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陈西——中国杰出的民主志士]
贵州公民论坛
·贵州村民发怒了 自行宣布夺回土地遭镇压
·贵州维权人士病逝公安也疯狂
·贵州黄果树20年前惨案死者家属的申诉
·糜崇骠(标)——给反法西斯的卫国抗日英雄糜藕池将军树碑立传
·糜崇标——第三次递交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控告信
·沉痛哀悼重庆民运人士许万平母亲逝世
· 贵阳837名大学生被雇冒充特警拆违,半天赚80元
·贵阳市人民政府就“观山湖区存在学生参与拆除违章建筑”调查情况
·贵州遵义市委书记被查或与上一轮中央巡视有关
·贵州省贵阳市七十三岁访民王淑英在北京惨遭毒打
·郭忠明——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残疾访民在北京被公安殴打
·紫电——社会和解与中国革命
·全林志——关于国家政治体制改革致中国共产党高层的公开信
·贵州毕节残疾人韩贤飞一家被取消低保,上访遭殴打关押
2014年贵州民权活动
·新的一年 新的期盼 新的希望
·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贵州毕节访民胡银珍举报上访遭公安绑架毒打
·贵州毕节残疾人妻子廖沾英上访被拘留
·黄于龙—— 北京城里的匪窝贵州毕节大酒店   
·贵州毕节访民黄仁才依法要求行凶伤人的政府官员赔偿
·陶玉平——贵阳市官商勾结坑害百姓
·贵州电视台第5频道栏目记者被保安拿警棍打
·贵州人权捍卫者糜崇标被警方带走后半年来与家人失去联系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要求彻查薜明凯父亲的死因
·吴玉琴——民运的中坚赵常青及一些民运人物的印象
·我们是公民权利及其尊严的捍卫者/贵州人权研讨会2014新春致辞
·贵阳市解放军四十四医院,新生儿死亡,家属讨说法遭特警驱逐
·一个民运人的政治情怀——浅述陈西
·卢勇祥——致陈西
·廖双元——强烈呼吁废除内人事福字[1959]740号文件
·吴玉琴 廖双元——社会不公是导致社会矛盾激化的重要因素
·对雍志明遭受第二次拆迁灾难的声援
·卢勇祥——“维稳”背后的三大罪恶
·贵阳公交车燃烧事故:最小遇难者仅4个月
·贵州沿河警察暴力强征 打伤数十人抓捕多人        
· 贵州贵阳区长带队强拆 打伤3人   
·对雍志明家的声援遭到公安骚扰
·贵州陈西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家属六四期间被带走
·贵州人权捍卫者“六四”期间遭“旅游”软禁
·贵州人权捍卫者吴玉琴夫妇“六四”软禁期间遭殴打
·贵州异议人士六四被“旅游”及殴打 武汉秦永敏家被陌生人潜入搜查
·对雍志明家的声援并不顺利
·贵州安顺政府暴力征地致4人重伤
·卢勇祥——中共的信仰危机
·吴玉琴——拒绝遗忘,抗议暴力打压——纪念“六四”25周年
·贵州纳雍村民维权被镇压
·维权人士雍志明被非法审讯、辱骂、殴打
·贵州人权研讨会——沉痛哀悼中国民主党人王荣清先生
·贵州赤水上千国企工人连日罢工集会
·卢勇祥——政治迫害贯穿我的整个人生
·卢勇祥——习近平的卑劣骗局
·卢勇祥——中国人在自相残杀
·/卢勇祥——国民大逃亡
·贵州遵义数百村民示威被镇压数十人被拘
·贵州遵义数百水库移民县政府维权 当局派警镇压数十人被打伤抓捕
·贵州六盘水数百医护罢工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雍志明一家被强拆表示抗议和谴责
·“贵阳小河案2周年研讨会”会场遭破坏 律师遭殴打
·14名律师集体绝食抗议警方暴行 要求立即释放黄佳德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贵阳当局殴打维权律师的严正声明
·组图:众律师开冤案申诉研讨会 多人被打、被抓
·敬请国际社会关注贵阳市市西路发生的特大恶性暴力打死人事件
·2014小河案研讨会全体律师对贵阳警方的公开声明
·蔡瑛律师——关于贵阳便警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控告状
·雍志明——贵阳政府在拆迁中乘机霸占市场用地
·雍志明——我家房屋被强拆
·沉痛哀悼唐荆陵先生母亲
·“贵州人权研讨会”周五相聚庆祝双十国庆节
·场面震撼 贵州数万人上街 围堵政府(组图)
·贵州三穗连日示威 政府叫停合并建市
·贵州王家寨1300多户失地农民举报政府强征
·贵州化工厂污染再夺命 两个月7村民死亡
·雍志明——土匪政府土匪法院还我家财产来
·紫电——自由的力量——贵州民间第十届人权研讨会上的发言
·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诗人王藏被捕及受虐待的严正声明
·贵州煤化工泄毒气 40村民紧急送医学校停课
2015年贵州民权活动
·吴玉琴——丹心一片为自由——王藏的中国梦
·杜和平——敏感之节——“六四”25周年与“人权梦”10周年
·李金芳——冲破奴役的枷锁——关注狱中的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
·紧急呼吁:陈西狱中病危当局禁止保外
·陈西狱中病情恶化 拟申请保外就医
·维权人士陈西狱中身心倍受摧残,保外就医无果
·紧急关注:贵州民主维权人士莫建刚被指发文声援王藏被带走并抄家
·贵阳警方滥用职权 不许莫建刚及其家人离开贵阳
·贵州人权研讨会每周聚会艰难 异议人士莫建刚被警抄家及禁足
·紧急关注:贵州莫建刚被警察骗去领电脑后失踪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莫建刚被拘留15天
·雍志明——2015年贵州省“两会”被截访
·王维先——贵州省瓮安县检察官蔡成明欺压百姓
·贵州毕节杨家湾镇纪委书记带人暴力殴打残疾访民(图)
·悼念季风先生父亲张宗绪老人
·季风——告亲朋好友书——代讣告
·王德邦——高原上的人权擎旗手——记贵州人权研讨会创始人陈西
·紫电——贵州民间人士坚持举办民主、人权与维权研讨会
·贵州地区(人权研讨会成员)近年来人权状况专题报告
·隋牧青律师——趋向沉静、谦抑的王藏——会见王藏通报
·贵州毕节杨家湾镇官员再次暴力殴打残疾访民(图)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六四将近,贵州人权研讨会全体成员被软禁失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西——中国杰出的民主志士

