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中国民主党
[主页]->[新会员区]->[中国民主党]->[驳环球时报的谬论]
中国民主党
·新年文告
动态与评论
2016年
·谁是最不要脸的人?
·丢掉幻想,拥抱革命!
·《当代革命的定位和方向》
· 鸵鸟政策误国!
·评秦永敏的《起诉书》
·向英国人民致敬!
·关注,支援乌坎----我们别无选择!!!
·中国民主党的组党努力不会停止!
·王炳章「不自杀」声明
· 多角视野看六四
·致中共无期囚徒王炳章博士公开信
·《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 雷洋的同学来了!
·《审判者被审判》
·声明和呼吁
· 公告-呼吁支持大行动
·爱国、爱国贼以及其他
·致王炳章博士
·大陆民国思潮
·“网议”采撷
·穿透歷史的悲愴:如何看待蔣介石與毛澤
·奇文共赏
·文革与日寇侵华谁更恐怖?
·宋朝与红朝的法制和人性比较
·强烈的愤怒!严正的警告!
·我的中统特务父亲
·全民觉醒,争取人权、自由!
·戒备森严之下的两会
·关于双鸭山事件的声明
·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各界致2016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拒绝公开财产,是公开不要脸
·台湾和香港的前途在大陆
·17名被禁出境律师的公开信
·向人民和上帝上诉/附诗一首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腥中国
·重建中华民国/王炳章
· “依法治国”的真意
2013年
·《马克思主义是伪科学》
·《习近平自信什么?》
·關注王炳章 營救王炳章 釋放王炳章
·《谣言和真相》
·《习近平的半年》
·为袁莉亚被害公开申请游行示威
·4.29苏州灵岩山
·“法治”无望,“非访”趋烈!
·《释放政治犯》
·停止镇压!尊重人民的权力和权利!
·齐月英人间蒸发?
·同一个梦?还是同床异梦?
·《谁在中国家门口生事?》
·《胡春华的考题》
·上海民运人士再次申请游行
·散步黄浦江诠释“脚”和“鞋”的哲理
·《中国梦、民主梦》
·上海综合消息
·《雅量与胆量》
·《看这一老一少》
·杨勤恒先生又被殴打!
·张林父女被绑架、被驱逐!
·感“吉林407专案网上维稳”
·让自由、良知、勇气遥遥领先!
·《习近平的容量》
·记一场小规模的游行
·《打老虎也打苍蝇》
·新春祝贺!
·狐瘟中央和毛薄領袖
·致同时代勇敢的青年思考者
·孟建柱讲话管用吗?
·《三亿党》
·上海新年团拜会仍然举行!
·《基尼系数》
·《雾国联想》
·唁电和敦促
·驳环球时报的谬论
·中宣部是什么?
·今天我们都是南周人!
·对扼杀梦想者口诛笔伐!
·元旦的礼物
·上海同城六公民事件续篇
2012年
·中国民主党2010特别代表大会简讯(图)
·全委会赴华盛顿抗议
·王东海追思会隆重举行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
·为秦永敏鼓与呼!
