳洲历届总理的肖像也陈列于此,没有看到陆克文的肖像,据说由于突然的“下岗”,他的肖像还没有完成。
   我留意了一下国会的庭院,在距离议案的激烈讨论和表决几米远的地方,就是宁静的庭院,绿草和树木,还有从容起落在草木上的鸟雀,让人在动静之中感受个体与政治之间的关系。
   在国会前有一片红色的广场,名为“红场”,此“红场”非彼红场:前苏联的红场是政治的展板、解体时的风云之地、今天俄罗斯的旅游胜景;而澳洲国会前的“红场”,是专门提供给人们抗议示威、发表异议的飞地。按照民主宪政下的公民权利而言,公民有言论自由,这自由当然包含批评政府的自由;并且有示威游行的自由。但是,民主与法治是不能分离的,民主制度下的公民要示威游行也要通过法律程序,随便上大街也是不行的;但是,在国会前的“红场”,人们可以任意抗议反对政府——只要在这块红色广场的范围内——警察也不能干涉,因为,这就是一个公民被赋予的权利,你也可以冠之“神圣”的形容,但是,权利就是权利,就像脚下这块“红场”一样,不是陈义甚高却虚无缥缈的一纸空言,而是可以供人站立并自由言说的制度基础。今天国会没有会议,也没有看到示威者,只有我们这些民主制度的观光客而已。
   我们一行人纷纷以国会为背景留影拍照,国会的建筑造型的确有着布景的优美,不仅是澳洲政治制度的背景,也是一种民主生活的背景,而我们只能在取景框中羡慕她的美,希望照片不是我们唯一能够带走的收获。
   
   战争纪念馆
   澳洲的战争纪念馆正对国会,在国会前的“红场”可以眺望战争纪念馆的圆形穹顶,我们乘车从国会去战争纪念馆,而路两旁风格各异的雕塑和纪念碑,为澳洲所经历的各场战争留此存照。澳洲没有发生过内战,但是,澳洲不仅参与了一战和二战,在二战后的一些局部战争中也有澳洲军队的身影晃动。
   1942年,日本海军偷袭悉尼港,这让澳洲政府真正地把悉尼的地理位置以及它的军事价值和风险,在现实中联系起来。而澳洲的历史发展和地理位置,为它规避了不少战争的风险,至于两次世界大战,澳洲的损失也远远低于亚洲、欧洲和美洲。在这之后的局部战争中,澳洲军队的功能也是在有限范围内,总得来说,澳洲是一个和平的地方。不像我的祖国,在历史和近代史上饱受战争的蹂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