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情无可恕]
平中要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血染菊池
·新世界的第一天
·柳如烟之追梦人
·澳洲游记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情无可恕

情无可恕
   
   引子
   “起点”中学。
   金璧辉站在陌生学校的走廊尽头,他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适应这所学校,这里的人们;或者说,这里的人们,会不会接受一个转校生?他想起自己所从来的学校班上,也曾有一个转校生,大家都疏远他、排挤他,过了好久,他才融入集体……金璧辉在想,自己会不会和他一样呢?

   他深吸一口气,终于向着办公室走去。
   这时,有人走出办公室,是个女生。
   金璧辉与她擦肩而过,当他站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女生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十分钟后。
   金璧辉跟着班主任走进教室,陌生又好奇的目光打在了他身上。
   “同学们,今天真是双重意外……”
   班主任在说什么,他根本没有听见,无非是转来一个新生之类云云,金璧辉感觉有人用充满敌意的眼光在看着他,他不知怎么回应,只是将视线转向安全的地方。
   “……请介绍一下自己吧!”班主任结束了开场白。
   “我叫金璧辉,是从XX中学转来的,希望和大家成为朋友。”他说出之前想好的话。
   班主任说:“从今天起,他就是我们三班的一份子了,大家要多照顾他啊!”他转向了金璧辉,“最后一排刚好有一个空位,你就坐在那里吧。”
   金璧辉坐下来的时候,同桌的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同学,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赶紧将视线转向窗外,空荡的操场上,一个女生的背影,孤单走过,又消失了。
   
   第一节
   不归山,盘山路。
   打滑声、急刹车声、碰撞的爆裂声、金属的鸣响……
   唐璜的那辆法拉利跑车撞到护栏上,车速太快,碰撞后还在翻滚。
   “哦,天啊!”
   “唐!你的法拉利完蛋了!”
   “别去管车了!救人!”唐璜将各种声音抛掷脑后,向着底朝天的车子跑了过去。
   “唐!小心!”有人在黑夜里喊。
   车子附近已经着火了。
   唐璜俯身看着驾驶座上的公子,看来已经失去知觉了。唐璜用肘击碎玻璃,要将公子拖出车子。
   “唐!车子要爆炸了!”有人在远处喊。
   唐顾不上回答,他试着解开公子身上的保险带,心里懊悔连连,不住地自言,“永远不要和醉鬼打赌,更不要将车子借给喝得更醉的人……”
   唐璜抓住公子了。
   火势更猛了!
   唐璜拖着公子离开车子,刚走了十几步远,一声爆炸!照亮不归山上的夜空。
   