·《干实事》
·上海消息:问候、祝福与感恩!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荒唐:聚餐权利也被剥夺
·同城“饭醉”依然举行
·新年致词
·新年文告
·《习近平要肯定什么?》
·(续)实实在在的对话努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环球时报的谬论

新年第一公共事件南周事件的概况:南周社论“中国梦,宪政梦”,被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夤夜操刀,篡改成“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梦想”一文。南周人奋起抗争发表公开信,要求事件当事人庹震引咎辞职,并公开道歉。国内、海外;网上、街头,一片申讨声,庹震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其中两岸三地的二十多位专家学者作为第一批联署人的《关于罢免广东省宣传部长庹震的公开建议书》更引起强烈反响,截至1月7号下午已经有超过2700人联署。南周高层为了媚上自保,又与南周人展开南周官方微博的攻防战,更加凸显了权力干涉新闻自由的丑恶现状。海外媒体轮番报道,但大陆媒体因为“管制”沉寂一片,只有华商报等少数媒体以曲笔和隐射发表各自的评论,但是坏球时报发文予以挖苦和讽刺。后中宣部要求各报转载环球时报的文章再度掀起声讨浪潮、使事件更引人注目。海内外的声援行动持续升温,广州市民,特别是年青市民开始聚集在南周报社门前,抗议和声援。各地的抗议人士逐步到广州增援。有传统毛派人士也到了南周报社门前对阵,街头运动趋向升级。警方没有采取强硬的压制措施,此时胡春华直接介入,拿出折衷方案,黄灿作了替罪羊,庹震将低调离开,南周恢复运转,不对编采和报社人员秋后算帐。但声援南周的数十位人士被喝茶,甚至被殴打,最积极的袁奉初再次被驱赶出广东,拒绝转载《环球日报》评论的《新京报》主编戴自被迫口头辞职。
   虽然抗议的余波未尽,但南周事件基本算平稳落幕,这对民众来说应该是喜大于悲。
   喜的是:因为“宪政梦”已深入人心,甚至一些强权的握有者也心知肚明,故而“宪政梦”没有被维稳力量直接棒杀。这也见证了公民社会的成长和民间力量的增强。诚如上海异议人士广砖、张汝儁、高晓亮 、汪建华所说:“习总书记顺应民意全力推进平安中国,法制中国的‘宪政梦'一定会实现,也一定要实现。这是因为遥远的东方兴许没有无法无天、随心所欲的‘龙',但是在每一个期盼中华复兴的炎黄子孙心目中都有一个:‘宪政梦'。‘宪政梦’‘宪政梦’你不仅仅属于‘南周’,也不仅仅属于习总。今昔是何年?是2013年的广东,而不是1989年的浦东。今日,南方周末的戴志勇也不是当年的《世界经济导报》的钦本立。
   悲的是:秋后算帐的利剑随时还会落下,最重要的是,阉割宪政梦,扼杀言论自由的审查制度没有触动和更改。党管媒体依然被当作天经地义的,故而路漫漫,其修远兮!“境外势力”还随时可以拿来作为开刀借口!
   在这一事件中《环球时报》扮演了最为可耻的角色,谬论连篇,必须予以批驳。

   《环球时报》评论说:有些人“提出的要求很激烈,表面上是针对具体的人和事,实际上谁都看得出,他们的矛头指向了与媒体有关的整个体制。”接着给人们上常识课说:“不管这些人愿不愿意,有一个常识是:在中国今天的社会政治现实下,不可能存在这些人心中向往的那种‘自由媒体'。中国所有媒体的发展只能是同中国大现实相对应的,媒体改革必须是中国整体改革的一部分,媒体决不会成为中国的‘政治特区’。”
   可以看到《环球》立论的大前提就是: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都是必须与之“相对应”的,讲得赤裸裸一点,就是必须向现实屈从,必须向掌权者俯首称臣,不论其如何残暴,如何悖逆人性,如何荒谬绝伦。甚至应该为自己荣华富贵投机一把,为之摇旗呐喊,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否则就是“对抗”,就“一定更是输家”。
   《环球》的“常识”就是奴才的常识,《环球》的逻辑就是帮凶的逻辑。对于助纣为虐者来说,帮凶的逻辑是放之四海而皆有的。
   所以纳粹党徒可以为自己辩护:他们是面对元首至上的“大现实”,根据“常识”而采取的“相对应”的行为;
   所以王张江姚可以为自己辩护:他们是面对领袖神圣的“大现实”,根据“常识”而采取的“相对应”的行为;
   所以王立军们可以为自己辩护:他们是面对书记权威的“大现实”,根据“常识”而采取的“相对应”的行为;
   然而这种“常识”源自于动物的本能,而不是植根于人类的尊严。
   区别就在这里,《环球》人在宣泄着动物的本能;《南周》人在捍卫着人类的尊严。
   古今中外的历史证明:按照这种“常识”行事为人的人们,最好的情况下也不过是唯唯诺诺的侏儒,而那些投机作恶的族类虽然能得势,得利于一时,最终都不得善终。
   因为,站队和投机作恶的尺度很难拿捏,王洪文不是站错队,是必须站队,九大的领袖照何其风光?最后却终死牢里。王立军紧跟薄书记,曾经何等张狂,最后如丧家犬逃奔“海外势力”不成,终生监禁。
   如今比王洪文、王立军低下许多根本不需要站队的混混,不知坐牢至死的艰辛。还在按“常识”主动挤队,往火坑里钻。其结局难免是追随王立军、王洪文之流,最后死得窝囊、死得悲惨!《环球》的掌门人胡锡进就是眼下最典型的一位,他不仅兜售奴才“常识”和帮凶的逻辑,自己也身体力行,他面对薄书记可能登大位的“大现实”“相对应”了一把,没把自己赔进去算他命大,眼下他借着《南周》事件又按他的“常识”“相对应”了一把,这一回他真正把自己钉上了耻辱柱,就算没有立马跌进火坑,离火坑也不远了。相信不久的一天被“常识”充满的胡锡进会在窝囊和悲惨的境地里,哀哭切齿:常识欺骗了我!
