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南郭谈论习近平]
郭国汀律师专栏
·告别自由中国论坛网友公开函
·郭国汀:质疑一个刘晓波超过全部民运人士
***(48)人权律师思想辩护策略论战
·律师应当如何为颠复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抗辩?----就如何为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等民主斗士抗辩答网友咨询
·辩护律师为法轮功讲真相案件辩护的基本原则 郭国汀
·真正的刑辩大律师! 郭国汀
·深入骨髓的奴性!
·《九评共产党》是没有价值的政治大字报?
·如何识别网警共特?----答毕时园伙计的质疑
·中共网络别动队业已渗透大量西方中文网站
·什么是南郭之一不怕死二不爱钱?
·答草兄及建强兄质疑
·答张鹤慈先生质疑
·刘荻为何害怕这篇文章?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郭国汀答小乔函
***(49)重大人权案件辩护
·民运英雄杨天水危在旦夕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企图暗杀冯正虎先生的流氓下三滥作为!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强烈抗议流氓暴政的政治迫害人权律师!
·呼吁全球华人关注支持民族英雄郭泉博士
·真正的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决不以出卖灵魂出卖人格尊严为代价打官司
·严正警告流氓无赖中共匪帮
·南郭警告胡锦涛别再玩火!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枉法滥捕自由作家谭作人先生
·胡锦涛最害怕最恨谁?
·为申曦(曾节明)作证的证明函
·论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理解析
·中共阉法院认定的颠覆国家政权案件"犯罪事实"简析
·关注声援支持中国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我为郭泉博士抗辩
·敬请各界朋友关注声援支持民主斗士郭泉教授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颠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系违宪恶法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法学专家”是因“理性”还是因“奴性”而胡说八道?!
·强烈谴责胡锦涛及中共专制暴政枉法杀害英雄义士杨佳!
·杨佳精神不朽 抗暴当走退党之路
·岂能将英雄义士杨佳与希特勒、哈尔曼、唐永明相提并论?!
·杨佳案7名涉案警察证人和杨佳的母亲必须出庭作证
·郭国汀预言死刑将造就更多杨佳
·杨佳略传六则一揽
·悼颂杨佳
·杨佳依自然法无罪而且是个值得国人敬重的英雄!
·郭国汀再谈杨佳案的辩护
·郭国汀律师的臭文
·正义、尊严、公道与犯罪----杨佳有罪吗?
·敬请关注声援失踪的律师英雄张鉴康
·强烈谴责中共胡氏当局非法剥夺人权律师张鉴康的执业权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强烈谴责中共恶意迫害自由战士杨天水、许万平/郭国汀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暴政政治迫害冯正虎先生
·历史耻辱柱上的中国法官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
·良知律师朱久虎被刑拘突显中国司法制度的流氓化/郭国汀
·闻小乔遭警方驱逐毒打有感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纵容黑社会暴力侵袭郭飞雄先生的暴行!
·敬请各界朋友们关注声援支持正在为全民族承受无边苦难的英雄郭飞雄
·郭国汀敦促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的公开函
·强烈谴责上海市当局非法拘禁李剑虹 郭国汀
·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再暴露——强烈谴责中共流氓黑社会企图暗杀高智晟律师
·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迫害人权律师杨在新!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滥施淫威迫害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吕耿松
·中共专制暴政再次公然指鹿为马!——我为陈树庆先生抗辩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专制暴政悍然施暴人权律师李和平!
·谁是精神病?!敬请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先生
·郭国汀敬请全球华人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政治迫害!---我为荆楚抗辩
·严正警告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律师!
·郭国汀谈胡佳案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郭国汀
·严正学先生何罪之有!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50)坎坷人权律师路
·郭国汀致中国律师网全体新老网友的公开函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令我热泪横流的小诗 郭国汀
·无知缺德者当权必然造成人为灾难--正视科学尊重科学
·我们要说真话-答红旗生的蛋 郭国汀
·出身论,成份论应当休矣!
·民族败类!你是否中国人?
·说句心里话
·孔子当然伟大.郭国汀
·时代不同了! 郭国汀
·可敬的国安公安或网警请自重!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秋池君倡议创立中共中国律师网上支部有感/南郭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错兄你该醒醒了!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郭谈论习近平