   第二节
   唐璜梦见自己在一条街上走着,这条街看起来非常眼熟,似乎他曾经在梦里来过这个地方似的,总之,他又来到了这里。街道两边是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商店,橱窗里的陈列看起来非常吸引人。但是唐璜奇怪的是,在这样一条本该熙熙攘攘的街上,却没有一个人!
   一个人也没有!
   唐璜在街上走着,又变成了小跑,又叫喊了起来,“喂!这里有人吗?有人吗?”声音被夹道的店铺扩大成了回音。除了回音,再无人回答。他跑向一间商店,推门而入,“有人吗?店里有人吗?”他猛拍柜台上的铃铛,向着柜台后面的门看去,那扇门张着嘴巴,瞪着惊慌的唐璜。
   他绕过柜台,向着门走去,他可以看见门后面打开的区域,那是店铺的后院,堆放着各式的杂物。唐璜不知道是该继续前行,还是退回到来时的那条街上。他回头看了一眼,那里沉默得可怕;他决定向前走,是的,他想他就是这么决定的,他也就穿过了那扇门。
   唐璜才发现原来自己置身于一条小巷中,两侧是高高的灰色墙壁,没有提示;他回过头,已经没有来时的那扇门扉,只有一堵同样苛刻的灰色砖墙挡住了回路。
   唐璜双手抚拍砖墙,手感粗糙、冰冷,他问:这真的是梦中吗?
   他只好沿着小巷向前走,小巷又窄、又长、又暗,他想努力看清小巷尽头的世界,但是那里就像是一个黑洞,吞噬所有意欲洞穿它的视线。寒冷,是唐璜唯一的感觉,他沿着小巷疾走,感觉自己在随着墙壁左转右转。他有些害怕了,以为自己竟不能走出这条没有尽头的小巷,最后奔跑起来。黑暗紧随其后,在他经过后的地方涂上颜色。
   唐璜以为自己看见了一星光亮闪了一下,“出口!”他惊喜万分,自己就要从这无以自明的地方脱逃出去。出口就在眼前了!他看见街巷外的街道,那里有阳光照下来。
   还有几步之遥,他就可以离开了!唐璜感觉心在狠狠地跳着……
   “砰!”
   唐璜狠狠地撞在了墙壁上,他伸出双手,抚摸上面的阳光,原来那只是墙上的一幅画,就在唐璜手触摸到它的时候,画如烟雾散去。在他面前的又是一堵灰色的高墙。
   “这!”唐璜极力要抓住这流失的图景,却是徒劳之功,“骗人!骗人”他张开手掌猛地拍打墙壁,“让我离开!让我离开!让我离开!”不懈直至流血,梦中却没有肉体,感觉不到疼痛,墙壁上留下一朵朵鲜红盛开。
   就在唐璜意欲撞破南墙的时候,背后的黑暗已经呼啸而至,他听见了那空虚的颤音,回过身去,黑暗扑向了他……
   唐璜醒了,虽然他仍然闭紧双眼,但是他已经醒了,梦在退潮的夜水中远去,将他搁浅在现实与虚幻的沙滩上。他习惯性地伸出手去向一旁摸索,如他所料,那里徒留下空虚的模子,没有重量、没有温暖,每次黎明到来之前,那些女人们就像梦一样,轻轻离去,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对于这一点,唐璜已经是习惯了。
   房间中,最后一缕气息也将被阳光蒸发,唐璜猜测今天又将是一个晴朗的日子。他睁开眼睛,轻轻地说:“早上好,世界。”
   
   第三节
   唐璜在镜子中左右看着自己的脸:“你这个好色之徒,你要寻欢作乐到几时?”
   镜中人嘿嘿地笑着:“直至无以为继。”
   唐璜冷笑一声,开始刷牙。
   时间与平日里仿佛,一般这个时候,他会吃一些东西,无论什么,总之可以当作“早餐”的就行了。
   他经过桌子,走向冰箱,直到手放在了冰箱门把手上的时候,才再次注意到被忽略的东西:桌上摆放着一顿丰盛的早餐。
   唐璜不记得昨夜这里有这些东西,他拿起盛着牛奶的杯子,和杯子下压着的字条。
   