   我很乐意把普希金的诗改几个字送给他
   假如常识欺骗了你
   不要忧愁,不要悲愤;
   阴郁的日子须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即将来临。
   但是心要向着未来
   忏悔那往昔的过犯
   抛却奴才常识,胜过帮凶逻辑
   唯有脱胎换骨
   才能有一个新的开始。
   但有一点评论是讲对了:有些人“矛头指向了与媒体有关的整个体制。”评论欲制造帽子,一不小心点到了问题的要害。我们毫不讳言的说:我们民主党人就是这样的人,我们就是要把矛头指向扼杀言论自由,频频制造丑闻的体制,这个体制就是落后、野蛮的一党独裁体制。但我们并不是什么标新立异,也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不过是重复了共产党上一世纪四十年代说过的话,要做共产党那时就说要做而至今还没有做的事情而已。我们不必把共产党在上一世纪四十年代的长篇大论拿出来,只要把《新华日报》若干社论的标题串起来读一读就很有意思了。
   驳环球时报的谬论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中国要求的只是民主》《结束一党治国才有民主可言》《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应在所有领域贯彻民主》《中国人民早就有实行民主政治的准备》《为民主拚命》《争民主是全国人民的事情》《民主的才是合法的》《一切光荣归于民主》《没有民主一切只是粉饰》《政党本身不是权力机关,不能凌驾于群众和政府之上》《政府的权威,不是建筑在群众的畏惧上,而是建筑在群众的信任上》《一党专政是反民主的共产党绝不搞一党专政》《民主的正轨:毫无保留条件地还政于民》中国有很多问题《要真民主才能解决问题》《全世界民主大家庭的家法适用于中国》《保障人权》《有人民自由才有国家自由》《平民人身自由是政治民主的标尺》《人民真有发言权的国家才是真民国》《言论自由:新闻事业的活力之源》《新闻自由—民主的基础》《以出版自由繁荣出版业》
   四九年以后媒体都成了党的“看门狗”,只让民众看党指定民众应该看的东西,人们看不到门背后还有什么东西,因此人们不知道共产党还讲过那些深刻的话,而共产党则按照最高长官的意志不断编造谎言欺骗人民。
   今天媒体的编采人员和普通民众要求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废除新闻检查,是共产党七十年前就认为应该有的东西,当年共产党对出版物和出版法的看法是很明确的:
   “人民的自由出版是近代文明的道路。它需要文明的创造,它需要文明的批判和自由研究——健全的文明都容许批评,它没有什么经不起文明批评之理——真正的出版法以人民的自由出版为常道,因为人民的自由出版是思想信仰、良心、学术、言论自由集中的镜。”——《新华日报》1944年社论
   《新华日报》1946年2月18日发表《出版法应是民间出版事业的自由保障书》一文指出:“有两种出版法:一、保障以及发扬文明之出版法;二、摧残以及毁灭文明之出版法。我们中国需要哪一种?我们中国要不要走上文明国之大道,与其他文明国一起,在世界舞台上并驾齐驱?” 宣告:“文明国决不以其政府出版物而自豪,文明国常以民间出版事业之兴盛而自豪。” 强调:“文明国在宪法中不仅保证人民思想、信仰、言论、出版之自由,而且明文宣告放弃检查制度或禁止采用检查制度。”