   [博讯主页]->[政党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西更多文章请看陈西专栏


   
    首发
   
陈西——中国杰出的民主志士

   陈西第三次坐牢前在被旅游途中留影
   
    毫无疑问,以坚持人权、民主和宪政思想而要为中国民众摇旗呐喊,并以身实践其自己的政治理想,誓言在中国推行尊重人权和民主制度的陈西先生,用理性、和平的宽容直面专制政权,要求进行全面政治改革的理念,是他终身为之奋斗的目标。1995年在中国的贵阳市和其民主同仁成立了“中国民主党贵州党部”,以此而开始了民主党运动的实践活动,执政当局将其重判了十年徒刑,在狱中坚持学习自由民主的理论,并坚定了最终以人权、自由民主和法治的理想改革中国政治制度的信心。2005年5月底刑满释放,虽然在被剥夺政治权利之中,但是却以大无畏的精神,在贵阳召集了一批有民主自由思想的同仁们,聚集在一起对中国人权进行理论和实践的研讨活动,这个聚会就是享誉海内外的“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人权研讨会自2005年聚会以来,在陈西先生的召集下以及广大民主同仁的积极推动下,帮助了无数失去了自身权利的民众们夺回了《宪法》所赋予的政治权利和生存权利,以陈西先生为召集人的贵州人权研讨会为尊重人权;以及呼吁建立民主的中国,其研讨的维权理论在民众中起到了积极巨大的政治影响力,其维权活动进行得风生水起并深入民心。
   
