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澳洲散记十四]
平中要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血染菊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散记十四

   澳洲散记十四
   政府职能
   
   元旦那天,marco请我们去一家德国餐馆吃饭,早晨的火车上乘客稀疏,昨夜在墨尔本的焰火表演,吸引了无数游人,marco昨晚看到了在市区,人们比肩接踵的空前胜景。由于人群过于稠密,政府安排了不少临时的医疗点,防止意外情况发生,marco说,政府使用的是军用的帐篷。
   火车路过boxhill车站的时候,marco告诉我,在2000年左右的时候,有许多国人来澳洲炒房,当时澳洲的房价还很便宜,在boxhill花5万元就可以买一个单元。于是,有人看到了其中的商机,短时间内将这个地区的房价抬高了好几倍。


   我问:如此,政府会坐视不理吗?
   Marco说:政府当然不会任由这种情况发生,于是对银行降息,这样一来,人们可以用同样的价钱在其他的地方买更好的房子,或者用低息贷款物色性价比更好的房子。这样一来,这个地区的“炒房热”很快就冷却下来,很快,这个地区的房价就恢复到之前的水平上了。
   我在想这个只有自来水是国有的国家,在一些事情上,也体现出一个政府的职能。实际上,这就是民主国家政府的本职功能:向公民提供公共服务。这种政府与公民之间的关系,已经是民主国家的公民常识。吊诡的是,这种常识,在国内非常稀缺,几乎成为了最昂贵的精神产品……秦晖先生所言的“尺蠖效应”在国内体现得非常充分,在政府不应插手的领域频频见到公权力的现身;而在政府应该行使权力的地方,却往往是人民身单影只的摇晃。
   澳洲政府平息“炒房热”的事件,让我看到“中国特色”在民主制度下的失灵,我相信,制度对于古老中国的改变,将会超过我们的想象,它将改变我们长久以来的思维与认知,对此,我深信不疑。
   
   
   写于2013年1月2日 夜
   
   
   
   澳洲的邮局
   Marco要去邮局发传真,我也跟着他到邮局转一圈。他对我说:澳洲的邮局也是私营的,只是经营者需要向政府购买邮局的经营权,或者说就是澳洲邮政的牌子。因为是市场竞争,所以,每家邮局都有自己的经营特色和优惠政策,有的是打折扣、有的是送优惠券。不仅是邮局,许多商家为了竞争,都有种种不同的优惠政策,对于消费者来说,这自然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市场经济,可以促进经济的繁荣,这已经无需我再重复,但是,前提是真正的市场经济。
   Marco和我在邮局里面排队,我看着邮局里的货架,上面有明信片、年历、数码产品、儿童玩具……看起来像个杂货店。
   Marco告诉我:因为是自主经营,所以邮局里的商品也是各种各样。他向旁边一指,我向他指的地方望去:原来邮局还有兑换外汇的业务,我看到币种有美元、欧元、日元、加拿大元还有新西兰元——没有看到人民币业务。
   Marco要发两份传真,我问他要花多少钱?他说一份20分,我觉得挺便宜;他说因为是国内传真嘛。
   我又问他:澳洲寄一封信多少钱?
   他反问我:是寄给个人、公司还是政府?
   我不解地问:彼此间有什么不同吗?
   他回答说:给个人或公司寄信价格相同都是30分;而给政府寄信是不要钱的。
   他看出我的惊讶,继续为我解释:这是澳洲政府的福利,给政府写信是免邮费的。大多数时候,人民给政府寄信是因为一些公事。比如,marco去年上缴某一项保险,就给政府寄了封信;在那个信封上,就有政府的收信地址,而且信封上注明“免邮资”。
   我问他:除了公事,有人寄信给政府吗?
   他想了想,笑着说:一般人没有兴趣给政府写信,除非是批评政府,或者是写联名信要求政府改变某一政策等等。
   听了marco的话,我仔细想想,觉得这一设置合情合理,既然政府是民选的,既然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为什么我写信给政府,还要我自己掏邮费呢?澳洲邮局的私营化,也并不影响这一福利政策的运行;而国内的邮局可都是政府的呢!
   Marco发完传真,我们走出邮局,今天的天气炎热,日间最高气温有四十度,而此时此刻,故乡是一片冰封的寒冬……
   
   
   写于2013年1月4日 午后
(2013/0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