   但今天中国连一部新闻出版法都没有,共产党的“看门狗”之一《环球》竟敢于叫嚣:这样的“自由媒体”“在中国今天的社会政治现实下,不可能存在”。原因何在?因为共产党建立的体制是他们曾经非常憎恨,极力反对的一党专政体制,而在一党专政的体制之下这样的“自由媒体”确实“不可能存在”,也因为如此,我们必须把矛头指向这个一党专政体制。
   非常不幸,我们生活在文明时代的野蛮国度,当中宣部强令各报转载《环球》的低级谬论时,我们看到了野蛮迄今还是那么的冥顽不灵。
   “既然野蛮冥顽不灵,好吧,让文明激起义愤吧!” (维克多∙雨果)让十八世纪、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来帮助二十一世纪吧!
   就共产党来说,必须向人民和世界交代:是七十年前的共产党故意欺骗中国人民?还是共产党的认识有了飞跃,认识到原来的幼稚可笑,发现一党专政是人类最美好的体制?共产党领导人从毛泽东到习近平都不敢诚实的面对这个问题,回答这个问题。邓小平是以不争论饶着弯子走而著名。但今天共产党不回答这个问题是过不了关的。
   在我们看来共产党建立的党国体制是落后、野蛮的,是专制的复辟和更荒诞的延伸,是一定会被淘汰的体制。
   如果这个体制真像共产党吹的那么神奇和美好,那么全世界一定都在积极的效仿、学习、借鉴,但事实恰恰相反,二战后的40多个共产党专政国家到今天仅剩下五个,并且每个都在苦苦挣扎,虚伪的坚持,苟延残喘。其中越南已经开始脱胎换骨之旅,古巴在等待一个突变的时机,朝鲜作为一个被全世界侧目的金家王朝处在风雨飘摇之中,而中国只是以超过军费的维稳力量维持着。如果一个体制有一个健全的肌体,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那么任何因素都不可能颠覆他,只有百病丛生的制度,才那么神经过敏,才那么不堪一击。所以我们曾经说过:世界上只有两种体制,一种是随时担心被颠覆的体制,另一种是不怕被颠覆的体制。所谓的社会主义体制(一党制中最恶劣的一种)就是前者。
   如果这个体制真像共产党吹的那么有“社会基础”,那么得到人民的拥护,就应该有自信,让民主党人向全体人民讲话,让人民来判断和选择。
   《环球》自说自话什么:“全社会的真正注意力是搞经济,发展民生,社会不希望国家前途有变数,毁了平静生活。”在《环球》看来中国人只配享有“猪圈理想”,不配享有公平、正义、人权、自由、民主、尊严,仿佛民众要求《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废除新闻检查,要求民主和人的尊严,就是制造了不安定,就“毁了平静生活”。
   《环球》的猪圈理想、奴才常识和帮凶逻辑可以休矣!
   究竟什么是动乱之源呢?从镇反、三反五反、公私合营、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大跃进、三面红旗、反右、反右倾、四清、文革、一打三反、清查516、粉碎林彪集团、批林批孔批周公、批判三项指示为纲、镇压45运动、宫廷政变打倒四人帮、镇压民间刊物、严打、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清算胡耀邦、镇压六四、终生软禁赵紫阳、镇压中国民主党、强征、强拆、毁祖坟、到如今,伪劣、假冒、有毒有害的产品食品遍地开花、山河污染、贪腐泛滥、不公不义引起的群体抗争事件无以计数,这一切究竟是谁在折腾?是谁在不断制造动乱?是共产党的专制政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