   南郭谈论习近平

   黑匣子:斥无赖子习近平

   郭国汀:编按建议作者批评习近平时采用中性词,一则尊重其人格尊严,二则应当予习先生改错的机会而不应一棍子打死,三则评论他人应当心平气和为要。习是否与毛邓江胡一样同属无可救药之辈?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但对其言行作深入分析则有必要,在此意义上,黑匣子的批评有益。”

   黑匣子:这所谓“编按”,估计很可能是郭国汀先生加的吧?那么,本匣子倒要问一问郭先生:你有什么理由、有什么权力来加“编按”呢?这文章是你“编”的吗?我有请你“按”了吗?你为什么要将你的观点强加于我呢?……而且,后来我又发现你居然把文章的标题也给改了,岂不更荒唐了么?!郭先生不是说“天易网作为坚决反共的自由信息基地”的吗?难道你这样搞法,便是你所说的“自由”吗?便是你所说的“坚决反共”吗?……

   郭国汀:黑兄,不要火气那么大。坚决反共,并不意味着不讲道理,也不影响尊重他人(包括中共党员)的人格尊严。作者作文是让人看的,当然要考虑一般读者的心理感受。否则只能引起相互漫骂诋毁。这当然是我加的编按,你的文章要批评任何人皆不受限制,标题不妥在于,有漫骂之嫌。如果你能用内容证明论证之岂不更好?你似乎不太懂读者心理?天易网有大量五毛,专门在标题上作文章,故意以你类似的标题,旨在贬低天易网的整体质量。请你务必注意此点。改你的标题并不涉及任何内容的改动。我希望你改掉某种毛病(我确实认为是一种毛病)顺颂心安!

   郭国汀:敬答黑兄质疑,我作为天易网的创办人及所谓‘总监’,当然有权对本网所发表 的任何文章作编按并提出我的建议和要求,至于你是否采纳,悉听尊便。我确实是为老兄好,别人不敢批评阁下,我只好直言不讳。我曾多次善意指出阁下论文时常存在的一些毛病,但迄今阁下未改正任何一点。老兄的固执或称顽强虽有好的一面,但不可否认也存在一些负面影响。希望老兄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原则自行处置即可。另值一提的是,我真诚建议你来管理天易网,是希望发挥你的长处,因为你对共产暴政的批判表明你有相当的研究也具有相当实力。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你的文风与所有大陆出来的人(包括我在内)一样,同样存在不少毛病。而你文中的某些错误倾向,诸如将体制内外有良知的学人,一概打成“最恶的敌人”,如果是你的真实想法,那实在是原则性的大错误,若不加制止,对中国自由宪政民主事业,有害无益。我惟一的希望是大家一起努力,尽力将天易网办成真正全球第一流的中文政治评论辩论的中文网站,为早日终结中共党国极权专制流氓暴政贡献我们的一份力量。

   陈尔晋:天易网必须警惕有人要故意把天易网搞成孤家寡人网站!所有真心诚意推动中国民主化的人士,都必须高度警惕顽固派邪恶势力刻意挑拨和离间体制内外民主开明力量的结合!

   黑匣子:你应该不会忘记吧,你自己分明说过“中共是个标准的流氓土匪强盗犯罪团伙”,并说“中共党员是罪犯!”的么?那么,本匣子在这里仅仅将此一“标准的流氓土匪强盗犯罪团伙”的副主席(并很可能成为其未来的主席)的习近平指称为“无赖子”,为什么就不是“中性词”了呢?又为什么不是“尊重其人格尊严”、不是“应当予习先生改错的机会而不应一棍子打死”和不是“评论他人应当心平气和为要”了呢?试问郭先生:这究竟应该叫做什么逻辑才好啊?而你,作为天易网总监,居然如此地朝三而暮四、朝秦而暮楚、朝令而夕改,又将何以服众呢?