    2012年,是贵州人权研讨会受到专制政权迫害的最为深重的一年。召集人陈西先生被以莫须有的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判处十年重刑。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其他成员都不同程度受到了最严厉的政治打压,人权研讨聚会被迫落入政治的最低谷。但是,政治高压是不能改变贵州人权研讨会所有成员的政治信念。虽然陈西被判重刑,而贵州民主同仁要改革中国,并在中国建立民主宪政和人权尊严的政治制度而抗争不息。
   
    今年元月十六日凌晨四时三十分,陈西先生的母亲罗永珍老人因病逝世,终年八十三岁。贵州人权研讨会全体成员闻讯陆续的赶到老人的灵堂敬献了花圈,每一个成员都走到老人的遗体前默哀,这是一位善良笃实、敦厚淳朴的老人。她养育了陈西这位中国杰出的民主俊杰,在这个意义上,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同样,在养育陈西成为中国杰出的民主斗士的意义上,她的逝世重于泰山。
   
    贵州人权研讨会全体成员,都有一个强烈的心愿,就是要求执政当局将陈西从监狱里带回贵阳他母亲的灵堂,和他的母亲见上最后的一面。这是天经地义的中国文化传统的孝悌之礼。陈西是一个非常有孝心的儿子,他对母亲的孝顺是有口皆碑的,也只有怀着这样的孝悌之礼,陈西才会毫不犹豫的投身到中国民众改革的政治大潮中去,孝悌是一种大爱,也只有怀着这样大爱的人才能改革中国,成为杰出的民主志士。在陈西的夫人张群选的强烈要求下,执政当局经过慎重的考虑后答应了这一要求。但是他们却提出了无理的条件,要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全体成员全部撤离现场,经过交涉,为了能让陈西顺利的见到自己母亲的最后一面,研讨会成员终于答应了这一不合情理的“条件”,于当晚七时左右,离开了陈西母亲的灵堂。
   
    元月17日下午三点钟左右,陈西在当地国保的严密看守下,由兴义监狱狱警将他戴上脚镣手铐,从四百多公里外的兴义监狱押送到贵阳,可想而知带着脚镣手铐的陈西在回贵阳的这四五个钟头里,在警车的颠簸下受到了多少的苦!在自己家门口下车时,他几乎是不能自如的行走,而由两个国保警察搀扶着来到到自己母亲遗体前作最后离别。两三百名警察严密看守着灵堂,行成了阴阳两隔的世界让人好不阴森,好不恐怖。
   
    全体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都知道,在那暗无天日的监狱里。受着政治和物质双重迫害的陈西肯定是特别瘦弱,特别苍老,想到这里,我们的心特别沉重,眼含热泪,无语愤慨。明明是残暴的执法,还美名其曰地说:一路上按照规定得戴着脚镣手铐,在四个多小时的路程上,陈西戴着镣铐无法动弹,下车时自然腿脚无法行走。同时国保表示依照有关规定陈西入狱这么短的时间,能允许他回来送他母亲,已经是很人性关怀的了。这哪里是“很人性的关怀”这分明是对一个具有强大政治力量的民主志士的惧怕和酷刑折磨。五十九岁的陈西年纪这么大了,来回四百多公里的路程,如此给他戴着镣铐,这难道不是残酷的政治迫害???
   
    十七日这一天,所有的人权研讨会成员都被警方严密的控制而失去人身的自由,
   
    他们惧怕陈西和他的民主同仁们见上一面。是的,只要我们能和陈西见了这一面,那么这一面的力量是巨大的,见这一面的政治力量可以使贵州人权研讨会增加无数的能量,同时也使陈西拥有更大的精神,在抗争暴政的斗争中而信心倍增。我们坚信中国一定会在类似于陈西这样的民主志士的努力和奋斗中,建立起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和人权尊严的社会制度。待那时,我们一定在鲜花的簇拥中,迎接中国杰出的民主志士陈西走出那黑暗而残酷的地狱般的监牢。
   
   
    贵州人权研讨会全体成员
    2013-1-1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文于2013年01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