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澳洲散记十]
平中要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血染菊池
·新世界的第一天
·柳如烟之追梦人
·澳洲游记二
·徐过风之圆月游龙
·斗虎
·徐过风之“无忧宫”
·澳洲散记六
·徐过风(外一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散记十

   澳洲散记十
   加油站
   
   悉尼之旅的时候,我路过了不少的加油站,不过,加油都是司机的事情,对此我也不甚关心;今天和marco顺路去加油站加油,我也看看这里的加油站是如何运作的。
   让我惊讶的是,并非这里的自助式加油,而是顾客加完油后,自己到收费处缴费。一般,这样的收费处总是有快餐店和小型超市。Marco缴费之后,我们继续上路。在路上我问他:“假如我加完油不缴费,而是直接开车走人呢?”


   Marco想想说:“从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不过,我曾经问过在加油站工作的朋友,没有出现过加油不给钱的例子。”
   我不罢休,继续追问:“假如我一定要以身试法呢?”
   Marco笑了:“加油站有监控录像,你若是不缴费的话,警察就会去到你家,到时候就不是补交油钱的问题,而是缴纳罚款了。”
   Marco举一反三,又讲了一个关于逃票的例子,他说:有时轻轨上会查票——可不是我想象中那种穿着制服的乘务员单独完成的,乘务员带着警察来查票,这里的警察可都是配枪的。假如发现有人逃票就会罚款,一般第一次会罚一百澳元;若逾期未缴纳罚款,罚金会翻倍;若再超过缴纳日期,罚金就会到达600澳元的上限。而这个时候,法院就会对罚款强制执行,政府会派人去到家里,看到什么东西值钱拿走变卖。据marco所知,之前的确有一例这样的案子,不过,像这样的情况,是绝对的少数,大多数的人遵纪守法,而且对于遵守社会规则是很自觉的。
   Marco问我国内的加油站是如何运作的,我说:和澳洲有些区别……
   这让我再次思考制度与人之间的关系。如果说公民的自觉是制度下的一种结果,那么,制度本身才是公民自觉的原因;换句话说,只能在民主制度中,让公民去逐步完善民主。而不能反其道而行之,用素质、道德、责任等等大词来指责民众,并以此作为拒绝政改的借口。虽然,这几年的网络启蒙,已经让种种“素质论”销声匿迹,但是,对于中国正在经历的社会转型,最好的方式是体制与民众共同努力,体制改变上层建筑,公民积极自我启蒙。可是,在体制没有动静之前,我们可以先努力成为一名公民。
   
   
   澳洲的矿难
   我问marco:“澳洲有发生过矿难吗?”
   Marco回答说:澳洲有矿难,但是很少;不过,去年倒是发生了一起大的矿难。事故发生在西澳,一次矿难有15名矿工遇难。这一下成为了全澳洲的新闻,成为了电视、报纸的头条。澳洲总理出面表态,对矿难中遇难的矿工进行哀悼,也承诺对矿难事件进行调查。该矿场属于私人经营,事故一出,矿场被停止作业,相关责任人被警方带走进行问询、协助调查;同时,对于遇难矿工的赔偿迅速提上日程。
   Marco着重提出:矿难发生当天,该区的议员引咎辞职。
   我问:这位议员就此结束了其政治生涯了吗?
   Marco回答说:至少这个级别的议员是不可能了,也许可以在低级别岗位上重新开始。在澳洲当官,是一件提心吊胆的事情,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得挂冠归去了。
   我问:那个矿场后来怎么样了?
   Marco回答:发生矿难之后,矿场被停工,直到事故调查清楚;不过,即便如此,这个矿两三年内也难以重新开工。澳洲的采矿业很少发生事故,尤其是这样的大事故。至于新上任的议员,则在写下保证书后兢兢赴任,处理矿难遗留下的问题,就成为了他的当务之急。
   听了marco的话,让我想想两三年前祖国密集的矿难报道,直到我感到惯性的疲劳甚至漠然。生命的不断逝去;应该对事故负责任的官员销声匿迹一段时间后,在异地又继续“为人民服务”……渐渐,矿难的报道也远离人们的视线。
   在制度的区别外,人们对生命的认知竟然是如此南辕北辙,而这又该谁来负责承担?文化吗,还是形成汉语文化的,汉语的人心?
   
   
   
   写于2012年12月15日 午后
(2013/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