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澳洲散记十五]
平中要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散记十五

   澳洲散记十五
   澳洲的枪店
   
   就在美国枪击案被国内媒体狂热报道的时候,我问过marco:澳洲的枪支是怎么管理的?因为我知道澳洲是允许公民持枪的。
   Marco告诉我:澳洲的持枪执照分为四种,第一种是最初级的,也就是猎枪执照。澳洲有狩猎的传统至今如此,打猎也是一部分狩猎爱好者的消遣。第二种执照就可以持有手枪。相对于猎枪执照,手枪执照的限制就多了。比如说:澳洲的保安人员是可以配枪的——我在一些场合见到过佩带手枪的保安,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警察,问marco才知道这些人是保安员,而保安员是可以配枪的。


   相对于美国的枪支管理,我倒觉得澳洲的枪支管理有可取之处,相对而言,猎枪的使用范畴主要在于打猎,购买与持有可以宽松;而手枪甚至半自动、自动步枪的管控应该相对严格。当然,立法有它的传统和习俗影响,就这一点而言,美国与澳洲有着很大不同。但是,也应该吸取他者有利的部分。
   澳洲的第三种枪支执照,就可以持有步枪。不过这种执照只有特定的人才能持有,比如执法人员;至于第四种执照,可以购买并持有各种武器,而这最高级的执照,只有军人才能拥有。
   Marco告诉我,澳洲的刑事犯罪率不高;根据我所看到的景象,澳洲的警察除了日常巡逻,以及在火车上协助列车员查票外,我还真没见过澳洲警察有什么其他的动作。Marco告诉我一件事情,有一次他下班回家乘火车,火车在中途突然停下了。许多荷枪实弹的警察登上火车,在车厢中搜索了一番。Marco后来才知道,警方当时在搜捕一名逃犯。人数如此之多的警察倾巢出动,在marco的印象中仅此一例。至于结果,有些令人沮丧,就在武装警察进行地毯式搜捕的同时,逃犯被居民举报,之后被在辖区巡逻的警察抓获……
   今天下午marco休息,他带我去一家枪店看看。那家店离marco的家不远,是一家经营猎枪的枪店。我们去的时候,除了店老板,再没有其他的顾客。
   我看到一面墙上排列着各种猎枪——我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真枪。除了猎枪,还有运动步枪。在另一面墙上,则是各种型号的子弹,我想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区别出这些子弹的异同。除了枪支,这家店还经营瞄具、猎刀、照明设备和猎装,很显然,这些都是狩猎活动涉及的装备。店铺的一角陈列着关于狩猎的杂志,以及商品目录。
   在店里还有用鹿头做成的装饰,marco说,这些标本都是真的;我和一头豹子对视了一会儿,想象不出在它生命最后一刻的光荣。
   在回去的路上,marco告诉我,澳洲也有射击俱乐部,在俱乐部里可以使用各种枪支,不过,只能在俱乐部里使用,会员是不能将枪带出俱乐部的。
   应该说,澳洲虽然允许公民持枪,但是,澳洲的枪支管理,以及澳洲人对枪支的态度,与美国这样的“持枪大国”很不一样。在我看来,给予人们安全感的不是武器,而是保障公民权利的制度;而一个坏的制度,给人们造成的伤害,远远超过枪支泛滥的危害,甚至超过战争。也正因为如此,美国宪法的第二修正案才有这法理上的支持:人民有天然的权利推翻暴政。而只要有暴政的地方,被压迫者使用暴力来结束暴政,不仅是道义上的合理,也成为了历史和经验的合理。
   
   写于2013年1月8日 午后 风
(2013/0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