   郭国汀:我不赞成不分青红皂白,对中共党魁不加区别以骂代批评。温家宝显然与胡锦涛不同,正如朱熔基与江泽民不能相前并论一样。前者天良未泯,后者丧尽天良。习近平至少迄今似乎不属大奸大恶之徒。其父似乎也是中共高干中尚有人性的一位。因此我们应当区别对待之,当然,尊重其人格尊严,决不等于认同其未经自由竞争民主选举,而由中共一党公权私授的权力身份地位。不错,我曾论证“中共党员是罪犯”,“党用文人是重罪犯”;此论迄今未变;你对习近平的评论,我完全支持,仅是不赞成在标题上对习近平加上“无赖子”之定语,而主张先用中性词称之为先生,以示尊重其人格。论战应当讲究文明,论辩应当讲道理讲证据讲事实,而非漫骂,如果漫骂能解决问题,当然也无妨;然而漫骂决非战斗也无法解决任何问题。虽然中共党员都是法律意义上的罪犯,但真正的罪犯是当权犯罪利益集团,一般党员充其量仅是协从犯。尽管中共高官基本上都是贪官污吏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当中仍然有左中右的区别,有极恶,大恶,较恶和小恶之别。正由于习近平尚未表现出大恶或极恶,因此,不应当将他推到大恶或极恶的一端,而应当鼓励他改恶从善。比如,对胡锦涛是在他发出向朝鲜古巴学政治之后,我才公开批判之,同理,如果习近平将来公然作恶,届时再公开批判他不迟。 具体人物应当具体分析。反对派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区别对待政敌,这是常识。

   黑匣子:郭先生,不管怎样,反正说来说去,你所说的那些都是你的思想、你的观点、你的方法、你的立场;也姑且不管你的那些个东西是正确还是荒谬到何种程度;这里只想指出一 点,那就是,你不能将你的那些个东西强加于人,尽管你是本网总监。而这应该是最起码的做人的常识了,何况你还是本网总监呢?莫非你真的妄图用你的思想来统一天易网不成?那岂不是又退回到毛泽东时代去了么?毛泽东曾经确实妄图用他的思想来统一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搞血腥的毛氏思想 独霸、思想专制或曰思想独裁,结果怎么样?你应该或多或少是知道点儿的。所以你才要大反共产专制暴政的嘛!而今,反共产专制暴政尚未最后成功,可你仅仅作为一个总监便要来对本网搞思想专制,实在可悲啊!

   郭国汀:黑兄:习近平是否无赖,是否其他什么东西当然可以讨论争辩。但没有必要在标题上突出,因为天易网近期以来,出现大量五毛贴,故意在标题上贬损天易网的整体质量。本人因时间非常有限,故及少上网。但对此种不良现象加以必要的纠正与提示确有必要。反共人士有必要提高自身的修养,对任何政治问题的讨论争辩批评批判当然绝对自由,但仍然应当注意尊重对手(包括中共党魁)的人格尊严。如果你不尊重他人,又如何指望人们心平气和地讨论争辩辩论任何问题呢?仅仅依靠骂阵能解决任何问题吗?作者应当养成良好的习惯,有理说理,而非以任性为要。习近平至少目前尚未表现出毛邓江胡的恶劣,若他真犯有任何毛邓江胡的罪恶,届时再予严厉批判不迟。当下促使中共体制内良心未泯人士,包括不那么恶劣的人士的觉悟觉醒同样重要。学会尊重对手,也就是尊重你自已。与君共勉。

   

