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石三生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二百二十
   
   自己对藏传佛教的真实感受,始于九十年代末的云南迪庆之旅。从那时起,知道了藏人的朝拜与信仰。知道了许多关于转世灵童的美丽传说。
   


   那时,正处在自己人生的顶峰,对藏人的生活与信仰的了解,也仅限于好奇。自己五音不全、四肢笨拙,但自那时听过、看过藏人的歌舞表演之后,久久不能忘怀。一直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去一趟西藏,但阴差阳错,几乎走遍中国的我,终究没有机会一睹布达拉宫的神秘。
   
   2011年之后,因为被大陆封杀,追随顾晓军先生神游海外、寻找发声之地。又渐渐知道了许多关于达赖喇嘛的新闻。比如,知道达赖喇嘛竟然是1989年度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比如,知道2011年,达赖喇嘛竟高调宣布退休、交出政治权力。更看到奥巴马总统在白宫会见达赖喇嘛,还知道达赖喇嘛讲一口流利的英语。
   
   当然,最让自己感到惊讶的,还是达赖喇嘛与一个潍坊籍的女人有关的新闻,而那个女人,却是陈光诚被接到美国后,首批前去探望者之一。略微有点感到遗憾的,是连达赖喇嘛这般绝顶聪慧的活佛,竟然也被一个“三假货”(顾晓军语)蒙蔽了。由此可见,汉语中所谓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真不是虚言。活佛德行高深,也依旧架不住中共计谋老道啊!
   
   进入2013年,在研究诺贝尔和平奖的官方网站,得知如同顾晓军先生这般的大陆著名作家、当代大思想家,要想成为和平奖的候选人,必须经由相关组织机构或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推荐。想来想去,就想到了缅甸的昂山素季女士、飘零海外的达赖喇嘛,甚至还想到了奥巴马总统等。免不了,要一一给这些前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写信求荐的。因为,不管自己曾经如何在揭批陈光诚装瞎撞骗上不遗余力。说到底,这都是因为相信了奥巴马总统上任伊始,到中国大力宣扬的普世价值。相信民主是人类世界共同的追求。
   
   我相信,达赖喇嘛是不会计较石三生我曾经在心中对“活佛”本人表示过遗憾的。佛祖也不是万能的、不是永远不会被世俗蒙蔽的不是?真诚希望达赖喇嘛能看到这封求荐的公开信。我更相信达赖喇嘛虽然退休,但一定还在持续关注着中国大陆的民主与人权。
   
   说白了,达赖喇嘛的追求,与顾晓军主义在骨子里是相通的:都是为了中国早日实现民主、人民享有充分的自由与人权。通观当今中国,在八九运动、李大师的神教等迄今不能凑效之后,唯有顾晓军主义才能担当起促进中国走向文明的重任。因为“公正是第一价值观”、“平民主义民主”才是高瞻远瞩,点中了当今世界的两极----西式民主与马克思式社会主义的死穴。
   
   有关顾晓军先生的事迹,达赖喇嘛或早有耳闻。其历年来对中国社会产生了到底怎样的影响,达赖喇嘛通过谷歌搜索一下、自可明辨是非。如果达赖喇嘛真心希望中国早日走向民主,人民早日享受天赋人权,就请开启转世活佛的智慧,以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荣誉,推荐一下顾晓军先生吧!
   
   毫无疑问,中国人权与民主的实现,受益者当然也包括藏族人民。一个民主的中国,还有什么解不开的死结呢?
   
   【石三生 2013年1月4日星期五 14:40 中国】
(2013/0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