   唐:我用冰箱里找到的东西做了早饭,既然你也吃,我就多做了一些。擅自用了你的厨房,希望你不介意。
   
   春烟
   
   唐璜看了一眼早餐,自问:“这些真是我冰箱里的原料吗?”他坐下来,食物几乎都冷了,唐璜不在意,他反复看着纸上的字迹,努力在白纸边缘还原着这个叫春烟的女人的面庞……
   昨夜,“露珠”酒吧。
   唐璜已经在这里坐了几乎一个晚上,按照他的经验判断,如果这个时间他还是独自一人,那么很有可能,今夜就得形影相吊了。在饮下最后一口酒之前,他还有一颗冰块大小的耐心。其实这样的情况也很常见,他自认为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尤其在这方面上,因此,困难不在于选择,而是可选择的少之又少。
   唐璜拿起酒杯,他已经决定回去了。酒未沾唇时,他看见了那个女人走到吧台前坐下。唐璜预感,也许今夜不会无功而返。
   如蝇逐嗅,有人开始上前搭讪了,这也是这里的规则。
   唐璜笑了,他很礼貌地让别人优先,有时候这会让他与中意的对象错失,但他依然坚持如此行事,这也许就是他不同于那些登徒子的地方吧;其实,唐璜清楚,这个圈子并不大,来日方长,不求朝夕;今日错过,明日相遇,结果也都还是在黎明前消失不见。
   没多久,女人又是孤身一人了。
   唐璜看看那些垂头丧气的同类,他们中有人认识唐璜,充他挑衅地笑着,其中的含义,彼此心照不宣。唐璜放下空杯,粉墨登场。
   他坐在了女人身边的位子上,出于惯例,在对方没有看他之前,他不会先看对方。
   “给这位先生也来一杯。”女人如法炮制。
   “还是给我一杯水吧。”唐璜对酒保说,他转向女人,“我看到你用酒来打发那些男人。”
   女人面前放着一杯酒,她没有看唐璜,“你和他们不同吗?”
   “一点点吧,”唐璜没有见过这张面孔,“你第一次来这里?”
   女人看了一眼他,“看来你是这里常客了?”
   “我说对了,是吧?”唐璜一笑,有东西离他而去,“你只是想喝杯酒才走进来的,看来大家彼此都误会了。”唐璜承认败绩,准备离去。
   “你就是唐璜。”女人看着杯中澄明的液体发问。
   唐璜已经转过一半的心意又转了回来,“在这种地方,我是。”
   “我听过许多关于你的故事,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女人低头用食指在杯口漫步。
   “只要不是太夸张的,几乎都是真的。”唐璜说。
   “这其中包括,你被锁在冷库里的故事?”女人微笑着,看着他。
   “哦,”唐璜笑了,“那不是我,但这个故事是真的,我认识故事的主人公,他现在已经移民去非洲了。”
   如唐璜希望的,女人笑了,笑容,看上去很美。
   “你很喜欢讲笑话吗?”女人问。
   “我喜欢看女人的笑容。”唐璜回答。
   “胜过与她们翻云覆雨?”女人的目光在逼问。
   唐璜倒认真起来,他想着,终于回答,“我想是的。”
   “真的吗?”女人拿起酒杯。
   “风月场上的话,你不必太较真。”唐璜看着自己的脸被柜台后面的镜子上分裂成十几张。
   女人嘲讽般地笑笑。
   的确,谁都不是小孩子了,如果她还需要唐璜来上基础教育课,或是唐璜要急忙物色一名懵懂的学生来传授他的经验,那么两人就真是彼此误会了。
   “你说得没错,我只是想走进这里,喝一杯,然后离开。”女人饮了口酒。
   “什么让你改了主意?”唐璜握住杯壁上的凉意。
   “谁说我改主意了?”女人语气半是陈述、半是疑问。
   “你在犹豫,”唐璜看着她的侧脸,“是什么?”
   女人没有回答,她的眼神和灵魂好像都不在这具躯体里。沉默许久,一段时间里,唐璜甚至以为她是出了状况。
   “五年之后,你会在哪里?”女人突然问。
   “喔,你难住我了。”唐璜皱了一下眉毛,“明天我会在哪,我都不知道。不过,我想那时的我,也会在某个女人身边吧。”
   女人有些释怀地笑了,“我听过一些闺中密语,希望你不要名不副实。”
   唐璜一笑:“我对女性的怜爱,是世界之冠!”
   女人看着自己镜中的脸,一笑。
   ……
   唐璜竟然还是未能记起女人的面孔,甚至不记得她说过自己的名字了。不经意间,他几乎将早餐吃尽,看来午饭也可以省去了。唐璜一笑,将字条扔在桌上,穿梭花丛许久以来,为他做早饭的,这还是头一遭。
   
   第四节
   半个月后,某个晚会上。
   唐璜坐在灯火阑珊处,看着尽情的人们,倍觉无聊。虽然他不喜欢这种晚会,但是他来这里还是有着他自己的目的的,可惜,看来今晚愿望又要落空了。
   “你在这里啊?真是少见啊!”有人说话了。
   “公子?”唐璜吃了一惊,“你出院了?什么时候?”
   公子一如往日,形容英俊潇洒,衣装前卫光鲜,“几天前。”公子坐到了他旁边。
   “我还想去医院探病呢!”唐璜说。
   “幸好你没来,我可不想让谁看见我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公子一笑。
   “还好,你安然无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