   郭国汀:黑兄对中共暴政及毛泽东的罪孽研究相当到位,这是黑兄的优点与长处。然而,恕我直言,黑兄之文大多存在两大问题,一是拖泥带水,反复重复;二是情绪化语言过多,因而严重影响文章的可读性。我真诚希望老兄及明改正这些毛病,若如此,那么老兄的文章肯定会更受欢迎。此外,建议老兄与网友论辩时,千万注意尊重对手的人格尊严,杜绝使用任何伤人感情的言论。因为若你不尊重他人,你也不可能得到他人的尊重,如此一来,正常的辩论必定沦为相互指责,进而变成指控甚至诋毁漫骂。尔晋兄则应当注意不要神经过敏疑神疑鬼,杜绝随意指控他人是共特之类的。果如此天易网才会有良好的论辩风格,大家才能真正相互学习,共同提高。为共同的反共复国(恢复中华民国)的伟大事业而共同努力奋斗。

   黑匣子:究竟什么是“谩骂”,你懂吗?那么我告诉你吧,鲁迅先生如是说:“假如指着一个人,说道:这是婊子!如果她是良家,那就是漫骂;倘使她实在是做卖笑生涯的,就并不是漫骂,倒是说了真实。”现在,本匣子指称习近平是无赖子,则是完全合乎真实的。因为他除了抵赖,还是抵赖。他所说的“三不”,其实就是“三抵赖”。我是可以用大量的事实材料来证明的。为什么你总说是“谩骂”呢?你的立场究竟站到哪儿去了呢?而且,更有甚者。习近平还说:“在当前国际金融海啸中,中国能解决十三亿人的吃饭问题已是对全人类最伟大的贡献。”那么他这决不仅仅是抵赖的问题了,而是对人类尊严的莫大的侮辱,莫大的犯罪。也就是说,他犯的是反人类罪。所以,光指称他为无赖子,还远远不够的呢!

   郭国汀:黑老兄顽固已见果然名不虚传,南郭何德何能,果敢行思想专制呼?既便我想专制,有此能,有这权力,有此钱势乎?我仅仅将你的标题中的“无赖子”去掉(因为不少五毛故意在标题上指名道姓对众多人士胡乱下此类似定语),并未改动你的主文一个字,居然就成为思想专制了?!汝似乎听不进人话,对任何善意劝告一概拒绝。这其实正是中共党化教育的毒素,尽管每个大陆中国人皆不可避免或多或少有此种毛病。请你自已好好想想,为何你被众多网站拒绝?唯有天易网不但欢迎你,宽容你?汝之论辩风格令绝大多数人无法忍受,恐怕这就是他们拒绝你的根源。你动辄“汝不够格”之类的论辩,是非常坏的文风。吾真诚希望你能尽快根除此类毛病。

   

   习近平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人,根据其只言片语是无法做准确判断的,不能仅凭其一时即兴发言中的某个论点盖棺定论,在他未死心踏地陪葬党国极权专制暴政之前,反对派绝对不能将他往反方向赶。陈尔晋先生是最值得信赖的真正的自由民主战士,是民运前辈中思想理论水准最高者之一,这是毫无疑问的,尽管不排除陈先生的某些论点过时或落伍或甚至严重错误。无论如何,请尊重每个人的人格尊严,包括习近平的,如果你要批判指控他人,请真名实姓为之,每个人应当对自已的言论负责,匿名者无权。

   黑匣子:郭先生,你这还是在强加于人。难道你自己感觉不到嘛?并且,强加于人就是专制;专制也就是强加于人。又难道这个道理很深奥嘛?还有,毛共搞专制的借口,无非是什么因为帝国主义还存在,资产阶级还存在,反共分子还存在,等等;而你搞专制的借口,则是因为天易网有“五毛党”存在,有“共特”分子在活动、在搞破坏之类。那么,这二者之间,又难道有什么不可逾越的鸿沟嘛?

(2013/0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